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 《读书》 75777成员

《读品小组》教你织毛衣

苏门答腊 2010-07-23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3条) 只看楼主

  • 苏门答腊
    好欢乐
  • 苏门答腊
    2010-07-13 11:03:32 来自: 豆瓣用户
    听说有人故意发匿名信给国外学者

    2010-07-12 08:56:28 Little Little "从2010年3月中、下旬开始,围绕汪晖的早期著作《反抗绝望》一书,《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访谈。网络媒体上的激烈争论更是十分罕见。从四月开始,有人向国外翻译、评论和出版过汪晖著作的译者、评论者、刊物和出版社广泛寄送匿名信,一些与汪晖合作过的学者和学术机构也成为这些匿名信的目标。" 送匿名信这事最讨人嫌 -- 都是卖假药的和日本一些否认二战暴行的机构(滥用亚洲研究学会的名单)才成天往人信箱里发这东西。试想,把这些学者放进这样一个环境:不论这些人是否都同意汪晖的观点(不是全都同意,这是肯定的),至少在他们大部分人看是认真的学术问题,另一面是这种无赖式的骚扰,再加上听到清华未加调查就要开除汪晖,这即使是在西方学界也说不过去。他们或许对情况了解不全面,但是别把什么都弄成道德问题。要是不想让外国学者掺进来,就先别去拉人家掺进来。中国的学术检查这些年都管到人家办公室去了:不听我的话就不许你来中国做研究;不听我的话就不发你的文章;不听我的话你们学校发的文凭我中国就不承认,管你什么留学生花了多少年的心血。学术界都快被闷死了,咱们用剩下的这点氧气干点别的好不好? 至少别再往人信箱里发匿名信了,做这事不地道。


    今天闲逛突然发现了一个帖子

    2010-07-13 08:00:10 下一个路口 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被骗的自然不会沉默。
    我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将王彬彬的文章和钟彪的反驳文字都发给了这90多位学者中的大部分人。

    2010-07-13 08:02:24 下一个路口 还有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把豆瓣以此为荣的读品小组的链接发给了国外的学者,希望他们大力传播,以便了解这个新进的中国学术同人团体。




    x
    向我的友邻推荐小组话题:匿名信的源头终于找到了!

    摘要: 听说有人故意发匿名信给国外学者 2010-07-12 08:56:28 Little Little "...
    推荐语:

    1人推荐
    2010-07-13 11:06:15 豆瓣用户 下一个路口

    id: 43049812
    2010-07-06加入

    下一个路口参加的小组(4) · · · · · ·
    《读书》 (16376) 【读品】 (17534) 科幻世界 (19926) 朱学勤 (2895)

    据说这个ID是读书某前编辑,但未确认。
    如果是真的,那么有这些人的email也不足为怪。
    唉,丢脸丢到国际上了~

    > 删除 2010-07-13 11:24:57 Arwen控 (爱是最大的) 人家主贴说的是举报汪晖的匿名信,而这个“路口”说的是在事情弄大之后,为了让老外知道(至少是他认为的)真相,而同等地寄发双方的材料。不是一回事吧。

    再怎么立场有分歧,保持点客观比较好,不要故意歪曲。否则,只能给自己的诚信减分。

    > 删除 2010-07-13 11:27:43 欧文 似乎双方都有人发过匿名信,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那些首先拿这个说事,攻击人的就不对了,好像自己没发过似的。

    > 删除 2010-07-13 11:32:06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匿名信......亏这些家伙想的出来的。我太良善了。太没有紧绷天人公愤这根弦了。

    > 删除 2010-07-13 11:33:55 豆瓣用户 不一定。
    2者发言相距才1天。
    第一、按发言者口气来说,它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干的这个事情。那应该不是1天之间,也不是这个信公开之后。
    就算我们成心,几天之内要找这么多人的联系方式,其实也是办不到的。
    因此这个事情应该是很久以前干的。
    第二、他只提王彬彬和钟彪,而不提钟彪之后的VIVO、欧文的若干证据,说明时间点大概在钟彪发表文章之后。
    所以,这个90多个人的名单,其实在钟彪发表文章之后不久就圈定了。当然,原始的可能还要更多,但是最后签的就90多。
    而这个ID的主人呢,则是在名单圈定之后就拿到了,而且向名单中的人发了信。

    > 删除 2010-07-13 11:36:06 豆瓣用户 当然,我题目起的也不好,这里说抱歉。
    很有可能,这个信发出去的时候不是匿名的,人家用的是真名。
    不过呢,如果这个信不是汪老师刘老师这样有名的人发出去的,
    那么,和匿名也差不多呀。
    因为人家谁认识你呀?

