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讀抄 夜讀抄 4001枕頭們

内藤湖南:燕山楚水•鸿爪记余 吴卫峰译

松如 2010-07-22
一、中国人与狗

天津紫竹林外国人租界设有公园,一星期有两晚演奏音乐,四周景物萧索,惟此处绿树苍郁,赏心悦目。不能进入此公园者有二,一为中国人,一为狗。中国人巡查威风凛凛,守护园门,阻挡其同胞进入园内。
上海公园每晚有奏乐,乐手为葡萄牙人。与天津相同,园内亦禁止中国人进入,有时将我邦人误认为中国人者。但中国妇人为外国人做保姆者,借婴儿之威光得以入内。上海中国人,为满足其奢华傲慢之情,便于外国人公园附近,别设公园,其建筑不劣于外国人公园,以为其游步之地。

二、盐丘

天津白河之岸,有小丘罗列,吾始以为泥沙,问之则为食盐,半掺土沙。附设守者,如有偷盗者,可以枪杀之,盐法之严至于此也。

三、空中鸣鸾

北京富家往往养鸽子至百余只,天晴之日,早晨放于空中,以信号指示其所之,鸽子听令回旋翱翔。鸽足系有竹制小笛,随着鸽子飞翔,笛触空气而鸣,若远若近,嘹亮悠扬。声音由天空传来,真如听空中鸣鸾,在北京时每闻此声,而晓眠顿觉。鸣鸾:鸾指系在马勒上的鸾铃,鸣鸾谓皇帝或贵族出行。
、贡院:清代举行乡试、会试的场所。通常建于城内东南方。贡院两旁建号舍,以供应试者居住。北京及大省凡万余间,小省则数千间。以数十间至百间为一列,形如长巷.每巷...
一、中国人与狗

天津紫竹林外国人租界设有公园,一星期有两晚演奏音乐,四周景物萧索,惟此处绿树苍郁,赏心悦目。不能进入此公园者有二,一为中国人,一为狗。中国人巡查威风凛凛,守护园门,阻挡其同胞进入园内。
上海公园每晚有奏乐,乐手为葡萄牙人。与天津相同,园内亦禁止中国人进入,有时将我邦人误认为中国人者。但中国妇人为外国人做保姆者,借婴儿之威光得以入内。上海中国人,为满足其奢华傲慢之情,便于外国人公园附近,别设公园,其建筑不劣于外国人公园,以为其游步之地。

二、盐丘

天津白河之岸,有小丘罗列,吾始以为泥沙,问之则为食盐,半掺土沙。附设守者,如有偷盗者,可以枪杀之,盐法之严至于此也。

三、空中鸣鸾

北京富家往往养鸽子至百余只,天晴之日,早晨放于空中,以信号指示其所之,鸽子听令回旋翱翔。鸽足系有竹制小笛,随着鸽子飞翔,笛触空气而鸣,若远若近,嘹亮悠扬。声音由天空传来,真如听空中鸣鸾,在北京时每闻此声,而晓眠顿觉。鸣鸾:鸾指系在马勒上的鸾铃,鸣鸾谓皇帝或贵族出行。
、贡院:清代举行乡试、会试的场所。通常建于城内东南方。贡院两旁建号舍,以供应试者居住。北京及大省凡万余间,小省则数千间。以数十间至百间为一列,形如长巷.每巷用《千字文》编列号数。


四、孔庙守门人

贪虽为旅游胜地守门人之常态,然未有若北京国子监孔庙守门人之甚者。大门常开,见外国游客之影辄急忙关之,游客便由门扉缝隙示以银圆,求之开门。守者论价,轻易不开,即使开门,刚至庙前,复又求金,于是游客大抵以手杖击之二三次,强令走开,以为例也。游览之际,难辨守门人与乞丐,纷纷扰扰,跟随其后,如五月苍蝇,殆不可名状。


五、贡院

芜秽犹甚者乃北京贡院,虽曰会集天下人才,试其才学之处,应试者进入方四尺小屋,好似狗窝一般。
八、九十间连成一排,如此者约有百余排,房间数应有一万余也。小屋三面乃以粗砖砌成,前面无户障,应试者自携蚊帐,挂于室内。在此中三日,一步不能外出,直至三场考试完毕。院之境内,野草高过人头,考官所居房舍,守门人粪便狼籍,臭气冲鼻,其污秽实难以言语形容。

