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vitation 宣教 دَعْوَة Invitation 宣教 دَعْوَة 118小喇叭

穆斯林科学的翻译及其对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影响

阿土伯 2010-07-22
穆斯林科学的翻译及其对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影响【摘自《Aspects of the Islamic Influence on Science and Learning in the Christian West》,英文作者:科技文明基金会(Foundation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Civlilsation)】

编译:赵达明

虽然翻译伊斯兰科学的工作在巴塞罗那、塔拉松、塞戈维亚、里昂、潘普洛纳、图卢兹、贝塞尔斯、纳巴达与马赛等地都有进行,但是当时主要的翻译中心还是在西班牙的托莱多。托莱多在穆斯林手中治理了近4个世纪之后,基督徒于1085年重新夺取了这座城市,而这座古代西哥特人的都城,不久就成为欧洲人翻译穆斯林科学,并且将科学向北方传播的理想之地。整个12世纪早期托莱多都是当时科学的热点,吸引着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学者与翻译家。德阿沃尼说:“跟随着基督教军队的脚步,来自所有欧洲国家的求学者迅速来到西班牙,寻找那些堆积在异教徒(穆斯林——译者注)的图书馆中的科学宝藏。”

翻译家

来自欧洲所有基督教国家的学者云集至那里,翻译穆斯林的科学著作,欧洲科学的觉醒(文艺复兴)由此拉开序幕。许多翻译家是西班牙人,例如约翰、休,以及那些在阿方索国王赞助下从事翻译工作的人们。有一位是来自达尔马提亚(前南斯拉夫历史地名——译者注)的翻译家叫赫尔...
穆斯林科学的翻译及其对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影响【摘自《Aspects of the Islamic Influence on Science and Learning in the Christian West》,英文作者:科技文明基金会(Foundation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Civlilsation)】

编译:赵达明

虽然翻译伊斯兰科学的工作在巴塞罗那、塔拉松、塞戈维亚、里昂、潘普洛纳、图卢兹、贝塞尔斯、纳巴达与马赛等地都有进行,但是当时主要的翻译中心还是在西班牙的托莱多。托莱多在穆斯林手中治理了近4个世纪之后,基督徒于1085年重新夺取了这座城市,而这座古代西哥特人的都城,不久就成为欧洲人翻译穆斯林科学,并且将科学向北方传播的理想之地。整个12世纪早期托莱多都是当时科学的热点,吸引着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学者与翻译家。德阿沃尼说:“跟随着基督教军队的脚步,来自所有欧洲国家的求学者迅速来到西班牙,寻找那些堆积在异教徒(穆斯林——译者注)的图书馆中的科学宝藏。”

翻译家

来自欧洲所有基督教国家的学者云集至那里,翻译穆斯林的科学著作,欧洲科学的觉醒(文艺复兴)由此拉开序幕。许多翻译家是西班牙人,例如约翰、休,以及那些在阿方索国王赞助下从事翻译工作的人们。有一位是来自达尔马提亚(前南斯拉夫历史地名——译者注)的翻译家叫赫尔曼;两位来自佛兰德斯的是,布鲁日的鲁道夫、亨利·贝特;许多人来自法国南部,他们是阿蒙戈德、雅各布·安纳托利、摩西·伊本·迪朋、雅各布·本·马赫尔;来自意大利的有提沃利的普拉托、克雷默那的杰拉德、卡塔尼亚的阿里斯蒂珀斯、帕多瓦的萨里奥、布雷西亚的约翰;来自不列颠群岛的包括罗伯特·切斯特、丹尼尔·莫利、M·斯克特,或许还有(巴思的)阿德拉尔德……

来自意大利克雷默那的杰拉德是最多产的翻译家,他翻译了约87部穆斯林的科学著作,其中包括天文学家查尔卡利的《托莱多星表》与贾巴尔·伊本·阿弗拉的《托勒密天文学大成校正》,此外还包括数学家巴努·穆萨、花拉子密、阿布·卡米勒的一些著作,以及医学家扎哈拉维的外科论著。西班牙塞维利亚改信基督教的犹太人的约翰翻译了巴塔尼的《天文论著》及其其它著作……

