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接力 小说接力 19成员

谁是谁的

末日闲行 2010-07-24
夜是一场被揉碎的梦,她躺在墨绿色的床单上,轻柔的鼻息,深黑色的发丝直直披落至地,小诺在她头发边打了一个圈,然后敏捷的跳上床去。它是她最爱的猫,纯白色,她喜欢宠着它。这份感情是她越来越寂寞的产物。这一天,他给她打电话,他说:安。没有回应。他有点绝望,他厌倦爱上这个妖冶的女子,她任性而他又无可奈何。 又一章 她是这样不分昼夜烟水迷离的活着,白天做一个优秀而乖巧的好学生夜晚做一个疯狂而自我摧残的病态女子,或许是看穿,因此不食烟火。对任何都不放在眼里的她在一个风雨欲来的午后开始心痛,这痛像青藤般在她的心口蔓延,黄昏青色的天,她站在梧桐树下,默默接受事实。小诺丢了。她故作平静的将手插在风衣兜里,目不斜视的走过一条条繁华的街,而大脑里却想着小诺会到什么地方去,是不是坏人把它抱走了。为什么离开。为什么离开。 ...
夜是一场被揉碎的梦,她躺在墨绿色的床单上,轻柔的鼻息,深黑色的发丝直直披落至地,小诺在她头发边打了一个圈,然后敏捷的跳上床去。它是她最爱的猫,纯白色,她喜欢宠着它。这份感情是她越来越寂寞的产物。这一天,他给她打电话,他说:安。没有回应。他有点绝望,他厌倦爱上这个妖冶的女子,她任性而他又无可奈何。 又一章 她是这样不分昼夜烟水迷离的活着,白天做一个优秀而乖巧的好学生夜晚做一个疯狂而自我摧残的病态女子,或许是看穿,因此不食烟火。对任何都不放在眼里的她在一个风雨欲来的午后开始心痛,这痛像青藤般在她的心口蔓延,黄昏青色的天,她站在梧桐树下,默默接受事实。小诺丢了。她故作平静的将手插在风衣兜里,目不斜视的走过一条条繁华的街,而大脑里却想着小诺会到什么地方去,是不是坏人把它抱走了。为什么离开。为什么离开。 又一章 小诺是安从公园里捡来的猫,是安觉得它很特别,安从来不在乎任何。那天她提着一大堆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匆匆走过鹅卵石铺的小路, 她感觉后面有东西跟着她,一回头原来是只白色的猫,纯白色。她边走边若无其事的笑,她转过头猜它是不是好就都没吃东西了,它消瘦的样子像是过去的自己,以前的她在封闭的小屋子里磕药,很疯狂,病总是不定时的发作,她哀求能有人来救她,可呼唤却又是何其的苍白无力。这只猫像她,穿越灵魂的像。她突然转过身,一把抱住了它,开始它挣扎了几下后来顺从了,或许是快饿晕吧。 她很怜惜的把它抱在怀里,而它用它的小爪子紧紧抓住她的毛衣,睁大眼睛看着莫名穿梭的人群,是恐惧还是对未知的好奇,安一直是个很冷血的人,对一切不屑一顾,他打开门惊讶的看着她抱在手里的猫,他吃惊于她的怜悯,她很少对一个东西有感情了,就连一个动物她也不曾有过。今天居然抱了只猫回来,他惊讶。安!他回过头,顺手关上门,你打算怎么处置这只猫?他有些担心的样子。而她淡淡看了他一眼,从嘴里飘出一句话,“它是我的”。安给它洗完澡,把它放在床上静静看她睡觉的样子,突然有了一种感觉在她周围荡漾,她不明白。…………………安的性格是多变的,时而急躁,时而平静。可不变的是她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安有一双比猫还冷漠的眼睛,纯白色皮肤里镶嵌着的漆黑的空洞的眼睛。寂寞亦是看不到边,她从她黑色的袖口里伸出纤长的手指,手腕被一条条错综相绕的红线缠绕着,手的背部有一个心形的被烟头烫过的留下的疤痕。赤红色。安这些天开始不断和他说话很开心的样子。他傻傻笑安是一个多变的人,从不理他到理他可以变的这么快。安就是这样什么都变的特别快,除非有的是根深蒂固的决定。否则她连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也不承认。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接受,只为他爱他。他的爱亦是没有任何理由,可这样的爱一直像把自己的心插在冰尖上,义无反顾而又让人绝望。 安拿着大张的花名册一个一个的点下去,她叫到他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她叫了很多遍教室里依旧鸦雀无声,她淡淡若无其事的在他名字后画了一笔,开始叫下一个人,…………………………… 又一章 他叫夏宇,一个可以安静陪着安,忍耐她三年的人。染着一头蓝发,可他不是个叛逆的孩子,他爱安,很深很深的爱。他忍受着她的一切,她的的刁蛮,他日渐就这样对任何都很淡漠,记得那年,一个喜欢静默的女孩,披着略微凌乱的发,低头寻找一本叫《陌上花开缓缓归..》的书。她安静的就像一棵在呼吸氧气的树。挺拔,阳光,太略微的带有一点神经质。静默的女孩抬起头,高高的鼻梁,深化了光与影的轮廓,她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他,她嗅到了他的味道。特别的味道。

人与人或许就是这样。因为各自给对方的感觉特别,所以他们在一起。 都是好奇心作祟。

到后来他才明白。她性格反复。神经质。做事没有头绪,没有目的,总是让人猜不透。最重要的是她对任何人都没什么感情。他发现他付出很多,她都无动于衷。所以他绝望。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