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川大学历史系 四川大学历史系 1294成员

周鼎:泡馍——新西京杂记(二)

Shin 2010-07-23
二 泡馍(2010年7月9日)
大雨中的西安火车站分外拥挤与混乱。原本为了遮阳而准备的一把破伞也正好排上了用场。初到西安便邂逅大雨,并不会令人意外,毕竟这段日子的反常气候已是屡见不鲜了。撑着伞一路走去,看不清楚眼前这座古老的城市,只是火车站前的老城墙让我感到了历史的气息。即使这一缕气息,也很快被拥挤的人群与车流冲散了。曾经高大威严的城墙如今更像是一座刺眼的违章建筑。四面八方的人们穿过城墙涌入火车站,或者走出火车站涌入城墙。没有人会在乎这一段城墙,除了像我这样游手好闲的观光客。行人们冷漠的表情似乎在无声地质问这老城墙: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乘上旅行社的专车,我和另一位同事以及三十名学生正式开始了我们的西安之旅。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位于东城的中山门外数百米处的一座商务酒店。这座商务酒店有一个奇怪的名字:五星商务酒店。这令不少人一度咋舌,哇,教学实习居然住五星级酒店。一字之差,谬以千里。

酒店是新修了,条件尚可,浴室尤佳。梳洗更衣之后,我与数生相约共进午餐。丹丹自告奋勇,引领众人去吃附近一家牛肚店。因为丹丹的父亲在老家三原县开了一家麻酱作坊,是这家饭店的供货商。只是丹丹本人不识路,我们一行十多人忍饥挨饿艰苦跋涉,终于在濒临绝望之...
二 泡馍(2010年7月9日)
大雨中的西安火车站分外拥挤与混乱。原本为了遮阳而准备的一把破伞也正好排上了用场。初到西安便邂逅大雨,并不会令人意外,毕竟这段日子的反常气候已是屡见不鲜了。撑着伞一路走去,看不清楚眼前这座古老的城市,只是火车站前的老城墙让我感到了历史的气息。即使这一缕气息,也很快被拥挤的人群与车流冲散了。曾经高大威严的城墙如今更像是一座刺眼的违章建筑。四面八方的人们穿过城墙涌入火车站,或者走出火车站涌入城墙。没有人会在乎这一段城墙,除了像我这样游手好闲的观光客。行人们冷漠的表情似乎在无声地质问这老城墙: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乘上旅行社的专车,我和另一位同事以及三十名学生正式开始了我们的西安之旅。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位于东城的中山门外数百米处的一座商务酒店。这座商务酒店有一个奇怪的名字:五星商务酒店。这令不少人一度咋舌,哇,教学实习居然住五星级酒店。一字之差,谬以千里。

酒店是新修了,条件尚可,浴室尤佳。梳洗更衣之后,我与数生相约共进午餐。丹丹自告奋勇,引领众人去吃附近一家牛肚店。因为丹丹的父亲在老家三原县开了一家麻酱作坊,是这家饭店的供货商。只是丹丹本人不识路,我们一行十多人忍饥挨饿艰苦跋涉,终于在濒临绝望之际发现了位于东五路与解放路的交叉口上的这家小店。下午两点时分,正是饭店的清闲时间。十多个人涌入小店,占据了四分之一的餐桌,颇让店家喜出望外。点了三个汤锅,牛肚和豆腐皮是不可不点的保留菜品,其余各自点了一些配菜。我又另外点了一份卤水驴肉佐酒。酒是冰冻的汉斯啤酒,青岛啤酒公司在西安生产的,保留了青啤略带苦涩的德国口味,容积600毫升,售价仅值四块,堪称物美价廉。这家牛肚店的汤锅味道鲜美,虽然没有四川人喜闻乐见的辣椒、花椒等,却因为加上了麻酱、孜然而别有风味。牛肚肉厚而不失弹性,被火车折磨了十五个小时的饥肠终于盼来了解放的好时光。

