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语(江浙话,包括上海话) 吴语(江浙话,包括上海话) 7468吴语人

今日京白粤白尤盛,苏白已经濒临灭亡。

Disenchanted 2010-07-22
当年和京白粤白并称三大白话的苏白,确实文读大幅度消亡了(《一百年前苏州话》里可以看到20世纪初的面貌),可是今日京白粤白尤盛,苏白已经濒临灭亡。苏白的走弱过程伴随着文读的消亡。tw闽南语在日据时代的消亡症状之一也是文读系统的大量崩溃。
有些人始终不明白,文读不是北京话,北京话直到民国仍然是跟苏白一样的白话语言,经过反复争论才有所谓京音为准的结果,即使是山东人也认为北京话是“老妈子话”而不屑一顾。在这之前一直有个不那么实体的“中州音”,说白了各地想象中的中州音就是各种蓝青官话。所以赵元任(注①)小时候读书用常州文读而不用当地的北方话,因为常州文读是被认同的“中州音”系统而当地的北方话不过土语尔。
当文读系统崩溃的时候,这个空一定要有什么系统来填。今天的吴语区的没有受过系统的吴音读书教育的文盲们在可怜的口语里用得到的白读音周转不过来的时候,采用了直接大量夹杂普通话的形式。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文读的一时消亡和白读的一时相对兴盛并不一定是好事情!那可能是吴语丧失表达能力引狼入室大规模灭绝的开始。
我已经无数次听到有人告诉我成语不是吴语,一些提倡地方语言的“义士”碰到“抛砖引玉”时竟然用“厾出一块砖头,引出一块玉”来代替并补充说明上海话...
当年和京白粤白并称三大白话的苏白,确实文读大幅度消亡了(《一百年前苏州话》里可以看到20世纪初的面貌),可是今日京白粤白尤盛,苏白已经濒临灭亡。苏白的走弱过程伴随着文读的消亡。tw闽南语在日据时代的消亡症状之一也是文读系统的大量崩溃。
有些人始终不明白,文读不是北京话,北京话直到民国仍然是跟苏白一样的白话语言,经过反复争论才有所谓京音为准的结果,即使是山东人也认为北京话是“老妈子话”而不屑一顾。在这之前一直有个不那么实体的“中州音”,说白了各地想象中的中州音就是各种蓝青官话。所以赵元任(注①)小时候读书用常州文读而不用当地的北方话,因为常州文读是被认同的“中州音”系统而当地的北方话不过土语尔。
当文读系统崩溃的时候,这个空一定要有什么系统来填。今天的吴语区的没有受过系统的吴音读书教育的文盲们在可怜的口语里用得到的白读音周转不过来的时候,采用了直接大量夹杂普通话的形式。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文读的一时消亡和白读的一时相对兴盛并不一定是好事情!那可能是吴语丧失表达能力引狼入室大规模灭绝的开始。
我已经无数次听到有人告诉我成语不是吴语,一些提倡地方语言的“义士”碰到“抛砖引玉”时竟然用“厾出一块砖头,引出一块玉”来代替并补充说明上海话里无此词,我实在不得不感叹普遍文盲化的现状有多么地严重,以至于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那才是他们真正系统化地被普通话攻陷的地方,那才是吴语让出文化制高点失去文化自信心走向灭亡的起点。

