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yond History Beyond History 296营员

一些资料汇编

在路上 2010-07-23
彼得改革
马克思评价彼得大帝这个人物的改革时有句精彩的评语,说他是用自己的野蛮制服了俄罗斯的野蛮。

沈志华的书中揭示出彼得大帝改革包含着的第一对尖锐矛盾是“有限的西方化目标和普遍的东方化手段之间的矛盾。”
这句话可以再解释一下,所谓“有限的西方化目标”,并非那种全面吸收西欧现代化所产生的全部思想文明成果,改革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现存的俄罗斯制度,这是一种什么制度?----沙皇专制的农奴制度。所谓“东方化的手段”指的也是典型的东方专制主义手法,以这种手法推行的改革是要到达吸收西方先进文明的力量来壮大和巩固沙皇专制和农奴制度,而西方文明最终通向的是一条自由民主的发展道路,这与彼得改革的追求是相矛盾的,随着历史时间的推移这种矛盾愈发明显的表现出来,越是学习西方愈加要求
政治改革,自由化,民主化,而统治者的改革目的是保持专制统治不动摇,内在的冲突逐渐升级。

叶卡捷琳娜二世开明专制
18世纪下半叶欧洲一些国家封建专制君主执行的一种政策。当时,欧洲大陆诸国的封建制度日趋衰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封建社会内有所发展。各国封建君主为了巩固其专制统治,接过了法国启蒙学者要求改革的旗帜,宣称要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他们利用伏尔泰希望有一个开明君主,...
彼得改革
马克思评价彼得大帝这个人物的改革时有句精彩的评语,说他是用自己的野蛮制服了俄罗斯的野蛮。

沈志华的书中揭示出彼得大帝改革包含着的第一对尖锐矛盾是“有限的西方化目标和普遍的东方化手段之间的矛盾。”
这句话可以再解释一下,所谓“有限的西方化目标”,并非那种全面吸收西欧现代化所产生的全部思想文明成果,改革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现存的俄罗斯制度,这是一种什么制度?----沙皇专制的农奴制度。所谓“东方化的手段”指的也是典型的东方专制主义手法,以这种手法推行的改革是要到达吸收西方先进文明的力量来壮大和巩固沙皇专制和农奴制度,而西方文明最终通向的是一条自由民主的发展道路,这与彼得改革的追求是相矛盾的,随着历史时间的推移这种矛盾愈发明显的表现出来,越是学习西方愈加要求
政治改革,自由化,民主化,而统治者的改革目的是保持专制统治不动摇,内在的冲突逐渐升级。

