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飘在西塘 飘在西塘 620漠客

梦里不知身是客(不算小说的小说)

鹿鸣 2010-07-23
1

阳光从雕花窗格的缝隙里照射进来,洒在拼木地板上形成一片光斑,光与影交错出炫目的色泽。普洱茶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音响里放着滚石乐队的抒情老歌,陈旧的旋律流进心里。她只记得这一支,叫《As tears go by》。
来到西塘的第三天,她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惺忪地眼睛看窗边那个看书的女子。兰焰。她叫她,那个女子有着这样一个诡艳的名字。
听到她的声音,女子转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你醒了?
醒了。坐起来换了衣服,四月的西塘,充满了古老与宁静的感觉。她走到窗边,低下头去看兰焰手中的书,皱了皱眉,说,《瓦尔登湖》?你怎么喜欢看这些书啊?
有什么不好么?兰焰抬起头来朝着她微笑。
没,她耸耸肩,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经过房门的时候说,我想我更喜欢看小说。
呵,兰焰笑了起来。对了,苏薇,她突然叫住她。
嗯?苏薇转过身。
还不想回家么?
……嗯,不想。
苏薇关上了洗手间的门,斜靠在门上看镜子里那个一脸憔悴的女生,十七岁,大好的年生。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活力与光彩。用清水洗了把脸,她还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作为一个高三的学生,成天...
1

阳光从雕花窗格的缝隙里照射进来,洒在拼木地板上形成一片光斑,光与影交错出炫目的色泽。普洱茶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音响里放着滚石乐队的抒情老歌,陈旧的旋律流进心里。她只记得这一支,叫《As tears go by》。
来到西塘的第三天,她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惺忪地眼睛看窗边那个看书的女子。兰焰。她叫她,那个女子有着这样一个诡艳的名字。
听到她的声音,女子转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你醒了?
醒了。坐起来换了衣服,四月的西塘,充满了古老与宁静的感觉。她走到窗边,低下头去看兰焰手中的书,皱了皱眉,说,《瓦尔登湖》?你怎么喜欢看这些书啊?
有什么不好么?兰焰抬起头来朝着她微笑。
没,她耸耸肩,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经过房门的时候说,我想我更喜欢看小说。
呵,兰焰笑了起来。对了,苏薇,她突然叫住她。
嗯?苏薇转过身。
还不想回家么?
……嗯,不想。
苏薇关上了洗手间的门,斜靠在门上看镜子里那个一脸憔悴的女生,十七岁,大好的年生。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活力与光彩。用清水洗了把脸,她还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作为一个高三的学生,成天埋首在公式书本当中似乎成了一个定律,仿佛有着永远都做不完的题,考不完的试。二模刚过,寥寥无几的分数让母亲大发雷霆,而她,一脸麻木地坐在床边聊短信,丝毫不去理会面前那个近乎发狂的女子。
末了,母亲从她手中抢过手机,从窗口扔了出去。吧嗒一声,物体落地的声音遥遥传来。
你干什么呀?!她站起来,冲到阳台上往下面看。她的家在三楼,此时,她看着下面破碎的机子,玻璃碎片反射出光泽,她回过头,看到母亲愤怒而扭曲的脸。
干什么干什么?你就不能为我想一想么,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这么点分数,你自己都不觉得丢人?你怎么不想一想,你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有爸爸你没有,你只有你妈,你还不好好努力?你说你要考美院,你说你想当一个画家,那你好好考试啊,你考个美院让我看看啊,你考啊,你考啊!你这样子,美院,没院还差不多!
够了,妈,你以为我不想?你以为我不努力?你只知道让我好好学习,让我为你想一想,那你怎么不反过来想想我?你成天说着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没有爸爸,我只能靠我自己努力。你知道这会给我多大压力么?我必须背负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妈,你怎么就不想想我压力有多大……
她靠在阳台栏杆上面嘶声力竭地喊,然后转身回了房间,砰地一声把门重重关上,坐在床边的角落里,抱着膝盖压抑着嗓子低低地哭。在她尚未懂事的时候,父母便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缘由离异,而后的十几年来,父亲是一个不存在在她生命里的名词。很多时候她也明白母亲的难处与隐忍,所以她也会尽量做到让母亲满意。很小的时候,她只需要做一点点事情就能让母亲开怀大笑,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对她的要求越来越多,她渐渐也觉得力不从心了。争吵越来越多,母女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加深。
那天之后,她逃离的家庭,宛如众多时下流行小说中的桥段一样,所谓叛逆期的离家出走。不被人认同和了解的无奈,无病呻吟一般的自以为是,然后满身的压力越背越重,压地她喘不过气来。

