>
管理咨询俱乐部 管理咨询俱乐部 45700成员

【转】一个女投资银行家的经验之谈

卡罗儿 2010-07-24
我是台湾人,在美国受高等教育并从事金融投资工作。2000年到香港工作时已28岁,完全不了解香港“男人送女人房子”的“包养”习俗。从2000年迄今,我曾经有过几次经历。一对一,对面曾坐过三个极为有钱的男人:一个要送我两栋半山的房子,一个递给我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一个要我开个包我六个月的价。但是,我三样东西都没有拿。我是否很笨呢?年轻时不拿,年老了就没人给你了,不是吗?对于像你们一样,年轻,美丽,有才干,在商界金融界刚出道的女孩子,要假装这种事不存在,是不真实的,说实话,这种事几乎天天有,似乎不说就没人会知道,你会如何抉择呢?

(1)名誉就是生命

我或许笨。但我坚信,我的名誉是我的生命。我认为,这种事情只要曾经发生,那是不可能隐瞒的,从此白璧就染上污点,无法抹去。我认为名誉的长期价值,要远远超过两栋半山的房子,或装满现金的信封,那是无价的。

(2)诚信是最好的投资

2006年3月之前,我服务过的公司有:太平洋投资,麦肯锡,高盛,瑞士银行环球投资,都是世界顶级的金融投资公司,名号、平台、资源和资金,都不用我担心,我只要在既定的平台上把我的工作做好即可。2006年3月后,我自己开始创业,虽然对困难已有很多预估,但还是有许多意外发生,幸好在这个...
我是台湾人,在美国受高等教育并从事金融投资工作。2000年到香港工作时已28岁,完全不了解香港“男人送女人房子”的“包养”习俗。从2000年迄今,我曾经有过几次经历。一对一,对面曾坐过三个极为有钱的男人:一个要送我两栋半山的房子,一个递给我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一个要我开个包我六个月的价。但是,我三样东西都没有拿。我是否很笨呢?年轻时不拿,年老了就没人给你了,不是吗?对于像你们一样,年轻,美丽,有才干,在商界金融界刚出道的女孩子,要假装这种事不存在,是不真实的,说实话,这种事几乎天天有,似乎不说就没人会知道,你会如何抉择呢?

(1)名誉就是生命

我或许笨。但我坚信,我的名誉是我的生命。我认为,这种事情只要曾经发生,那是不可能隐瞒的,从此白璧就染上污点,无法抹去。我认为名誉的长期价值,要远远超过两栋半山的房子,或装满现金的信封,那是无价的。

(2)诚信是最好的投资

2006年3月之前,我服务过的公司有:太平洋投资,麦肯锡,高盛,瑞士银行环球投资,都是世界顶级的金融投资公司,名号、平台、资源和资金,都不用我担心,我只要在既定的平台上把我的工作做好即可。2006年3月后,我自己开始创业,虽然对困难已有很多预估,但还是有许多意外发生,幸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不少贵人相助,加上好的合作伙伴,最终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许多任务。

我最主要的投资者,是我的老东家,安联集团/太平洋投资(PIMCO/Allianz)的合伙人。我们相识近10年,他对我的为人和能力,有很深的了解。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如果你是刚进入商界的女孩子,不要轻易忽视每一个人,每一个机会。10年之后,真正帮你忙的,绝不是哪些你刚认识不久的人,一定是与你认识很久,对你为人非常了解的人。人脉不但有时间价值,而且价值的增加和诚信度是成正比的。

如果说上面的关系,是“可知”的投资,对我而言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有些我事先没有料到的机遇,恰好就是因为我的诚信而来。对我而言,一言九鼎,言出必行,说的和做的一致,永远兑现承诺,是非常重要的。不轻易答应,一但答应,就绝不儿戏。我曾经有个会议,已经和外方约好了,要把中方的资产介绍给外方。中方最后一秒反悔,我完全可以随便打个电话给外方,说“算了,取消吧”。但我没有,而是硬和中方耗了许久,最终取得中方同意,没有取消和外方的约会。这个外方,日后成为我一个重要的长期合作伙伴,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以上是我事业与为人的一贯原则,我再以自己实际经验,在自己熟悉的国际金融投资领域举一些例子:

