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知如镜 相知如镜 6448组员

一切已是无法改变(白羽撰)

周鱼 2010-07-23
一切已是无法改变。

改变,你大吼一声!

但是。别动,别趴下,别靠近,那是如此紧密的接触,那是噪音已起。那是乌鸦在远处盘旋,血红的眼睛,龟裂的大地,没有森林,鱼儿钻进干涸的泥土,挣扎着呼吸直到生命的尽头。近处就在我们四周,庞大伪善的躯体正在用慈祥的目光充满爱意地望着你。咀嚼,吮吸着众多扭曲生灵的肝脏血液。

隐入黑暗中,希望那窥视的目光无法望见你。在转角处偷偷喘息庆幸。虽然一些暗红色的血迹在你面前的地面上划过。你已经渐渐消逝了愤怒,但即使有那么点可贵的愤怒也是那么苍白无意义。
真相已现,一切无法改变。
沿着墙慢慢挪动身体。因为你已经筋疲力尽。虚脱,恐惧占满了整个心房。你以为用如此小心翼翼的脚步可以走得更远一些,至少可以象已经病变的乌鸦那样飞上云霄。至少可以走更远一些。但是能否漂洋过海到另一方土地。

夜晚,那些挑逗的丝袜,暴乳,酥肩,裹的紧紧的臀部,大理石般的背部,映入你的眼睑。就在心底缓慢却强有力地使你的肉体一部分暴涨起来,战栗起来?锤子,坚硬的铁块,石块有么,可以碾碎这些娇嫩的乳白色,可以砸烂欲望的花让你微笑么?但是伪善的庞大的躯体朝你微笑着。鼓励你继续,说那就是你的生活。从恶臭的阴沟里温柔舀起一些黑色的油。亲爱的兄弟
一切已是无法改变。

改变,你大吼一声!

但是。别动,别趴下,别靠近,那是如此紧密的接触,那是噪音已起。那是乌鸦在远处盘旋,血红的眼睛,龟裂的大地,没有森林,鱼儿钻进干涸的泥土,挣扎着呼吸直到生命的尽头。近处就在我们四周,庞大伪善的躯体正在用慈祥的目光充满爱意地望着你。咀嚼,吮吸着众多扭曲生灵的肝脏血液。

隐入黑暗中,希望那窥视的目光无法望见你。在转角处偷偷喘息庆幸。虽然一些暗红色的血迹在你面前的地面上划过。你已经渐渐消逝了愤怒,但即使有那么点可贵的愤怒也是那么苍白无意义。
真相已现,一切无法改变。
沿着墙慢慢挪动身体。因为你已经筋疲力尽。虚脱,恐惧占满了整个心房。你以为用如此小心翼翼的脚步可以走得更远一些,至少可以象已经病变的乌鸦那样飞上云霄。至少可以走更远一些。但是能否漂洋过海到另一方土地。

夜晚,那些挑逗的丝袜,暴乳,酥肩,裹的紧紧的臀部,大理石般的背部,映入你的眼睑。就在心底缓慢却强有力地使你的肉体一部分暴涨起来,战栗起来?锤子,坚硬的铁块,石块有么,可以碾碎这些娇嫩的乳白色,可以砸烂欲望的花让你微笑么?但是伪善的庞大的躯体朝你微笑着。鼓励你继续,说那就是你的生活。从恶臭的阴沟里温柔舀起一些黑色的油。亲爱的兄弟喝下它。什么都没有,但是你拥有这一切。镜子里被环境雕刻的脸冷漠地看着自己。有点嘈杂么?有点纯洁么?你的心在跳么?谁感觉到了么。躺在哪里你才不会有恶梦。那温暖的手握住了你。握住你的勃起。你象个傀儡般疯狂点头示好,犹如一只随时被送上餐桌的愚蠢的忠实的狗。

时光如网,你在网中飞翔,光芒穿越你的身体。犹如在水中,没有重力,头发如水草般伸展开来。手臂,双腿缓缓摇弋着,前进着,不需要呼吸也不会窒息。这是你最后的幸福。剧烈的疼痛之后总有短暂的失去知觉,如释重负。如释重负。神经如丝,抽出来捆绑好美好的礼物寄给每一个你尊敬的人,你爱的人,你怜悯的人,你痛恨的人,你无所谓的人,每一个有缘的人。在网的最终的一张木质的干净的长桌前缓慢停住,你开始祷告。这时候又有何能够约束你?地球宛如一颗透明的蓝色水晶球摆放在桌子一侧。俯视它,爱怜它。有一些灰尘在水晶球里,你无法为她---为这个美丽的地球,这个美丽的泛着蓝色的透明水晶球擦拭。你只能侧头,满含泪光。腾空跃起。手指舞动,一些流动在手指间,环绕着,柔软着。

最终变成一团耀眼的白色光芒远去。已是无法改变。
0
显示全文

回应 (5条) 只看楼主

  • 香理
    是白组长的呓语吗?
  • 白羽
    我们生活的时代,中国的黑暗,整个人类社会的愚蠢麻木,无知残忍。
  • 周鱼
    文字是意识流的。带着些迷幻,就像白羽的音乐。

    内里要控诉的东西一旦写直白了,很可能又要被豆瓣删掉了。
  • 香理
    :)
  • 白羽
    不知者不为罪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