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贝诗社 采贝诗社 1成员

我们就这样,老了

Kitsch 2010-07-22
作者:厦门大学 人文学院 中文系 09级 李凯

一年以来这里活动无数,晚会无数,今天我第一次看晚会从暖场看到结束,完整地看完了。不得不说,在这样一个即将考试焦头烂额,即将回家心潮澎湃的晚上,能够真正地enjoy一段大一最后的时光,也的的确确令人感到欣慰。因为好久都没有心平气和地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



若是去年的一年是不断探索的话,我想了想,大二不会再像过去的这300多天一样。没有了所谓的学生工作,也没有了很多未知的新鲜事物,这样的路途我希望可以走得更加繁华。

在刚才短短的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天空中共飞过六架飞机。我们的年少是不是也就这样飞走了?应该是吧。很少再有热血沸腾,很少再有年少风景,除了在政治课上对某某社会现实愤愤不平,心里再也没有其他的动容了。

我自知自小偏激,读书不少,现在专业弘扬,环境自由,形成了大有作为耕耘的沃土。然而一年来忙忙碌碌,碌碌无为,难免心中有愧,汗颜。但愿我的旅途漫长,荆棘坎坷,亦能心满意足,有所附丽,虽然青春不再。

中国语言文学。我想了想,若是善用成语,巧设句式,构架起明朗的节奏,那些讨人喜欢的文字自然而然。加上爱情与三角关系作为文学的母体,文学似乎简单,实则需要我一生的追问。在大学课堂上...
作者:厦门大学 人文学院 中文系 09级 李凯

一年以来这里活动无数,晚会无数,今天我第一次看晚会从暖场看到结束,完整地看完了。不得不说,在这样一个即将考试焦头烂额,即将回家心潮澎湃的晚上,能够真正地enjoy一段大一最后的时光,也的的确确令人感到欣慰。因为好久都没有心平气和地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



若是去年的一年是不断探索的话,我想了想,大二不会再像过去的这300多天一样。没有了所谓的学生工作,也没有了很多未知的新鲜事物,这样的路途我希望可以走得更加繁华。

在刚才短短的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天空中共飞过六架飞机。我们的年少是不是也就这样飞走了?应该是吧。很少再有热血沸腾,很少再有年少风景,除了在政治课上对某某社会现实愤愤不平,心里再也没有其他的动容了。

我自知自小偏激,读书不少,现在专业弘扬,环境自由,形成了大有作为耕耘的沃土。然而一年来忙忙碌碌,碌碌无为,难免心中有愧,汗颜。但愿我的旅途漫长,荆棘坎坷,亦能心满意足,有所附丽,虽然青春不再。

中国语言文学。我想了想,若是善用成语,巧设句式,构架起明朗的节奏,那些讨人喜欢的文字自然而然。加上爱情与三角关系作为文学的母体,文学似乎简单,实则需要我一生的追问。在大学课堂上我恍然大明白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原来小说与故事的差别是这样的:小说重人物形象,故事重情节曲折。



回来的路上,去买签字笔。于是有了以下再寻常不过的对话。

——请问这个某某笔有没有替换芯啊?

——有。只有黑的了。

——哦,我想要蓝的,很好用。那就过两天再来买吧。

——嗯,行,不过就得下学期了。

不过就得下学期了。

这几个字是我最最关注的重点。我在想,若是有一天我们没有“下学期”了怎么办?如果说高考是我们义务教育的结束的话,那没有下学期的一天就是我们学生时代的正式告别了。

现在想想都会有不舍。我是一个理想主义和怀旧的人,于是我喜欢上中文,也转不了专业。



无处安放的旧物。本想以此来写一篇文字,但久久搁置,以致快要忘了。小时候,有件事情一直记得很清,就是母亲的有些东西在我看来都是一些旧得再旧的“废物”,但母亲迟迟不肯扔掉,劝说也无济于事。现在想来,那些旧物里面都是她的曾经和年轻的过往啊。就像今天在舞台上看到老师们的串烧,他们成熟的脸上也挂满了回忆的喜悦,身体有明显的发福,或帅气,或漂亮,他们也都和现在的我们一样,一样有过美好的青春。

于是,回过头去。

把很多或相关或不相关的种种整理到一起,让回想跟未来区别开来。



我觉得鲁迅的散文没我写得好,鲁迅的散文没我写得散。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