    > 删除 2010-07-13 11:36:35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楼上的,你在猜......而且是那种有点不着调的猜。

    > 删除 2010-07-13 11:38:11 Arwen控 (爱是最大的) 王彬彬的文章比较完整。而且主要说的是就《反抗绝望》的争论。

    牛人有很多,牛仁有多牛有时是难以想象的(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人家就是一天时间干完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所以,还是不要急着下结论。

    > 删除 2010-07-13 11:38:56 Arwen控 (爱是最大的) 对,也未必见得是匿名。

    > 删除 2010-07-13 11:41:11 豆瓣用户 一切皆有可能,对不?
    再说,我的理由比Isaiah说谁谁谁是幕后黑手要强多了。
    至少白纸黑字,都有记录。
    你还真有能耐,几天时间联系90多个人,一个一个解释汪老师是如何受委屈的?
    别说英文,用中文就够呛,肯定来不及!

    > 删除 2010-07-13 11:42:27 Arwen控 (爱是最大的) 人家没说解释,只是让对方自己去看材料而已。群发一下应该是很快的。

    > 删除 2010-07-13 11:46:59 豆瓣用户 2010-07-13 11:38:11 Arwen控 (凭着爱) 王彬彬的文章比较完整。而且主要说的是就《反抗绝望》的争论。
    牛人有很多,牛仁有多牛有时是难以想象的(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人家就是一天时间干完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所以,还是不要急着下结论。
    =======================================
    那也有可能。
    不过我还有个证据。
    在好多天以前,刘老师的信就在外面流传了。
    按理说收信的都是大牛,
    不会把收到的东西乱抄送。
    那唯一可能就是刘老师自己漏出来的。
    那凭刘老师,也不怎么可能,毕竟这东西是用来救汪老师的。
    所以,刘老师肯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在帮她联络。
    当然了,刘老师手里肯定有名单。
    所以,这个名单泄露出去完全可能的,
    因为刘老师这些帮手根本保不住密。
    所以,匿名信的根子,还要着落在这个名单上。
    有名单的人,发信的嫌疑最大。

    > 删除 2010-07-13 11:49:48 豆瓣用户 群发这个理由是站不住的。
    刘老师这90多号人,啥地方的都有,简直是8国联军。
    昨天好像有人怀疑心岳发的匿名信,
    其实不可能。
    他要是有这种交际面,
    还用得着上网倒汪?
    我觉得,刘老师最好自查一下。

    > 删除 2010-07-13 14:26:02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就不能心岳打头,领着几个人干的?猜嘛,天马行空,胡说八道,想怎么都行啊。

    > 删除 2010-07-13 14:28:32 心岳 (埋头苦干)
    请刘禾出面来澄清,她造谣的可能性很大。“马基雅维利式的信”,就是骗人的信。尽管历史上的马基雅维利是个好人。

    > 删除 2010-07-13 14:35:03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那你去请吧。我又不认识什么刘禾。

    > 删除 2010-07-13 14:40:01 心岳 (埋头苦干)
    刘禾的帮手们也许这两天已经在此十分活跃。像德里达头像,小小----十分可疑

    > 删除 2010-07-13 14:42:23 夏传 (想到残酷的是和这个政府慢慢变老) 心岳老师,扊扅、马基雅维利的黄昏、小小这帮家伙都是博雅甘三统门下的

    > 删除 2010-07-13 14:42:54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十分活跃。十分可疑。所以请尽快的,赶快的,速度的,去请。

    > 删除 2010-07-13 14:46:39 心岳 (埋头苦干) 【2010-07-13 14:42:23 夏传 (想到残酷的是和这个政府慢慢变老) 心岳老师,扊扅、马基雅维利的黄昏、小小这帮家伙都是博雅甘三统门下的】

    我不管这些。
    小小(little little)今天没有露面,我倒是希望她或他来爆料。人家4月份见过其中的签名人。


    > 删除 2010-07-13 14:58:01 马拉多 记得心岳在帖子多次说过给海外人士和海外机构写信,不让他们邀请汪晖。心岳是真诚的人。不妨说说,写的什么,署名了没有。

