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建筑师之家 注册建筑师之家 128成员

内地设计院呼唤活力与个性

注册建筑师之家 2010-07-23

相关搜索: 设计院, 活力, 内地, 呼唤
2010-07-12 11:28:46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胡清波

 设计的价值

  我所在的国有设计院新的一届员工入院了,我重新从深圳回到长沙也已经有整整四年。我每做一个设计,不管大小,不管效益,只在乎作为建筑师设计的机会与价值。我希望像许三多一样把每一次机会都当作救命稻草紧紧抓住,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抱着参天大树。作为成熟建筑师标准的证书一直离我有一段距离,虽然这个距离很短很短,我知道这是画地为牢,但就是不愿意摆脱这个枷锁。我知道,如果在深圳不会有这些问题,在那里,设计师的实力和能力远比一纸证书来得有价值、有说服力。但我现在毕竟在内地,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内地国有设计院大部分只能画施工图?这是这几年一直在困扰我的问题,我尝试着去寻找思路和答案。

  活力和激情的缺失

  我现在还记得刚从深圳回来时的那股激情,我不相信我在深圳能做好设计,在内地就不行,我坚持着一种有点自我安慰的“超越”精神,走到现在,好像有点累,有点疲倦,希望自己有新的激情与活力。我常常不自觉地回想在深圳做设计时那快乐与美好的时光,那真的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活力和激情是我在深圳时所在团队的一个特点...

相关搜索: 设计院, 活力, 内地, 呼唤
2010-07-12 11:28:46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胡清波

 设计的价值

  我所在的国有设计院新的一届员工入院了,我重新从深圳回到长沙也已经有整整四年。我每做一个设计,不管大小,不管效益,只在乎作为建筑师设计的机会与价值。我希望像许三多一样把每一次机会都当作救命稻草紧紧抓住,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抱着参天大树。作为成熟建筑师标准的证书一直离我有一段距离,虽然这个距离很短很短,我知道这是画地为牢,但就是不愿意摆脱这个枷锁。我知道,如果在深圳不会有这些问题,在那里,设计师的实力和能力远比一纸证书来得有价值、有说服力。但我现在毕竟在内地,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内地国有设计院大部分只能画施工图?这是这几年一直在困扰我的问题,我尝试着去寻找思路和答案。

  活力和激情的缺失

  我现在还记得刚从深圳回来时的那股激情,我不相信我在深圳能做好设计,在内地就不行,我坚持着一种有点自我安慰的“超越”精神,走到现在,好像有点累,有点疲倦,希望自己有新的激情与活力。我常常不自觉地回想在深圳做设计时那快乐与美好的时光,那真的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活力和激情是我在深圳时所在团队的一个特点,这是内地国有设计院最缺失的。老的计划经济体制没有了,但国有设计院数十年来的一些老的做法一直在延续。近几年来,很多内地设计院沦为沿海设计院的施工图绘制机构,大部分的工作只是机械式的,这样更加容易让激情和活力远离建筑设计师。时间长了,内地很多设计院的机制也就顺应自己产品结构的要求,通过各种制度的建立把自己更好地打造出流水加工线。对建筑专业而言,设计的价值也就成了绘图员的价值。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很多没有自己核心技术价值的加工厂只能关门,这也是内地设计院的前车之鉴。内地设计院要想真正的有所发展和建树,必须解放思想解除束缚,让大部分的建筑师“动”起来,重拾他们在学生时代的激情与活力。去认真思考才是做好设计的基础,明白设计最重要的工作是在于“想”,而不是“画”。

  营造有层次性的团队

  营造有层次性的团队才能做到人尽其才,也才能让每个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和价值所在,节约人力资本。在深圳时,我们的团队主要由主创建筑师、项目负责人、建筑师与绘图员构成。我们实行设计与项目管理分开,最大程度地“解放”主创建筑师,让他不要被项目的贯标等诸多行政性的事情打扰,做到全身心地投入到“想”之中。建筑师是我与其他两个同事,我们共同负责把主创建筑师几个不同思路的草图具体化,进行多方向地比较,有侧重体块的具体化,有点侧重内部功能的可能性等,我们三个人分工合作为我们下一步设计思路的选择提供便于判断的依据。绘图员则常常帮我们做基地模型、填色、文本制作等基础性工作。

  在内地设计院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他们常常延续画施工图的做法,一人画一栋,一人做一个方案,结果重点在“画”,每个人都在忙着画图,忙着盯效果图,忙着填色与文本制作,忙着要各专业写文字等。这样往往缺少良好的团体合作,无法让集体的智慧产生最好的效果,也缺少主心骨,不能做到人尽其才,也不能节约人力资本。

  尊重个性 培养个性

  建筑设计需要个性,这样才会带来多样化的设计方案,才会不断地产生新的设计火花和灵感,团队合作才会有多样的思路和方向,也才有更多的机会选择做合适的思路。国有设计院应该注重建筑师个性的培养,不要让建筑设计师在工作几年后把原来在学校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一点想法和个性在集体主义生活中消散殆尽,沦为平庸。

  真的不想出现我同学在深圳做方案,跑过来跟我说,你们设计院帮我画下图的情况,沿海的那种加工型企业需要转型,内地很多加工式的设计院也需要转型,需要加强在“想”上的努力,为“想”创造良好的条件和基础,形成自己的核心“技术”,否则那些倒闭的工厂就是我们明天。
1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