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明文献社 四明文献社 38成员

苍水街:由民族魂挺起一条街的脊梁

歌代啸 2010-07-23




  苍水街:东起宁波大酒店西侧,西至秀水街。原有地名贡院桥、甘溪头、后市、彩章衕、道后、宪墙衕。1935年马路改建时,定名为苍水街。街的一部分现已改建成中山广场,有市级文保点张苍水故居。





  专家说法:文成武德张苍水

  

  张苍水,名煌言,字玄箸,苍水是号。作为抗清的民族英雄的张苍水,其人其事已经广为人知。但如果提到这位在战场奋勇杀敌的将领还会写诗,而且在当时晚明的诗坛地位还不容小觑,会有多少人觉得不可思议?

  按张苍水自己的说法,他从十五六岁就开始写诗,只是这些他还在书院读书时写的诗因为战祸避乱丢失大半。但张苍水一直没有停下自己手中的笔,从26岁参加武装抗清斗争一直到被害,他创作了大量诗文,这些诗文分别被收录在《奇零草》、《北征录》、《采薇吟》、《冰槎集》中。其中,张苍水的《北征录》被后人拿来与文天祥的《指南录》相提并论。

  张苍水的诗歌风格属于“云间派”,和当时的陈子龙、夏完淳诗风相近。他的诗文题材几乎都是以抗清复国为主,是他在抗清战斗中严酷而艰苦生活的记录,也是他坚忍不拔、不屈不挠的战斗意志和爱国精神的写照。

  张苍水把自己的诗歌看做是“思借声诗,以代年谱”。因此,他并不像其...




  苍水街:东起宁波大酒店西侧,西至秀水街。原有地名贡院桥、甘溪头、后市、彩章衕、道后、宪墙衕。1935年马路改建时,定名为苍水街。街的一部分现已改建成中山广场,有市级文保点张苍水故居。





  专家说法:文成武德张苍水

  

  张苍水,名煌言,字玄箸,苍水是号。作为抗清的民族英雄的张苍水,其人其事已经广为人知。但如果提到这位在战场奋勇杀敌的将领还会写诗,而且在当时晚明的诗坛地位还不容小觑,会有多少人觉得不可思议?

  按张苍水自己的说法,他从十五六岁就开始写诗,只是这些他还在书院读书时写的诗因为战祸避乱丢失大半。但张苍水一直没有停下自己手中的笔,从26岁参加武装抗清斗争一直到被害,他创作了大量诗文,这些诗文分别被收录在《奇零草》、《北征录》、《采薇吟》、《冰槎集》中。其中,张苍水的《北征录》被后人拿来与文天祥的《指南录》相提并论。

  张苍水的诗歌风格属于“云间派”,和当时的陈子龙、夏完淳诗风相近。他的诗文题材几乎都是以抗清复国为主,是他在抗清战斗中严酷而艰苦生活的记录,也是他坚忍不拔、不屈不挠的战斗意志和爱国精神的写照。

  张苍水把自己的诗歌看做是“思借声诗,以代年谱”。因此,他并不像其他文人那样,把诗歌作为炫示文才,猎取功名的手段,或者只作陶冶个人性情,以及应酬交际之用,而是有意识地把诗歌当做史笔来写的。全祖望曾评价:“尚书(张苍水)之集,翁洲(舟山)、鹭门(厦门)之史事所证也。”由此可见,张苍水的诗集对修史补志同样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张苍水还有很多为牺牲将士写的诗。这些将士原本都是普通百姓,而张苍水的悼亡诗就像是为他们特意编著的个人传记。这也体现了张苍水诗歌中饱含着浓郁的人文关怀。

  

  本期嘉宾:

  周东旭,宁波市海曙区文物管理所文保员

  前世:一宅镇街,以号示尊

  

  旧时的苍水街上多民居,唯独张苍水故居鹤立鸡群,一眼夺目。

  张苍水故居,是张苍水的父亲、明代刑部员外郎张圭章所建。在未建该宅之前,张氏家族原居住在现镇明路西侧的“大方岳第”附近。

  百姓曾称呼张氏家族为“高丽张”。因为其始祖张知白曾任宋参政知事(相当于宰相),元代时其后裔为了不仕异族,避居高丽,到明初时才归故里。可见,张苍水后来能在海上“义帜纵横二十载”以及被捕后“死留碧血欲支天”以示忠贞,都与“高丽张”的家族海上驾驭能力和流淌的血脉有关。

  张苍水故居原来的规模比现在还大,重檐歇山顶的“H”型建筑是原来故居中最后一幢建筑,相传叫“审言堂”。

  大门是整体建筑的中轴线,中轴线上还有台门。西边是一单檐硬山顶结构的建筑,这就是张宅的书房,当年张苍水就在此读书。书房的后面有一个小院落,现种着三株桂树,不知道以前是种什么的,但读书人是喜欢种桂花的,吉利,以示“蟾宫折桂”。沿着围墙种着翠竹和芭蕉,在夏日下显得格外青翠精神。小院里还有一块碑记,是《重修张苍水故居碑记》,由宁波文史名家周冠明先生撰文,书法家曹厚德先生书写。

  而为什么宁波人对苍水之号要远比煌言之名熟悉得多,乃至于以号名街呢?古人的称呼上比现在的姓名多出字、号,在使用上也有讲究。“名”往往用于自称或长辈对下辈的称呼,而“字”、“号”则是用于尊称,宁波人用“苍水”命名其故居和故居前的街,其用意在于此。

  今生:孤道指门,因歌知远

  

  选择从开明街的一端开始走访苍水街。第一眼的感觉,这是一条开放式老小区里的路。两旁都是居民楼,一层大多变作了临街的店铺,卖吃的、卖衣服的、房产中介的……

  走访的时间是近中午,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很少有人愿意顶着烈日在这时候出门。而路两旁停满了私家车,这让原本就不宽的路更显窄小。就这样孤零零地一个人走着看着,一条地图上不长的路在眼前弯弯曲曲地向前延伸。

  接着一路走,经过市委大院的后门,经过与解放路的四岔路口,就到了中山广场,就看到了一处老宅院——那就是张苍水故居。这应该是苍水街上仅存的老宅了。

  故居是典型的明清时期江南建筑风格。现在,一楼成了展示张苍水事迹的陈列室,二楼是现在海曙区文保所的办公地点。

  正门的门楣上有四个字,若不是专家指点,还真发现不了。因为在背面,要走进故居才能看到。四个字叫“近圣人居”,之因为故居与旧时的宁波府学临近,常能耳闻圣贤声。

  门两边的芭蕉长得很茁壮,伸展的大叶一点点地遮住四个大字。一种是刻在石上的遒劲,一种是朝气蓬勃的生机。两者的共存一点不突兀,反而相得益彰。

  遗憾的是现在是听不到那久远的让人听了会摇头晃脑的读书声了,能听到的只有树上的蝉鸣和公园大爷大妈悠扬的唱腔……

  本报记者 张小飞/文 杨 辉/摄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