    > 删除 2010-07-13 15:08:23 马拉多 欧文看来记得。
    ====================
    2010-07-13 11:27:43 欧文 似乎双方都有人发过匿名信,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那些首先拿这个说事,攻击人的就不对了,好像自己没发过似的。


    > 删除 2010-07-13 15:08:43 花有缺 (问刘禾: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2010-07-13 14:42:23 夏传 (想到残酷的是和这个政府慢慢变老)

    心岳老师,扊扅、马基雅维利的黄昏、小小这帮家伙都是博雅甘三统门下的
    ————————————

    这都能发现啊,呵呵

    > 删除 2010-07-13 15:09:58 马拉多 心岳看起来毫不知情哦。
    ====================
    2010-07-13 14:46:39 心岳 (埋头苦干)

    小小(little little)今天没有露面,我倒是希望她或他来爆料。人家4月份见过其中的签名人。



    > 删除 2010-07-13 15:21:06 心岳 (埋头苦干)
    呵呵,我是不会写匿名信的。
    那些签名的学者,与我感兴趣的领域隔得远,也不容易聊起来,所以,总提不起精神去联系。兴趣很重要。当然,我认识的人也有与中国研究相关的,但不在签名名单上。

    签名也许是真的。但ROLFMAO的分析很到位,问题在刘禾。一个人一生也许只能做成一次这样的事情。

    > 删除 2010-07-13 15:26:44 Rossonero (娇身冠养) 2010-07-13 15:21:06 心岳 (埋头苦干)
    一个人一生也许只能做成一次这样的事情。


    那也不见得. 西方左派里的脑残从来不缺货
    比如这回签名的人里有个叫Andrew Ross的, 这是什么人呢? 当年在 "索卡尔事件" 里, 他是负责的编辑. 当年被人耍了一回, 心眼一点儿没见长, 现在又被刘禾耍. 下回再有声援左派同志的事, 他还免不了要跳出来

    > 删除 2010-07-13 15:28:23 心岳 (埋头苦干)
    被骗和骗人需要区分。刘禾这次属于骗人。

    > 删除 2010-07-13 15:30:55 马拉多 你这个大佬有水平,只管发动,自己不用动手,哈哈
    ==============
    2010-07-13 15:21:06 心岳 (埋头苦干)
    呵呵,我是不会写匿名信的。
    那些签名的学者,与我感兴趣的领域隔得远,也不容易聊起来,所以,总提不起精神去联系。兴趣很重要。当然,我认识的人也有与中国研究相关的,但不在签名名单上。


    > 删除 2010-07-13 15:32:38 马拉多 心岳讲话太随便。你连有没有匿名信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刘禾骗人呢。
    ===================
    2010-07-13 15:28:23 心岳 (埋头苦干)
    被骗和骗人需要区分。刘禾这次属于骗人。


    > 删除 2010-07-13 15:33:38 心岳 (埋头苦干)
    我可没有的发动写匿名信。写信告诉真相,显然要有人格支持。

    > 删除 2010-07-13 15:33:49 花有缺 (问刘禾: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2010-07-13 15:26:44 Rossonero (娇身冠养)

    2010-07-13 15:21:06 心岳 (埋头苦干)
    一个人一生也许只能做成一次这样的事情。


    那也不见得. 西方左派里的脑残从来不缺货
    比如这回签名的人里有个叫Andrew Ross的, 这是什么人呢? 当年在 "索卡尔事件" 里, 他是负责的编辑. 当年被人耍了一回, 心眼一点儿没见长, 现在又被刘禾耍. 下回再有声援左派同志的事, 他还免不了要跳出来

    ------------------------------

    嗯,这个事件好玩的紧

    > 删除 2010-07-13 15:35:49 心岳 (埋头苦干) 【2010-07-13 15:32:38 马拉多 心岳讲话太随便。你连有没有匿名信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刘禾骗人呢。】

    她说有人写匿名信,我不相信,等她来核实。

    我说骗,是指她骗了老外来签名。



    > 删除 2010-07-13 15:41:40 马拉多 你得先知道她跟老外说了什么。不然怎么知道骗了没有。
    ==============
    2010-07-13 15:35:49 心岳 (埋头苦干)
    她说有人写匿名信,我不相信,等她来核实。
    我说骗,是指她骗了老外来签名。



    > 删除 2010-07-13 15:43:11 马拉多 你只鼓动了写信。
    ==============
    2010-07-13 15:33:38 心岳 (埋头苦干)
    我可没有的发动写匿名信。写信告诉真相,显然要有人格支持。


    > 删除 2010-07-13 15:43:55 心岳 (埋头苦干) 【2010-07-13 15:41:40 马拉多】

    请参阅ROFLMAO的发言。

    > 删除 2010-07-13 16:18:18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老外都是傻子......要不酒说明汪晖在这些外国学者眼里实在是范不着去抄袭.....

