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GO探针”计划 “NGO探针”计划 318成员

公益是一种事业

cofield 2010-07-23
公益是一种事业

演讲:袁岳

今天在这里,我认为特别不能把公益当做小菜,而是把公益当做一个事业。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她呢?

  虽然我在很多大学里面有过很多讲座专辑来讲公益,一场讲座大概有一千人,但是真正对公益感兴趣的大概不超过一百人。今天可能有点特别,因为大家能够聚到这样一个地方来,可见大家对公益的兴趣是相对比较大的。

  公益要有一个概念,首先我们把公益看做一个行业。这个行业有多大呢?在美国,他与IT相比较是不小的,他甚至跟金融相比较也是不小的,美国有那么多的汽车行业,公益跟汽车行业比较起来,他仍然比汽车行业大。公益在美国,对整个GDP的贡献率是7%,对美国就业人数的贡献率是11%。为什么?在美国除了我们知道的包括谷歌在内的著名品牌,还有很多NGO品牌,比如环保主义的Sierra Club,这个俱乐部在美国有50万个会员。在美国,每一位想要参加总统竞选的候选者,如果想要给自己贴上环保的标签都必须得到这个俱乐部的支持,因为只有这个俱乐部的支持才能代表你的政策得到环保人士的认同,他们如果不支持基本上就代表你非环保,对环境不够友好。在中国境内,我想NGO对整个GDP的贡献率是远远低于1%的,在就业人数的贡献率中也应该是低于1%的。今天我们已经有一...
公益是一种事业

演讲:袁岳

今天在这里,我认为特别不能把公益当做小菜,而是把公益当做一个事业。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她呢?

  虽然我在很多大学里面有过很多讲座专辑来讲公益,一场讲座大概有一千人,但是真正对公益感兴趣的大概不超过一百人。今天可能有点特别,因为大家能够聚到这样一个地方来,可见大家对公益的兴趣是相对比较大的。

  公益要有一个概念,首先我们把公益看做一个行业。这个行业有多大呢?在美国,他与IT相比较是不小的,他甚至跟金融相比较也是不小的,美国有那么多的汽车行业,公益跟汽车行业比较起来,他仍然比汽车行业大。公益在美国,对整个GDP的贡献率是7%,对美国就业人数的贡献率是11%。为什么?在美国除了我们知道的包括谷歌在内的著名品牌,还有很多NGO品牌,比如环保主义的Sierra Club,这个俱乐部在美国有50万个会员。在美国,每一位想要参加总统竞选的候选者,如果想要给自己贴上环保的标签都必须得到这个俱乐部的支持,因为只有这个俱乐部的支持才能代表你的政策得到环保人士的认同,他们如果不支持基本上就代表你非环保,对环境不够友好。在中国境内,我想NGO对整个GDP的贡献率是远远低于1%的,在就业人数的贡献率中也应该是低于1%的。今天我们已经有一些公益品牌,但现在仍是属于成长中的品牌。

  我们都知道中国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社会问题非常尖锐,这个社会问题的解决部分是要靠政府,很大一部分--我们讲的公共管理和针对这些问题的解决的机制中间,更大一部分实际上是依靠公益的。中国是在NGO和社会自我解决机制发展的关键时刻,恰恰这个时候很像改革开放30年前80年代的时候,那个时候什么也没有,随便去做,做成了你就是鼻祖,就像俞敏洪随便刷刷浆糊,就刷出了鼻祖,就像我随便做个什么,我就是鼻祖。那么,今天在什么方面有机会当鼻祖呢?就是公益。我们在北京有20多个展台,这个展台里面有一大帮都是鼻祖。别看这个展台这么小,在这个领域中间,他可能是中坚力量。今天你寻找一个事业的基础在什么地方?公益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公益显然不是所有人的选择,在我们所有人中间有10%的人有公益人格倾向。

  所谓公益人格倾向就是这类人具有以下几点,第一,爱掺和人家的事,当然如果是实在不让你掺和的事你可能成为八卦的人,说闲话的人。但是如果给你机会的话,你就是爱帮助人家的人,这就是公益人才。我们中间有人是这样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或者知道,就是不喜欢金融的,但偏要在金融做,为什么呢?因为社会上人家说做金融有前途,有面子。这样的话,那你就是拿这个面子生活的,你就是活在这个面子上,从来没有活在自我里面。所以我觉得今天聚集到现场的很大一部分朋友是有公益人格倾向的。开复老师和小平老师给我们讲一个共同的东西,人真正一辈子的幸福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假定你是有公益倾向、喜欢公益的人,现在又是公益发展的机会,你早在这个方面做,岂不是很好?所以站在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一个是要看这个地方还有没有空间。第二,是要看这个空间还有没有座位。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是有空间的,中国这个领域没人,公益的事业,今天我们在外面可以看到一百多个,这在中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在中国,注册的有好几万,可是注册的大部分没法做,说明真正能够发展下去的很少,而今天大家正处于这样的机会中间。很多同学会问我说,袁老师我不知道我的爱好是什么。因为你不知道,所以你不知道怎么做。那要怎么办?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你喜不喜欢公益呢?就像开复要是不去做计算机事业他怎么知道他自己喜欢编程呢。就像一个本来是二十一二岁看起来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做了公益事业以后看起来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这就是找到感觉了。所以一定要去试。试完之后,有感觉时候,你就可以考虑是将来在这里面从业,还是只是在这里面干活。刚才我一进来后,发现万通基金会正在发布。万通基金会得李劲是我哈佛的校友,他一回国,就去当志愿者、在别人那边打下手,现在成了万通基金会的秘书长,为什么呢?因为这两年成立的基金会特别多,现在成立基金会的很多老板已经分不清基金会和调味料的鸡精,他要怎么办?他找人才,而我这位校友他过去有这方面的经验,这也算一个人才。