十多人围坐在三张方桌拼成的长桌上,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觉已开怀畅饮了一个半小时。不巧家住西安的刚毕业的学生小王已来酒店相见不遇,频发短信相催,只好匆匆告别诸生。西安城内也如中国诸多城市一样忙于城市建设,搭天桥,挖地铁,车多道窄,最好只有搞单行道。小王的叔叔开车接走了我的同事,却因为道路限行,不能顺道来接我。我问清楚了地点,决定自己打的过去。

五点时分,西安的出租车很难打,何况还是雨天。最令我奇怪的是,大多数出租车都亮灯行驶,尽管车上明明有乘客。后来小王说,或许是要交接班了。在下班高峰期交接班实在有点不合情理。我的猜测是,或许是出租车不好打,很多人都喜欢预约或者包车,这样就不用打表了吧。

用手机上网研究了一下西安地图,可惜不是3G,网速太慢,只能大致确定了方向,决定改乘公交车过去。风雨之中,挤上一路公交车,车上并不算拥挤。我在钟楼附近的东大街下了车,然后在车站及时地买了一张渴望已久的西安市地图。有了地图,我很快找到了目的地——春发生。就这样匆匆地走过钟楼,瞥了一眼鼓楼,穿过西安城数不胜数的地下通道,我在十多分钟后看到了南院门的春发生。小王已经站在路边恭候我了。

小王原本打算邀请我品尝一家不错的川菜馆,被我不客气地拒绝了。四川人到陕西吃川菜,如果用四川话来形容,那就是脑壳头有包。到了西安,自然要吃最具本地特色的菜。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尝万里食。于是她选了这家非常著名的西安老字号小吃店。小吃店的名字看似怪怪的,其实源自杜甫那句著名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这里的招牌菜是葫芦头泡馍。所谓葫芦头,就是猪肠中大肠与小肠的连接处。此处大约长一尺,形似葫芦,肉质肥厚不腻。吃惯了成都的白家肥肠粉,换一种风味品尝肥肠也是一桩快事。葫芦头的口味又分多种,诸如海鲜味、大肉味、鸡片味,甚至还有砂锅、火锅味。经小王推荐,我选了特制葫芦头。点好了葫芦头,很快服务员给每人端上一口大碗和一张白面大饼。泡馍都是自己掰出来,这究竟是自力更生,还是自负盈亏,我就不太明白了。据小王介绍,泡馍尽量掰得细小为佳。不久,盛泡馍的大碗被重新端上来。热气腾腾的葫芦头汤,肉白汤鲜,入口极佳。最后吃到浸透了油香的泡馍,意外地反应平淡。馍咋还是那个馍呢?除了葫芦头泡馍,小王另点了几份陕西风味的凉菜。其中有一份荞面饸饹,口感与味道较诸成都荞面,均相差甚远。

午餐尚未完全消化,晚餐又是一顿酒肉,唉,一天来的种种不快早已抛诸脑后。西安的雨,爱下不下,西安的墙,爱立不立,西安的出租车,爱打不打。可这西安的美食,我不能不爱。不过,西安饭馆中颇有一种让我这样的四川人不太习惯的现象,即餐桌上不提供餐巾纸。若有需要,请掏钱购买。据说,这是便于节约用纸。或许仅此一点,足以窥见西安与成都的民风差异吧。

小王的叔叔驱车将我和同事送回了酒店。还没有来得及用眼睛与耳朵去欣赏,却已经迫不及待地用鼻子和嘴巴来品味这座古都了。有人说,眼睛与耳朵属于高雅的感官,而鼻子和嘴巴则属于粗俗的感官。于是,我躺在旅馆房间的大床上,为我的粗俗向西安道了一声歉——

抱歉,西安,你味道不错。
0
显示全文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Heinze
    赞鼎哥!
  • 蕾大王
    我竟然错过这么多味道……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