2

苏薇,你好了没有?兰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带着轻柔的暖意。
哦,马上。她草草地刷了牙,想起了第一天到来的情景。

那是一个午后,她背着旅行包从火车站出来,一脸的风尘仆仆。江南的阳光温度适中,带着温情的光泽,慵懒而缓慢,让人觉得时间也慢了半拍。
选择西塘,是因为她曾经在一期旅游杂志上面看到过这个江南小镇的简介,小桥流水人家,古老与宁静参半,像一位温润而婉约的姑娘,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生长在静谧的江南一隅。
经过临河的一家名叫“暖色”的书吧,里面传来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有一些心绪宛然,深藏的未知心情,带着忧伤,顺着岁月的脚步迎难而上。
她不常听蔡琴的歌,觉得她的歌比较迎合一些怀旧情绪,适用于感情的疗伤。起码对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来说,是不适合的。歌声低迷,她忽地驻足,细细聆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吸引了她,使她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店里的装潢清新雅意,米白色窗帘,有阳光洒在上面,原色木制书柜,靠在墙壁上,零零散散的书籍杂志随意摆放,墙边有一些装帧精美的中国画,落款是兰焰。窗台上有着一些盆景植物,照料的很好,有藤蔓顺着书架一路攀沿,点缀着一派自然风格。
店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清秀的面容,漆黑如墨的长发及腰,一身棉白连衣裙,目光清朗温暖,笑起来温婉动人。见她进来,微笑着说,欢迎光临。
许久以后,当她回忆起这次初见,心底还是会落入一丝柔情。
她已经不记得两人之间说了什么,兰焰竟将她带回了家,她竟顺从了她的安排。也许人与人之间当真有着一种无可言说的缘分。她猜测不到那个女子的想法,是太孤独想要人陪伴,或者,是看穿了她离家出走,可怜而已吧。
每天兰焰很早就起床,然后坐在窗前看书喝茶,到八九点的样子去书吧,临近中午的时候回来,买菜做饭,下午又出去了,晚上会带一些季节性的植物回来,细心打理。
有的时候,她也会带她一起去书吧,来看书的人并不多,但只要来了人,都是会待上很久的。
晚上无事,她会看一些碟子,多半是散文式的文艺片,背景音乐多于剧情。
在苏薇眼里,兰焰生性浪漫,过着平淡而又安静的生活。她喜欢听一些怀旧的歌曲,喜欢坐在阳光下面看书,喜欢植物盆栽。
这几天的光景,让她亦是爱上了这般的生活,不可自拔,不舍得离去。
其实每个人,都是向往着轻松而安心的生活的吧,世界太大,所接触的人,所经历的事,都太多太多,没有人能在逆境之中如履平地。所以,向安谧靠拢,成了一种必然的心态。

打开门,兰焰正在打理书柜上的一盆蟹爪兰,那些红色的花朵,如同火焰一般,热情洋溢的。苏薇突然觉得,这种植物,很像面前这个女子。但是又不尽然,兰焰给她的感觉,是江南小镇里,依着桃花,衬着暮色夕阳,一步一步缓慢而认真行走的女子。
有心事?听到她开门,兰焰转过神来,微笑。眼里闪着洞彻的光泽。
苏薇摇摇头,说,没有。
呵,兰焰笑了起来,说,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她说这话的时候,把蟹爪兰从书柜摆到了窗台上,红色的花朵,绽放在阳光里。
去哪?苏薇问。
去了就知道了。