六、体面之意义

我驻北京公使馆门卫竟然有五品老爷,乃宗室贵种,工资五圆,有教日本人官话者。面目、体面之意义,已不可与今日中国人谈之矣。


七、一大溷圊

北京人家无有溷圊设备,大街与胡同之角落、胡同屏侧,到处可为粪便堆撒之处。故行于北京街头,空中隐约飘过粪便臭气,觉整个北京城乃一大溷圊。然明时都城建筑旧规,有壮大下水设备,比之文明国都府亦毫不逊色,清朝文明如何,则由此可以推想矣。


八、罨秀

万寿山前牌楼之匾,上书罨秀,此二字不仅将万寿山景物形容淋漓尽致,亦能足以代表乾隆以后清国趣味性质。其纤巧与装饰之豪华,古今东西,无与匹敌。建筑上,檐角翼然欲飞,色彩斑斓;文章上,四六体非常发达,虞初体流行于世;诗则浙西诸家风靡一代;书则院体柔媚盛行,无非皆同一风气所熏习也。
1
显示全文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松如
    九、外国人

    长城旅行中,偶遇两外国人。一为瑞士武官,立志由张家口横穿蒙古,到达八达岭一路,前后而行。一人不知为何者,始遇于八达岭。前者热情问候,有似熟人,后者亦行目礼而过。同入异乡,倍觉亲切。
    溷圊:厕所。
    罨秀:罨原指掩捕鱼鸟的网,在此引申为收集的意义。
    四六体:文体名,骈文的一种。全篇多以四字六字相间为句,世称骈四俪六。由于迁就句式,堆砌辞藻典故;影响内容,所以好作品并不多。
    虞初体:清朝初期张潮编辑《虞初新志》,主要收集杂文,从奇人异事到风流韵事,文体纤细柔美,代表了康熙年间的古文的一种特色。
    浙西诸家:清朝词流派之一。浙西词人朱尊所开创,重要作家有厉鹗等。作品内容多为琐事,在艺术上,把格律和技巧奉为填词的最高境界
    须弥坛:又名“金刚座”,系佛像底座,又为我国传统建筑的一种台基,上有凹凸线脚和文饰。


    十、南口 沐浴设备和便器

    南口旅店竟然有西洋式浴盆,以稚拙笔法写道,并具备西洋便器,可知一路外国游客之多,亦足知英国人之感化,不可小看。此小市乃成俄国由张家口通北京之陆路贸易之孔道,由此俄国侵占燕蓟野心成就,可谓大有前途。


    十一、店铺装饰

    家屋装饰极尽华美繁缛乃为中国一大特色,其中以北京店铺为甚。记所售物品名称之招牌,均施以雕刻,悬以龙首,似寺院幢幡,轩头施以细密精巧之装饰,卖场之台,恍如须弥坛。行走于北京市中,犹如穿行于寺观之间,而其寺观则更极尽绘绮,其趣致无异于通常人家。盖我寺院之装饰殆太过移用中国普通装饰,然通常人家则极为质朴,此种装饰反被看做为寺院之特有。


    十二、房屋构造

    余所经过之都会中,房屋构造重厚高大者,以杭州为最,汉口次之,苏州与南京相同,稍显小巧。杭州大店铺,前筑白壁,开设狭窄入口,由此进入铺内。构造与我大坂富豪之家相似,但壁之高厚,比我更加。苏州店铺,为与邻店标出界限,以半截扇子嵌于墙壁。大坂泉州市商人应由外国贸易而浸染中国风习。
    要之江南房屋多用木材,不若北方多用泥土。其贫人之家,竹椽茅屋,与我邦相仿佛。在此冒昧阐述我独断史论:南方人种原同于我邦,系由热带而来之茅屋人种,北方汉族由穴居而进步,住土石造房屋。由北及南,故后南人亦逐渐居住土石造房屋,其木造房屋,亦往往拟制土石造房屋矣。


