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州青年电影创作堂 杭州青年电影创作堂 29成员

故事和配乐的斗争

zuwei 2010-07-22
这是一个在第一次拍片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影片里的故事和配乐之间产生了不协调,于是很多人就会不客气的说:拍得跟MV似的。里面有两种意思:一是配乐太多了;二是故事被音乐的情绪带着走了。

电影跟MV从技术层面上讲,除了时长以外没什么区别,但是从审美层面上讲,确实截然不同的两种形式,关键就在于:电影是为故事服务,而MV是为了音乐服务,谁主谁次,一目了然。

可是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关系,很难协调。协调好了,相得益彰;协调不好,喧宾夺主,甚至会严重影响故事的表达。

比如说上个月拍的《愿望》,成片17分钟,但是林茂看了以后说把音乐全部拿掉,再精剪看看。于是我重新剪了一次,剪到10分钟,音乐全部拿掉,结果意外的是,整部影片,从故事上来讲,毫无损失。

此外还有很多情况,比如说《珍妮》,完整版有一个小时,而精剪版只有30分钟。两者的差别在于,完整版多了一个人物,而这个人物带动了很多戏,但是,我把这个人物全部删掉之后,我惊人的发现,主体故事丝毫没有受损。那么我不得不承认,只能说所谓的完整版,留下了许多没有意义的内容。

音乐同故事最可能打架的状态,往往就是在运用丰富蒙太奇组合的段落。《愿望》里面就是赵超去找房,吴在茶馆等他回来那个段落,运用交叉镜头,...
这是一个在第一次拍片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影片里的故事和配乐之间产生了不协调,于是很多人就会不客气的说:拍得跟MV似的。里面有两种意思:一是配乐太多了;二是故事被音乐的情绪带着走了。

电影跟MV从技术层面上讲,除了时长以外没什么区别,但是从审美层面上讲,确实截然不同的两种形式,关键就在于:电影是为故事服务,而MV是为了音乐服务,谁主谁次,一目了然。

可是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关系,很难协调。协调好了,相得益彰;协调不好,喧宾夺主,甚至会严重影响故事的表达。

比如说上个月拍的《愿望》,成片17分钟,但是林茂看了以后说把音乐全部拿掉,再精剪看看。于是我重新剪了一次,剪到10分钟,音乐全部拿掉,结果意外的是,整部影片,从故事上来讲,毫无损失。

此外还有很多情况,比如说《珍妮》,完整版有一个小时,而精剪版只有30分钟。两者的差别在于,完整版多了一个人物,而这个人物带动了很多戏,但是,我把这个人物全部删掉之后,我惊人的发现,主体故事丝毫没有受损。那么我不得不承认,只能说所谓的完整版,留下了许多没有意义的内容。

音乐同故事最可能打架的状态,往往就是在运用丰富蒙太奇组合的段落。《愿望》里面就是赵超去找房,吴在茶馆等他回来那个段落,运用交叉镜头,配合音乐来贯穿情绪,于是时间增长,而长达3分钟的影片没有戏剧冲突,只有音乐传达出来的情绪。但是问题是,没有戏剧矛盾的部分,是在浪费观众时间。

比如说,赵超最后想去小虎家借宿,假设我去掉小虎老婆的抱怨,那么这场戏就会非常无味;但是,有了小虎老婆的抱怨,这场戏人物之间就有了矛盾,就有了戏剧点,而观众也才在经历这样的一个矛盾发生过程,体验到了观看的乐趣。

按照同样的道理,我后来对镜头组合做了调整。在原来吴等赵接她的段落,只是两个女人的等待,然后赵来了,这场戏没有矛盾,而只有:唉,怎么样总得交代他们碰面的情形吧。于是就交代了这么个事情。这是很勉强的。

我调整后是:吴在马路边等赵来接她,而赵还在望月看租房信息(将后来看房的镜头移到了前面),然后吴的朋友都被接走了,吴很失落的张望,赵终于从马路对面过来。这样的场面,才有了矛盾。

而在一个有矛盾的段落,其实是可以舍弃掉音乐的。当你情不自禁的想要配上情绪音乐的时候,你要小心了,那说明你对自己的故事情节不够自信。很多初学拍片的人,都会忍不住的塞很多音乐进片子里,我也是。那只能说明我对自己拍出来的故事不自信,总想着用音乐去遮挡故事的丑陋,表演的粗糙。所以,要避免发生这样的问题,就要在一开始从剧本上解决问题。

每一场戏必须包含矛盾的元素,并在故事的发展中实现矛盾关系的转化,否则,一堆状态的还原,那是纪录片,不是故事片。

其实很多成功的电影,观众会自然而然的沉浸在配乐的环境中,甚至没有觉察到音乐的存在,全被故事吸引,那便是恰当的音乐建立在精彩的戏剧张力之上。也有一些很优秀的电影,音乐并不多,但是能够灵活的运用环境声音,为影片情绪服务。比如说前阵看的《手》,便将很浓郁的上海情调的环境声音作为一种元素展现在影片中,比如说《卡萨布兰卡》里,作为环境声的钢琴音乐,将主人公的记忆带回很久之前~~

感觉电影的音乐,恰如漂亮的衣服,得穿在漂亮的戏剧冲突身上,还得出现得恰当,出现得合适。而不要指望通过衣服把一个很丑的女人包装得很漂亮,走边缘或许可以,但那不是一个想讲好故事的人做的事情。

我另外还发现一个很可悲的情况就是,抛弃任何花样的剪辑和音乐的衬底,就像把一个打扮光鲜的美女的一切装饰抹去,结果看到的只是一个个粗糙和矫情的摸样。

我想起了原来给波斯猫洗澡的情形,所谓纯正血统的蛮横自大,拿到水里泡了泡,立马缩成了一个粘巴巴的白肉陀。我想,大概就是所谓的打回原形。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