叶卡捷琳娜二世开明专制
18世纪下半叶欧洲一些国家封建专制君主执行的一种政策。当时,欧洲大陆诸国的封建制度日趋衰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封建社会内有所发展。各国封建君主为了巩固其专制统治,接过了法国启蒙学者要求改革的旗帜,宣称要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他们利用伏尔泰希望有一个开明君主,在哲学家的辅助下,改革社会生活的主张,把自己装扮成“开明”的君主,高喊“开明”的口号。“开明专制”便成了当时欧洲各国封建专制政府的特征,只有英国、波兰、法国例外。对英国来说,当时反封建的革命已经完成;波兰还不存在要求改革的社会力量;而对法国来说,要求改革的力量则又强大到足以进行革命了,以致任何改革都不可能解决社会的矛盾。
在东欧,由于资产阶级势力薄弱,“开明专制”获得了典型的发展。“开明专制”的时代正是从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二世登基时开始的。他自称“国家的第一个公仆”,愿为人民造福。接着,奥地利和俄罗斯帝国皇帝都开始推行“开明专制”政策,进行种种改革,如改革教会,兴办教育事业,编纂法典等。1781年,奥皇约瑟夫二世甚至颁布废除农奴制的诏书,成了“开明专制”时代的代表。这些改革客观上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欧洲大陆开始了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两个制度的生死搏斗,一切伪装都无济于事,“开明专制”时代连同其改革差不多都一起消失了。
叶卡捷琳娜二世在对内政策方面,力图加强贵族官僚的国家机器,扩大贵族特权,维护和发展农奴制。60年代,自诩“开明君主”,实行开明专制,同伏尔泰、狄德罗等西欧启蒙思想家保持通信联系。1767年,她召开了新法典编纂委员会,并为这个委员会写了《圣谕》,标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镇压普加乔夫起义后,转向公开的反动统治。1775年,颁布“全俄帝国各省管理体制敕令”,加强了贵族在各地的权力。在被征服的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强制的俄罗斯化政策。1785年颁布《御赐贵族特权诏书》和《御赐城市特权诏书》,使贵族成为社会上的特权阶级,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市民的经济政治地位。在位期间,她将农奴制度强加给乌克兰人;赐给贵族以大批土地和农奴;先后颁布地主有权放逐农民,农民必须服从地主的诏书,使农奴制度发展到顶点。
叶卡捷琳娜二世进行开明专制的统治调整,恰恰看到了俄罗斯欧化过程中的内在规律产生的影响,西方文化开始渗透到俄罗斯的意识形态和更深的社会曾名,因为那种彼得大帝式样的野蛮的,不开明的专制显然维持的成本和阻力在加大。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开明专制是由当时西欧思想最活跃的法国发出的,而东欧国家实行起来成了典范,也看到当时欧洲社会东欧普遍性的处于更强大的封建专制状态。

亚历山大二世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1818-1881)  亚历山大二世·尼古拉耶维奇(Александр II Николаевич,1818年4月17日—1881年3月13日,1855年—1881年在位),是俄罗斯帝国皇帝,尼古拉一世的长子。亚历山大二世是俄罗斯历史上与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齐名的一位皇帝[2]。亚历山大二世在任期间,对俄罗斯的社会发展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1861年下诏废除了农奴制,为俄罗斯在十九世纪后半期的中兴奠定了基础。此外亚历山大二世还主持了多项政治改革,制定了把俄罗斯君主制改造为君主立宪制的政改计划。可是,亚历山大二世的遇刺身亡打断了俄罗斯的政治改革进程。此后俄罗斯帝国基本上丧失了进行政治改革的历史机遇。
亚历山大是尼古拉一世的长子,1818生人。由于他的两位伯父,亚历山大一世和康斯坦丁大公都没有子嗣,宫廷上下很早就意识到亚历山大有可能是未来皇储,是俄罗斯帝国的继承人。故而整个俄罗斯宫廷,包括父亲尼古拉在内,都对未来皇储的教育给予极大的重视。


  亚历山大的老师是当时俄罗斯最著名的学者茹可夫斯基,这是一位德高望重,人文气息极浓的学者。茹可夫斯基在对亚历山大的教育中没有严格划分文化教育和道德修养教育的界限,而且更重视对皇子的思想教育。茹可夫斯基曾直言不讳,指出他最担心的就是亚历山大在未来把整个俄罗斯人民当作军团,把俄罗斯当成军营。尼古拉一世却认为俄罗斯帝国的皇帝首先应该是一个标准的军人,否则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就在尼古拉一世和茹可夫斯基针对亚历山大展开的"思想教育争夺战"中,亚历山大既受到了良好的文化思想教育,也受到了良好的军事教育。

  亚历山大在十九岁完成了所有的学业。他学过诸多科目,包括数学、物理、地理、历史、东正教神学、政治经济学、法学和外语,掌握了四门外语--英语,德语,法语和波兰语。可以说,同此前所有的俄罗斯帝王相比,亚历山大接受的教育是最好的。