A.投资眼光是“逼”出来的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 (PIMCO/Allianz)
时任美国新港总部投资组合管理部门财务金融工程师(1998-2000)

在PIMCO两年,我的三个支柱是:PIMCO交易室,华尔街,UCLA财经系。

每星期一早5点,太平洋投资的大老板BillGross一定把所有交易员/投资组合管理者,聚集起来,每个人针对所负责的区块,发表对市场的一周展望,并指出市场可能出现的最大的风险。所以,每个周末或周五,每个人必须为下周一的发言做准备。每个人发言时间有限。华尔街卖方的报告很多,但太平洋投资就是逼你在非常多的信息量下,做出有关投资的判断与结论,通常只有一到(最多)三句话。当时有合伙人对我说过两句很重要的话:第一,市场在每一瞬间有非常多的变量要观察,而在每一瞬间最重要的是能够有所发现,什么变量重要,什么变量不重要。第二,当每个人都在观察市场时,最重要的是在资讯一样的情况下,用不同的眼光审视,看出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来。一个财经新闻从业人员,或一个经济学家,和一个会投资的交易员最大的差别,就是会投资的交易员能把市场的变动趋势,总结成能投资的交易。而一般的经济学家,左手右手之后,下不了结论。一般财经新闻从业人员,知道人和故事,但并不知道意义,左手右手都写不出。

Bloomberg一定要学会使用。每天清晨5点开始,我就会陆续收到华尔街来的Collateralized Mortgage Obligation(CMO),我得用Bloomberg,Salomon Yield Book或者PIMCO自家模型,开始扫描是否有定价错误,或不管什么原因特别便宜的债券。定价主要有两个成分,一个是利率模型Term Structure Model,一个是提前还款模型Prepayment Model,有一些参数对定价的影响很大,但有些不会,然后在每一个CMO上,写下简单评价:这个CMO是便宜或贵,为什么?。通常交易员对这些债券有直觉,他如果发现我和他的投资结论有很大分歧,就会叫我来讨论。交易员之间的沟通有两三种:不说话,说话加上两三个字,或互相画图。交易室里常常不写文字/文章,只画图,通常是从Bloomberg打印一个萤幕,可能是两个曲线的重叠,或一堆点和一个平均线,但特别的地方会被圈起来。

一般来说,投资人都不喜欢教别人如何做交易或投资,但我在PIMCO碰到了一位良师Dr。LeeTHOMAS。以前在高盛,他每周都会召集他的部下开投资圆桌会议,把他投资组合里面的交易打开给团队的成员看,每个人可以针对投资交易展开讨论,也可以建议投资交易。他也让我去学习,让我收益非浅。他的部下中后来出了对冲基金一代天骄Drake的创始人AnthonyFaillace。这个年轻人在每次圆桌会议上都是有备而来的。他其他两个部下,后来也当上PIMCO的合伙人。

交易时间过后,我一般会读华尔街的报告,看他们的交易意见,每条收集起来,放在一个Spreadsheet里面,先看7到8家华尔街卖方提供的意见是否一样,为什么?我是否同意,为什么?是否可以变成下星期一向Bill Gross报告的交易主意?此外,我还会缠着较资深的PIMCO大老,打探华尔街这些人的背景。

每周有几天晚上,我会开车去UCLA上财经系开的课,如Brad Cornell开的公司估价和融资,Richard Roll开的统计经济计量学,Bob Geske开的选择权的定价。与BradCornell见面时,我会向他报告PIMCO发生的事情。当我告诉他我是如何从一个最小的财务金融师的角度看公司时,他会强迫我一定要ThinkLike a Partner,如合伙人般的思考,要Follow the Money,顺着钱去思考。他并问我“如果你是BillGross,你现在会想什么问题?”一开始我总说“I have no idea。”后来胆子大了,慢慢敢想并敢和Brad讨论问题。BobGeske对选择权的定价非常厉害,我常就电脑模型和他讨论,或讨论一些华尔街新的金融衍生产品。