    十三、南北字体

    北人质朴,近于迟钝,每厌迁移;南人轻锐,每喜新异。北京、天津店铺招牌,尽是院体之字。康熙、乾隆诸帝亦亲学,并以为取士标示者,欧阳询、赵孟、董其昌之流也。至于上海,则多半是秦篆、汉八分、晋魏楷行,连启示声明之字体亦偏侧奇异之六朝风格。是虽为琐事,实南北风气迥异不可掩者。


    十四、美人产地沿革

    赵女郑姬,春秋战国所以为美者,邯郸学步,其繁华可想而知。文物倾于江南,先扬州、金陵,今则益发偏向东南。姑苏佳丽,天下无双,上海声妓,出身于外地者,其门头名牌大抵不标地名,独出身于苏州者,则明记为姑苏林黛玉书馆云云。其实苏州本地今日反不如沪上留住尤物。
    附记:《沪游杂记》小册子中记日本丑业妇女情状云:日本女子皆肤如凝脂,发如漆,幼时双髻,憨痴可爱;大妾发始覆额,有折花门前剧之意;长则云髻高梳,饰以珊瑚或犀角。腰围长带,宽一尺余,长至丈外,倒卷而垂其余,若襁褓。 唇涂泥金,以为美观。
    又记外国妓馆中云:其人大都历齿蓬头,无异于夜叉变相,狮王一吼,见者寒心。丑业:指色情业。
    意西巴尼亚:西班牙。
    马齿:马的牙齿随着年龄而添换,所以马齿代指年龄。
    缠头:赠给歌舞者或妓女的财物。
    能:能乐,日本剧种之一。十四世纪后半叶经过观阿弥及其子世阿弥的改革、发展成为歌舞剧,剧本多取材于历史故事或神话传说。演员很少,往往戴面具,在特设的舞台上演出。在封建时代,能乐长期为贵族武士所独占,有浓厚的宫廷艺术色彩。独意西巴尼亚国人则不然,资质明莹,肌肤细腻,纤柔温丽,兼擅其长,出则障以冰绡,曳雾觳,水边林下,随意游行。十丈软红中,得此名花点缀,恐广寒月殿当亦无此风光。于此五方杂处、东西群居之地,中国人之美人观可见一斑。


    十五、沪上演戏

    中国戏子以北京为最上,其来上海者,大抵于北京已不售耳。《沪游杂记》云:京师梨园子弟,年长色衰,门前冷落,不得已收拾装束来至津门。徐娘老去,重整笙歌,虽莲出于污泥,至此终不能洁身自好,俗语谓之下天津,彼中人深以为耻。沪上盛行京戏,而优伶失业者皆航海南来,前年陆小芬、真十三旦之类,大抵马齿既增,蛾眉已改,而沪上人士喜新厌旧者,犹复赞不绝口,霓裳一曲,掷缠头者纷如雨下。
    余在京无暇观看京戏,于沪上看过二三次。其舞台道具之简朴,其动作形式之巧,其道白、唱腔与戏子之表演,似我邦之能。但无我邦弩张之态,颇曲尽情状,近似木偶戏,神韵飘渺,如诵叙事诗,不以琐碎写实为主,而在于能使人感兴。其演喜剧,滑稽突梯,变化百出,能肖俗情。舞旋跳跃之轻巧,筋斗之矫捷,只听舞台上落地有声,剪红裁绿,纷披狼藉,却不见演员人体。在丹桂茶园剧场,生以夏月润为头等,旦乃名为七盏灯之十五六岁之少年,其名声最噪。



