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抛弃不良情绪互助小组 抛弃不良情绪互助小组 4911我们是积极健康的一群人

希望有郑州的朋友,彼此可以互助

午夜梦回 2010-07-22
大家好!我是新加入的,在郑州生活。

我得心理疾病也有10多年了,从15岁发生一件事,整个人都变了,开始对人有恐惧感,后来慢慢发展,抑郁、焦虑也都缠上了我。我的对人的恐惧恐怕与别人不同,不是简单的“怕人”或是“社交恐惧症”可以形容的,那是种极具个人色彩的独特体验,以前住院时被病友称为“歹毒论”创造者,确实如此,我总会感到人的歹毒,进而深深的恐惧。

10多年来,总是一个人,被病魔折磨的死去活来,异常艰辛。直至前不久,读台湾许佑生的《听天使在唱歌》,作者是位深受抑郁症折磨的作家,写他被病魔折磨下的心路与体验,其中,有一段他在重度抑郁与焦虑折磨之下,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突然想到以前有个同样患过抑郁症的老大姐对他说,在他被病折磨时,无论何时都可以找她,因为找亲朋或是医生求救,他们无法感同身受,唯有同路人可以提供最有效的帮助。我受此启发,想到自己在被重度抑郁和焦虑折磨时,那种极度的痛苦,生不如死,那么,是不是可以找到同样深受心理疾病折磨的人,在一方在病中煎熬时,可以向另一方求救,宣泄或者倾听,对彼此都会有帮助,大家能够彼此理解内心那种大痛苦,或许这是一条不错的道路。

以上是我的一些简单信息,我的目的是希望有在郑州生活的朋友,看到这...
大家好!我是新加入的,在郑州生活。

我得心理疾病也有10多年了,从15岁发生一件事,整个人都变了,开始对人有恐惧感,后来慢慢发展,抑郁、焦虑也都缠上了我。我的对人的恐惧恐怕与别人不同,不是简单的“怕人”或是“社交恐惧症”可以形容的,那是种极具个人色彩的独特体验,以前住院时被病友称为“歹毒论”创造者,确实如此,我总会感到人的歹毒,进而深深的恐惧。

10多年来,总是一个人,被病魔折磨的死去活来,异常艰辛。直至前不久,读台湾许佑生的《听天使在唱歌》,作者是位深受抑郁症折磨的作家,写他被病魔折磨下的心路与体验,其中,有一段他在重度抑郁与焦虑折磨之下,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突然想到以前有个同样患过抑郁症的老大姐对他说,在他被病折磨时,无论何时都可以找她,因为找亲朋或是医生求救,他们无法感同身受,唯有同路人可以提供最有效的帮助。我受此启发,想到自己在被重度抑郁和焦虑折磨时,那种极度的痛苦,生不如死,那么,是不是可以找到同样深受心理疾病折磨的人,在一方在病中煎熬时,可以向另一方求救,宣泄或者倾听,对彼此都会有帮助,大家能够彼此理解内心那种大痛苦,或许这是一条不错的道路。

以上是我的一些简单信息,我的目的是希望有在郑州生活的朋友,看到这个帖子,希望可以建立互助的关系,我们不只是在网上、电话上沟通,更重要的是在一方陷入深渊时可以见面和接触,这对彼此的帮助才是最大的。我的qq393142502,邮箱julien18661925@yahoo.com.cn,如果你愿意交流,请留下你的qq,或者加我,发邮件也行。

最后,把《听天使在唱歌》封面上的一句话送给大家“我深信惟有亲自走过这条泥泞路的人,才真正了解那种微细的心理纠缠,颠覆,拉扯,才会在绝境中用肉身又爬又滚,找到一条独特的出路。”。这句话让我无法平静,错综的情绪中也许有对自己的悲悯和对命运不公的怨愤。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