当粤白被全方位使用表达精致的传统文化概念时,当学校里的现代汉语白话文被用粤语一字一顿读出来时,即使有人认为所谓的粤语歌只是粤音歌而不是真正的粤语歌或者用粤语读“你们”“我们”“花儿”有点怪,粤语人却并不give a SHiT,粤语自信地在使用自己的话语权,那才是一种强势的全能的语言。苏白跻身三大白话的历史已经是过往云烟,如果一种白话碰到成语要发生排异反应,主动放弃全方位表达中国文化的话语权而自贬为纯粹的乡俚俗语,我实在看不到这种白话还有什么“自信和坚忍”可言,我看到的是她的自甘堕落和走向灭亡。
如果接受过系统的吴音读书教育,就不会像汉字盲韩国人那样连 “湖啊井啊涛”三个字还要用普通话音音译,而是应该像日语那样直接用日语汉字音。具体到这个问题,“觉 ciah”和普语“觉jue”(注②)不要差了太远哦,上海一堆字的普化恰恰就是不会正确的文读的结果。也不能全怪小朋友们,因为他们从小读书就是普语的。他们的字音只有普语系统,所以他们写出“桑海拧”这种文字,因为实际上不管他们意识到没有,在他们的内心里,吴语是没有汉字音的,汉字音只属于普语,用普语音汉字来注吴语也就可以理解了。韩国人“自信心”最强了,可是在这个例子里实际上他们毫无“自信和坚忍”可言,只剩下不加消化地全盘引入了。吴语直接夹杂普语的现状和文盲化的韩语何其相似。



2
显示全文

回应 (6条) 只看楼主

  • Disenchanted
    一句话,根本在于吴语人的普遍文盲化,他们不会用吴语读字,只好用直接用普语音作错误地折合了。这种情况跟一个没受过教育的北京人读口语里没有的字是一个效果。所以把读错字读白字怪罪到实际上根本小朋友们毫无概念的文读身上是毫无理由的:他们根本没系统学过那玩意儿。觉 读成 ciueh的小朋友们实际上根本没有几个知道这个字吴语文读读成ciah的……他们只是在根据普语折合(注意,文读和普语不是一家人)。把这种事情怪在文读身上,被弃之如敝履缩在角落里旁观的文读也实在是太冤枉了。
    不是因为文读势力太强,恰恰是因为文读势力太弱而被一脚踢开了
  • SinSun
    呜呼哀哉~
  • [已注销]
    Lz犯了一个错误是韩国现在引入汉语人名的时候,一般情况都是根据普通话的音进行转写,这是何故?因为名从其主。汉名进入日语的时候,大部分也是转写为片假名的。
  • Disenchanted
    中国人对英国人的名字是名从其主。可是对日本人,韩国人的名字,因为都是东亚文化圈的,直接念的是汉字的汉语音,这可没从主。难道日本韩国都爱从主吗。看来韩国的确如作者所说已经是汉字盲了
  • [已注销]
    ----------------------------------------------------------
    4楼 2010-07-26 00:22:32 小猩猩变小灰兔 (早睡早起, 头清脑爽)
    中国人对英国人的名字是名从其主。可是对日本人,韩国人的名字,因为都是东亚文化圈的,直接念的是汉字的汉语音,这可没从主。难道日本韩国都爱从主吗。看来韩国的确如作者所说已经是汉字盲了
    ----------------------------------------------------------
    我不同意这个看法
    好比Alejandro是Alexandra的西班牙文形式一样
    其他语言中不管是 Alexandra还是Alexandre还是Alexander
    还是Alejandro 基本都是名从其主
    不要用汉字文化圈这个概念来沙文主义
  • 巨蛤
    2010-07-25 09:36:13 Quasimodo (Ménière's disease)

    Lz犯了一个错误是韩国现在引入汉语人名的时候,一般情况都是根据普通话的音进行转写,这是何故?因为名从其主。汉名进入日语的时候,大部分也是转写为片假名的。
    ====================================
    这只是二战後日韩开始全面照搬西式民族国家模式,奉行脱亚入欧,摆脱汉字“书同文”系统的一个新传统。

    西方对人名采用各种转写的根本原因是他们采用音素文字,记录的中心是语音;汉字文化圈使用的汉字是语素文字,记录的重点在语义。若就汉译日举例,以“他罗”译“太郎”和以“太郎”译“太郎”,其间区别只是前者从其音,後者从其义,未必後者就不如前者更不“从其主”。角度不同耳。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