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 《读书》 78687成员

联名信: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贪污公款及学术造假

Erleben 2010-07-22
联名信: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贪污公款及学术造假
http://forum.ccer.edu.cn/showtopic-98470.aspx
3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7条) 只看楼主

  • Erleben
    对北大法学院“学谏”者真诚性之质疑
    近日,看到北大法学院“学谏”朱苏力的消息,惊讶之余有更多的不解。
    ??
    惊讶的是,作为读七年法律的学生,对朱苏力的印象主要来自其学术能力,殊不料北大法学院突然抖出“丑闻”。尽管朱不是偶像,但也是象征学术的大厦,其一日之间轰然倒塌,如同豆腐渣工程,这怎能不让人惊讶呢?从对波斯纳作品的翻译,文学、经济学等视角研究法律,到运用这些理论探索中国现实问题,他勤勉的研究都给法学界带来清新的气息。当然,任何人的学术理论,都并非不易之真理,朱苏力自然不例外。其学术观点,不能说是无懈可击,甚至受到众多批评,但其对学术研究之真诚性,鲜有人提出质疑。既然不能依据当事人的品格、偏好以及处事风格等评价其学术能力,那么北大法学院“学谏”朱苏力的理由是什么呢?
    ??
    这个问题令人倍感困惑。
    ??
    首先,导火索是北大法学院绩效工资按论文等工作量分配引发争议,多名教授因工资将按工作量分配不满最终酿成“学谏”事件。一言以蔽之,“学谏”者因涉及自身金钱利益的事情,上升到朱苏力“不良记录斑斑,群众基础丧失殆尽”高度的嫌疑。人们不禁会问,如果“学谏”者有志于法学院公共事业的发展进步,何至于忍耐朱苏力长达十年“不良记录斑斑”的领导,直到涉及重大利益的绩效工资安排时,才开始良心大爆发呢?
    ??
    根据“联名信”的解释,2006年朱谋求连任的行动遭到不少教授的反对,但由于“朱苏力一方面尽力掩藏其官僚主义习惯行为,放下身段向各位教师主动示好,和颜悦色打招呼,另一方面向各位反对他连任的教授尽力曲意周旋,送烟送酒,使反对的声音逐渐被遮蔽,最终得志”。 [1]看到这句话,人们也许会恍然大悟,是否个别“学谏”者的良心,曾经被收买过?!在这个过程中,“学谏”者到底是疏于监督,还是假装视而不见,扮演有意纵容的角色呢?如果说无风不起浪,朱苏力管理才能确实有问题,却能得势长达十年之久,是否意味着得到包括“学谏”者在内的默许?姗姗来迟的“学谏”,让人着实难以理解。这同在某人贪污受贿上亿元后,有关部门公开才迟迟介入如出一辙。袖手旁观,没有同流合污,也不意味着自身的清白,更不代表没有责任!
    ??
    其次,以龚刃韧教授为代表的“学谏”者称,用数量衡量学术是荒谬的,是对学术的亵渎和对学者的污辱,是把教授的工作贬低为计件工人的工作。[2] 龚认为,真正的学术水平与发表论文的数量以及与是否发表在所谓“核心刊物”上毫无关系。他举例说,20世纪中外学术界公认的大学问家王国维先生所发表的一些很有学术价值的论文,就刊载在非正式出版的小刊物上。这跟论证一个学生的学术能力,同考试成绩高低、科研成果数量多少“毫无关系”如出一辙。但是,如果以教书育人、学术研究为天职的教师,数十年未发表一篇论文,人们如何客观评价其科研能力、学术能力呢?“衡量一个学者的学术水平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检验,而且只能由学术同行才能评价”, 按照这样的逻辑,学生是否具备深造的条件,亦全凭招生老师独立判断即可,而无需经过研、博士研究生的考试程序。试想,这在现实中是否可行?完全抛开现有学术评价机制,如何客观评价教师的才能呢,如何鉴别领取俸禄而滥竽充数之流?
    ??
    “学谏”者以“真正的学术水平”为理由,否定朱苏力的学术政策和管理方式,这至少表明其有底气成为学术大师,只是以为需要很长的积累。可是,年轻学生要等待数十年,才看到老师的经典之作吗?以王铁崖和穗积陈重先生为例,两位巨擘都留下先驱性业绩,但因生命之极限,其生前宏愿皆未实现,这不得不说是遗憾。有志于学术之人,应将想法及时付诸笔端,以泽被于社会,而非以各种托词拖延。如果具备大师的潜质,还会纠结于论文如何发表吗?满腹经纶,唯恐无处倾诉,这更像是大师的风范。如果“论文决定工资与论文决定职称一样,都是中国特色”[3],怎会因为学术评价机制的固有缺陷,而将朱苏力当成罪魁祸首呢?对于应该辩证看待的问题,倡导“踏踏实实做学问”、“严谨治学的学者”的龚刃韧教授,为何轻易使用“毫无关系”、“只能”等全称判断,以走极端的方式论证观点呢?
    ??
    第三,北大法学院教师对朱苏力的批判,如同大众情绪的宣泄,具有“多数人的暴政”之嫌疑。“学谏”不是心平气和的理性探讨,而是个人泄愤情溢于言表。例如:“冒着红色火焰的贪婪的眼神”、“教授皮囊包裹的被利益锈蚀的人心”、“死乞白赖”[4]、“贪利沽名”、“龌龊丑陋”、“极端自恋”等等词语。 [5]字里行间,暴戾情绪,一览无遗,颇有人身攻击之意味。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是个危险的信号。为论证朱苏力领导不力,个别学谏”者甚至不顾涵养,在“学谏”中措辞极尽挖苦丑化之能事。“学谏”内容之可信度,必然大打折扣。这样的风度,如何担当中国人文精神的领航者?
    ??
    再如,逻辑论证牵强附会。按照“联名信”的标题,“朱苏力贪污公款”,但是在甘培忠教授在“致苏力院长的呼吁书”中,却明确表明苏力绝无“贪污公款”之可能。[6] “联名信”认为,“现在的北大法学院已经很难说是一个做学问的好地方,而正在走向一个生产大量平庸作品和学术垃圾的工厂和官场”,并将北大法学院的堕落归咎于朱苏力“荒谬的管理模式”。在《我的精神自传》中,钱理群就曾反思北大精神的失落。众所周知,寄托全民族某种期望的北大,在当下似乎已经成为文化衰败的象征。今日,北大法学院学风日益浮躁,怎么可能是某个人的“功劳”?如果错误在于朱苏力一人,正确之路早已人满为患,何来“学术精神流离失所”?
    ??
    甘培忠教授也承认:“其实,我们无望不处在单位的政治文化桎梏之中,我们从来没有在内心真正独立过,再强势的公共知识分子也不敢得罪本单位的领导。”如此说来,对于“联名信”所言北大法学院的衰败,“学谏”者岂能为曾经的沉默和不作为免责?回想当年,曾出任北大代理校长的傅斯年先生,以一介书生的傲骨,彰显出知识分子的操守,成为时代之榜样,后世之楷模。傅先生对人格独立、精神自由的不懈追求,“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畏,是否会让“学谏”者汗颜?个别“学谏”者承认,“从来没有在内心真正独立过”,却在金钱利益冲突时大动干戈,其行为能否“无惭于前贤典型”?更进一步,“学谏”者将朱特立独行的言行,视为败坏法学院名声的罪人。有个性的“思想者”沦为千夫所指的“不安定因素”,被严加防范或者排斥,或者千方百计将其纳入既定秩序。“学谏”者的“逼宫”行为,不正是在瓦解北大“精神自由,兼容并包”吗?
    ??
    想当年,朱苏力意气风发,如今却成为众矢之的,同事对其冷眉冷对,兵戎相见,口诛笔伐。此一时,彼一时,情随事迁,人情冷暖,尽在眼底,场面悲凉,让人感慨。