3

梦里水乡。
这是一家客栈的名字,临着河,赭色栏杆青石板和曲径通幽的长廊。又是一个午后,西塘有着很美的阳光,宛若泛黄的旧照片以及雕刻下来的时光,悠远而绵长。
兰焰将苏薇带到了这里,叫上两碗荠菜馅的馄饨。
老板是当地人,说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夹带着温软侬语,听起来软绵绵的好似古琴的余音,落在耳边,变作一支古曲。兰焰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很快就把馄饨端了上来。
这里的馄饨不错的。兰焰说。
哦。苏薇应了一声,伸手去拿辣椒。
别放。兰焰拦着她,笑道,你应该尝试下不吃辣是种什么感觉。
苏薇愣了一下,她是北方人,打小便习惯了吃辣,没有辣的食物吃上去淡而无味。兰焰知道她吃辣,买菜的时候特意带了瓶辣椒酱。她这么想着,缩回了手,低下头去喝碗里的汤,上面漂浮着葱花,紫菜和蛋皮,闻上去是一股浓郁的清香。
味道怎么样?兰焰问。
感觉……没味。苏薇老实地说。
呵,兰焰笑了笑,抬手将落到刘海捋到耳后,似自言自语地说,其实呢,本质上还是一样的……
什么?苏薇抬起头来,一脸的诧异。
你看啊,兰焰从碗里舀起一勺汤,看着边上的女孩,说,习惯了吃辣的人,闻这清淡的汤,是很香的,但是真的吃到了嘴里,还是觉得无味吧?
嗯……苏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咬破了一个馄饨,荠菜的味道充溢在齿间。

本质上,还是一样的。

吃完馄饨出来,两人又沿着街逛一些特色小店,时而看到街边的棉花糖,臭豆腐,熏豆,全都买来吃,宛若嘴馋的小孩子。遇到有特色的建筑或者好的风景,兰焰会给苏薇拍照,并且要求她一定要微笑。
玩了一下午,临近黄昏,坐在河边的埠头上,微风吹来,有夕阳的气息。从暮色昏茫到夜色如临,苏薇看着和对岸渐次亮起的零星灯火,晕染进眼睛里,一点一点,融进内心,淡化着人去楼空的一些怅意。
兰焰说,西塘的夜色美得动人心魄。
嗯,是啊。苏薇应了一声,眼里有迷恋的光泽。
但是这样的地方是不适合居住的。
嗯?苏薇不解。
然而兰焰却没有再说什么了,她的目光落在了很远的地方,像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忽地,似想到了什么,她转过头来,道,苏薇,你有梦想的吧?
啊,苏薇一怔,本能地点头,是啊,我从小就想当一个画家,我想要考上美院。但是我艺术分没问题,可是文化课太差了。而且……她咬了咬牙,继续道,美院的学费太高,我家里……
兰焰点点头,她已然明白。那么,她开口,许愿吧,等等。说着,她走进临河的一家小店,不一会儿,又出来了,对着苏薇笑道,你看,这个是许愿船,把你的梦想写好,放进河里。
苏薇看着兰焰,讷讷地说,兰焰,你信么?
为什么不信呢?
如果凡事都有这么简单,所许的愿望都能够实现,那么也就没有这么多的烦恼了,也无所谓努力不努力,只要许愿就可以的啊。
呵呵。兰焰把许愿船放到苏薇手里,一脸正色地道,你所应该相信的,其实是你自己懂么?许愿,只不过是寄托了某种愿想而已。相信它,相信自己。不怕路途艰难,未来再远,一直走下去的话,总是会越来越近的。
嗯,明白。苏薇笑了笑,从兰焰手中拿过钢笔,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地写下:我要当一个画家。白纸黑字,似乎就可以以此为证。然后,慢慢地把船放到河里,看着它漂流远去。

4

兰焰:

我走了,谢谢你这几天的收留与照顾,我想我已然明白了许多。
你说本质上还是一样的,是啊,习惯了吃辣的人,闻这清淡的汤,是很香的,但是真的 吃到了嘴里,却是淡而无味。生活也是这样,我只是爱上了你这般安逸闲适的生活,向往的是表面的安详与宁静,真的要我离开繁华的大城市,我想,我必定无法适应。
在剩下的一个多月里,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争取考到我想要的成绩,虽然不见得会提高多少,但一定没有现在这么糟糕。
还有,我不会放弃我的梦想的,它将伴着我一辈子。不管现实多么残酷,未来多么遥远,我都不会放弃。因为你说的啊,未来再远,一直走下去的话,总是会越来越近的。
有些话说起来太过矫情。但还是,谢谢你。

苏薇 字

离开西塘的那天,午后的阳光依然是暖金色的,仿若来时那天,平白邂逅了一段安静时光。踏上归家的火车,那家叫做暖色的书吧,以及阳光洒落在书柜上的光斑,还有那个安谧的女子,仿佛一切都还停留在眼前。
苏薇回了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传来,母亲推开了门,看着坐在客厅里的女儿,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妈,我回来了。苏薇站起来,对着母亲笑道。
哎,哎,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母亲将她抱住,以前是妈妈对你要求太多了,你这孩子,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吓死妈妈了啊。
妈,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小薇,吃饭了吧?母亲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思索良久,竟至说了这么一句话。
苏薇了然地笑了笑,内心觉得一丝暖意,开口,还没呢。
那妈妈给你做饭。
好啊,妈,我帮你。

夜里,华灯初上,苏薇靠在床上看兰焰给她洗出来的照片,一帧一帧,都透着美好的本意。
在西塘的这几天里,所见所闻,都像是悠悠缓缓的岁月针脚,沉淀了记忆。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还是会记起,那个笑起来温暖的,喜欢坐在窗前阳光下看书的女子。
很多时候她都想不明白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在这个以光速发展的年代里,还会有这般温润如玉的性格,缓缓的,像行走在时光中,阳光,温情,对事却有着冷静而独到的见解。
往后,她的时间全部被复习掩盖,忙碌的学业,生活变得繁芜丛杂。
幸喜,她记得兰焰的那句话:未来再远,一直走下去的话,总是会越来越近的。于是似乎当真可以直面所有困难,对于梦想永不言弃。

5

几个月后,当苏薇拿着美院的录取通知书再次来到西塘的时候,那家“暖色”书吧依旧静静地靠着河,里面几个人正在安静地看书。
然而她却没有再看见那个叫做兰焰的女子。
店主换作了一个穿白衬衣的少年,笑容干净,说着,欢迎光临。

兰焰呢?
她走了。
去哪里了?
不知道。
哦。

苏薇转身离开,心里有淡淡的怅然与失落。与这个女子的交集,本身,就是一场相遇与错过吧,她们本来,就是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只是巧了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擦身而已。
等一等,少年追了出来,问道,你是苏薇么?
呃,苏薇一愣,点了点头,但是眼里露出了疑问。
兰焰走的时候说了,如果你来的话,就让我把这个给你。说着,少年拿出一个牛皮纸抱着的方形盒子。阳光照在少年额前的刘海上,像铺撒了一层细碎的金子,炫目异常。
谢谢。苏薇接过,拆开——一幅水粉画,暖金色的午后阳光从泡桐树的缝隙中撒落下来,画面上的女孩,认真地微笑。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也可以这般温婉,动人,安静如水墨。
落款处还有一句话:人们喜欢欣赏美丽的画,却不需要把自己也变作画中人。

——但是这样的地方是不适合居住的。

她突然想起那天在河边兰焰说的话。
梦里不知身是客,不过暂恋此贪欢。她对于西塘,或者说兰焰,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稍作停留,亲见与耳闻,只待日后的寻梦。

(完)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7条) 只看楼主

  • GOD’s City
    文章不错哦~

    好有意境的~
  • 鹿鸣
    想象中的西塘啊~
  • 留白,
    个人觉得,这哪里是西塘哇,分明是传说中的天堂嘛,哇哈哈~~~
  • 鹿鸣
    哎呀哎呀,何处是江南。。。
  • 猫。
    芷素,太强大了
  • 小漠客栈
    好文艺 以后你有当作家的潜质
  • 魅惑猫妖
    闻到右岸的味道……写的真的很好……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