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岛80后 青岛80后 4967成员

闲得无聊,直播算了----《蓦然回首》

苏然_J 2010-07-23
(一)

又是一年夏天。不断攀升的气温,就像这人满为患的地球,总会达到饱和,而再次发生新一轮的循环一样。

莫言这样想着,顺着几亿万年前射过来的光的方向,抬头望了望远在银河那端的,不停运作的,喷射出火焰的球体,又迅速地用手遮了眼睛,低下头叹了口气。

街上,挤满了人,这让莫言显得莫名惶恐。就像一只小木舟误入了逆流的河,是随波逐流,还是找回航向?莫然,也恍惚了。

电话铃解救了不知所措的她,反正已经“迷失”了,去“来吧”吹吹空调也不错。莫言转头拦了辆出租车,方向----来吧。

刚下车,就看到坐在马路栏杆上发短信的卢俊,嘴里叼着烟,按下发送键后,用右手夹过嘴里的烟,用力的吐出烟圈,像是在抱怨这闷热的天气。莫言刚想走过去,手机又响了。

卢俊的短信,还没到?
莫言看完,收拾起手机,走到他面前,我这不是来了么。
“这么慢,再慢点我就变烤猪了。”
“那你先进去呗。”

“走吧走吧”,卢俊扭过莫言的肩膀,并排近了“来吧”。

又是一群人。莫言无奈的笑了笑。见过得没见过的,来不及打招呼,先挑了个凉快的位子坐下。

卢俊坐在莫言旁边,又点了根烟。“刚才到哪了?”
“就到你,你又跑出去接人去了”,一群人起哄。
“好,该我发言……”

貌似是...
(一)

又是一年夏天。不断攀升的气温,就像这人满为患的地球,总会达到饱和,而再次发生新一轮的循环一样。

莫言这样想着,顺着几亿万年前射过来的光的方向,抬头望了望远在银河那端的,不停运作的,喷射出火焰的球体,又迅速地用手遮了眼睛,低下头叹了口气。

街上,挤满了人,这让莫言显得莫名惶恐。就像一只小木舟误入了逆流的河,是随波逐流,还是找回航向?莫然,也恍惚了。

电话铃解救了不知所措的她,反正已经“迷失”了,去“来吧”吹吹空调也不错。莫言转头拦了辆出租车,方向----来吧。

刚下车,就看到坐在马路栏杆上发短信的卢俊,嘴里叼着烟,按下发送键后,用右手夹过嘴里的烟,用力的吐出烟圈,像是在抱怨这闷热的天气。莫言刚想走过去,手机又响了。

卢俊的短信,还没到?
莫言看完,收拾起手机,走到他面前,我这不是来了么。
“这么慢,再慢点我就变烤猪了。”
“那你先进去呗。”

“走吧走吧”,卢俊扭过莫言的肩膀,并排近了“来吧”。

又是一群人。莫言无奈的笑了笑。见过得没见过的,来不及打招呼,先挑了个凉快的位子坐下。

卢俊坐在莫言旁边,又点了根烟。“刚才到哪了?”
“就到你,你又跑出去接人去了”,一群人起哄。
“好,该我发言……”

貌似是游戏的中途,莫言对这局有点摸不着头脑,趁着游戏的间隙,她开始打量参加这次聚会的人。

小k,jaff,五月,几个熟悉的面孔,依然雷打不动的出席,还有些跟自己年龄有点距离的90后也开始挤进这场打着排遣寂寞旗号的自卫战。莫言嘴角微微上扬,或许是这凉爽的空气,让她觉得舒服。

卢俊轮过发言,开始对莫言窃窃私语,但更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施然在南京工作了。”
低头的莫言眼神定了一下,轻声说,“是么。”
“嗯,你回国前的事情了,他最近忙,也没怎么联系。我也是看他的留言才知道的。”
莫言一直低着的头,只是轻轻的点了几下,然后思绪就飞走了。

走出“来吧”已经晚上8,9点的样子,城市褪去了裹得严严实实的正装,画上了缤纷的彩妆。

终于清凉了,莫言想着,深深地吸了口气。

“去哪?”边和散去的人群打招呼告别,边点烟的卢俊扔着这么一句给莫言。
“不知道,太热了。”
右手夹过烟,突出烟圈,卢俊挠了挠头,貌似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太热了,哪里凉快呢?
“去海边吧,这天适合游泳。”莫言说着,情绪开始兴奋起来。直拉着卢俊往马路边走。
卢俊就任有莫言拉着,身体机械性的向前移动。无奈的笑了笑。

拦了出租车,往海水浴场的方向。
车上,卢俊接了家里的电话,告诉莫言不能陪她去海边了,在海边和家的方向的分叉路口下了车。
“一个人小心点”关上车门,卢俊对车里的莫言说。
“知道知道。赶紧回家吧。”莫言笑着说。
卢俊做了个电话的手势“电话联系”,说完,往另一个方向走了。望着倒后镜里远去的身影,莫言收起了笑容。

(二)

莫言一个人躺在海边,想起刚才卢俊的话。脑子不停的运转。
晚上的海滩安静的只能听得见海浪的声音。吹着海风,任由思想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这恐怕是这一天莫言最安心的时刻了。

莫言望着满天的星星,将星与星之间用线连接起来,一张熟悉的脸庞,浮现在了莫言的眼前。

莫言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却又是两年来第一次拨的电话号码。
“喂。”电话那头是施然熟悉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干净,让人听了心里一阵清凉。
“喂。”莫言不紧不慢的应和到“是我。”
“哦,你,回来了?”施然没有表现得特别惊奇,好像是事先知道一样的。
“嗯,卢俊告诉你的吧。”----我就知道----莫言心里大概就是这样的心理。
“也不是。他只是提了下你暑假可能回来,再说,你不是说过今年暑假会回来的么?”
“嗯……”莫言点了下头“我在海边呢,两年前带你看海的第一片海的地方。”
“是么?!”提起海,施然总有说不出的兴奋。
“嗯。我还记得那时你说,这就是我要的海。”莫言说着说着,笑了。
“啊,海啊。好像再去看,真后悔上次去的时候没去游泳。主要是没准备泳衣啊,真是……”
“我想你了。”莫言打断了滔滔不绝的施然。也许是那些往事,将情绪带到了两年前的夏天。
“呵,我也是。转眼,都两年了。”
“还好么?在那边?”
“还好,大学的时候就在南京这边,没什么不适应的。”
“工作呢?听卢俊说,你工作了?”
“嗯,还好吧,算是份满意的工作,我发现我很适合职场,工作起来什么都忘了,算是典型的,工作狂?呵,不知道。”每当施然说起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那种开心的感觉总能感染莫言,就像两年前在洛阳的街道上,俩人闲聊时的情形一样。施然走在前面,说这对非洲的一切向往,莫言跟在后面,只是听施然那样说着,都有种很幸福的感觉,就是那种,任由你带我去哪,的幸福的感觉。

“喂?还在听么?”面对沉默的莫言,施然有点疑惑是不是信号中断了。
“恩,还在,想到两年前的事情。”
“呵,两年前,很棒的回忆。我第一次看海啊。”施然的思绪似乎也被莫言说的,拖回到了两年前。
“我说的,是两年前的洛阳。”
“洛阳?”
“对,洛阳”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苏然_J
    晕,一不小心就写了这么多……
    占个沙发先。

  • 苏然_J
    困了,先写到这,明天继续更新。
  • 苏然_J
    没人我自己玩。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