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道口 五道口 29650道友

转:文艺不消费青年

S 2010-07-23
来自 out电子杂志专栏 | 天堂修理铺

文/Edge


前几天我看了一场“痛苦的信仰”乐队的不插电演出,票价60元一个人,在鼓楼的一个小酒吧。酒吧很小,大约也就是五六十平米的面积,挤了不到一百个人就已经成桑拿房了。乐队矮矮地坐在前面,我在后来站在凳子上也只能看到鼓手的脑门。

“痛仰”成立的时候,五道口还是北京摇滚的重地,他们在各个地下演出场子里号召力惊人,每次都有百十号歌迷跟着主唱高虎呐喊,“你的热血哪去了?!”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当年听着痛仰Pogo的热血青年们早已不痛不痒的长大,忙着买房还贷,新一代的百十号人看着面孔都是那么的年轻……

在痛仰最新的EP《盛开》出来之前,我一直在听痛仰2008年的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这是两张非常值得尊敬的专辑。不故弄玄虚、不装神弄鬼、不张牙舞爪、不咬牙切齿,能听得出高虎的真诚,走在路上,音符从心里流出来,而不是非要努着要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儿。

后来就看到高虎的一个报道,说他已经无法支付北京的房租,哪怕是北京城乡结合部,所以打算搬家到云南了。云南多好啊,但是如果是出于无奈,就是另一回事了。很多理想主义音乐人都说自己在“坚持”而不是“享受”,其实他们隐隐约约有一个目标,就是他们自己的价值被别人真...
来自 out电子杂志专栏 | 天堂修理铺

文/Edge


前几天我看了一场“痛苦的信仰”乐队的不插电演出,票价60元一个人,在鼓楼的一个小酒吧。酒吧很小,大约也就是五六十平米的面积,挤了不到一百个人就已经成桑拿房了。乐队矮矮地坐在前面,我在后来站在凳子上也只能看到鼓手的脑门。

“痛仰”成立的时候,五道口还是北京摇滚的重地,他们在各个地下演出场子里号召力惊人,每次都有百十号歌迷跟着主唱高虎呐喊,“你的热血哪去了?!”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当年听着痛仰Pogo的热血青年们早已不痛不痒的长大,忙着买房还贷,新一代的百十号人看着面孔都是那么的年轻……

在痛仰最新的EP《盛开》出来之前,我一直在听痛仰2008年的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这是两张非常值得尊敬的专辑。不故弄玄虚、不装神弄鬼、不张牙舞爪、不咬牙切齿,能听得出高虎的真诚,走在路上,音符从心里流出来,而不是非要努着要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儿。

后来就看到高虎的一个报道,说他已经无法支付北京的房租,哪怕是北京城乡结合部,所以打算搬家到云南了。云南多好啊,但是如果是出于无奈,就是另一回事了。很多理想主义音乐人都说自己在“坚持”而不是“享受”,其实他们隐隐约约有一个目标,就是他们自己的价值被别人真正地认可,而什么叫“真正地认可”?

许多在文艺青年中口碑甚好的音乐人,日子过得都不怎么样。其实他们的支持者也很多,豆瓣上一搜,好评如潮,可就是日子很难过。你看人李宇春,出来就挨骂,文艺青年们拿她当反面代名词,可正是被称为“生产垃圾”的人的日子,过得比生产音乐生产理想的高虎强多了。

区别就在于,李宇春培养的粉丝,能一个人买10张专辑送人,而高虎们培养的,只会说“牛逼,强烈支持,新专辑出来我一定第一个下载!”。我就不信高虎的乐迷就比李宇春的粉丝穷,可你让他们花点钱吧,他们就说怎么能这么商业呢,那不是堕落了吗,那不是妥协了吗?而他们自己真的那么有骨气吗,有骨气为什么总是在“跪求下载链接”?!

艺术家要是不想饿死打算有个善终的话,那就太商业了,那就是艺术的叛徒,那就是商业社会的悲哀。不过请艺术家们放心,文艺青年们会在你饿死之后写下洋洋洒洒的祭文,以及怒斥商业社会的檄文。当然他们决不会在你饿死之前,花自己的钱买上一张唱片,给你一口饭吃。

如果分析一下文艺青年的用户群体,可以把他们分成“文艺消费青年”和“文艺不消费青年”。“文艺不消费青年”再分成“文艺消不起费青年”和“文艺不想消费青年”两种,其中很多“文艺不想消费青年”非得说自己是“文艺消不起费青年”,相同价格,他们在买一张正版唱片,和吃一顿麦当劳之间,选择后者。

对于“文艺不消费青年”,我想有一天如果他们参与到商业运作中,他们就会改变自己对商业的看法。作为一个消费者,他自己才是一切商业的起点,有权决定一个产品的社会循环。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你对产品的消费,就是你对产品的的投票权。那些只是嘴上冠冕堂皇,却没有实际投票行动的人,他们仅仅会制造繁荣的假象,而不能成就一个繁荣的市场。

出处:http://www.outzine.com/mag/xplus.jspx?formAction=download&id=1034





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