    [1] 《联名信: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贪污公款及学术造假》,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478172063&owner=229944068。
    [2] 《用数量衡量学术是荒谬的》,http://pkujmfs2007.fyfz.cn/art/579201.htm。
    [3] 《联名信: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贪污公款及学术造假》。
    [4] 《甘培忠:以您的良心和智慧做出辞职的决断吧——致苏力院长的呼吁书(外一篇)》,http://www.pinggu.org/bbs/thread-709790-1-1.html。
    [5] 《联名信: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贪污公款及学术造假》。
    [6] “大家不要误认为我是在暗示朱苏力有什么金钱方面的肮脏事情,我们这个单位的家底太薄了,不干净的手轻轻触摸就会破洞,朱也不像武汉大学书记校长那两个学界腐败分子那样主管什么工程项目,朱苏力的全部私欲的满足完全在于把控北大法学 院院长职位上。 ”
    http://cache.baidu.com/c?m=9d78d513d9d431ac4f9d97697d10c012184381132ba7d5020cde8449e3732d425015e6ac51240774a0d27d1716d94f4b9a832102361453b18cc9f85dabbf855f5e9f2644676df65664d40eaebb5154c237e35efeae69f0cb8125e3acc5a2a84325ba44040a9780804d7364dd1f84034694b19838022f61ad9d3272fe29605f9c3433b3508893251a0096f7ad4b3ac53da71006e7de22c63506f253fa10416202e25bb07b4c3b6ab3136ca4156759d5e84ae75d380270e71ff2aec1c1b513c88bfd31efab96f032e53ebb90f7a82d036752f92fc8a8bdb83c664001dec9dd16b339bdedecb948ea12d3075ccd0a2a692b85&p=8f65c54ad09c1bf50be2932c4e&user=baidu
    > 删除
  • 苏门答腊
    看到公开信里上蹿下跳的贺卫方了
  • 陈尔西
    看来主要是人品问题,不是学术问题,跟汪晖朱学勤的性质还不一样。
    我曾经听过朱苏力先生的一堂讲座,漏洞百出。
  • 苏门答腊
    我也听过朱的演讲,倒还不错。
  • 時雨
    苏力不是要退休了吗
  • 陈尔西
    我当时听的讲座是在南京师范大学,哪一年不记得了,讲的是司法中的政党问题(大意)。
  • 魏无牙子
    听起来像是很复杂的样子,啥时候的事?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