    > 删除 2010-07-14 07:24:06 豆瓣用户 我觉得 心岳 太想当然了。
    不知有人研究过刘老师的名单了么?
    这个名单很杂,不可能有刘老师之外的人可以提出相同的名单。
    比如,Chris Bramall,在他这个研究领域中(中国改革前的经济史),和他一样有分量的至少有20-40个人,但是这些人都不在这个名单上。
    以此类推,这张90多个的名单,所涵盖的领域(都是有关中国的)至少可以报得出2000-3000个名字,而且在各自领域影响都不小。
    所以说,这个名单不会是刘老师大量发送后获得回信的结果(那样的话刘老师本身就变成发匿名信的了),而是:这些人应该都在刘老师的学术-社交圈子里。前面有网友(肉色丝)就询问过一个签名者,回馈结果是这个信是中文为母语的朋友担保内容真实的情况下签的,也就是说,这个信是通过社交圈而非群发散布的,而名单最初则一定为刘老师所有。
    虽然在散布过程中名单可能增减,但其源头应该在刘老师。
    我们要问的问题就是,这个名单是怎么从刘老师(品德高尚、维护中国学术纯洁性)手里流失到匿名信散发者手里的(品格低劣,这简直是一定的~!)?

    > 删除 2010-07-14 08:12:19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我们还是请名侦探柯南来吧。应该都在......的应该两字太有意思了。

    > 删除 2010-07-14 08:13:30 豆瓣用户 别抓这些用词问题
    推理过程对就好了

    > 删除 2010-07-14 08:14:41 豆瓣用户 我不是说了么''散布过程中名单可能增减,但其源头应该在刘老师。''

    > 删除 2010-07-14 08:14:55 豆瓣用户 等柯南

    > 删除 2010-07-14 08:33:49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推理过程对......

    > 删除 2010-07-14 09:02:01 Little Little "刘禾的帮手们也许这两天已经在此十分活跃。像德里达头像,小小----十分可疑."
    "心岳老师,扊扅、马基雅维利的黄昏、小小这帮家伙都是博雅甘三统门下的."

    你们就不能想象这世界上有属于自己的人吗?我还以为这真的是讨论呢。如果是这样,你们就把这变成一个可以控制的小组不好吗,闲人免进,就免得还得猜测。我还是树底下念书,自言自语去了。


    > 删除 2010-07-14 09:13:51 心岳 (埋头苦干) 【2010-07-14 09:02:01 Little Little "刘禾的帮手们也许这两天已经在此十分活跃。像德里达头像,小小----十分可疑."
    "心岳老师,扊扅、马基雅维利的黄昏、小小这帮家伙都是博雅甘三统门下的."

    你们就不能想象这世界上有属于自己的人吗?我还以为这真的是讨论呢。如果是这样,你们就把这变成一个可以控制的小组不好吗,闲人免进,就免得还得猜测。我还是树底下念书,自言自语去了。】

    一个怀疑是我发出的,怀疑的线索是根据你认识和见过签名老外。仅此而已。不过,经你这一说,我觉得怀疑不妥,以后认定你是一个背后有着独立人格的讨论者。在此向你表示歉意。

    > 删除

    > 删除 2010-07-14 10:34:48 Little Little 我个人的观点和原则:要想有真正的公共空间,把注意力放在思想和观点上是很重要的。原因如下:

    其一,也许拿美国人的例子不合适,我又会挨骂,但是,就像美国总统竞选一样,辩论观点应该完全自由,但是去讲人家夫妻关系,人家的老婆,人家的牙齿,人家的孩子,就掉自己的价了。

    其二,建立一个以法为基础的国家首先需要的是负责。讲话不负责,必定砸自己的脚,这是我为什么说,不敢在法庭上对证的话就不能说。一千句话里,有一句不准确,剩下的999句,也会被人怀疑 -- 其实学术规范常常也是这样一个问题。

