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城市、爱生活、爱《城客》 爱城市、爱生活、爱《城客》 4918城客们

杭州,我爱你——慢递(3)

疯狂卖客 2010-07-22
阿贝紧紧捏着放着明信片的背包,此时的他是矛盾的。为什么?不是只要把明信片交给那个“睡着了”的孩子不就一了百了,不带一点感情色彩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阿贝本可以这么做。但这时的他却有种莫名的情愫夹杂在这张明信片中,如果就这么完成任务,结果孩子与父亲的愿望都没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得到实现,那么这次的慢递不是彻底失败了吗?

秒针“滴答滴答”地跑着,而每次来到未来的时间限制为一个小时,转眼时间走到了尽头,该是做决定的时刻。阿贝把背包往后一拉,趁没人注意拉开一扇门,穿过门“走回”了小店储藏室。

“任务完成了?”饭特夕见阿贝回来了。

“你有那警察的联系电话吗?”阿贝问。

饭特夕有些疑惑:“怎么了?”

“明信片没送出去。”

“没找到地方啊?那么明天再跑一趟,今天就收工了!”

“1月13日,也就是那小孩的生日那天,小孩和那个警察都死了。”

“怎么回事?”

“警察不是去海地执行任务了?那天海地发生地震,他遇难了。”

“那小孩为什么会死?”

“小孩四年前得了癌症,前几天医生说小孩活不过一个月,警察想让孩子能笑着去天堂,于是让孩子列了一张愿望清单,在孩子的最后一个月帮他把这些愿望都实现。但是,今天他接到上级命令得去海...
阿贝紧紧捏着放着明信片的背包,此时的他是矛盾的。为什么?不是只要把明信片交给那个“睡着了”的孩子不就一了百了,不带一点感情色彩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阿贝本可以这么做。但这时的他却有种莫名的情愫夹杂在这张明信片中,如果就这么完成任务,结果孩子与父亲的愿望都没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得到实现,那么这次的慢递不是彻底失败了吗?

秒针“滴答滴答”地跑着,而每次来到未来的时间限制为一个小时,转眼时间走到了尽头,该是做决定的时刻。阿贝把背包往后一拉,趁没人注意拉开一扇门,穿过门“走回”了小店储藏室。

“任务完成了?”饭特夕见阿贝回来了。

“你有那警察的联系电话吗?”阿贝问。

饭特夕有些疑惑:“怎么了?”

“明信片没送出去。”

“没找到地方啊?那么明天再跑一趟,今天就收工了!”

“1月13日,也就是那小孩的生日那天,小孩和那个警察都死了。”

“怎么回事?”

“警察不是去海地执行任务了?那天海地发生地震,他遇难了。”

“那小孩为什么会死?”

“小孩四年前得了癌症,前几天医生说小孩活不过一个月,警察想让孩子能笑着去天堂,于是让孩子列了一张愿望清单,在孩子的最后一个月帮他把这些愿望都实现。但是,今天他接到上级命令得去海地维和,他觉得自己没能帮助自己的孩子完成任何一个愿望觉得愧疚。明白爸爸感受的小孩就又提了个愿望,希望他爸爸在他生日那天寄一张满是邮戳的明信片给他。”

“结果,小孩没有实现他的愿望,警察也没有为小孩实现一个愿望!真是太可怜了!”

“是的,所以我没把明信片送出去?”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做?该不会是叫那警察不去执行任务,陪在小孩的身边帮他执行任务吧?”

“你觉得呢?”

饭特夕认真地说:“这当然不行,你总不会幼稚地想让其他人代替那个警察去海地吧?当然这不是穿越时空的电视剧,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改变未来既定的事实。”

“所以呢?”

“所以,小孩子的死自不必说,警察的死我们也无法改变。”

“那你就这么看着他们这么死掉?”阿贝似乎也有点激动。

“明信片拿着,跟我来。”说着饭特夕关了店门,走到了街对面一辆Nissan SI180。“上车!”

阿贝坐上了副驾驶:“这是你的车?”

“低调点!”

“这辆车你怎么弄到的?不是Nissan SI180国内买不到的?”

“办法我还是有的!”饭特夕一副自信得耀眼的表情。

“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当然去接警察咯,让他自己把明信片直接交给他儿子!”

