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都不喜欢拜金女 我们都不喜欢拜金女 51成员

爱,就是简单的平凡

[已注销] 2010-07-23
快入夜了,夕阳的余辉在天边缓缓地变幻成星星的笑脸,约翰和安娜像往常一样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在喧闹的车上找到两个座位后,约翰扶着安娜慢慢地坐下,并轻轻地握住了安娜的手,虽然他们已不再年轻,手上也布满了老茧和皱纹,然而从结婚那天起,握着她的这只手和被他握着的这只手却始终如一。



“雪绒花,雪绒花,每天清晨迎接我,你洁白又鲜艳,看见你我多么快乐,我愿你永远开放…”老约翰忽然轻轻地哼起这首老歌,唱了一遍又一遍,安娜只是傻傻地笑着,也许因为意识失常,安娜已经听不懂约翰唱的什么了,但是听到那熟悉的旋律,她还是会旁若无人地傻笑。在此时,时间也仿佛静止了,全世界只为了他们两个人而存在。



由于车上很拥挤,有个小孩子的胳膊在无意中碰到了老约翰的头,小孩子向他直道歉,约翰大度地和他开着玩笑说我的头很硬哟,真是抱歉你的手疼了吧…就连周围的乘客都被他逗乐了。过了一会儿安娜的头也别一个年轻人的背包不小心碰到了,由于年轻人是背对着安娜的所以没有察觉,此时约翰缓缓地直起身,走到年轻人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对不起,你的背包碰到我的老伴了,可以稍微拿开一些么?年轻人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站到了一个角落里,约翰看到年轻人站到一边后竖起他的大拇指不停...
快入夜了,夕阳的余辉在天边缓缓地变幻成星星的笑脸,约翰和安娜像往常一样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在喧闹的车上找到两个座位后,约翰扶着安娜慢慢地坐下,并轻轻地握住了安娜的手,虽然他们已不再年轻,手上也布满了老茧和皱纹,然而从结婚那天起,握着她的这只手和被他握着的这只手却始终如一。



“雪绒花,雪绒花,每天清晨迎接我,你洁白又鲜艳,看见你我多么快乐,我愿你永远开放…”老约翰忽然轻轻地哼起这首老歌,唱了一遍又一遍,安娜只是傻傻地笑着,也许因为意识失常,安娜已经听不懂约翰唱的什么了,但是听到那熟悉的旋律,她还是会旁若无人地傻笑。在此时,时间也仿佛静止了,全世界只为了他们两个人而存在。



由于车上很拥挤,有个小孩子的胳膊在无意中碰到了老约翰的头,小孩子向他直道歉,约翰大度地和他开着玩笑说我的头很硬哟,真是抱歉你的手疼了吧…就连周围的乘客都被他逗乐了。过了一会儿安娜的头也别一个年轻人的背包不小心碰到了,由于年轻人是背对着安娜的所以没有察觉,此时约翰缓缓地直起身,走到年轻人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对不起,你的背包碰到我的老伴了,可以稍微拿开一些么?年轻人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站到了一个角落里,约翰看到年轻人站到一边后竖起他的大拇指不停地说:谢谢,谢谢你…然后又坐回安娜的对面用左手握住安娜的右手,继续哼着那首曲子:“雪绒花,雪绒花,每天清晨迎接我,你洁白又鲜艳,看见你我多么快乐,我愿你永远开放…”约翰和安娜的两只手就这样一直握在一起,一同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星星点点地一闪而过,指引着那熟悉的回家之路。



这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2010年2月27日的傍晚时分。在英国谢菲尔德一辆普通的公交车上,一个中国男孩坐在“约翰”的旁边,内心被他和“安娜”的一举一动深深地打动了。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个“约翰”和“安娜”,他们就生活在我们身边,或者他们就是我们自己…是他们,用一辈子演绎着比任何童话都要美丽的爱情故事。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