    其三,发表一个观点,得先想想,是否只是因为别人都这样说,或者是为了一时的痛快,一时的方便,比如说,谩骂式的发言。如果讲话破坏了我们赖以维持人类尊严的基本规矩,那从长远的角度看,对自己也是危害。我们的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太多这样的教训了。

    其四,破坏不能是唯一的目的。把全世界都毁掉也只需要几颗原子弹,可是毁掉之后建立什么呢?这就要求我们,在破坏的时候要清醒,不要毁灭了我们在建立新价值时需要赖以为基础的根本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事不能没有底线,不能没有起码的对自己的诚实。

    基于这样的原则,别人怎样骂我,我也不会回骂。我愿意从我开始,维护别人的尊严,因为不论我是否同意别人的观点,那人也是人群的一分子。将人兽化
    (demonization),纳粹对犹太人做了,日本人对中国人做了,美国人和日本人在太平洋战争中彼此做了,美国人在伊拉克战争中做了 -- 不仅是国家之间的,我们的土改文革中。。。也做了。

    我也不是天真地认为人真的可能不受外界的影响,而是认为坚持自己的独立人格是一个时时刻刻在进行的不间断的自我意识,自省的过程。没有这种自我意识,就没有什么话值得讲。如果说还想让泛滥的语言有点意义,不是空洞的符号,这点自我意识和诚实是必需的。

    我不是想 “教育”谁,只是自己对这些问题的一点想法和尝试的做法,与大家讨论。
    我准备好了挨骂,绝不还嘴。如果我不讲话了,也不是因为我是别人的牵线木偶。

    > 删除 2010-07-14 10:35:55 豆瓣用户 不要歪楼

    > 删除 2010-07-14 10:37:02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little,你根本就没参与到这个语境里。在这个语境里的不是在疯的路上,就是已经疯了。

    > 删除 2010-07-14 10:37:27 荷戟独彷徨 (慢慢的看书,不急.) 一个疯子不是疯,大家疯才是真的疯。

    > 删除 2010-07-14 10:44:28 心岳 (埋头苦干) 【2010-07-14 10:34:48 Little Little】

    说得很好,值得学习。

    但我更愿意强调几个原则,在目前的语境中:

    第一,区分政与学。

    第二,学的基本要求,是诚实。

    第三,有些骂人的话,有时候也要善意理解。看骂的是谁,为什么骂。因为你不能要求所有参与讨论的豆友,都能修炼到不会愤怒的水平。看看学人之间,匿名信,诬告信甚至打架也常见啊。



    > 删除 2010-07-14 10:59:03 Little Little 你的第二点,我绝对赞成,对自己的诚实,非表演性的诚实。我也同意的确不能期待所有的人都即刻做到。但是,变革都是从第一步开始的。“看看学人之间,匿名信,诬告信甚至打架也常见啊。”这我也看到了,但我还是坚持,不能因为别人这样做,我们就也得这样做,否则大家就是集体向地域坠落。真正于人类有益的变革,必定还是以“正”为本的,建设性的。


    > 删除 2010-07-14 11:08:09 豆瓣用户 不要学汪老师嘛。。。
    你们都整些虚的玄的,我们还是来扎扎实实,根据线索和事实进行推理。

    > 删除 2010-07-14 11:10:04 豆瓣用户 其实我希望刘老师能把她身边的黑手抓出来。
    就是这个人(如果还能称之为人的话)败坏了中国学界的名声。

    > 删除 2010-07-14 11:20:54 豆瓣用户 有人删贴啊。

    > 删除 2010-07-14 11:21:15 心岳 (埋头苦干) [2010-07-14 10:59:03 Little Little 你的第二点,我绝对赞成,对自己的诚实,非表演性的诚实。我也同意的确不能期待所有的人都即刻做到。但是,变革都是从第一步开始的。“看看学人之间,匿名信,诬告信甚至打架也常见啊。”这我也看到了,但我还是坚持,不能因为别人这样做,我们就也得这样做,否则大家就是集体向地域坠落。真正于人类有益的变革,必定还是以“正”为本的,建设性的。]

    在中国,我们必须在复杂的语境中生存和讨论。即使讨论环境差,我们也不能逃离。我们只能要求自己而不是强逼别人。在汪晖事件上,众声喧哗,整个过程颇值得社会科学家研究。同时也不能因为语境问题而否定这个过程中的良知之声和正义之气在涌动,尽管容易被盖住甚至被恶意攻击(我昨晚还在儒学联合论坛和那些马甲恶意攻击作战)。