    十六、风景概观

    京津地方,风格近似朔漠,如陈澜生所云,在我邦无可以比照。上海、苏州在平原之中,犹有大陆之风,类于刀根沿岸地方,惟更加宏大而已。独杭州地方,山环海绕,地方逼仄,颇似我邦。城壁女萝蔓延,青翠欲滴,不比北方枯燥。如西湖,其景致殆类似于我京畿中国,在中国乃最明媚秀丽者,而比之我邦则犹不免暗淡,若我濑户内海之澄莹秀朗风光于中国殆难求也。其山皆由断层而成,土瘦石秀,是以西湖之软媚犹然,未见若我邦土壤坟起,为细波起伏之状之温粹雅丽山容。
    余未溯三峡之险,未踏剑阁之危,未经流沙之难,未观闽粤之潮,纵谈中国风景,无非似夏虫语冬,但就其所经过之处而臆测而已,然实际亦如此。要之其长在于苍莽、宏豁、雄健、幽眇,而不在于明丽、秀媚、细腻、委曲。譬之如啖甘蔗,渐值佳味,不若我邦风景如尝蜜糖,齿牙皆甘。
    金陵形胜雄大,盖若京津地方,苍莽有之,因其山太远,反失雄伟之感。若杭州,明丽有之,因其山太近,全无雄伟之趣。金陵之地,山不太远,亦不太近,苍翠萦绕,时时缺其角处,更生悠远无际之思。且有若钟山,虽不甚大,而富于雄伟之姿。野色远近,高城百里,由孝陵庙前至朝阳门,驱马高原,坐想驱驰千军万马,旌旗蔽野之古代英雄。吾对本愿寺一柳氏语云,若不起谋叛之气者,其人必为愚庸。
    武昌形胜,控湖广沃土,亦甚雄伟。然其地雄镇金陵上游,宜于制驭一方,而不为帝王之州,若黄鹤楼址则凡登龟山顶者,须知刀根:日本地名。中国:在此指日本的中部地方。 ①河汉:言语怪诞,不着边际。
    南宗画始于唐王维,重气韵;北宗画始于唐李思训,南北宗画派都传入日本,对日本画产生了很大影响。
    ③《芥舟学画编》:中国画论著,清朝沈宗骞著。吾所言非河汉也。


    十七、金陵诗材

    登金陵翠微亭,遥望三山,然后可知诗人取材用意不凡。盖金陵四周,山峦可咏者有何限,而太白独取三山入诗句中。三山近望之,虽平冈凡峦,无他奇;由金陵望去,骋其旷远飘渺之想者,实有落于此半青天外,若浮于水中平冈凡峦。因浮云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之景物,比之龙盘虎踞之钟山、石城,更为贴切不易。


    十八、画之南北宗派

    画之南北宗派,虽知彷于禅家,而于所本犹归之于南北山水感化者,《芥舟学画编》所谓: 天地之气,各以方殊,而人亦因之。南方山水蕴藉而萦纾,人生其间,得气之正者,为温润和雅,其伪者则轻佻浮荡;北方山水奇杰而雄厚,人生其间,为刚健爽直,其偏者则粗厉 强横,此自然之理也。于是率其性而发为笔墨,遂亦有南北之殊。此论似乎有理,其实不然。北方山水诚有奇杰雄厚者,然大抵萧索枯瘦,多衰飒气象,绝无缘见刚健爽直,似明清文人山水画,北宗戏磊落,不似苍润秀劲。而南方山水非无蕴藉萦纾之致,至于苍润秀劲,宛然似宋明北宗妙品。且以画家籍贯而论,马远、刘松年、戴文进、周东村、唐伯虎北宗大家岂皆非出自江南乎?盖北宗之盛,至于南宋画院诸名手而极,而其时名手所得以临摹者在于江浙山水,绝无见于河北之地者。王摩诘被尊为后世南宗之祖,而反生于太原,因此可以断言画派南北不必由于地方风气。《芥舟学画编》亦知此说破绽,故为之解曰:或禀气之偶异,南人北禀,北人南禀;或渊源之所得,子得之父,弟得之师,是明见其论矛盾者也。余意画之南北之辩,只南宗一派,始以顿渐之旨,分士夫与作家画品,然后强求其说,遂至于附会南北气象之异而已。


    十九、不是塔

    苏州有一则笑话,尝有京人游苏州,观北寺,指其大塔,问苏人其名,苏人云“北寺塔”。苏音“北寺塔”,近于京音“不是塔”,京人大怪而云,“如不是塔,是竟为何物”?苏人复对以“北寺塔”,京人越发不解。南北语音汉音,而更变化者。尤其苏州语,尚存古风助词,北音近于汉音,而更变化者。尤其苏州语,尚存古风助词,由文字上看,甚是古朴。而闻其音声,比之京话之清轻,甚觉鄙俚,犹如我邦土佐、九州、奥羽等僻地,多存古语,然其音调鄙俚者也。若夫至于广东省,清浊明,拗音少,侵罩盐咸之类为闭口呼,最近于邦音规则,而欧人及中国学者,以广音为最保存古音者,则欲追溯《广韵》、《集韵》之古,研究中国古音者,中国人反不得不学我邦字音读法,可谓奇异哉。