PIMCO是我毕业之后的第一个公司,有一个非常强的投资文化和高官层。我很庆幸在PIMCO的两年,为我以后的投资眼光和感觉,打下非常好的基础。

B.有用的报告未必是最厚的

麦肯锡顾问公司McKinsey & Company
我任大中华区公司融资战略顾问(2000-2001)

麦肯锡的重点是,在无法提供如投资银行在资本市场融资交易的情况下,如何让全球500强CEO愿意付钱购买麦肯锡公司提供的服务。

这就是为什么人力资源和管理变得很重要的原因,因为麦肯锡除了人力资源,没别的了。

首先,麦肯锡是一个全球性的人力组织,有一套管理人力资源和智慧产品的系统,而且有一定的传承性。一个案子来时,如果全球其他的公司已经做过类似的案子,有档案可以参考,可以从全球研究中心调看档案。而且可以随时用电话会议或电邮联系对方,知道重点在哪里,如果客户非常重要,分管的合伙人会从全球配置最好的人员组成专案小组。麦肯锡利用各公司专长互补的特点,形成了一个很好的网络。

麦肯锡最重要的是看合伙人,即谁愿意带你,把你认做他的人。一个新进公司的职员在公司几年下来,身上的烙印和经验,都是从做过的案子而来。如果老做不上好案子,或连案子都上不了(叫做On the Beach),那是白浪费时间,而且容易走人。

麦肯锡收了客户的钱后,必须在一定时间内提供服务。Analysts做很厚的文件,或留得很晚甚至超过半夜,半夜还一起去吃宵夜,我在台北办公室就碰过,他们认为那才叫对得起客户。但你问他这么厚的报告,最后倒底说明什么问题,他却不一定说得出来?这和PIMCO的投资文化是完全相反的。在PIMCO,你可能上班时间不是很长,但压力很大。你的时间是否值钱,就看你是否在交易上的判断正确,是否能替公司赚钱。你可能每星期读很多华尔街研究报告,最后只能总结一句话,不是看你写多少字,是看你写出来的字是否赚钱。我做的报告,没别人的厚,但最后开会回来客户认为有用的建议,倒常常从我这里出来。我也常和整个团队一起熬夜,互相打气,以免被同事认为不合群。

每个女孩子都会走自己的路,没有两条路是相同的,一切要你自己去把握,看清环境所需,发挥你独特优势。我和比我年轻的商界女孩子唯一的共同处是,年轻时在面临关键抉择时,也曾有过迷惘。但我幸运的是,身旁总有许多朋友,在关键时帮助或提携我。我也有许多社会上的导师,愿意投资在我身上,因为我总会替他们带去好的回报。“记得所有曾经帮助过你的人,并且加倍奉还”,这是我的信条。

C.在高盛历练

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Goldman Sachs (Asia) LLC。我任大中华区资产管理部业务负责人(2001-2003)

我建议所有对国际金融投资有兴趣的人,此生最好能进高盛历练一下。这个公司很有特点。“高盛帮”是一个开放系统,即使离开了高盛,依然有效。全天下的对冲基金和对冲基金上游的资金,很多掌握在高盛人的手里,而且高盛人之间,有种互信。只要互相一听你上个工作在高盛做什么,大概是否投资给你,投多少,就可以定了。

如何进高盛,就各凭本事了,事前的准备一定不能少,但最后能进去的,也只是极少数。

进了高盛,对内是一个全球化的体系,用VoiceMail全球留言系统,用得很勤,鼓励全球同事互相沟通。对外,它基本上只做全球每个国家最富有的三到五个人或家族的交易。如何让这些人最后选择你来提供服务,这对银行家是最大的考验。高盛的经验,让我开了眼界。这些客户,是公司最重要的资源,以前可能是中国政府的国企,现在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基金。

