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艺青年的那点破事儿 文艺青年的那点破事儿 710文刍刍的小青年嫩朵朵

精神扒裤法

[已注销] 2010-07-22

@周扒裤 2010-07-22 10:25:26

在鬼街,你永远都不愁找不到扒裤对象。

老周我喜欢在汗流浃背的夏天晚上,穿条大花裤衩,拖双人字拖,点支真龙牌香烟,在鬼街上打望形形色色的美女。

打望这个词出自成都,言简意赅又传神,充分显示了汉语的博大精深和淫民群众特有的创造力。所以,尽管离开成都十余年,但老周我一直对这个词情有独钟。这又反过来说明了一个道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可以自然而然地流传下去的。

只要是淫民群众真正喜闻乐见的东西,无论你放多少把野火都是烧不尽的。反之,淫民群众毫无兴趣的东西,你就是动用一万年的GDP总额来宣传,都没有人愿意鸟你。

比如说鬼街,十年前老周在这里混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簋为何物。据街坊邻居介绍,以前混三里屯的姑娘小伙子们,喝酒喝累了,就成群结队地跑到东直门内大街上的小饭馆来边吃宵夜边继续扯淡。就这么着,临街的房子一家接一家地被改造成小馆子,更多荷尔蒙乱飞的青年们通宵达旦地混迹于这条街上,飘忽如鬼影。于是便有了鬼街之名,也便有了鬼街之灯红酒绿夜夜笙歌。

后来一些人闲的蛋疼,把这条街上乱哄哄的小馆子,改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大房子。鬼街于是式微,代之以不伦不类之簋街。到如今,真...

@周扒裤 2010-07-22 10:25:26

在鬼街,你永远都不愁找不到扒裤对象。

老周我喜欢在汗流浃背的夏天晚上,穿条大花裤衩,拖双人字拖,点支真龙牌香烟,在鬼街上打望形形色色的美女。

打望这个词出自成都,言简意赅又传神,充分显示了汉语的博大精深和淫民群众特有的创造力。所以,尽管离开成都十余年,但老周我一直对这个词情有独钟。这又反过来说明了一个道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可以自然而然地流传下去的。

只要是淫民群众真正喜闻乐见的东西,无论你放多少把野火都是烧不尽的。反之,淫民群众毫无兴趣的东西,你就是动用一万年的GDP总额来宣传,都没有人愿意鸟你。

比如说鬼街,十年前老周在这里混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簋为何物。据街坊邻居介绍,以前混三里屯的姑娘小伙子们,喝酒喝累了,就成群结队地跑到东直门内大街上的小饭馆来边吃宵夜边继续扯淡。就这么着,临街的房子一家接一家地被改造成小馆子,更多荷尔蒙乱飞的青年们通宵达旦地混迹于这条街上,飘忽如鬼影。于是便有了鬼街之名,也便有了鬼街之灯红酒绿夜夜笙歌。

后来一些人闲的蛋疼,把这条街上乱哄哄的小馆子,改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大房子。鬼街于是式微,代之以不伦不类之簋街。到如今,真正体现老鬼街特点的馆子,已经屈指可数了。于是你可以看到,登堂入室后的酒圣居,已经不再是一里一外两间油腻腻的小房子了;楼上楼下的接头暗号,招牌已经不再醒目。只剩下略微保持着鬼街老店风格的通乐,天天都要排着长长的队伍。

到处都规模化了,食客们为何还要苦苦等候在拥挤而油腻的小店门口呢?这个问题持续困扰着老周,一直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到了老周这种年龄,已经无法再接受那种拥挤不堪,也对那种店的卫生条件有点儿不放心了。

但无论如何,正是因为有了通乐这样的小店,老周我晚上打望的时候,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一水地排开,层次分明地妖娆着。

于是老周便继续蜗居在这条被败坏了的街上,眼花缭乱地打望着越来越漂亮的姑娘们,一遍一遍地使出各种精神扒裤大法。

十年后,老周还会在这条街上吗?管它呢,有裤堪扒直须扒。
0
显示全文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王一半儿仙
    好!!!!!!!!!!!!!!!!!!!!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