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韬略读书笔记与兴趣讨论 韬略读书笔记与兴趣讨论 63成员

《北京圣人》

慕善 2010-07-22

回应 (4条) 只看楼主

  • 慕善
    《北京圣人》

    北京传教团应诺肯提主教
    在东直门中国殉道者教堂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被摧毁)
    2007年1月4日初期中译来自格奥尔基

    这是网上很多兄弟姐妹经常问及的故事,格奥尔基几乎是含着眼泪全文翻译整理出来,而格奥尔基看到的依然只是历史巨大而模糊的影子,愿上主赐予我们大家力量和智慧,继续发掘那些被世俗的尘埃所蒙蔽的历史真相。
  • 慕善
    弥特若梵神父。弥特若梵神父的中国名字是扬吉,生于1855年12月10日。他未满二十岁便当了传教士,二十五岁那年由日本主教尼古拉施洗。他幼年丧父,由奶奶叶卡杰琳娜和母亲马林娜抚养成人。他的母亲是一位女子学校的教师。他在那段时间里吃了很多苦。那时,刚好帕拉季亚修士大司祭再次出任俄罗斯驻中国传教团团长(帕拉季亚的继任是弗拉维安修士大司祭,后来出任基辅都主教),弥特若梵的老师特别想将他培养成一名合格的神职人员。

    弥特若梵个性格温良,谨小慎微而沉默寡言。他即使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从不为自己辩护。自从帕拉季亚修士大司祭到北京的那天,就有意栽培他,安排他做副手,以便使他将来可出任神职。其实弥特若梵并不想出任神职,总是拒绝。他常说:“我是一个无能无德的人,怎能够胜任如此高职?”

    弗拉维安修士大司祭在北京期间,弥特若梵受命担任他的助理,负责翻译和修订东正教礼仪图书。弥特若梵十五年孜孜不倦地事奉上帝,忍受了无数来自里里外外的屈辱,最后,终于,他患上了轻度精神症。此后,他离开了传教团长达三年,依旧倍受责骂和屈辱。他非但不是那种贪图荣誉的人,而且,因此还受人欺负。

    1900年6月1日(农历五月十七)晚上,俄罗斯传教团的住址遭到义和团纵火焚烧,众多的基督徒为了躲避危险,藏在弥特若梵家,这些人中包括那些过去没有善待弥特若梵的人,但是,他并没有将他们轰到门外。他看到一些人胆怯沮丧,就鼓励他们说:“大难临头,不能躲避。”他自己每天外出数次,查看焚烧的教堂,六月十日晚上十时,官兵和拳民包围了弥特若梵神父的家。

    那天,他家里藏着七十多个基督徒,身强体壮的都跑掉了,剩下的多半是妇女和孩子,他们倍受折磨。弥特若梵坐在自家的院子里,胸口被拳民刺刀捅得像马蜂窝。邻居将他的遗体抬到传教团。阿弗拉米修士司祭将弥特若梵的尸体入殓,1903年,第一次纪念殉道者圣日时候,弥特若梵的遗体和其他牺牲的殉道者一起,被葬在殉道者教堂(苏联大使馆内,五十年代后期被拆除)的圣坛之下。弥特若梵的妻子塔吉扬娜、长子伊撒依亚、次子谢尔盖和幼子约安也和他葬在一起。

    塔提亚纳,当年44岁,六月十日晚上,她和儿子伊撒依亚的未婚妻,连同十九个人一道被义和团拳民抓到了北京安定门城门附近的三角地(今日北京青年湖公园内),被拳民斩首。

    伊撒依亚,23岁,在炮兵服役,六月七日,他在平则门附近的大街上被斩首,因为拳民后来知道他是基督徒。

    约安,那时候只有8岁。六月十日晚,弥特若梵遇难的时候,他也惨遭毒手,拳民用刀砍掉了他的肩膀和脚趾。后来伊撒依亚的媳妇把他救了出来才免于一死。第二天早上,他赤裸着身子坐在屋门口,过路的人们问他道:“疼吗?”他回答说;“为了基督,不疼!”街上的孩子起哄,喊他“二毛子”。他说: “我是信仰上帝的人,不是二毛子!”他已经习惯这么回答路人,因为他经常被人欺辱,骂他“二毛子”。约安向邻居讨水喝,邻居非但不给,还把他轰出大门。普罗塔休斯·张(音译)和伊拉季昂·崔(音译)两人当时并未领洗,他们证明,可怜的孩子约安当时确实肩膀和脚趾受伤,伤口超过一寸之深。但是他并不感到疼痛,并且再次遭到拳民的逮捕。他丝毫也不害怕,不慌不忙地走着。一位老者动了恻隐之心,说:“这个孩子犯了什么罪?这都是父母之过,使他成为魔鬼的门徒。”旁人就嘲笑他,奚落他,他就着样被带走,犹如一只被牵往祭献的羔羊。