    二十、招牌之典故

    中国人特性,除表现于联句外,还有典故之运用,盖举中国文吴音:日本汉字音的一种,扬子江下游地域的发音,日本奈良时代以前传入日
    越国大夫:春秋时代越国功臣范蠡帮助越王勾践打败吴王夫差,后辞官远走,自号陶朱公,聚巨万财富。
    孔门弟子:据称孔子弟子子贡有聚财本领。卢:应指唐代人卢仝,曾著有《茶歌》。陆:应指唐代人陆羽,著《茶经》,乃茶道开创者。
    刘:应指东晋文人刘伶,嗜酒,对生死持超然态度,声称如果醉死,愿就地埋葬。李:应指唐代诗人李白,天性好酒,诗风自由豪放。拨镫:一种持笔方法,关于具体手势自唐代以来众说纷纭。
    空海年):日本真言宗开创者,曾留学于唐长安,长于诗文和书法,谥号弘法大师。
    加茂流:日本的一种书法流派。明全部可谓古文学风,士庶不限。最多用于门联,周铜盘铭富贵吉祥,汉瓦当延年益寿之语也;商家善用者,越国大夫曾贸易,孔门弟子亦生涯之句也;茶店招牌卢陆道风;酒馆刘李停车处等。中国庶民多文盲,虽不解其义,因性好虚荣,故必为此辞藻修饰。


    二十一、书法与金石

    我邦传唐时笔之制法,有雀头、鸡距、柳叶诸式,见于笔道家记录。南都正仓院圣武帝御物,有雀头笔,摹制一只,为多田亲爱翁所藏。余借之带到中国,示于彼国晓书法者,其中严又陵、罗叔蕴又试写字,严不惯使用,云运笔颇难,罗仅谓笔粘。余意中国亡运笔之法已久,拨镫之解,悬腕直笔之法徒滋纷纷议论,而古法遂不复也。独传于我邦,验制空海执笔使笔之法,唐代美术存于我者,以雅乐、舞容等具有一种节奏而律之。宋至米元章,以后元明清无一得正鹘者,今日清人不能用雀头笔,无足怪矣。浮慕六朝风之徒,亦徒然屑屑于碑本之形似,刻画太过,曾于现存于我邦之真迹求其神,不知求其法于传入我邦之入木道(不必单指加茂家所传,予宁御家流相传最要注意),古法果不可复乎?抑所求不得正鹘耳。
    笃学之人须先由我入木道入门,由其法习熟上《因果经》以下,宁乐诸经卷、鱼养、空海、逸势前后,与隋唐笔迹无差时代字样,由其所得,玩味上由法隆寺释迦药师像背铭,下至南圆堂铜镫台铭、神护寺钟铭等所有金石文字,则真迹与金石之间所生关系自然融会贯通,而与我金石几乎无差别之同时中国金石文字之遗格,应可以不劳而获,晋唐逸趣,庶几今日可兴矣。
    法隆寺释迦佛光焰背铭乃我邦金石文最古者,其温粹醇雅,宛如晋帖,置之于少王法书之间,虽明眼亦难辨。宇治桥断碑之清妍隽逸,药师寺塔擦铭之潇散淡朴,那须国造碑之端丽秀劲。皆仿佛北碑,多胡郡碑杨守敬等以为似鹤铭,至于敏行之神护寺铭,可谓唐人胜境。弘法大师之书往往点划撇捺,为一种飞翔之体,或以为大师特纵笔弄巧,系其创意,然龙门十二品中若北魏神龟三年比丘尼慈香慧政等造像记、唐景云二年景龙观钟铭、碧落碑之类,往往有用同样笔致者,若魏李仲璇孔庙碑处处以篆法夹杂正书,盖此等游戏之笔,亦彼国久已有之者。且营家、小野道风以后乃生和样,此人所不疑,然观现存于杭州唐开成二年胡季良所书龙兴寺尊胜陀罗尼经幢,则与营家、道风前后写经字样大致相类。若伏见院御父子亦与米元章不无神味相似之处,乃知彼国唐代书格尽传于我邦而无遗,而彼土自宋代以后,已失正传,时代愈降愈失古意,及至明清已荡然无存矣。
    又有一种看法,若山所藏唐台州刺史陆淳之字,却近宋人,唐天宝中田颖行书张希古墓志,却似赵松雪。余意唐时极盛,随着书法发达,其风格亦渐多样,各为后代之祖,后世学之者当于其中选择时,或就偏者、粗者,而遗正者、精者,惟由其易学者入门,故俗鱼养:八世纪后叶的日本著名书法家。逸势:日本九世纪的书法家。菅家:日本书法家。小野道风:日本十世纪的书法家。尊圆亲王:伏见天皇的皇子,后称青莲院门主等,书法参酌世尊寺行房、小野道风、藤原行成等,开创青莲院流派。
    持明院流:日本书法的一派.开创于室町时代.是世尊寺派的分支。
    杨守敬(年):清末民初的历史地理学家,年间任出使日本大臣黎庶昌随员期间,致力于搜集国内散佚书籍,撰有《日本访书志》,并影印摹刻成《留真谱》与《古佚丛书》。
    黎莼斋(年):即黎庶昌,字莼斋,曾国藩僚属,历任驻英法德日四国参赞,又为出使日本大臣,辑刻我国散佚于日本古籍《古佚丛书》。体卑格愈出愈多。我邦则专依二王之法,谨守古格,道风、佐理、行成、法行寺入道、伏见院御父子,代代虽有变化,不敢脱出二王范围,其所以永不失正格。
    然尊圆亲王稍一变之格,世尊寺氏绝,成青莲院流,成持明院氏,亦风气相感,有不得已者矣!及德川时代,加茂敦直自称得大师真传,己不详其所出。其后则有狩谷掖斋所谓广泽出,世人恶笔;东江出,世人无笔者,盖亦染于中国元明以来恶习。贯名海屋出,世人颇知正鹘,而古法尚未全复,而又将为六朝刻画所误,书虽小道,若寻其盛衰之故,犹非无千古之慨也。