对于这些科学译作连同再版情况以及相关的一些参考书目,萨顿在《科学史导引》一书中有较为详细的介绍,在此就没有必要将它们一一列举了。

医学

医学的每一个分支学科都受到翻译运动的影响。在托莱多翻译的各类重要的穆斯林医学著作可谓数不胜数,那些穆斯林医学著作成为欧洲医学知识灵感的源泉。由于人们已经十分了解18世纪以前穆斯林医学家伊本·西那和拉齐著作的翻译及其再版情况,因此暂时不予详细介绍。

在此简要提及一下出生在突尼斯的翻译家康斯坦丁,是他将医学知识经过意大利南部城市萨勒诺介绍到欧洲其它地方。萨勒诺可以被看成是欧洲第一个医学传播的中心,从那里医学知识向北辐射,传播到帕多瓦和法国的蒙彼利埃等地……从那以后欧洲就诞生了“一代杰出的医学教育家”。康斯坦丁翻译的最著名的著作是阿里· 阿巴斯·马居斯蒂的《疾病》,拉丁译名为《Pantegni》。

需要强调的是,穆斯林是研究精神疾病的开拓者,而且在这一领域发挥了早期的作用。事实上这归功于拉齐的直接贡献,是他在巴格达为精神疾病患者建立了特别的病房。正如赛义德所言,穆斯林为“精神病学带来一种冷静的全新的意识”。因为穆斯林医学家根本不会相信在欧洲基督教世界盛行的精神疾病的“鬼魂学说”(鬼魂附体),所以他们能够对此类疾病进行冷静的临床观察。

现代外科的产生应归功于扎哈拉维(~1013年),他被尊称为“外科学之父”。扎哈拉维所著《医学手册》的外科章节配有大量的外科器械插图与丰富的临床经验介绍,故该书尤其具有卓越的学术价值。图示的多数器械都是扎哈拉维自己设计、制造的,它们的引入与应用在当时的医学界是一次巨大的革命,对现代的外科学具有深远的影响。他的外科技术在当时的确具有先进意义,史密斯对此给予很好的阐释。例如在治疗尿路结石方面,扎哈拉维引入一种使用纤细的钻子插入尿道的方法;而对于接受扁桃体切除术的病例,他首先用压舌板压下舌头,继之用一把钩子固定住它,然后用一把由横向刀片组成的剪刀样的器械切除患病的扁桃体,并且把它从咽喉里取出来。此外,扎哈拉维还介绍了用金质或银质丝线将健康的牙齿同松动的牙齿固定在一起的治疗方法(此类疾病现在属于口腔科疾病范畴)。

在妇产科方面,扎哈拉维的著作包括指导训练助产士如何处理异常分娩,取出死胎与去除胎盘的内容,此外还介绍了扩阴器和镊子的使用,以及剖腹产的实施方法。

扎哈拉维的《医学手册》的外科部分由杰拉德翻译成拉丁语,各种不同的版次分别于1497年在意大利威尼斯,1541年在瑞士巴塞尔,以及1778年在英国牛津出版,而且被所有早期的欧洲大学,诸如意大利萨勒诺大学和法国蒙彼利埃大学,当作教科书长达几个世纪之久,成为欧洲外科学的基础。

药物学

穆斯林对药物学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莱维对此多有评价。根据莱维的说法,在这方面欧洲许多具有影响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著作,就是由先前穆斯林的著作编辑或是稍做改编而成的,例如约翰尼斯1250年完成的《Expositio Supra Nicolai Antidotarium》(分别于1495、1599和1602年在威尼斯出版);而阿尔巴诺(1306~1316在帕多瓦担任教授)的《Conciliator and De Venenorum Remediis》则是广泛袭取了伊本·拉希德和马拉迪尼的著述。

莱维认为,15世纪著名医生萨拉丁·阿斯科罗写的一部重要的药物学著作——《Compendium Aromatariorum》,在形式和内容上深受穆斯林医学家伊本·西那等人的影响。这部著作完全按照穆斯林医药家对药物学的划分,全书分成7个部分,即药剂师考试、药剂师应具备的品质、药物的替代、单方与复方药物等。另外一部深受影响的欧洲药典是由佛罗伦萨医学院授权的医生鲁德维科·珀佐编写的,内容取材于穆斯林医药学家关于药物的替代、保存,以及鲜为所知的药物等方面的论述,欧洲各个版本的药典曾经都是据此制定的。这些是拉丁语版本的药物学著作的情况。

