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蜜空間——讓藝術來創造生活吧! 蜜空間——讓藝術來創造生活吧! 1195花蜜

347岁张小泉“被离开”杭州城?

wangys 2010-07-23
大关路33号。

  一个颇具代表性意味的地标,老底子的杭州人都知道,那是张小泉剪刀厂的所在。这个夏天,面对新一轮城市建设的冲击,这个被列入杭州市工业遗产推荐保护目录的老厂房正濒临被全部搬迁的命运。

  去年9月,杭州拱墅区运河改造二期工程开始实施,根据工程要求,张小泉剪刀厂需于今年完成整体搬迁。此间,有关“张小泉工业遗产保护”的争论也被逐渐推到沸点,不仅民间议论纷纷,一批文保专家更是为此专门召开了张小泉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研讨会——要求将张小泉剪刀厂作为工业遗址予以保护。

  “技艺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需要在老厂房里传承和保护的。”作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的委员,顾希佳很担心,张小泉三百多年历史与文化传承会不会就这样断了?

  一把剪刀,浓缩347年历史

  “快似风走润如油,钢铁分明品种稠。裁剪江山成锦绣,杭州何止如并州。”这是著名剧作家田汉1966年参观张小泉剪刀厂时写下的一首赞美诗。

  至今已有347年历史的张小泉剪刀,是知名的老字号品牌。

  乾隆年间,张小泉剪刀就被列为贡品,据《杭俗遗风》记载,至同治年间,“张小泉”剪刀已被公认为驰名类地方产品,作为“杭剪”的惟一品牌,与当时颇负盛名的“杭...
大关路33号。

  一个颇具代表性意味的地标,老底子的杭州人都知道,那是张小泉剪刀厂的所在。这个夏天,面对新一轮城市建设的冲击,这个被列入杭州市工业遗产推荐保护目录的老厂房正濒临被全部搬迁的命运。

  去年9月,杭州拱墅区运河改造二期工程开始实施,根据工程要求,张小泉剪刀厂需于今年完成整体搬迁。此间,有关“张小泉工业遗产保护”的争论也被逐渐推到沸点,不仅民间议论纷纷,一批文保专家更是为此专门召开了张小泉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研讨会——要求将张小泉剪刀厂作为工业遗址予以保护。

  “技艺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需要在老厂房里传承和保护的。”作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的委员,顾希佳很担心,张小泉三百多年历史与文化传承会不会就这样断了?

  一把剪刀,浓缩347年历史

  “快似风走润如油,钢铁分明品种稠。裁剪江山成锦绣,杭州何止如并州。”这是著名剧作家田汉1966年参观张小泉剪刀厂时写下的一首赞美诗。

  至今已有347年历史的张小泉剪刀,是知名的老字号品牌。

  乾隆年间,张小泉剪刀就被列为贡品,据《杭俗遗风》记载,至同治年间,“张小泉”剪刀已被公认为驰名类地方产品,作为“杭剪”的惟一品牌,与当时颇负盛名的“杭线”、“杭粉”、“杭扇”、“杭烟”并称为杭州“五杭”。

  1929年,在首届“西湖博览会”上,张小泉剪刀获得了特等奖的最高荣誉,一时间成为抢手货,引来中外客商争相订购。建国后,在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下,国家拨款40万元加上地方自筹20万元,于1956年筹建了杭州张小泉剪刀厂,厂址就选定在杭州大关路33号。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张小泉”剪刀在全国剪刀质量评比中均排名第一并荣获中国刀剪行业第一个驰名商标。

  然而进入新世纪,正如诸多老字号品牌所面临的同样问题,张小泉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张小泉集团品牌办负责人方醒华告诉导报记者,2007年剪刀厂职工平均年龄达47岁,场内生产设备停留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处于半机械半手工状态,产品开发陈旧、销售渠道不畅等问题突出。

  这年11月,民营企业富春控股集团以增资扩股的方式控股张小泉。改制后,富春控股集团为张小泉注入大量资金,除引进德国先进生产设备外,还邀请英国著名品牌公司对品牌进行重新梳理。

  就在张小泉想要找回曾经的活力与辉煌时,问题接踵而至。

  为配合运河周边环境的保护与改造,拱墅区政府对运河周边历史街区进行了保护与修复,并对大关路一带的房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拆迁,计划用三至四年时间打造占地160余公顷的运河商务区。根据运河改造二期工程要求,位于大关路的张小泉必须于今年完成整体搬迁,腾空后的厂区土地计划为住宅用地或将公开拍卖。

  此前,与张小泉剪刀厂隔河相望的运河商务区块核心区近300亩综合地块,已以43亿余元的高价拍出,而照目前的情形看,张小泉剪刀厂的命运堪忧。

  “大关路张小泉剪刀厂区块已形成了以张小泉剪刀厂为中心、周边为剪刀厂职工居住圈的独具特色的张小泉文化圈,这个文化圈对历史文化名城杭州来说,是一份原生态的遗产,这份遗产一旦破坏,就很难再形成。”这个夏天,闻讯赶来的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主任毛昭晰站在草木蓊郁的剪刀厂内,难掩心中的忧虑。