要当这个机构的高层非常不容易,许多高盛集团的前领导人离开后,继续领导着美国财经界,对华尔街和美国政府的财经决策起举足轻重的作用。

相对麦肯锡而言,高盛更多负责客户的战略和融资,麦肯锡有时配合高盛团队,做一些公司内部组织和人事的整合,这种搭配在中国国有企业上市时最容易看到。高盛攘外,负责战略和资本市场,麦肯锡安内。

我在高盛学到的是和这些最出色的人才打交道,究竟该具备什么工夫,如何棋先一着,发现下一波具全球影响力的领导者。

D.一定要让客户赚钱

瑞士银行环球投资GAM(owned by UBS A.G.),我任亚太区董事(2003-2006)

自从在高盛体验到客户的力量后,我就希望在瑞银的平台上,试着重建高盛的客户群。或者说,我想体验一下,究竟这些客户是认高盛的牌子,还是具有高盛客户服务能力的人。结论是,虽然很不容易,但是可行。

不容易,是因为和你配合的那些高盛同仁不在了,内部畅通的信息沟通管道(通常是高盛香港总部59楼的咖啡厅)不在了,也不能调动高盛拥有的资源,怎么办?

算算手上的牌,什么领域最强。集中兵力攻下某一个领域的客户龙头。只要这个攻得下来,这个领域的老二,老三,也一定攻得下来。

市场上的讯息和机会,就要靠许多互利互惠的合作伙伴交换。单边的交易一定不会长久。双边的互利互惠关系,就可以长久。时间资源有限,所以战略合作伙伴的选取,至关重要。但不管如何,一定要让所有客户都赚钱。

我在瑞银环球投资工作三年,基本把它看作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平台,做成之后,我就有胆自己出来创业。

瑞银环球投资是对冲基金的基金(Fund of HedgeFunds)的始祖,在那里有非常多的机会认识欧美老一辈对冲基金的元老,和亚洲新一辈对冲基金的新秀,我发现这个“对冲基金的基金”系统很出色,剔除了很多投资银行的业务,专门投资在基金经理人或市场,在投资系统里面,风险管理,赚钱的主意/创意,则变成最重要的。

我一直不是很好的员工,我的价值通常体现在替客户赚钱,或是抓住公司成长的方向,替公司股东赚钱。在职位升迁方面,我提不出什么好建议,这方面,说实话,我很失败。但因为总能替股东和客户赚钱,等到我自己创业时他们给了我很多帮助。

在如何适应公司文化的问题上,我有两位良师益友,曾给过我很好的建议:一位是中国银行副行长朱民。有次我向他请教,他如何能在上司频繁更换的情况下,坚守岗位。他说他是从责任出发,在他的位置上做好赋予他的责任。另一位是瑞银中国主席李一。他说人在社会上,总要找到一个位置,扮演好自己承担的角色,人生总是有几次热闹。有了如此开阔的“社会和人生”视野,很多事,退一步,海阔天空。位置和责任,是一体的两面。另外一种,就是”投资老板”,反正老板投资员工,员工何不投资老板?只要投资对人,事业就会一路往上。

我一直没成家,所以我并没能成功的平衡事业与家庭。女孩子在男人主导的金融界里,或许应该不论性别年龄,多结交和自己互补的良师益友,学会合作,达到双赢。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会,自己不会的,想不出答案的,可以和这些良师益友讨论。要自己的确有长处,那末自己也会变成他人的良师益友。

我不觉得自己成功,只是对所从事的行业有兴趣和热情,每天早上很愿意起来,为我相信的事情去努力。我想,或许只有对自己真正有热情的事业,才能坚持不懈。当然在努力之前,我会先问自己,所有的努力,希望得到什么成果,用什么战略,应找什么样的合作伙伴。

如何当个女金融家?

