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铅笔经济研究社www.impencil.org 铅笔经济研究社www.impencil.org 14844成员

[铅笔]搞清楚什么是垄断

布尔费墨 2010-07-23
http://www.impencil.org/?p=8384

2010年07月23日 2:02 铅笔经济研究社 邓新华
  我并没说,现在就可以实现政府功能市场化。之所以不能实现,是因为掠夺性暴力太强大,它不允许人们这么做,而这个强大是建立在人们的错误观念的基础上的。我说了,就像中央银行是建立在人们对金融的误解上的一样。
  只有当热爱自由的人越来越多,防卫性的暴力才能压倒掠夺性的暴力,然后掠夺性的暴力就无法阻止人们改投其他政府或自己成立政府。这就像,当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自由贸易的好处,人们就会用贸易来取代战争。
  历史上,曾经有很长的时间,人们认为贸易会带来战争或者混乱,这些人就想象了错误的场景。在多数人这么想的情况下,自由贸易就不能实现。但是自由贸易其实不会带来战争,带来战争的只是人们的观念。今天,水星和正和想象,防卫性的暴力服务竞争会带来掠夺性的暴力竞争,但是事实上,之所以有掠夺性的暴力竞争,仍然是由于多数人的观念,而不是防卫性的暴力服务竞争带来的。所以我说了,水星对政府出现的解释是完全错误的。于是他得出一个古怪的结论:必须由一个垄断的掠夺性暴力来制止人们自由选择防卫方式。
  即便现在还不能实现全面的政府功能市场化,但是我们假想一下:如果墨西哥某农庄转...
http://www.impencil.org/?p=8384