  在幼年时,亚历山大曾随父母到过莫斯科,华沙和柏林。在学业完成后,在老师茹可夫斯基的陪同下,亚历山大以皇储身份开始在俄罗斯各地的旅行。他不但走过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大多数省份,还到过偏远的北部高寒地区,包括十二月党人的流放地托波利斯克。每到一地,当地的军政官员都予以高规格的周到接待,也尽力向亚历山大展示社会发展良好的一面。尽管地方官员们极力掩饰,亚历山大还是接触到了社会底层的一些真实情况。这次巡游可能就是他在继位后大力推行改革措施的一个源出处。

  1838年,亚历山大去欧洲旅行,在一年的时间里,先后到了瑞典,丹麦,德国,瑞士,意大利,英国和奥地利等国,受到了所有这些国家君主和元首的接待,还参观了这些国家著名的博物馆,图书馆,议会和重大战役的发生地点。亚历山大唯一没去的欧洲国家就是法国,当时尼古拉一世为了显示对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的不满,特意不让亚历山大出访法国。在出访德国期间,亚历山大选中了黑森-达姆施塔特大公的幼女玛丽亚作为自己未来的妻子。1840年,玛丽亚应邀来到俄罗斯,次年亚历山大与玛丽亚成婚。

  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开始,尼古拉一世开始逐渐地扶植亚历山大参加国务活动,1842年在尼古拉一世休假期间,亚历山大代替父亲,主持了一个月的军国大政。1845年,尼古拉一世出国访问,亚历山大再次临时主持政务。从四十年代后期,亚历山大获得了任命个别部长的权利,也开始逐渐地处理一些日常政务。起初尼古拉一世委托亚历山大负责俄罗斯的农业问题,在1850年后又逐渐任命他担任军队职务。在这一期间,亚历山大对俄罗斯农奴制的看法发生了转变,逐渐放弃了原来的保守思想,决定要逐步废除落后的农奴制。

  俄罗斯在1853-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中惨败,使得俄罗斯国内朝野对尼古拉一世的不满达到了顶峰。半个世纪前称霸欧洲的俄军遭此惨败,暴露出装备落后,后勤运输和供应能力低下,军事思想陈旧,指挥无方等严重问题。恰好在这一历史转折关头,尼古拉一世病逝了。亚历山大接手的是一个国力衰落、危机四伏的俄罗斯。
1855年,亚历山大继位,成为俄罗斯帝国的第十一位皇帝,史称亚历山大二世。亚历山大认识到,俄军在克里木战争中暴露出的问题,实质上是俄罗斯工业和政治体制落后于西方的问题。基于这个判断,改革俄罗斯陈旧的政治经济体制已经势在必行。首当其冲需要废除的就是农奴制。当时俄国90%的人口是农奴,被完全束缚在土地上,生产效率十分低下,而且也严重妨碍了以自由雇佣劳动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的发展。但数百年来农奴制与沙皇俄国的统治基础紧密结合,以至于历代多少高瞻远瞩的雄主,包括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都不敢去打开这个潘多拉的盒子。但历史已经将责任无可推却地放到了亚历山大二世面前,克里木战争之后,俄国农奴反抗运动一年比一年高涨,迟一天改革,问题就更严重一步。实际上,亚历山大从继位那一天起就已经决心实行改革。1857年,他成立了“农民事务总委员会”,开始筹备改革。1861年3月,沙皇终于下诏进行改革。改革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宣布废除农奴制,农奴全部获得人身自由,包括迁徙、婚姻、改变职业、拥有财产、订立契约等;二是规定全部土地为地主所有,农民按照规定赎买一小块土地,赎金数额为土地实际价格的两三倍,农民支付一部分,其余由政府以有偿债券的方式代付,农民必须在49年内还清本息。改革还有其他一些方面,如将获得自由的农民组织到公社中,公社的公职人员由农民选举产生,但必须服从地方行政机构的管理。从亚历山大的改革条文中,充分可看出他的良苦用心。农奴获得解放之后的关键是土地问题。连带土地解放农奴,让农奴无偿获得他们一直所经营的土地在一场改革(而不是革命)中是不可能的。因为土地的产权本来为农奴主所有,农奴的经营权是同他们的农奴义务结合在一起的。亚历山大想最大限度地使封建贵族和农奴都满意,在巨变的同时维持国内局势安定,让农奴以赎买的方式获得土地或许已是最佳的选择。说俄国1861年改革只是封建主对农民的一场掠夺显然是对历史不负责任的解释。许多农奴解放之后由于土地减少等原因在经济上仍然不能自立,必须以封建地租的方式接受地主的剥削,改革是不彻底的,但毕竟已迈过了最艰难的一步。