  “7.4”研讨会

  作为文物界专家,毛昭晰有一个绰号叫“救火兵”。

  几十年间,“救火兵”毛昭晰保护、抢救下来的浙江古迹除了胡庆余堂古建、镇海海防遗址、杭州小河直街和北山街等知名之所,更有杭州求是书院、郭庄、沙孟海故居、刘大白墓,宁波月湖庵、张苍水故居,绍兴秋瑾纪念碑,嵊州古城墙,等等。

  25年前,因为城市建设需要,胡庆余堂位于大井巷的老房子面临拆除。毛昭晰闻讯立即赶赴现场调查,并四处奔走呼号,最终,胡庆余堂被保存了下来。

  如今,同为国内第一批中华老字号的张小泉也面临胡庆余堂当年的选择。

  7月4日,在一场名为“张小泉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研讨会上,聚集了杭州市政协常委、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以及城市规划等各方面的专家。

  “很痛心。”杭州古建筑保护专家仲向平不无惆怅地说。他用专家的眼光看,包括已被拆除的部分厂房,张小泉剪刀厂内4000多平方米的苏式建筑已有50多年历史,青砖黑瓦、坡顶长条、木层架保存完好,俨然是运河工业遗产长廊中的活标本。如果拆掉,“很难再找到这样的老建筑群了”。

  毛昭晰则下了一个结论——“杭州的老字号很多,但影响全国甚至世界的老字号屈指可数,张小泉剪刀厂就是其中之一,它是杭州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招牌。”他说,因此“才更弥足珍贵”。

  “这样一个老字号的拆迁,按照规定,是必须经过听证的。”就张小泉遭遇的命运,杭州市政府城市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陈洁行很是费解。

  陈洁行所说的“规定”,正是2008年浙江省出台的《关于保护和促进浙江老字号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有一条就规定,今后旧城拆迁改造中要尽可能保留老字号原有风貌,涉及老字号原址的拆迁方案要建立听证制度,征求社会各界意见。“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我们的历史文化不是保护得太多,而是太少了。”他说。

  也正因为如此,会后,他和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罗哲文以及毛昭晰等其他十位专家共同签名,递交了一份关于保护杭州张小泉历史文化工业遗产的建议书,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呼吁相关部门加强对张小泉的原址原貌保护,使其发挥应有的文化传承作用。

  把“根”留住

  尽管如此,对张小泉是拆是留的争议仍然触动了很多人的情绪积淀,就像一位剪刀厂员工所言,“眼看着自己倾注了多年情感的东西慢慢消失,心理伤害是不可避免的。”

  诚然,受到伤害的不仅仅是一个人。

  在张小泉待了几十年的施金水已经近80岁了,这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却不得不在生命的最后一段,被迫与奋斗了一辈子的老厂子告别。他告诉导报记者,自己舍不得老厂子里的那些古樟古树,更忧心自己的剪刀镶钢锻制技艺,如何才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如今一有空,施金水就会去老厂子里转转,摸一摸铁锤,看一看机器。

  在他的印象里,早前公司还曾经打算把老厂区做成一个技艺传人的培训基地,建个用原汁原味的72道工序制作传统剪刀展示窗口,让他带几个徒弟,一面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门手艺,一面还能购买这些用传统工艺制作的张小泉剪刀。

  而现在,这样的愿景也随老厂区的即将搬迁戛然而止。

  对于拆迁一事,张小泉集团品牌办负责人方醒华告诉导报记者,去年11月初拓宽大关路时,张小泉位于大关路一侧的部分厂房已经被拆除。

  “其实早在几年前,我们就曾经做过规划,一个是建设五金科技园,做强做大,把张小泉这个百年老字号打造成国际知名品牌,另一个则是关于老厂区,计划建成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基地、品牌基地以及产品研发中心。”方醒华指着规划图,不无感慨地说,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张小泉的根在杭州,“我们不希望离开自己的根。”

  时下,他所说位于杭州西南15公里富阳东洲的五金科技园建设正如火如荼,老厂区的前途却依然未卜。方醒华很担心,如果老厂区拆除,将有大批人才流失,其中就包括很多老工人,“两位传承人施金水、徐祖兴已是耄耋之年,更不可能随之外迁授徒”。

  这一点,也得到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顾希佳的认同。他告诉导报记者,非遗的传承注重“活态传承”,如果剪刀厂搬了,两位老人又不可能举家外迁,“镶钢锻制”很有可能无法传承下去。在他看来,时至今日随着城市建设高潮迭起,建设性破坏已成为城市历史文化遗存消失的主因之一,而张小泉这种被推倒重建、以新换旧的方式,其保护成果和对社会的贡献度几何,“谁也不好说”。

  外贸公司职员陈烨在大关路附近的小区里长大,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去张小泉剪刀博物馆参观的情景,“试钢、拔坯、嵌钢……一把剪刀竟然有那么多道复杂的工序,太不可思议了。”在刚刚到来的这个暑假,曾经被深深触动的她原本打算让读小学的侄女也去感受一下这门传统技艺的魅力。