    玛丽亚,19岁,伊撒依亚(父亲就是弥特若梵)的未婚妻。在拳民开始有组织的大屠杀之前两天,她就来到弥特若梵家,准备和自己的未婚夫一起为上帝捐躯。六月十日,拳民包围了弥特若梵家的时候,她勇敢地帮助其他教友翻墙逃跑。最后拳民和官兵砸开大门闯进家里,玛丽亚大声痛斥他们滥杀无辜。暴徒们砍伤了她的手臂,刺穿了她的大腿。她在大屠杀的日子里表现出勇敢无畏和聪明机智。弥特若梵的另一个儿子谢尔盖三次劝她赶快逃跑,她都拒绝了,她说:“我生在圣母教堂傍边,死也要死在这里!”后来拳民和官兵占领了院子,她在痛苦的死亡中得到安息。
  • 慕善
    帕弗罗·王文
    1882年7月

    帕弗罗一家(王文恒,音译)。帕弗罗,36岁,他还未满二十岁就被任命为传教师。他是一个诚实、温良和听话的人,在传教方面很有天赋。他曾经事先和很多人谈到了即将发生的灾难,但是很多人不相信他的话,甚至讽刺说,他以后会第一个推翻自己的说法。不幸终于被他言中。六月二日,他的财产遭到抢劫,房屋也被拳民焚毁。他好不容易怀揣着抢救下来的银两,跑到非教徒亲戚家躲藏。亲戚们开始口口声声答应收留他,后来他们抢走了他的银两,就把帕弗罗赶出了家门。这个一生勤劳肯干的人竟落得无家可归,没吃没穿的结局。他终于在六月十日晚遇难。与他一同遇难的还有他的62岁的母亲叶卡杰林娜、37岁的妻子撒拉、11岁的儿子约安以及9岁的女儿亚力山德拉。目击者说,帕弗罗临死前口中还在不停地祈祷上帝,双膝跪地,双手扪心。他的母亲叶卡杰林娜为了躲避拳民而迷路,又因为眼睛不好而辨不清方向最终落入拳民手中。他们最后把她当作投毒下井的人,剥光衣服,扔到水塘中溺死。

    约阿季穆,19岁,帕弗罗的侄子。六月四日被拳民活捉,后杀死于北京东北角城墙根下。他也是第一个被杀的北京东正教教徒。

    英诺肯提一家(范致海,音译)。英诺肯提生于1852年5月24日,刚刚出生就受了洗礼。他很有歌唱的天赋,并且长期在传教团的学校任教。他是一个诚实而真诚的人,修士大司祭英诺肯提(后升主教)对他评价很高,让他担任管家,还准备任命他为助祭。他的妻子叶连娜(由石姓而来,音译)49岁,他们一共生养了四个孩子,大儿子艾弗麦尼,当年17岁,二儿子伊万(侥幸逃过义和团之乱),老三是女儿,接下来是双胞胎女儿,老大叫索非亚,老二是娜杰日塔,9岁。 1900年6月1日,义和团开始焚烧教堂,英诺肯提也遭到抢劫和焚烧,他在第二天被迫躲到了弥特若梵家,妻子叶连娜带着两个女儿躲到了亲戚家。但是,六月二日,有人出卖了她们,拳民把她们捉走了,后来他们放回了两个女儿,但是叶连娜却惨遭折磨,他们将她拖到神像前,强迫她跪拜,遭到她坚决反抗。于是,她便被拳民拖到通往安定门城门的大道上,强迫她跪下,他们用剑在她的脖子上劈了两下。拳民以为她已经死了,就把她交给了看守,用席子一卷扔在一边。第二天早上,叶连娜苏醒过来,看守帮助她逃了出去。基督徒们将叶连娜送到米特洛梵家,聚集在那里的兄弟姐妹,见到叶连娜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又听了她的悲惨遭遇无不为之动容。大家用信心和希望相互鼓励,坚信上帝会拯救她的性命。但是就在叶连娜养伤的日子里,六月十日,她却注定要和其他的教徒们一起共同赴死,这也是上帝的旨意。

    再说叶连娜的丈夫英诺肯提,六月十日那天为了躲避拳民的追杀,翻墙逃跑的时候不慎碰伤了脸。第二天一早人们看见他坐在传教团附近的井台上,怀里抱着抱着小女儿娜杰日塔,她是被人从大火中救下来的,她的头发都已经烧焦了,当时她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上面沾满血迹——也许她也曾经被拳民所伤。米特洛梵的儿子谢尔盖曾经多次劝他暂避一时,可是英诺肯提却说:“我和女儿都受了伤,无法再躲了,最好就死在教堂附近吧!”拳民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目击者说,英诺肯提跳了井,当时井水并不是很深,于是,拳民就往井里扔石头。1903年,人们挖开这口井的时候,发现了四具几乎是完整的尸体,后来他们被葬在殉难者教堂的圣坛下面。

    大儿子艾弗麦尼和二儿子伊万,在拳民开始在米特洛梵家大屠杀之前,被一位曾经制止国义和团动乱的军官带到了一个叫南苑(位于北京城南)的兵营,艾弗麦尼是怎么死的,无从得知。伊万侥幸活了下来,妹妹索非亚应该死于米特洛梵家的那场拳民放的大火,那天被烧死的少女就超过了十人。

  • 慕善
    贴即将转为日记。。。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