  1857年,农奴制改革首先在政治上较为开明波罗的海沿岸地区开始试行。在立陶宛境内,农奴主门宣布解放农奴,让这些农奴成为独立的自由农民,此后农奴主和原来农奴的关系转变为地主和雇农的关系。此后改革措施又开始逐渐在彼得堡等省份开始推行。

  亚历山大二世推行的农奴制改革触动了俄罗斯广大地主贵族的利益,遭到了激烈反对。他们提出反对改革的论据是:这样会造成俄罗斯政局动荡,加剧克里木战争后的经济困难。此时俄罗斯的革命者大多已经流亡海外,革命者中也对俄罗斯未来的道路有不同主张。地主贵族们利用激进革命者的言论,放大改革造成的负面影响,来对抗改革措施。此外在这一时期俄罗斯国库空虚,整个国家依靠举债度日,由于经费紧张,甚至重新装备军队这样的头等要务都暂时被搁置下来。地主贵族们把这一切都归罪于农奴制改革。

  面对重重阻力,亚历山大二世仍将改革推行到底。1861年2月19日,俄罗斯宣布了新的农民法令。3月5日,亚历山大二世正式宣布解放俄罗斯所有的农奴,从此农奴成为自由耕种的农民。尽管自由农一无所有,没有自己的土地,在经济关系上必须依附原来的地主老爷才能生存下去,但在政治上的意义却非同小可--农民们获得了平等的政治权利,成为自由人,可以自由迁徙,也就意味着可以通过新开垦的土地致富,从而在经济上也获得完全的独立。亚历山大二世宣布废除农奴制,是俄罗斯在质量上的社会进步。这项改革的影响之大,被人称为法国大革命后最伟大的社会运动。因此亚历山大二世就获得了"解放者"的名号。被解放的农民由于土地减少、支付赎金,以及由改革带来的混乱破坏了以前的那种安定感,反抗斗争更加激烈了,1860年农民骚动126次,而改革之年1861年增至1176次。但俄国的政局大体上仍保持稳定,终于度过了这段混乱的时期走向新时代。



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集中在军事,社会,司法和行政体制方面。在军事上俄罗斯开始实行全民义务兵役,禁止了军队中的体罚。在社会领域加大对教育和医疗卫生的投入,自1863年起俄罗斯的大学获得自治,学术空气逐渐转向自由化。从1864年开始,中等教育机构开始面向全社会接收学生,改变了此前只接收贵族子弟入学的做法。在这一时期还开办了俄罗斯的第一批女子中学,女生也获得了接受高等教育和医学专业教育的权利。亚历山大二世时期的俄罗斯妇女社会地位要高于欧洲妇女。


  亚历山大二世通过交通现代化,使落后的俄国进入西方强国行列。他首先注意到交通运输问题,当时俄国只有一条从圣彼得堡到莫斯科的铁路干线,全国铁路里程不过965公里。经过亚历山大二世的大力发展,到他去世时,全国铁路里程已达22525公里。铁路运输的发展,使俄国的经济活跃起来。


  1864年1月1日,亚历山大二世颁布诏书,宣布在地方级别上成立"缙绅会议"。缙绅会议不仅仅是一个吸收了地方各社会阶层参与的议政机关,还被赋予一些行政管理功能:地方的通讯,交通,医疗,卫生,教育和慈善机构均由缙绅会议负责。当年11月份,俄罗斯又开始了司法改革,开始在全俄罗斯推行陪审团制度,所有案件审理改为开庭制度,而且被告获得了雇佣律师的权利。诏书同时规定了法官的不可侵犯,并且取消了贵族阶层在法律诉讼过程中的一切特权。


