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小灼的海底世界 朵小灼的海底世界 162小宇宙

抗美援朝战场:世间最奇特的“洞房花烛夜”

朵小灼 2010-07-23
  抗美援朝的硝烟早已远去,但六十年前的一幕幕时常在眼前出现,特别是几个小插曲至今让我记忆犹新。1951年冬天,正在贵州剿匪的我师集体参加志愿军,立即北上,春节后的某夜悄然抵达中朝边界。

  没想到师直属队刚入朝,就突遭敌机夜袭,通亮的照明弹下,机枪扫射,炸声震耳。战士们历经战阵,就地卧倒都平安无事,唯独宣传队中新入伍的大专学生毫无实战知识,惊慌跑散。我立即让队长四处寻找,好不容易把人找齐,但已距离大部队七八里路,大家摸黑追赶,幸好路遇回来找我们的联络员,顺利地追上大队。这时人人气喘吁吁满身大汗,领导一通批评、同志一阵埋怨,我这个宣传科长虽十分委屈但又无语可说,唉!真是“出师不利”啊。

  在金城前沿,我师与某师接交防务时,两师宣传队联欢演出慰问部队。巧遇1939年我在“河北抗战学院”的校友徐生同志,和曾任过我师769团三连连长的谭子良同志。异国相会,非常兴奋。

  深夜12时联欢结束,我让宣传队速返驻地。拂晓,却惊悉我宣传队返回途中突遭敌机袭击,伤亡数人…… 我如五雷轰顶不知所措,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特别提醒大家:快速通过敌炮火封锁区呢?晚矣!这是我入朝以来终生难忘的痛啊!刚才还是欢歌狂舞的年轻人,顷刻间哭成一群泪人……

  ...
  抗美援朝的硝烟早已远去,但六十年前的一幕幕时常在眼前出现,特别是几个小插曲至今让我记忆犹新。1951年冬天,正在贵州剿匪的我师集体参加志愿军,立即北上,春节后的某夜悄然抵达中朝边界。

  没想到师直属队刚入朝,就突遭敌机夜袭,通亮的照明弹下,机枪扫射,炸声震耳。战士们历经战阵,就地卧倒都平安无事,唯独宣传队中新入伍的大专学生毫无实战知识,惊慌跑散。我立即让队长四处寻找,好不容易把人找齐,但已距离大部队七八里路,大家摸黑追赶,幸好路遇回来找我们的联络员,顺利地追上大队。这时人人气喘吁吁满身大汗,领导一通批评、同志一阵埋怨,我这个宣传科长虽十分委屈但又无语可说,唉!真是“出师不利”啊。

  在金城前沿,我师与某师接交防务时,两师宣传队联欢演出慰问部队。巧遇1939年我在“河北抗战学院”的校友徐生同志,和曾任过我师769团三连连长的谭子良同志。异国相会,非常兴奋。

  深夜12时联欢结束,我让宣传队速返驻地。拂晓,却惊悉我宣传队返回途中突遭敌机袭击,伤亡数人…… 我如五雷轰顶不知所措,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特别提醒大家:快速通过敌炮火封锁区呢?晚矣!这是我入朝以来终生难忘的痛啊!刚才还是欢歌狂舞的年轻人,顷刻间哭成一群泪人……

  我的终身大事是在金城前线赶往上甘岭的路上完成的。赵师长通知我:你已被调到“志政”工作,你们的婚事师部已经批准。接着“志政”干部部又予以了批准,“志政”的同志讲,你们真幸运,这是志愿军在朝鲜首次批准的婚事。我和爱人的婚仪简单别致:洞房是宣传部的防空洞,几斤祖国的水果糖、几瓶六十度白酒、几斤花生、两支蜡烛。主婚人是宣传部的李唯一副部长,证婚人是组织部曹德廉副部长,来宾是二个部的部分战友,和一些印刷厂的工人,婚礼虽简朴,但洞外却景象奇特,高空“天灯”照明弹代花烛,耳旁敌机枪扫射、炸弹爆炸声作爆竹,既有祖国婚庆的欢乐,又有异国战地的火药气味!这可算得上是世间最奇特的“洞房花烛夜”了吧。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朵小灼
    高空“天灯”照明弹代花烛,耳旁敌机枪扫射、炸弹爆炸声作爆竹,既有祖国婚庆的欢乐,又有异国战地的火药气味!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