  今天,中国公益发展的最大局限之一还不是钱,是人。我们第一批NGO领导人,包括现在在外面摊位的很多人都不大求钱的,混到现在都很不简单。但是也证明这里面充满了斗争情节,至少一个公益行业的真正发展需要有很多人把他当做是一个正常的适合自己爱好的专业选择。有更多人有更好的知识教育,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有更多方面的优秀人才愿意投身在这个领域。

  那么怎么样能够开展这个事业呢?其实来到今天这个现场是一个很好的展示,我希望等一下出去的同学要做这样的事情,去研究一下他们的模式。因为公益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是有价值链的,这个价值链里面,我们在外面看到的NGO大部分是干活的,是亲自去干活,所以你们看到这些丰富的资源。你们学什么?学模式。他们有不同的模式,你们可以研究他们不同的资源模式。如果你将来做一个NGO,你想要拿到资金或者资助,人家就问你,你是什么模式?做生意也一样,是什么模式?模式不是一种行为,而是若干个行为按照某种逻辑形成一套,然后能够把他换钱,或者能够换资源,或者能够换效益,或者能够换价值的东西。会场外面能够出展台的,基本上都能算有一个模式,所以有二三百个展位就意味这有二三百个模式,有二三百个模式就意味着有二三百个堂课。所以我希望你们出去后能够仔细研究,看看每个摊位再自己琢磨琢磨。假定你要自己创业的时候,你要有什么样的模式。大家知道百度、google怎么起来的,你们可以学学他们的模式。另外,他们本人都是老师,都是行业的顾问。干NGO要有一个老师,再不行要找一个合作项目,作为自己起步的一个点。

  今天早上的时候,有一个基金会的发布,在NGO未来作为公益组织发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是NGO核心的方式是找谁帮助。他的特点不是卖东西,卖东西现在社会事业里面也有一部分,但大部分是去找钱。

  找钱是个学问,可持续的找钱就意味着这个组织的可持续性。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人决定给钱,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给,为什么?他有一个公益基金,但是他也在学习怎么给钱。你们在学习怎么做,他们在学习怎么给,你们在找合作的伙伴,他们在找合作的项目,那么,这便是一个机会。

  另外一个,在早期时候我们也可以看到有相当一部分的机构来参与支持大家做公益事业,除了像Google有一个大学生公益创意大赛,另外有“北极光”杯清华大学公益创业实践赛。我们专门在全国各个大学里支持大学生创业,就是你不是要做学生社团在学校里面呆着,而是要做社会工作,做社会服务的,你想出来的任何东西,你任何的爱好,无论你做什么东西只要能够面对社会服务,包括和其他人一起工作一起分享都是公益,公益不只是帮助穷人,不只是帮助残疾人,如果你帮助一个富人,比如帮助一个富太太在家里闲着没事做你帮她找事做,那也是公益。公益,是帮助任何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每个大学生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无论是爱好什么,都可能发展为公益,然后在公益的中间以爱好为出发点,动员到社会上更多的人去做这样的公益,扩大社会影响,然后做成自己的一个品牌。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去做这样的事情,这就代表很多的资源拥有者开始重视这个领域的发展,所以我特别期望同学们能够不仅把公益看成是一个简单的事业,不仅看做是一个社会公共的事业,而且要把他看成是未来职业发展的机会。如果你在大学期间,从大一开始找工作,从大一开始想事业,从大一开始找实习,如果你在这个开始就已经介入到公益,经过四年你可能获得思想成长。第一,从事公益的人拥有新的社会网络,因为你是在社会中间,你不只有校园网络,其实大部分的校园关系在将来用处不大。第二,你通过公益的动员拥有领导能力。第三,如果说通过公益的实践找到的自己的爱好未来可以创办自己的事业。第四,社会上有很多的公益的就业机会,像万通这样的基金会刚成立的时候,要去找人干活。社会上有很多的企业做毕业SHOW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最重要的问题是只顾给钱,只会乱给钱,给完钱不知道钱到哪里去了,最后公司会上通过80%的钱给政府,那不是我们本来想给的方向,但是这个部门里面要有专业的从业人员干专业的活,所以至少他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你的机会。没有一个学校我们的公益资金就在门外,就在这样的机构里面,就在这样一个操练过程中间。公益,是一个高度的实践智慧和实际操练的做法形成的,尤其是整个公益行业相当于80年代前期的整个社会状态,所以我想我们中间不见得所有人都能成为鼻祖,但是今天我们所处的这样一个时代几乎所有人都有机会在鼻祖的机构里成为一个鼻祖级的人物。

后记:看到袁岳的这篇文章,

想起了理念培训的问题

“公益是什么?”

蓝信封队员从项目地回来,对这个问题又有了一些思考

特此,和热心公益的你们一起分享袁岳的这篇演讲


-----------------------------------------------------------------------------

出自蓝信封网易博客,地址:http://blueletter.blog.163.com/blog/static/74726377200982242111205/

贴出这篇演讲与大家分享的原因是我在这个里面看到了我们这次采访稿的意义之一:

“公益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是有价值链的,这个价值链里面,我们在外面看到的NGO大部分是干活的,是亲自去干活,所以你们看到这些丰富的资源。你们学什么?学模式。他们有不同的模式,你们可以研究他们不同的资源模式。”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