2010年07月23日 2:02 铅笔经济研究社 邓新华
  我并没说,现在就可以实现政府功能市场化。之所以不能实现,是因为掠夺性暴力太强大,它不允许人们这么做,而这个强大是建立在人们的错误观念的基础上的。我说了,就像中央银行是建立在人们对金融的误解上的一样。
  只有当热爱自由的人越来越多,防卫性的暴力才能压倒掠夺性的暴力,然后掠夺性的暴力就无法阻止人们改投其他政府或自己成立政府。这就像,当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自由贸易的好处,人们就会用贸易来取代战争。
  历史上,曾经有很长的时间,人们认为贸易会带来战争或者混乱,这些人就想象了错误的场景。在多数人这么想的情况下,自由贸易就不能实现。但是自由贸易其实不会带来战争,带来战争的只是人们的观念。今天,水星和正和想象,防卫性的暴力服务竞争会带来掠夺性的暴力竞争,但是事实上,之所以有掠夺性的暴力竞争,仍然是由于多数人的观念,而不是防卫性的暴力服务竞争带来的。所以我说了,水星对政府出现的解释是完全错误的。于是他得出一个古怪的结论:必须由一个垄断的掠夺性暴力来制止人们自由选择防卫方式。
  即便现在还不能实现全面的政府功能市场化,但是我们假想一下:如果墨西哥某农庄转投美国,而墨西哥政府也很大度,允许它这么做,那么,水星等人究竟有何理由反对这家农庄自由选择保护者?很显然,这里唯一的阻碍因素就是墨西哥政府的反对,而不是有什么经济学上的理由。
  我已经说过了,水星自己也同意,州可以独立、县可以独立、镇可以独立、村可以独立,那么既然同意人们的独立权,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反对独立了的州、县、镇、村自愿联合,而这,就是政府功能市场化。
  但是水星卡在对垄断的理解上。什么是垄断?一个国家只有一个机构掌握暴力,未必是垄断。一家公司只有一个董事会,这并不是垄断,因为这家公司是自由人基于契约的联合。垄断,是指,本来人们可以和任何一方交易,但是,却有人暴力禁止这种交易权,只允许人们和指定的公司交易。薛兆丰的文章,已经把这一点说得很清楚了。
  一个国家只有一个政府,而这个政府不管他人意愿,只允许自己提供防卫服务,这就是垄断。但是,一群自由人,联合组成国家,他们也只设立一个政府,也只由这个政府管理暴力防务,这却不是垄断,因为这是基于自愿契约、自愿选择的行为。如果有人在契约规定的区域内另搞暴力组织,就是违背契约。自由人的政府阻止这种违背契约的行为,并不是搞垄断。简单来说,垄断是暴力阻止人们自由选择交易对象;不暴力禁止选择,就不叫垄断;基于契约而采用暴力阻止违约,不是禁止选择。
  正如周克成所说,市场上只有一个供给者,未必是垄断;市场上有多个供给者,未必不是垄断。比如,中国有500多家出版社,但,中国的书号是垄断的。
  由于水星对垄断的错误认识,他得出另一个古怪的结论:无论如何都得存在一个垄断暴力的政府。于是他认为,既然一个区域不能有两家暴力自由竞争,那就不叫市场化。然而,市场化的关键其实却在:这家区域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组成的。自由人基于契约组成国家,这个国家打击掠夺性暴力,而不会允许它们自由竞争,但这不是垄断。和水星前一个古怪结论“必须由一个垄断的掠夺性暴力来制止人们自由选择防卫方式”相反,我赞同自由人当然有权组织防卫性的暴力来制止掠夺性暴力,但这种基于自己权利打击掠夺性暴力的行为,并不是垄断暴力。
  因此我一再提醒他,搞清楚什么是垄断。但是显然他并没接受我的劝告。我并没有设想有两家管理暴力的机构,正如我并没有设想有两家董事会的公司。当然,这个管理暴力的机构,既可以雇一家保安公司提供服务,也可以雇多家保安公司提供服务。比如,可以雇一家提供警察服务,同时雇另一家提供国防服务。或者他们自己组建防务队伍,也可以。水星还要区分垄断暴力和垄断服务,还认为我搞混了。哈哈,大家等待他的大作吧。
  水星还赞同自由移民。我已经说了,我的主张只是更进一步,就是允许人们带着土地和不动产移民。当然,土地和不动产是搬不动的,但是人们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就地转为接受另一个政府的保护,而不必非得迁徙。比如,墨西哥边境的某农庄,就地转投美国政府是否可以?难道非得要求农庄老板人搬去美国、农庄得留下吗?
  这样一来,我和水星的分歧 就变成一点:是否禁止人们带走自己的土地。为什么移民可以带走自己的钞票,却不能带走自己的土地?我相信,水星不可能为禁止人们带走自己的土地提供经济学上的理由。
  这里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多人在不知不觉往政府功能市场化的理念靠近,但他们却以为自己是坚决反对政府功能市场化的。比如,他们赞同州、县、镇、村有权独立,并赞同它们自愿联合;比如,他们赞同人们可以自由移民并带走自己的钞票。
   我再重复一下:我并没有认为政府功能市场化的时机现在就已经成熟,正如我知道现在不可能取消中央银行,所以那些提醒或者指责我注意现实的人,就请别费心了。我知道自由 观念的普及需要非常漫长的过程。我只是想和支持铅笔社的各位朋友进行一些观念探讨。政府功能市场化没有任何危害,有危害的只是人们的反自由观念。
1
显示全文

回应 (8条) 只看楼主

  • 关月
    我很喜欢铅笔社的周克成。
  • 狐说
    微软 Intel不是垄断
    中石油是垄断

    个中滋味, 一品便知
  • 铅笔胡磊
    我很喜欢铅笔社的周克成。
    =====
    让我想起了那句:我十分想见赵忠祥。
    呵呵,开个玩笑。克成是个人努力的楷模。
  • 关月
    周克成这样的人,上哪里去找啊。

    院校学术界,有这样的人吗?

    人才大都是自学成才的。
  • 狐说
    哈耶克算院校里出来的么?
  • [已注销]
    水星是哪位?
  • 关月
    即便在学院里,也只有自学成才的人,没有因为靠这个学院的教育而成才的人。
  • 狐说
    一切的学习都是自学
    在这个尺度上, 我赞同你的观点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