女投资银行家在这个多属于男人的行业里,通常遇到最大的难题为何?想在这个行业里成功,在技术上,知性与情感上,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

难题:时间分配。投资银行是中介业务,客户对时间的要求很多。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该怎么分配?整个行业竞争激烈,重要客户的生意,谁都想做,客户打电话找不到你,自然找别的投资银行。所以这个游戏的重点是:在重要的时候,你要想办法让客户第一个打电话找到你。但时间有限,你要把时间分给谁?客户,家人,自己,朋友?怎么分配?很多杰出的投资银行家干脆把客户和朋友放在一类,“时间投资回报率(Return on Time)”,决定?第一,什么人是你最重视的客户?第二,为什么你不可被替代?对内就是要能够聪明地调动整个投资银行的资源。同时重要的是,你能调动的资源和是否能为客户提供最有针对性的服务。但最重要的是,要真正能为客户提出好的建议。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无论如何,要让客户赚钱,时间一长,客户心里很明白谁是有用的好银行家,谁只会陪打高尔夫和吃饭喝酒上夜总会。让客户赚钱,是硬道理。第三,你是否能管理客户对服务的期望值,承诺的和实现的差多少(最好不要有差距,还能让客户觉得服务超过预期)。我自己多年来,只照应每个国家三到五个客户,他们之间的互相交易,得益于今天全球化的潮流,生意已做不完。很多杰出的女投资银行家,结不了婚,就是因为将时间先给了客户,很难有时间去结婚生子。我个人认为,这是对女投资银行家最大的难题。我认识的很多男投资银行家娶了空姐,因为他们的很多时间都是在飞机上度过的。

此外,基本的财务工夫是一定需要的。那些对财务有天份的投资银行家,不仅能站在客户方主席或执行长的角度看整个行业战略,还能推出对客户有利的战略建议。他们是客户最喜欢的。以前在客户多的情况下,把他们请回家做CFO,今天的私募基金客户,把他们请去做基金合伙人。我个人认为,一个女投资银行家,只要在技术上能和男投资银行家平起平坐,真正和客户交流时,反而更能发挥女性在思想上的创意与情感的优势。我还是那句话,要有好的独门创意让客户赚钱。客户到了第三单的时候,就会知道有问题时该打电话给谁,而通常那一通电话,是你如何将它转换成重要交易的关键。

我补充一点,对客户信息的保密,是非常重要的职业道德,所以我很少在公众场合,指名道姓提到客户的名称,更不会多谈交易内容。如果客户自己愿意说,他们可以去说,但绝对不能是银行家自己去说,这个是投资银行家最重要的职业信条。我很抱歉,我不能具体举例说明我的客户是谁,或替他们出过什么主意,做成过什么事。
12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6条) 只看楼主

  • jack
    多多益善 此类文章
  • 受益匪浅
  • [已注销]
    不错~
  • keroro
    好文章,只是作者名字没转全呀,呵呵。这个女投行家叫什么名字呀?
  • jack
    名字很好找。。圈子也不大。。 但是内容很重要
  • Klinsmann
    第一,市场在每一瞬间有非常多的变量要观察,而在每一瞬间最重要的是能够有所发现,什么变量重要,什么变量不重要。第二,当每个人都在观察市场时,最重要的是在资讯一样的情况下,用不同的眼光审视,看出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来。

    “时间投资回报率(Return on Time)”,决定?第一,什么人是你最重视的客户?第二,为什么你不可被替代?对内就是要能够聪明地调动整个投资银行的资源。同时重要的是,你能调动的资源和是否能为客户提供最有针对性的服务。但最重要的是,要真正能为客户提出好的建议。

  • bllfuture
    进入行业内最好的公司作为事业起步平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结交行业内最牛的人促进个人能力成长(最快速的成长方法)
    做事抓住关键,会独立思考(能够给客户提供独特的价值)
    合理分配时间(时间是有限的,否则会累死)
    树立行业内个人口碑(人脉即财脉)

    其实原理都相通,关键是看如何做,学习了
  • arfAfra
    up
  • 冷酷仙境
    每个行业都是这样
  • Iris
    很好的文章,仔细读了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