“可你知道警察现在在哪吗?”

“机场!”饭特夕利落地发动汽车。

“你怎么知道?”

“塔罗牌告诉我的!”

“塔罗牌?”

“恩!”饭特夕一副十拿九稳的样子。

“但现在都七点半了,如果现在去机场再到他们家,来回的路程有点远的!何况现在是交通比较堵塞的时候。”

“你知道我为什么用Nissan SI180吗?”饭特夕边说边利索地倒着车,“我可是真人版的佐藤真子啊!”说着,发出一阵令人发寒的笑声,令阿贝更寒的是之后饭特夕奔放的驾驶技术。“轰——”

阿贝晕眩地坐在副驾驶,还没吃饭的肚子感到有什么东西一阵阵往上泛,没等他适应,车子一个急刹车,到了机场。“快下,里面去找人!”

“你呢?”身体不适的阿贝问。

“我是老板娘,给你当车夫你就得觉得这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块去找人,我在这等!”

恶魔,完全是个恶魔,但还是无奈地跑下车,跑进候机厅。偌大的地方人来人往,阿贝心急如焚地左顾右盼,双目搜寻着穿警服的人。不远处有几个背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围着几个警察在询问着什么,阿贝赶忙跑过去:“请问卢亮在吗?”

“卢队啊,你找他有什么事吗?”一个警察问。

“他上厕所去了。”另一个警察说。

“谢谢!”赶时间的阿贝留下一句,转身跑向厕所。只见卢亮迎面走来,阿贝拉着他就往外跑。

“你是谁?”

“给你儿子送明信片的,先跟我来!”

阿贝将卢亮拉上了车,卢亮一看架势座上的饭特夕:“老板娘!怎么回事?”

“你上飞机还有多久?”

“两小时!”

“够了!”说着饭特夕又拉动手动挡,狂飙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要下车!”卢亮大声呵斥道!

“你就这么无牵无挂地走了?你儿子也许再也见不到了!”阿贝从背包里翻出盖满邮戳的明信片,递给后座的卢亮,“这明信片虽然早了一个月,但还是你自己交给卢米吧!”

“这……”卢亮沉默了,车内也沉默了,打破沉默的是车内广播的DJ放起了张学友的《想和你去吹吹风》,歌声又让寂静继续下沉。“……很想和你再去吹吹风去吹吹风,风会带走一切短暂的轻松,让我们像从前一样冷冷静静,什么都不必说你总是能懂……”此时的风钻过车窗留出的缝吹散了车内的一切,只留得卢亮借着飞驰而过的路灯的光专注于手中那张盖满邮戳的明信片的剪影。

又一个急刹车,我们小跑进了老卢家。

“你怎么回来了?”卢太太满脸诧异地问。

“儿子呢?”卢亮跑屋子,见到安睡着的卢米,老卢轻轻摇醒了孩子。

“恩,爸爸,怎么了?不用去海地了,还是从海地回来了?”

“哈哈,过几天不是圣诞节么?圣诞老人把他的雪橇借给我,我就直接把你想要的那张盖满邮戳的明信片给你带过来了!”

“真的嘛?”孩子眼神发亮地问。

“当然了!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老卢拿出手中的那张明信片。孩子见状,似乎有种想蹦起来的高兴,可是身体不适的他只能把此时的幸福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脸上。“谢谢老爸!”

“还得感谢借我雪橇的圣诞老人!”

“恩!”小卢米合十双手,默默念叨着,感谢“圣诞老人”的恩赐。

“老爸得把雪橇还给圣诞老人了,也许有段日子不能陪你身边,不过,这张明信片里有老爸的祝愿,所以你要开开心心过每一天!”

“好的!”孩子爽朗地答应老爸。

分别的一刻总是伤人的,不过懂事的小卢米没有拖拉,用他满脸花儿般的笑容送别了老卢的再次离开。卢亮的心情是沉重的,但他觉得满足了,因为他亲手实现了儿子的一个愿望!

后记:此文谨怀念里斯·弗莱明



by:.S.M.mon

PS:

下周四同一时间,且听下回分解!

“疯狂卖客”的货送得很慢,因为我们没有那扇自由出入未来的门,所以希望喜欢疯狂卖客的朋友谅解!http://www.crazymike.cn/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