  教育领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亚历山大二世统治时期,俄罗斯艺术博物馆,即著名的特列季奇亚科夫画廊正式对公众开放(1856年),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落成开放(1860年),莫斯科动物园对公众开放(1864年),莫斯科音乐学院落成(1866年),俄罗斯电讯社成立(1866年),莫斯科历史博物馆建成开放(1875年),俄罗斯第一座发电站建成投产(1879年),圣彼得堡开始了电气化时代。此外在这一时期,俄罗斯还出现了一大批艺术、医学和教育方面的社会团体,出现了第一批社会慈善机构。


  在亚历山大二世主持下,在1863至1866年间,出版了由俄罗斯著名学者达利编纂的《俄语详解大字典》。1858年,俄罗斯开始发行第一套邮票。 那个时代出现了许多伟大的科学家,如发现元素周期表的德米特里·门捷列夫,发现生物条件反射的巴甫洛夫·伊凡·彼德罗维奇。
 自19世纪后半期开始,俄罗斯开始积极地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1058-1060年沙俄政府利用中国清政府困于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时机,使用诱骗加武力威胁的方式,先后通过《中俄瑷珲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割占了中国东北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并把远东总督府设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使中国完全丧失了在日本海的出海口。 1863年,亚历山大二世冒着西方干涉的危险,出兵镇压了波兰起义,把 波兰王国降为俄罗斯的一个省。在1864年他结束了持续多年的高加索战争,将高加索地区彻底并入俄罗斯版图。


  在1864年至1865年间,俄国先后征服了中亚的浩罕、布哈拉、希瓦三汗国1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基本确立对中亚的统治。为了更好地开发中亚,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俄罗斯决定把阿拉斯加150万平方公里土地出售给美国(另有文献说出租,租期为99年)。1867年,俄罗斯和美国签订条约,以72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阿拉斯加。1875年,俄罗斯又和日本在圣彼得堡签订条约,日本承认南萨哈林岛为俄罗斯领土。


  1870年普法战争之后,俄国在欧洲又开始活跃起来,1871年3月1日,在伦敦和会上,俄罗斯终于推翻了1856年在俄土战争中战败后签订的条约,取消了俄罗斯禁止在黑海拥有海军舰队等不利条款。1873年与普、奥组成了“三皇同盟”。 1877年4月12日,俄土战争再度爆发。这一次俄罗斯经过苦战取得胜利,前锋逼近伊斯坦布尔。次年3月3日,俄罗斯和土耳其签署了《圣斯特凡诺条约》。这个条约虽然因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的干涉而被废除,但还是保留了很大一部分战果。保加利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获得了广泛的自治,塞尔维亚,黑山和罗马尼亚获得了独立。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还获得了此前土耳其治下的大片领土,南比萨拉比亚和摩尔达维亚,黑海沿岸的巴统等地并入俄罗斯版图。
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措施极大地促进了俄罗斯社会飞速发展,极大地增强了国力,但同时也出现了负面效应。由于俄罗斯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自由化,出现了一些地下革命组织,积极地开展恐怖主义活动,试图用刺杀沙皇和政要的手段,改变俄罗斯社会。这一时期,积极主张行刺沙皇的就是处于地下状态的人民意志党人。亚历山大二世遭到过多次暗杀袭击,但由于防卫措施得当,一直安然无恙。


  1881年3月1日,亚历山大二世准备签署法令,宣布改组国家委员会,启动俄罗斯君主立宪的政改进程,但在这一天他再次遇刺。刺客投掷的第一枚炸弹炸伤了亚历山大二世的卫兵和车夫,亚历山大二世不顾左右劝阻,执意下车查看卫兵伤势,结果刺客投掷的第二枚炸弹在他脚下爆炸,亚历山大二世双腿被炸断,当日医治无效逝世。