    事情原本可以很简单,根本原因之一是汪晖对公众良知的藐视,以及清华大学院校两级学术委员会的不作为。





    > 删除 2010-07-14 11:23:05 Little Little 如果一个“语境”成了大家彼此确认共识的羽毛垫,舒舒服服的,一个豌豆也不能盛,那还值得呆在这个语境里面吗?语境为我们的思想做了什么?如果一个语境已经成了非生产性的,能否,如何,到这个语境外思考?我树林里想这个虚玄的问题去了。


    > 删除 2010-07-14 11:26:39 豆瓣用户 2010-07-14 11:23:05 Little Little 如果一个“语境”成了大家彼此确认共识的羽毛垫,舒舒服服的,一个豌豆也不能盛,那还值得呆在这个语境里面吗?语境为我们的思想做了什么?如果一个语境已经成了非生产性的,能否,如何,到这个语境外思考?我树林里想这个虚玄的问题去了。

    =====================================
    不要学汪老师嘛。。。
    你们都整些虚的玄的,我们还是来扎扎实实,根据线索和事实进行推理。
    其实我希望刘老师能把她身边的黑手抓出来。
    就是这个人(如果还能称之为人的话)败坏了中国学界的名声。

    > 删除 2010-07-14 11:27:09 Little Little “在中国,我们必须在复杂的语境中生存和讨论。即使讨论环境差,我们也不能逃离。我们只能要求自己而不是强逼别人。”我同意,尊重你的观点。但愿大家对新的做法慢慢能有所体会尝试,从而改变学术界共同的语境。

    > 删除 2010-07-14 11:38:06 心岳 (埋头苦干) 【2010-07-14 11:23:05 Little Little 如果一个“语境”成了大家彼此确认共识的羽毛垫,舒舒服服的,一个豌豆也不能盛,那还值得呆在这个语境里面吗?语境为我们的思想做了什么?如果一个语境已经成了非生产性的,能否,如何,到这个语境外思考?我树林里想这个虚玄的问题去了。】


    【2010-07-14 11:27:09 Little Little “在中国,我们必须在复杂的语境中生存和讨论。即使讨论环境差,我们也不能逃离。我们只能要求自己而不是强逼别人。”我同意,尊重你的观点。但愿大家对新的做法慢慢能有所体会尝试,从而改变学术界共同的语境。】

    可以这么说吧,在中国,有着无数的学者还是在老老实实地默不作声地(指不为公众所知)耕耘着。已经出版的海量“论文”和“著作”中,水货很多,但不能否认也有很多成绩。

    当然,这片土地上悲剧不断,但我们不能靠别人,只能靠自己。至于个人如何抉择,那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海外学者若以为中国学术界一片漆黑,显然是错的。

    63位学者敢于真名实姓站出来,是值得尊敬的。



    > 删除 2010-07-16 03:44:34 豆瓣用户 UP

    > 删除 2010-07-16 06:24:28 心岳 (埋头苦干)
    这个事情还没完。刘禾怎么不出来澄清?

    > 删除 2010-07-23 04:11:29 豆瓣用户 新证据:

    白露:这本来不是一封公开信,而是写给清华大学同仁的私信。它的起因是,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从四月开始收到一些无端的、内容一致的匿名信,要求我们注意“汪晖的剽窃”。一位署名 “Kev”或“Kevy”的人,自称是此类信件的作者之一,联络了我们当中的很多人。我多次给他写信,问他是谁,还希望知道他有些什么证据,他都没有回答。这个事件标志着我们介入的开始,我们同时越来越怀疑一场有组织的活动可能已经把我们当做对象。所以当某位不知名人士把我们给清华校长的信泄露给了中国媒体后,我们最终决定自己发表该信,以驱除对我们的怀疑、表明我们的意图。这封公开信的联署名单包括了检查注脚的翻译者、亚洲研究的专家、历史学家、与翻译们合作的重要学术出版社的编辑,还有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以中文或者其他翻译语言读过汪晖作品且关心此事的知识分子。

    这个和我之前的猜想基本符合。
    某个和刘老师很接近的人发了匿名信,完了又假借刘老师名义出来组织签名。
    这招好狠。

    > 删除 2010-07-23 04:16:39 豆瓣用户 第一:‘私信’是晚于匿名信出现的。这说明先有人针对性地向刘老师的社交圈(主要是学术界的)发匿名信,白露在这点上应该没有撒谎。这样,楼上‘心岳’网友发匿名信的嫌疑就撇清了,因为他对刘老师的社交圈不可能那么了解。就算信最初是他写的,那也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利用了。
    楼上‘心岳’网友最好出来澄清一下,4月份他写了这样的信没有?如果有,那用的是哪个签名?