此后德语、法语、英语和西班牙语的药典也显示了穆斯林的影响。例如17世纪晚期、较晚版本的《伦敦药典》,在其编列的植物性药物、矿物性药物、内用与外用单方/复方药物,以及油剂、丸剂、糊剂等内容上,就反映出受到穆斯林药物学影响的程度。事实上,欧洲人一直采用穆斯林的著作与资料,直至19世纪晚期。莱维指出,对于早期穆斯林的药物学著作,仍然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化学

在化学方面,哈扬与拉齐为现代化学奠定了基础。

哈扬也被称做吉伯,拉丁化名字拼成“Geber”,他描述了许多化学物质的制取方法,例如硫化汞、各种氧化物和砷化物(砒霜)等。哈扬还从事应用化学方面的研究,这导致了化学向产业的转化,这些产业包括精炼金属、染布工艺(对于几个世纪之后的纺织业是至关重要的)、在玻璃制造之中使用锰(玻璃制造后来成为欧洲一个重要产业)、处理硫铁矿等,他还对诸如煅烧、结晶、溶解、升华和蒸馏等的反应步骤给予了精确的描述。

拉齐的《秘典》(《秘密的秘密》,拉丁译名为《Liber Secretorum Bubacaris》)记载了化学反应步骤以及他本人从事的化学实验,这些实验包括现在所说的蒸馏、煅烧和结晶等内容。拉齐的一些具有创新性的实验在《秘典》中都有反映,包括熔解金属的方法、水银的升华、苛性钠的制取、溶剂白降汞溶液的使用,以及从橄榄油制取甘油。Hill指出,拉齐的《秘典》犹如是一部实验指南的雏形,它介绍了物质、实验设备和实验步骤。在拉齐的实验室里有许多今天仍然使用的实验设备,例如坩埚、分流器(?)、蒸馏用的蒸馏瓶或曲颈瓶、带有导管的蒸馏塞以及各种类型的加热炉等。

拉齐还将细致的实验与观察引入化学,从而形成化学的内容。正如Holmyard所言:“炼金术的附带结果成为日渐增长的化学知识,这是一种趋势,这种趋势的建立主要归公于拉齐,拉齐也因此赢得后人的敬意。”

拉齐也尝试对物质进行了分类,他把物质划分为动物性物质、植物和矿物质,矿物质包括水银、金、银、硫铁矿和玻璃等,植物则主要是一些被医生所使用的药物,而动物性物质可分成毛发、血液、奶、蛋和胆汁等。

Hill指出,在穆斯林化学家的著作中还包括“工业”(或军用)产品的制作方法。他说无机酸的发现对于化学史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些酸虽然是在化学实验的过程中产生的,但是却成为日后用于工业的、有价值的化学品。

光学

穆斯林的著作为光学领域奠定了基础。精彩的摘录性评价可以在林德博格的研究文章中找到,他曾就穆斯林的《拉希德百科全书》,研究了伊斯兰科学对西方光学的影响。伊斯兰科学因为推翻了先前希腊人错误的光学理论其作用颇显突出(例如,希腊人认为人之所以看见物体,是因为人的眼睛发出光线至这个物体;而穆斯林光学家哈森则将视觉解释为,物体发出光线,或者光线照到这个物体上,经过反射,至人的眼睛而形成——译者注)。

林德博格指出,首先是侯奈因·伊本·易司哈格(阿拔斯哈里发王朝的学者,但本人是基督徒——译者注),接着是金迪,他们都批判了希腊光学理论,然而对这一科学产生革命性影响的人则是哈森,他通过实验确定许多光学现象。正如林德博格所指出的,哈森的成就在于,他不仅解释了关于视觉的重要的客观事实,而且还建立了可靠的视觉理论从而结束围绕着视觉产生的争论。他“从根本上”改变了光学理论的目标与范围,并且设法把这一理论与解剖学和生理学理论相结合。因此,就像林德博格总结的那样,“哈森融合了数学、生理学与医学知识而形成一种综合的理论……他创立了一种全新的光学理论,并且为之制定了被学界所认同的目标与标准,直至开普勒之后这一情况才发生改变。”

哈森成就还在于他发明了一些精细的仪器,包括暗箱,写了一些关于(日、月)晕轮和彩虹的论文。

Hill说:“毫无疑问,中世纪传播到西方的最重要的物理学著作是《光学之书》(也译《哈森光学词典》——译者注)。”这部光学著作,连同哈森的(光线射入眼睛的)视觉理论及全新的方法论,对其他人尤其是对罗杰·贝肯等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