  亚历山大二世遇刺,打断了此前的改革进程。此后的亚历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未能实行有效的改革措施,俄罗斯的各种隐患不断发展,最终导致了革命爆发,罗曼诺夫王朝被推翻。在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37年之后,俄罗斯帝国灭亡了。
亚历山大二世对历史的影响,主要是通过1861年改革,终于突破了阻碍俄国发展最大的瓶颈,俄国在19世纪后期资本主义的发展明显加速。历史是最公正的裁判,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尽管不彻底,但终被证明是推动历史进步的。亚历山大二世创立了国家杜马制度,国家杜马制度到今天的俄罗斯仍然存在。


斯托雷平改革罗斯帝国最后挽救危局的一次努力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总理斯托雷平的改革,这场改革今天还被学者们关注是因为改革形式和方法与中国后来奉行的改革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



农民对土地有着天然的需求,到斯托雷平改革之时,农民的土地问题已经恶化到不改不行的地步了,不解决这个问题,这个帝国注定不会有安宁,但是作为既得利益群体的贵族和地主是不希望改革的,在保持地主土地所有权的情况下解决农民缺地问题,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但又不得不做。



1906年11月9日沙皇政府颁布法令允许农民把村社份地确认为私有财产,并且允许退出村社,改革让俄罗斯村舍这一宗法制共同体开始瓦解,农民阶层开始分化,自然经济收到商品经济冲击,农业生产水平有了提高,俄罗斯传统的文化基础受到了削弱。应该说斯托雷平的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但是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还在,这场土地改革并没有彻底废除地主土地所有制和村社份地占有制,矛盾冲突的根本问题都没有解决。俄罗斯前三届杜马会议上,农民代表们都要求把地主土地交给农民耕种,要求更加平均的分配原则和劳动原则,而地主和贵族阶级也是不会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的,冲突仍是难以避免的。



斯托雷平的第二项改革内容针对的是当时俄罗斯社会的第二个焦点矛盾:政治体制改革。斯托雷平希望通过对地方管理和自治机关的改革来消除或至少弱化阶层和等级色彩,建立更加有效地中央集权化管理机构,他希望通过建立各阶层的地方自治机构和村社的方案,让农民机构打破封闭性和狭隘性。这一改革的思路符合俄罗斯现代化进步的需要,但是通过杨贵族大地主、宫廷利益集团都强烈的抵制,改革依旧是失败的。



到了1911年,俄罗斯西部省份的地方自治改革法案引发了新一轮政治危机,沙皇与斯托雷平和第三届国家杜马多数代表失去了相互的信任,他强力推行的政治体制改革方案遭到了保守派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的抵制,另一方面他对造反的反对派的铁腕镇压手段激起了左派和自由派的敌视。斯托雷平本人被刺杀也标志着这份体制改革的失败。
1911年,斯托雷平被刺杀,他的改革也宣告了失败,此时,距离罗曼诺夫王朝的崩溃还有六年时间,这六年时间里,俄罗斯还有没有机会避免走入那个红色风暴的漩涡呢?



1905年那场冠以革命之命的动乱之后,人心思定的和平趋势是有的,俄罗斯还有着走上和平发展的机会和时间,斯托雷平被刺杀了,政治的气氛又骤然间凝固,一个新的危机出现了。



专制体制上的一个权威人物倒下了,底层掀起了新一轮反抗的热情,除了农民,卷入现代化程度最深的工人也掀起了新一轮罢工狂潮。参加罢工的人数从1910年的1.4%,上升到了1913年的13.4%。布尔什维克在积极煽动工人罢工,那些诱人的口号贴近工人们的不满情绪,它在逐渐把自己打造成工人阶级的领袖。



资产阶级经济实力与政治影响力在1909--1913年都有了显著提高,政治权益仍大部分垄断在贵族手中,这个新兴的阶级也在组织上更成熟,在纲领和斗争策略上更激进,要求更多的政治群益。1912年以莫斯科工商资产阶级为核心的自由主义政党--进步党成立是一个标志。