    > 删除 2010-07-23 04:19:20 Rossonero (娇身冠养) 所以当某位不知名人士把我们给清华校长的信泄露给了中国媒体后,我们最终决定自己发表该信
    =====================================================

    这句话很有意思
    该信发表时说, 在 "主流媒体" 上发表此信的努力受到阻挠, 所以只好在网上公之于众
    但从白大妈的话来看, 好像她们根本就没打算公开发表
    那么, 既然该信并未在媒体上出现, 那不是正合她们的本意吗? 为什么又要主动去联系 "主流媒体"?
    刘禾与白露, 谁在撒谎?

    > 删除 2010-07-23 04:31:59 豆瓣用户 第二,泄露这封签名信原本的,肯定也是刘老师身边的人。这个我们前面已经分析过了。但是,白露的这个发言表明,最初发匿名信、泄露信件的都是同一个人,也是这个人,或者这个人身后的组织,促成、发起了签名信。
    我强烈呼吁刘老师和白露,好好回想一下,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干了这么一回事?如果有,那么,他是谁?

    > 删除 2010-07-23 04:35:41 豆瓣用户 2010-07-23 04:19:20 Rossonero (娇身冠养)

    你这个也是疑点之一。可以设想,这个信是很多人拟的,但是,有一个人往里面加了很多私料。刘老师和白露应该是不知情的,但是她们一定知道这个幕后藏镜人是谁。

    我暂且称之为‘成昆’,因为这种阴谋和武侠小说里面的离奇阴谋相比,也不遑多让。

    > 删除 2010-07-23 04:41:29 豆瓣用户 我们不妨想想,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环环相扣。
    如果刚开始王彬彬文章出来,汪晖认错了,说几句软话,会怎么样?肯定早就散了。
    当时汪在美国,他也没有说不认错,但是为何回来以后就闭口不谈了?
    在这期间,我们可以看到,在网上和学术界,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势力在挺汪。汪晖这个人,据熟悉他的几位老师介绍,本身性格也很柔弱,就只有一点,那就是讲究哥们义气。
    我猜想,做匿名信的这个人,应该和汪晖的圈子有交集。

    > 删除 2010-07-23 04:45:48 豆瓣用户 这个‘成昆’,很有可能也是3月份到四月份挺汪人士背后的黑手。
    他/她和汪晖的朋友应该很熟悉,等汪出事,就假借挺汪,来迫使这件事搞大。搞大之后,又利用汪晖的哥们义气,让他挺着不认错。
    我想,汪晖应该也知道这人是谁,只是他现在要么有苦说不出,要么像少林空智一样,一直以为此人是帮他的。

    > 删除 2010-07-23 04:53:04 豆瓣用户 我察觉这事情有蹊跷,是到‘宝树’事件出来以后。
    第一,宝树张口就说,某某是幕后黑手。这个事情别人搞不清,我总算做了几天读品管理员,混过几天天涯,很明显,网上很多倒汪与挺汪ID不是为了讲道理,就是要搞事。至少,搞事的人绝不可能是朱学勤——他的粉丝都是枫林仙这样的,根本搞不起来事。
    vivo发言说宝树是随口胡扯,其实这也不对,随口胡扯,为啥不扯秋风、扯邓正来?这是有预谋的。

    > 删除 2010-07-23 05:08:22 豆瓣用户 第二,宝树一出手,就拿出朱学勤抄袭的证据。不仅宝树,在宝树之后,各种匿名ID,像‘小女子’啊之类的,纷纷拿出了过硬的证据。虽然宝树说大话,说这是他赶工赶出来的,但是鉴于此人一贯不靠谱,这种话不能信。
    当时揭发汪晖时,那么多人,搞了那么久,规模似乎也没那么大吧?证据也没这么充分、实在。我的感觉是,这个事情策划已久,搞不好,汪晖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事实上,很快就有人迫不及待的上传了据说是朱学勤抄袭证据的英文书,还是OCR过的!汪晖也没这待遇吧?

