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闭开诗歌 开闭开诗歌 1717 诗人车间

塔斯穆兰没有纤夫

苏易舟 2010-07-22
“塔斯穆兰没有纤夫,”马雅科夫如今这样写到,他不能确认是否有人写过类似的文字。

卧室的壁炉如今正在吊慰他的孤独,而稿纸泛出本质的乳白。我怀有一份独到的谨慎,如一只幼嫩的栗鼠与恋人的初次接吻。

“马雅科夫的手稿已日渐发黄。”

“那又如何?”那又如何,他血液内的咪唑斯丁已经达到峰值,皮肤上的淡红色斑点如海潮般退却。

“那又如何?在塔斯穆兰,那里的灾难如蝗虫般密集,在清晨你将透过塑胶制成的巨大树木,瞥见众人啜饮黑色的岩泉。在塔斯穆兰,那里无头的天使在城镇的广场上麇集。一些多边形的信使在几何体内不断地巡回,平行街道在斑马线的边缘缩减——然而,在那里,没有废墟或是尘雾。有人打开那只油桶,焚毁了的樱桃园就从中缓慢流出……塔斯穆兰没有纤夫,那里只有一千万种死亡。”

他抚摸被蓝色灼烧的壁沿,饮下透明杯中仅存的液体。他习惯于沮丧,恍惚间在狭小的房间内转身,面对透明杯中仅存的黄昏。

在黄昏,他如此言语:“塔斯穆兰没有纤夫,那里只有一千万种死亡。”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