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CK YARD BACK YARD 806后院家属

我又篡改了一首诗!(诗一首)

快樂 2010-07-23
  心事浩茫连广宇,
  大白天里听梦话。

  简直是太了不起了!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joe
    果然还不错。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想当二字之师,将您的大作改为

    心事浩茫连广宇
    大白天里想傻话

    如果有人愿意当,那可就糟了一大糕。如果有人想当五字之师,六字之师,那就更糟了一特大糕。

    幸好我没想当。还好还好。









  • 快樂
      谢谢joe的参与。

      可见,好诗是不用解释、其意自现的。
      我这诗就得解释,否则就容易遭到象joe一样的误解。

      重点在“白天”和“梦话”两处。
      听嘛,就是指听出对方说的,是梦话、不必当真
      就象孔子说的,“听人说梦话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的意思。

      我的层次还不够高,若是够高,就会作出“大白天里说梦话”的诗来
      能坦承自己说的是梦话的,层次实在太高
      我现在只能达到自吹自己能听出对方是在说梦话而不愠的程度。

      至于joe说的想傻话么,是用来攻击我的,而不是用来自嘲
      所以评分不能太高,要打个八折

      我注意到joe贴下面有一块空白
      不知道是不是把什么话删去后留下呢
  • 快樂
     我今天看了好几页《荣格》,看得我直乐。

      荣格在前面简要地总结了自己思考的一生;之后写了几个片段:自己盖的大房子、著述、几段旅行、在六十来岁时经历的一次濒死体验;我现在看到他讨论死后的世界有还是没有。
      我看了直乐,边看边想:要是他说错一句,我就把他大师的画皮揭下来。
      结果,他象个老油条,象个台球高手,先不急奔主题黑8,而是一个个地耐心把红球一个个很有技巧地打掉,就是那些有些难度但是并不能难倒他的一些容易栽进去的危险、低级的伪命题给排除掉。我还没看完呢。
      他说的我都懂,我象不露声色站在房顶上看他在底下晾衣服、再决定下不下雨的那个人,但是他的循规蹈矩让我至少现在无话可说;当然他作为上个世纪的人、看到的没有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么高、这么全。
      真正的大师,虽然他们生活在过去、但是他们的言行在很久以后还不会露出破绽、还是很合乎道理、给人以启迪。我想这就是他所说的,佛、叔本华都看出来的人性内部的光明所在。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