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财经周刊》 《第一财经周刊》 8777公司人

成年人的世界

菜兔子 2010-07-23
成年人的世界

  Twitter诞生在2006年,中国的饭否诞生在2007年。现在Twitter有1.9亿用户,估值10亿美元,全世界都在为这个还没找到盈利模式的新应用而兴奋,分析它的商业应用价值。就在本期的全球商业经典栏目中,《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发现,新一代年轻人看电影的不同方式竟然也可以与Twitter有关。
  现在的饭否?已经停掉很久了。在创始人王兴还在等待恢复运营的时候,新浪开始了新一轮的抢名人的活动,它推出的微博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成为关注焦点。接下来,搜狐、网易还有腾讯这几个中国最知名的门户网站也参与进来。它们的竞争很激烈,新浪总编辑陈彤近乎公开地在他的微博客上表达了不满,“某网站贪得无厌……必将死无葬身之地”,他不愿意点明这个网站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说的是腾讯。
  但这个竞争激烈的故事并不精彩。它们小心翼翼地表达它们更善于规避风险,它们更擅长引导客户。它们得意于他们日渐庞大的用户群背后,是先入者如饭否等微博客网站的尝试—它们试探了这个风靡于欧美的新应用在中国流行的可能性,试探了关注度的取得和影响力所在,更关键的是它们试探了微博客作为一种言论沟通平台,这其中的风险、界限或者底线。当饭否们悲剧性的尝试结束之后,这些财大气粗的门户们开始了它...
成年人的世界

  Twitter诞生在2006年,中国的饭否诞生在2007年。现在Twitter有1.9亿用户,估值10亿美元,全世界都在为这个还没找到盈利模式的新应用而兴奋,分析它的商业应用价值。就在本期的全球商业经典栏目中,《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发现,新一代年轻人看电影的不同方式竟然也可以与Twitter有关。
  现在的饭否?已经停掉很久了。在创始人王兴还在等待恢复运营的时候,新浪开始了新一轮的抢名人的活动,它推出的微博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成为关注焦点。接下来,搜狐、网易还有腾讯这几个中国最知名的门户网站也参与进来。它们的竞争很激烈,新浪总编辑陈彤近乎公开地在他的微博客上表达了不满,“某网站贪得无厌……必将死无葬身之地”,他不愿意点明这个网站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说的是腾讯。
  但这个竞争激烈的故事并不精彩。它们小心翼翼地表达它们更善于规避风险,它们更擅长引导客户。它们得意于他们日渐庞大的用户群背后,是先入者如饭否等微博客网站的尝试—它们试探了这个风靡于欧美的新应用在中国流行的可能性,试探了关注度的取得和影响力所在,更关键的是它们试探了微博客作为一种言论沟通平台,这其中的风险、界限或者底线。当饭否们悲剧性的尝试结束之后,这些财大气粗的门户们开始了它们的“创新”。
  我们做“微博客大战”这个选题,一是如前面所说的现在竞争激烈,是商业世界里的一件大事;二是尽管它们本身已经足够小心,但还是遇到了问题—这真有点嘲弄,在最开始的探路者倒下之后,在他们自信于它们对监管更有把握、更有适应能力的时候,最终它们也逼近了这个命运。
  从商业角度说,本无所谓谁先谁后。我们当然希望每一个市场参与者用市场本身的力量取得成功,给用户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在它们遇到非市场压力左右产品未来的时候,我们也会主张市场原则来保护它们天然的权利。
  但我们也会想到,四大门户网站分头表达了微博客—这种新的形式对它们的重要性。这些财大气粗者,这些各自有着庞大的研发团队的互联网大公司,并没有让我们看到创新的实力,它们低水平同质化的竞争越激烈,就越暴露出他们创新的匮乏。它们表现出的聪明,是绞尽脑汁地拉用户,是怎么不断制造热点—这些都没错,只是这些不是创新。
  我们已经有多久没在四大门户那里看到来自于它们自己的伟大的互联网应用产品和创意?哪怕是像饭否这样,做一个先知先觉的模仿者?
  一年以前的7月7日,饭否被停。我们曾经以“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记录了王兴和那些莽撞但充满热情和活力、无所顾忌但拥有想像力的年轻创业者的命运。相比之下,那些曾经创造出一种独特的门户商业模式、改变了中国信息传播渠道甚至媒体命运的门户网站们,已经迅速把自己变成一个中年人,循规蹈矩,反应缓慢,稳健有余,活力不足。这个成年人的世界,相比于创新者们的锐气来说,无趣,无望。

伊险峰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