  “真拆了么?”当听说张小泉即将搬迁的讯息,陈烨似乎有些不太相信,“那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够看得到?”诧异的语气里,隐隐地透着失落。(作者:夏燕)


http://mba.zj.com/news/2010-07-23/141009.html
5
显示全文

回应 (14条) 只看楼主

  • wangys
    “杭州的老字号很多,但影响全国甚至世界的老字号屈指可数,张小泉剪刀厂就是其中之一,它是杭州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招牌。”
    ====================================
    甚至在李碧华的《青蛇》中,与许仙纠葛一世的白娘子与小青,在800年后化身为张小泉剪刀厂的女工,继续走在烟雨蒙蒙的西湖边....
  • 大隋银子
    感觉剪刀这种东西就很有江南的风情。。。
  • 小车
    感觉剪刀这种东西就很有江南的风情。。。
    ==========================
    焉得并州快剪刀 剪取吴淞半江水。
    山西的 :)
  • wangys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剪刀真是个好东东,进可“指点江山,造化万物”,退可“情意绵绵,花前月下”
  • 大隋银子
    解释一下。。小时候看过一部戏,叫半把剪刀。。。自此就觉得剪刀很有江南风情了。。。哈哈。。

    虽说在帝都多年,倒是北京的王麻子始终没有张小泉给我的感情深厚啊。。
  • wangys
    你说那个是悲剧。
  • 大隋银子
    最近有出越剧版了,貌似是喜剧了呢。。哈哈哈哈
  • 大隋银子
    新编越剧《半把剪刀》笑中有泪

      “集结了吴风花、吴素英和陈飞三朵梅花出演的新编越剧《半把剪刀》,在本周末首次公演后,得到了广大戏迷的一致好评。而将甬剧经典剧目改编成新编越剧《半把剪刀》,在表演形式、服装等做了大胆的改良,为剧情带来了不同的色彩,给观众带来了新的视听享受。

      《半把剪刀》

      甬剧的经典剧目

      《半把剪刀》原是甬剧的经典剧目,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对该剧进行了“老戏新排”。

      据悉,甬剧《半把剪刀》创作于1957年,写的是宦家子弟曹锦棠玷污婢女金娥后,将她驱出以后所引发的一连串的悲情故事。由徐凤仙任主演,1980年后在宁波复演,此后就成为宁波甬剧团的当家戏。甬剧《半把剪刀》上演后,受到全国观众的热烈欢迎,并被改编成黄梅戏、评剧等多种地方剧种版本。时隔多年,绍兴“小百花”决定对它改编成越剧,并特地请出53年前《半把剪刀》的原创编剧天方老师“出山捉刀”。

      改编后的越剧版

      以喜衬悲更耐看

      据了解,越剧版的《半把剪刀》经过改编后有了较大的变化,最大的改变是在结尾。原来,《半把剪刀》刚创作完成时是喜剧结尾,但随后有关专家建议,改成悲剧更有力量。此后,悲剧结尾就成了全国流行的版本。此次,绍兴小百花请天方老师把越剧版《半把剪刀》改编成了喜剧结尾。绍兴小百花艺术中心主任陈锦高说:“越剧版的喜剧结尾是‘以喜衬悲’的手法,笑中有泪,更能打动观众。”

      此外,从符合现代观众的欣赏习惯出发,整场演出时间也进行了精缩,并在吸取甬剧的一些唱腔、手法等精华的同时,结合绍兴“小百花”的特点,融入了新的东西,像甬剧的唱腔很生活化,比较明快,但越剧版的唱腔比较悠长、绵软,相对较“糯”。但是因为剧情节奏加快了,越剧的“糯”,反而增强了剧情的表现力。

      “三朵梅花”同台

      唱腔服装有创新

      陈锦高说:“这次选择甬剧的经典作品进行改编,其实是全团上下对自己的一次挑战。对越剧版《半把剪刀》的改编倾注了全团演职员很大心血,不光有“三朵梅花”同台演出,也集结了剧团大部分优秀青年演员。除了内容、唱腔等做了不同尝试外,像服装、造型等方面,也都有很大的创新。由于剧情发生在明末清初,服饰等也一改水袖挥舞的传统越剧造型,改成具有清代特点服饰,给整台戏注入了新韵味。”

      据悉,绍兴“小百花”还将于4月25日,把越剧版《半把剪刀》异地首演放在了宁波逸夫剧院,陈锦高对此表示,把《半把剪刀》带回娘家,就是希望通过宁波戏剧迷和甬剧同行的审视评判,促进该剧在随后的修改和提高。(记者 陈芳)

    (摘自 《绍兴县报》)
  • wangys
    绍百九月份来北京演出,我已经订完票了。嘎嘎嘎~~
    我要坐前三排看陈飞!(虽然在这出戏里,她就是个打酱油的...)
  • 大隋银子
    我也要订票!!!!

    长安OR大鸡院?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