1913年各个俄罗斯自由主义政党结成联盟,采取了“孤立政权”的行动,要求推行选举制度,要求建立对国家杜马负责的内阁制度,在第四届杜马中多次否决政府预算,而内阁则拒绝接受杜马的质询,矛盾在升级。大学生和知识分子阶层对沙皇政府的不满也在扩散。



体制内位结构性的危机是全方位的,沙皇尼古拉二世采取的方法是竭力把俄国拉回到1905年以前的状态,采用的方法是愚蠢和倒退的。自由主义反对派中最激进的进步党和立宪民主党左翼也开始尝试谋求杜马之外的政治斗争,崩溃似乎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二十世纪初,俄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组成立宪民主党,并以此为主体进驻了国家杜马,俄国政府中的开明派也倾向于建立宪法,改变沙皇专制。时任俄国总理的维特决心推进经济改革,并与主要反对派立宪民主党人多次谈判,但由于损及沙皇利益,总理维特最终被解职。主张警察同志,铁腕强权的戈列梅金,斯托雷平相继登台。立宪民主党人被残酷杀害,组织瘫痪。俄罗斯进入了"斯托雷平时代"。以铁腕强权摧毁传统俄国公社,开始"斯托雷平改革",成立极右翼政府,将俄国经济转变为农场经济与市场经济。持续的安定造就了"斯托雷平奇迹"。沙俄经济持续高涨,与1900年相比,俄国煤产量增长121%,棉花加工量增长62%,出口总额增长112%,国民收入增长78.8%。全俄人均粮食产量达到历史最高值,直到五十年后才被打破。

由于经济持续稳定,俄罗斯人对政治的兴趣冷淡,人们只关心钞票,政府的反对派陷入尴尬状态。流放海外的"民主人士"内讧成习,国内右翼的立宪民主党分裂派系林立,以往在国民中的威望一落千丈。左翼的社会民主党则彻底一分为二,分裂成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吵得不亦乐乎。一些革命者纷纷向政府"投诚",从思想上彻底忏悔。激进自由主义的一些人开始清算传统,曾经以立宪民主党人身份参与革命的知识分子格尔申宗说:"我们不仅不应幻想与人民结合,反而应该害怕他们甚于害怕政府的刑罚,应该感谢这个政府用刺刀和监狱使我们免受人民的疯狂之害。"

当知识分子纷纷从右翼与左翼转向为秩序主义、民族主义者时,他们的声望也在不断下降。当瞿秋白访问俄国时,俄国无论是市民还是农民,对老知识分子托尔斯泰依然表示尊敬,但对时下的知识分子却颇为不屑。那时的知识分子声望一落千丈,他们对政府决策毫无影响力,又被民众看成是政府的走狗。

当知识分子日趋保守,社会依然"稳定"的时候,大众却越来越激进。根据沙俄司法部门的统计,在二十世纪初,以"危害国家安全"而入狱的国民,知识分子比例越来越小,而工农比例却大幅上升。由于斯托雷平的极右翼改革以权贵为利益本位,机会与风险分布极不公正,表面虽然"安定",但革命暗潮汹涌。极左翼的"社会革命党"成为第一大党。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社会已经"告别革命"的时候,革命却突然爆发,毫无征兆。1917年2月,由于首都的几家商店进货不足与交通不畅,造成面包脱销。导致不满的居民上街,立刻引发骚乱。派去镇压的首都卫戍部队主要由农民组成,早对社会分配不公严重不满的农民军队率先哗变。仅仅七天,沙皇就退位了。极右翼的杜马立刻从保皇派转入革命派,此后社会不断左转,在极左的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最后这些"投机革命"的人也纷纷被杀。社会以血的代价完成了极右到极左的转变。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laoyang
    LZ百度搜索宠爱吧,不谢!2((?ε?)?)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