    > 删除 2010-07-23 05:27:29 豆瓣用户 因此,我们有理由说,‘宝树’出手揭露朱学勤抄袭,很可能离幕后黑手的最终目的已经很近了。宝树也是这阴谋中的一环。但是,宝树本人的学识阅历,根本不可能策划这种事件,也没有动机,他很可能也只是白手套。所以,朱学勤要求宝树出来亮身分,其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虽然朱学勤还没搞清其中关节——但是,让宝树出来,便让明眼人知道了这个事另有后台。至少,宝树的同学朋友,会大概知道是谁指使宝树——这个人一定有一定的学术地位,至少可以给出一定兑价,可以让宝树这样自视甚高的人心甘情愿为其所用。
    但是,朱学勤这个动议一出,网上反对声一片,而且手法与之前汪晖事件一样,大量崭新马甲出马。

    > 删除 2010-07-23 05:35:44 豆瓣用户 所以,我们的‘成昆’知情人名单中,就又多了一个人:宝树。
    我所担忧的是,这个‘成昆’处心积虑,已经几乎让中国学术界都卷入了这个事件,其意欲何为?揭露此人真面目,将比揭批汪、朱更急迫。汪、朱二人的抄袭,白纸黑字,他们已成案板上的肉。但是这个学界‘成昆’,显然意不在汪、朱二人,而是要挑起更大的事端,其用意必定将不利于中国学术界。

    > 删除 2010-07-23 05:42:43 豆瓣用户 还有一个可能的知情人,但不确定。
    这个线索来自于: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806217/

    2010-07-22 13:37:18 正命
    同问。老实说,寒柳堂这个马甲也有人通过豆邮发给我过。不过没必要再纠缠这件事了。现在大部分参与讨论的人应该不是这种公用马甲。

    也就是说,有人在读书组散发公共马甲。我想,一般人不会吃饱了没事干做这个事情,这个人要不就是‘成昆’本人,要不就是他的爪牙。既然此事发生在读书组,那么,苏门答腊一定有线索。
    只可惜苏门凶悍有余,IQ不足,估计这种问题,他一概会视为不利于他敬爱的汪晖,要么乱回答,要么不回答。

    > 删除 2010-07-23 08:12:11 豆瓣用户 据可靠消息,主贴里的‘下一个路口’就是李陀与刘老师之女。
    可悲啊,帮着别人把自己的妈给卖了。。。
    ‘成昆’真是丧失人伦之辈!!!
  • 蓬蓬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嚷嚷写信给这里,写信给那里,这些混球!
  • 蓬蓬
    鄙视之!呸!
  • [已注销]

    看到豆瓣用户这个心理阴暗、蹦来跳去的小丑这么苦心孤诣地搜集材料、挖空心思地推理、呕心沥血地研究,真是让人心情大好啊!
  • 苏门答腊
    朱老师也不救了,真是!
  • 入戲太深江湖骗子
    好欢乐啊
  • 正命
    好多笑点呀,我提几个:

    1,“当时揭发汪晖时,那么多人,搞了那么久,规模似乎也没那么大吧?证据也没这么充分、实在。我的感觉是,这个事情策划已久,搞不好,汪晖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这明摆的解释就是,朱真金抄袭情节更严重!看来朱抄袭的事实是人所共睹,只有真金本人还在嘴硬。

    2,本人居然也有幸被列为知情人之一了,我随口说的一句话被演绎为天大阴谋的证据。我负责地说豆瓣用户的相关猜测都是错误的。不过我不会再多透露什么,免得再被人拿去入罪,还殃及无辜。

    3,水木有人曾说isaiah PK 朱学勤事件大约就是:一方本来是无责任灌水,另一方却反应过度了,结果杯具了。也就是说,一个搞惯阴谋的人,看什么都像针对他的阴谋,防卫过度,结果自己把自己架上了烤架。看以上读品诸君的反应,我突然觉得这个推测是很靠谱的。

    4,最后感谢读品中的某些人为大家生动解释了什么叫“池浅王八多,庙小妖风大”。
    > 删除
  • 苏门答腊
    一针一线
  • [已注销]
    豆瓣用户真是够欢乐的,让大家心情都不错啊。哈哈哈。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