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寒书友会 韩寒书友会 27413寒迷

韩寒香港书展的记者会

mybrig4ta2h&E 2010-07-23


  记者:你当年没有参加高考,但是十年后却成为了现在最成功的“反面典型”,你自己怎么看?

  韩寒:我一直希望自己多多努力,结果十年后,我成了教育界失败的典型。

  记者:很多人认为,目前你有如此高人气,其中存在一部分泡沫,会不会担心?

  韩寒:我发现有很多人骂我,也有很多人夸我。我比较说真话,因此得到了一些名声。我知道其实还有很多人他们比我更有实力,所以我觉得自己更有职责,来重视和维护名声。获得了这样的荣誉和进步,感谢国家。

  记者:说真话让你有压力吗?

  韩寒:关于说真话,其实是这样,生活在社会上,每个人都是各种事物的既得利益者,有人是司法不健全的既得利益者,有人是社会混乱的既得利益者,大家都是,而我作为一个尽量说真话的既得利益者,我也说过很多假话违心话,比如面对女孩子,但是如果说真话让我成为既得利益者,我也很高兴。



记者:你的《独唱团》,原本书名叫《文艺复兴》,后来改为《独唱团》出于什么考虑?

  韩寒:说到“复兴”,其实我当之无愧,这本杂志的诞生需要很多妥协,这种妥协不一定是来自官方的,也有很多约束,出版社也提出很多要求,我前后一共换了四五家出版社,从去年5月开始筹备出杂志,结果反复换出...


  记者:你当年没有参加高考,但是十年后却成为了现在最成功的“反面典型”,你自己怎么看?

  韩寒:我一直希望自己多多努力,结果十年后,我成了教育界失败的典型。

  记者:很多人认为,目前你有如此高人气,其中存在一部分泡沫,会不会担心?

  韩寒:我发现有很多人骂我,也有很多人夸我。我比较说真话,因此得到了一些名声。我知道其实还有很多人他们比我更有实力,所以我觉得自己更有职责,来重视和维护名声。获得了这样的荣誉和进步,感谢国家。

  记者:说真话让你有压力吗?

  韩寒:关于说真话,其实是这样,生活在社会上,每个人都是各种事物的既得利益者,有人是司法不健全的既得利益者,有人是社会混乱的既得利益者,大家都是,而我作为一个尽量说真话的既得利益者,我也说过很多假话违心话,比如面对女孩子,但是如果说真话让我成为既得利益者,我也很高兴。



记者:你的《独唱团》,原本书名叫《文艺复兴》,后来改为《独唱团》出于什么考虑?

  韩寒:说到“复兴”,其实我当之无愧,这本杂志的诞生需要很多妥协,这种妥协不一定是来自官方的,也有很多约束,出版社也提出很多要求,我前后一共换了四五家出版社,从去年5月开始筹备出杂志,结果反复换出版社是因为每个出版社的审查标准不同,导致制作了那么长时间。

  《独唱团》原本是我留给自己一本小说的名字,后来用在了这本杂志上,我希望我做了,就要对我的作者负责,他们付出了,我尽量希望他们的作品能保留下来,不要随便删。

  记者:做这本杂志过程中,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韩寒:我觉得还是金钱压力吧。

  记者:因为你最近频频做广告,盛传你是猛赚奶粉钱。

  韩寒:我自己的收入大家是可以算得很清楚的,有多少版税,我自己的生活开销没有问题,但是做这本杂志,前后一共投入了300多万的运营成本,都是我自己掏的钱,当时我想去做鸭的心都有了。有人找我写软文,就是在我博客登广告,一个字最高开到了一万块。我想了很久,我可以出台、可以站街,但是要我的文字出台,我还是做不到,那我就“卖身”吧。

  大概因为我很少接广告,大家又很捧我场,身价还可以,这本杂志就回本了。现在这样,还是不至于让我发财,但是我已经想好了,今年至少掏出100万,作为回馈。我更喜欢回馈给动物,给动物保护用,而不是回馈给人,我觉得人是应该靠体制来获得保护的。我还是感谢大家,不管大家是错爱还是错买。



  记者:目前学历门事件非常热,很多名人因此修改自己的学历,你当然不用修改自己的学历,你怎么看?

  韩寒:首先我还是要修改自己的学历,因为我以前填的学历是“高中”,后来我仔细想,其实我没有拿到高中文凭,所以我把我的学历改成了“初中”。关于造假这个东西,这个是没有办法的,我们很多人都是造假的产物。

 

  记者:知名主持人陈文茜之前在跟李敖之子对话时,批评你是没有文化的年轻人,觉得你要珍惜自己的话语权,你怎么看?

  韩寒:陈女士的很多节目我都看过,我个人还是挺喜欢她的,我想我不会去跟她争辩什么。关于李敖,我上学时也挺喜欢他的。

 

  记者:人们总喜欢拿你和郭敬明比。(说到郭敬明时,所有摄影记者要抓拍韩寒的表情,一下闪得他开始流瀑布汗,摘下了眼镜甩一甩。)

  韩寒:我跟郭敬明不太适合老是被比较,我也老看到大家在博客上调侃我们两个,我见过他一次,其实老说他坏话也不好,我看了他最近的很多访谈,其实我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记者:你觉得你和他,谁帅?

  韩寒:答案是我。



  记者:你在《独唱团》中有个栏目是专门提问的,那你自己的问题呢?

  韩寒:我是有很多自己的问题,我觉得主要是有很多感情的问题,因为我发现即使有很好的女朋友,可还是会喜欢别的女生。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跟所有我喜欢的女人结婚。犯重婚罪就是民不告,官不究的一个罪名。就让我的生死大权掌握在女人手里吧。可能这是我的一个问题。别的就是我喜欢经常迟到,起床起得太晚,开车的时候变道不打灯,好多啊,我还是个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啊。



估计也只是部分

3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milky
    谢谢,想看更多活动前的媒体采访,只看了明报的
  • 的的
    其实我对他印象越来越好了~
  • sunshine
    谁有视频啊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