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宁尘翎 陈宁尘翎 312成员

轉載一篇書評

Paul Mak 2010-07-22
寧遠靜謐的下午:《風格練習》

------------ 黃雅嫻(法國巴黎第十大學哲學博士)

錯過上一本《八月寧靜》,接到這本新書,迫不急待貪看每則文章,想一吞而盡。時值巴黎一月底,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時節,窗外烏雲層層,這等貪速,說實話,是 陳寧文字的大敵。果然,我翻了半小時,一點也進不去她的世界。頹然地放下書,起身,緩緩地沖壺茶,吸氣,慢慢集中精神,一字一字密密閱讀,神奇地,原本的 文字柵欄,悄然升起,一個緩靜濃情的桃花源出現眼前。

這個迥異於資本社會的「世外」,時光緩行,小物放大卻不瑣碎,大題則輕輕提起,大題與小物常互相交織,從生活入手。這樣的交織,看似很近,隨手可得,細讀 之後,才發現著實不易。寫〈異鄉的梁朝偉〉,寫她在巴黎拉丁區巧遇電影院辦「朱天文、侯孝賢電影展」的【悲情城市】的海報,那樣一張孤島似的臉,帶著微微 的感傷也帶著漂移。短短幾句,寫盡這部電影的背後意涵,也書寫著作者自己心底微盪的心情。這樣的語句,略略失神的,停停行行,慢慢移動,看到的風景,舒緩 且細膩。每一次停格,總是可以在老東西上讀出新事物。

正因為小物勾連著大題,才能讓整本散文不瑣碎。陳寧勾連的方式很特別,並不是物之間的聯想或者用類比將不同的命題組織在一起,...
寧遠靜謐的下午:《風格練習》

------------ 黃雅嫻(法國巴黎第十大學哲學博士)

錯過上一本《八月寧靜》,接到這本新書,迫不急待貪看每則文章,想一吞而盡。時值巴黎一月底,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時節,窗外烏雲層層,這等貪速,說實話,是 陳寧文字的大敵。果然,我翻了半小時,一點也進不去她的世界。頹然地放下書,起身,緩緩地沖壺茶,吸氣,慢慢集中精神,一字一字密密閱讀,神奇地,原本的 文字柵欄,悄然升起,一個緩靜濃情的桃花源出現眼前。

這個迥異於資本社會的「世外」,時光緩行,小物放大卻不瑣碎,大題則輕輕提起,大題與小物常互相交織,從生活入手。這樣的交織,看似很近,隨手可得,細讀 之後,才發現著實不易。寫〈異鄉的梁朝偉〉,寫她在巴黎拉丁區巧遇電影院辦「朱天文、侯孝賢電影展」的【悲情城市】的海報,那樣一張孤島似的臉,帶著微微 的感傷也帶著漂移。短短幾句,寫盡這部電影的背後意涵,也書寫著作者自己心底微盪的心情。這樣的語句,略略失神的,停停行行,慢慢移動,看到的風景,舒緩 且細膩。每一次停格,總是可以在老東西上讀出新事物。

正因為小物勾連著大題,才能讓整本散文不瑣碎。陳寧勾連的方式很特別,並不是物之間的聯想或者用類比將不同的命題組織在一起,而是最人性最原始的情感。是 這些人物的來去,是這些情感的流動,才能造就一幅幅情韻意濃的圖畫。她寫〈夫妻〉如此,寫〈語言〉亦是。語言不是為了說服他人,而是為了傳情達意。因此, 沈默、空白、停格,拌嘴、嘔氣、沮喪,都不是為了理性的需求,而是情感的出口。而也還好,陳寧的眼光寬待且溫柔,這些人世間的無奈與「月球的背面」(頁 32),終究沒有成為冷酷異境,而是藉著情感拉升到一溫暖且包容的世外,還好有這樣的世外。

與陳寧是神交,是文友,曾同在巴黎互通聲息;她回港之後,「香港---巴黎」兩地,時空阻隔,我一樣從她的部落格閱讀她的好文字。從《六月下雨 七月炎熱》,再到這本《風格練習》,我知道,不止她的文風成熟了,她的個人文體更也確立了。練習,已經不只是練習。

http://blog.roodo.com/pleiade/archives/8217375.html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Paul Mak
    很動人的讀後感!要重看《風格練習》了。唔,都是等簡體版吧。

    作者還有另一篇書評,寫《六月下雨七月炎熱》--- http://blog.roodo.com/pleiade/archives/839994.html
  • 黄小蓉
    Paul Mak 给的链接地址貌似被和谐呢。
  • Dorothy
    輾轉得來此書,到手的時候,原作者已經暫時停止部落格,休息一陣。但優美、細膩的文字、深厚的文學素養反映在豐富的旅行生活見聞,形成了一種深刻的思考觀點,則是怎樣也不會消逝。

    當初,對書名極為好奇,卻也覺得可愛。作者向我們吐露了一個至少是亞熱帶的風景,許諾了海風、黏濕、燥熱、皮膚發疼的烈陽甚至是午後閃電雷雨的城市行腳,那絕對不屬於乾燥的法國、不屬於陰鬱英國,更不屬於只有陽光的加州。

    早就知道作者是香港人,旅跡遍及全球,收到這本集結報紙專欄的集子,我忍不住先看看她如何書寫台北。

    「溫州街、師大路、公館、西門町、不夜的誠品」/「白天的台北、晚上的台北」 / 「珍珠奶茶的台北、復興北路清粥小菜的台北」 / 「三月花季的蝴蝶台北、六月驟雨閃電的台北」 / 「公寓綠意盎然的台北、101高樓的虛華台北」

    這些都是台北,沒有太離譜。

    雖然沒有不朽的文學家可供書寫,至少,作者在描寫京都的時候,提及了金閣寺、三島由紀夫以及京都「慢與死亡、極致」的美學,但台北這城市還不是不宜文學與詩的土壤;否則作者不會寫出「六月炎熱七月下雨」這樣的文字,來哀悼早逝的作家黃國峻與袁哲生。

    雖然沒有著名建築可寫,至少跟巴黎、倫敦等知名城市比起來,她可看不多,可說的又太少。但台北還不是個僅有高樓,沒有自然的無機城市;否則作者不會寫出「花與蝴蝶」這樣的文字,提醒我們上陽明山去走一趟「賞蝶步道」。

    走過太多城市,歷史故事容易書寫、偉大建築容易拍攝,但細膩的觀察與敏銳的眼睛卻不容易形成。那些歷史名城的生生死死,說的都是別人家的故事,怎樣將旅跡與書寫者自身生命形成連結,才是動人之處。塵翎的文字裡,正是用自己的觀察連結了這些城市,使得它們的身世與命運有了有機的養分:「為布拉格帶一袋沙包」、「萊茵河畔的尼古拉」、「矛盾的魅力巴黎」以及「香港中環的虛與實」。

    其實這本集子,遺漏甚多。我是說,我在塵翎的部落格裡,認識的她以及從她的眼睛裡,看到更多的風景,直接而真摯,早遠遠超過這本集子所能承載。無論這位神交已久的網友,現在是怎樣的心情,都祝福她早日尋得那一片陽光,溫暖且晴朗。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