    二十二、中国人之笃学

    至于中国人之笃学,有邦人难及之处,若流寓上海之宋伯鲁,以惧祸不得轻易外出之身,至其寓所,则以《粤雅堂丛书》等大部头书为始,牙签湘帜,纷然满室,我邦通常称为藏书家者亦不能如此。
    至张菊生家,则又《百科全书》、《不列颠百科词典》等满载于桌上,种种高价科学挂图,悬挂于四壁,虽非科学家,然其笃志可佩也。
    若文艺阁,其在官时,托裕朗西星使,投数百金,购置我缩刷藏经。而《古佚丛书》乃杨守敬计划、黎莼斋星使着手影刻之大事业,暂且不提。若《经籍访古记》,同为徐星使时印行,《日本金石年表》之为潘氏《滂喜斋丛书》中所刻等等,古人倾注毕生精力著述,我邦未知其名,却为中国人先印行,可谓遗憾之至。
    若黎氏,其一归国,便以《古逸丛书》全部之版捐赠苏州书局,其计划之不为营利,一目了然,近日邦人果能为此等事业否?孰谓中国人专务利欲耶!

    二十三、高塔

    我邦浮屠大抵五重或三重,中国塔多七重、九重以上,其形亦宛然似我浅草凌云阁,绝无檐牙高啄之奇。若其位置,我邦多占山半腰以下,其九轮尖端、最上层檐角,微露出于老树之梢头,饶有画趣;中国则多立于山颠,以露出七八分或露出全部为常,《长江航路图》、《清人长江图说》、欧人新出图皆以沿岸几多高塔为指路标。塔甚有用处,不仅江浙水路纵横之区,北清地方平衍广阔之地,行旅亦常以此为标的,浮屠建筑亦或本含有此等实用目的欤! 《滂喜斋丛书》:清光绪中潘祖荫辑,汇辑清人经学、金石笔记等方面的著作以及同乡友人的诗文集。

    浅草:日本东京浅草有供奉观音菩萨的浅草寺,是著名古寺。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