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标——哲学人生 路标——哲学人生 313成员

过去,现在,未来

水流云飞扬 2010-07-22
感受,在事物时间的当前引起心情的抖动,不算生活的奢靡,也不算精神上的浪费。不见?小姑娘在高坡上撷得一枝山花便欣然地忘了疲苦,汗流浃背的劳人有时还得哼几句不成腔调的皮簧。

他们绝不会因一枝山花,几句剧词,便容易忘怀了世间的痛苦,得到这一瞬间的享受也麻醉不了他们的灵魂,除非环境能给他们安排下只有快乐,没有悲苦激刺的人世。“夫有劝,有诅,有喜,有怒,然后有间而可入。”悲欢忧喜的交织,正是人间竞争奋进的机键,盈于此则缺于彼;有的承受便有的进展。是人生谁也逃不圈套,当然,其间有高下,好,坏的分别相。

说过去的一切不值得追忆和怀想,像是勇者?当前!当前!再来一个当前!“逝者如斯”,在当前的催逼急迫之下你还有丢不掉的闲情向过去凝思?这是懦弱心理的表现。为未来,我们都为未来努力,冲上前去(或者换四个更动人的字是“迎头赶上”)!向回头看,对已往的足够还在联想上留一点点迟回的念头,那,你便是勇气不够,是落伍者。……对于这样“气盛言宜”的责备与鼓励,分辩不得,解说不了,除却低首无语外能有什么答复?不过“逝者如斯”,因有已逝的“过去”,才分外对正在逝的“现在”加意珍惜;加意整顿全神对它生发出甚深的感动;同时也加意倾向于不免终为逝者的“未来...
感受,在事物时间的当前引起心情的抖动,不算生活的奢靡,也不算精神上的浪费。不见?小姑娘在高坡上撷得一枝山花便欣然地忘了疲苦,汗流浃背的劳人有时还得哼几句不成腔调的皮簧。

他们绝不会因一枝山花,几句剧词,便容易忘怀了世间的痛苦,得到这一瞬间的享受也麻醉不了他们的灵魂,除非环境能给他们安排下只有快乐,没有悲苦激刺的人世。“夫有劝,有诅,有喜,有怒,然后有间而可入。”悲欢忧喜的交织,正是人间竞争奋进的机键,盈于此则缺于彼;有的承受便有的进展。是人生谁也逃不圈套,当然,其间有高下,好,坏的分别相。

说过去的一切不值得追忆和怀想,像是勇者?当前!当前!再来一个当前!“逝者如斯”,在当前的催逼急迫之下你还有丢不掉的闲情向过去凝思?这是懦弱心理的表现。为未来,我们都为未来努力,冲上前去(或者换四个更动人的字是“迎头赶上”)!向回头看,对已往的足够还在联想上留一点点迟回的念头,那,你便是勇气不够,是落伍者。……对于这样“气盛言宜”的责备与鼓励,分辩不得,解说不了,除却低首无语外能有什么答复?不过“逝者如斯”,因有已逝的“过去”,才分外对正在逝的“现在”加意珍惜;加意整顿全神对它生发出甚深的感动;同时也加意倾向于不免终为逝者的“未来”。这正是一条韧力的链环,无此环何能套牢,只有一个环根本上成不了有力的链子。打断“过去”,说现在只是现在,那末,这两个字便有疑义,对未来的信念亦易动摇。我们不能轻视了名词;有此名词它必有所附丽,无其事,无其意义,完全泯灭了痛迹,以为一切都像美猴王从石头缝里迸出来地,那么迅速,神奇,不可思议;以为我们凭空能创造出世间的奇迹?现在,现在,以为惟此二字是推动文化的法宝,那未免看得太容易了?

据说生活力基于物理学原则的原子运动。而为运动主因的则在原子中“牵引”“反拨”两种力量的起伏。“一方显露出成为现势力,一方隐藏着成为潜势力,而势力的总量始终不变。两者共同存在,共同作力之运动,方能形成生活现象。时间,在一切生活现象中谁能否认它那伟大的力量。“一弹指顷去来今”,先有所承,后有所启,不必讲甚么演化的史迹,人类的精神作用,如果抹去了时间,那有作用的领域便有限得很;人类的思与感如果没有相当的刺激与反映,思与感是否还能存在?有欲望,兴趣的探索,推动,方能有努力的获得。他的“嗜好的灵魂”绝不是无因而至,要把这些欲望,兴趣,引动起来,向“现在”深深投入,把握得住,对“未来”映现出一条光亮道路。我们无论怎样武断,哪能把隐藏的潜势力看做无足轻重,亚里士多德主张“宇宙的历程是一种实现的历程(Process of Realization)”,历程须有所经,讲实现岂能蔑视了已成“过去”的却仍在隐藏着的潜力。不过,这并非只主张保守一切与完全作骸骨迷恋的,——只知过去不问现在者所可藉口。

在明丽的光景中,“过去”曾给我的是一片生机,是欣欣向荣,奋发活动的兴趣。那刚从碧海里出浴的阳光;那四周都像忻忻微笑的面容;那在氛围中遏抑不住,掩藏不了的青春生活力的迸跃,过去么?年光不能倒流,无尽的时间中几个年头又是若何的迅速,短促!但轻烟柳影,啼鸟,绿林,海潮的壮歌,苍天的明洁,自然界与生物的黏着,密接,酝酿,融和,过去么?触于目,动于心,激奋的“嗜好的灵魂”中……一样把生力的跃动包住我的全身,挑起我的应感。

虽然,世局的变迁,人间的纠纷,几个年头要拢总来作一个总和,难道连一点“感慨山河艰难戎马”的真感都没有,只会发幻念里呆子的“妄想”?是的,朋友!
只要我们不缺少生力渐处处时时只作徒然地“溅泪惊心”的空梦,在悲苦失望间把生命力渐渐销沉,渐渐淡化了去,——只凭焦灼,悲愁,未必便能增加多少向前冲去的力量罢?——对“过去”的印证还存有信心;现在的感受更提高了气力,“将来”,我们应分毫不迟疑,毫不犹豫地抓在我们的手中!何以故?因为还有我们生命力的存在,何以故?因为不曾丧失了我们的潜力;何以故?我们不消极地凄叹把日子空空度去!

在行遭时,一样的残春风物却一样把过去的生命力在我的感受中重交与我,他们像是raised new mountains and spread delicious valleys for me(G. Eliot的话),虽然说是“新的”、因为“过去”的印证却分外增强了我的认识与奋发。朋友,我希望不奢靡与精神上的浪费两句来责备我。
我永远相信“去,来,今”三者是人间世一串有力的链环。
——节选自王统照《去,来,今》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