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采 尼采 27822理想国公民

侯立朝/色戒與性政治(尼采超人美學觀)

jarvik73 2010-07-22
  這一節影評,是意外之作,寫給謝長廷參考的。馬英九和龍應台,不配看此文,因為他們太世俗而庸俗,沒有藝術的視角和美學的心靈!這是用尼采「超人美學」和孔子的「中和美學」寫出的評論,連李安都得要聽課。李安切勿驕傲,台下的觀眾永遠比你聰明。

  色戒原作者張愛玲,就是漢奸胡蘭成之「如妻子」,以色事奸,這種壓抑和自辱感,轉化為創作的張力,恰如其份,所以「色戒」(Lust Caution)中之「隱喻」(在戒而不在色),李安很難理解,他沒有經過中國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歷史轉軌性和社會衝擊性的刺痛,也如此撕裂了中國的人格性。卻因為一場「中日戰爭」而統一化。用現成的名詞來說,就是把「人民內部矛盾」轉化為「民族對外戰爭的敵我矛盾」。張愛玲站在這個歷史潮流中間,既「思前」(內部政治矛盾的混鬪),又「想後」(外部民族戰爭的殘酷),構成她一生作品的主流!只有「隱喻」,沒有「吶喊」,只有「含淚」,沒有「賣肉」。李安把「色戒」賣色化,是噱頭,不是藝術!是無知,不是歷史!他還不配談「藝術」和「歷史」。本人既是老上海,又是抗戰學生,走過這段歷史,而心驚肉跳不已!也才長成「我是超人」的無敵性,完成了尼采的「超人美學」與孔子的「中和美學」的交媾性。可以參閱我寫的「中...
  這一節影評,是意外之作,寫給謝長廷參考的。馬英九和龍應台,不配看此文,因為他們太世俗而庸俗,沒有藝術的視角和美學的心靈!這是用尼采「超人美學」和孔子的「中和美學」寫出的評論,連李安都得要聽課。李安切勿驕傲,台下的觀眾永遠比你聰明。

  色戒原作者張愛玲,就是漢奸胡蘭成之「如妻子」,以色事奸,這種壓抑和自辱感,轉化為創作的張力,恰如其份,所以「色戒」(Lust Caution)中之「隱喻」(在戒而不在色),李安很難理解,他沒有經過中國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歷史轉軌性和社會衝擊性的刺痛,也如此撕裂了中國的人格性。卻因為一場「中日戰爭」而統一化。用現成的名詞來說,就是把「人民內部矛盾」轉化為「民族對外戰爭的敵我矛盾」。張愛玲站在這個歷史潮流中間,既「思前」(內部政治矛盾的混鬪),又「想後」(外部民族戰爭的殘酷),構成她一生作品的主流!只有「隱喻」,沒有「吶喊」,只有「含淚」,沒有「賣肉」。李安把「色戒」賣色化,是噱頭,不是藝術!是無知,不是歷史!他還不配談「藝術」和「歷史」。本人既是老上海,又是抗戰學生,走過這段歷史,而心驚肉跳不已!也才長成「我是超人」的無敵性,完成了尼采的「超人美學」與孔子的「中和美學」的交媾性。可以參閱我寫的「中國美學密碼」和「美學哲學在中國」二書,只有這裡有美學,也才能真正透視張愛玲作品中的靈與肉的美感與虛無。

  「色戒」得獎後,李安一直焦心是「色」而不是「戒」!可見他對「色」的用心很深!也最怕只談「色」而不及其他!其實,不會有人會誤會色,而是李安在每一部電影中都「賣色」。蔡明亮「賣肉」(天邊一朵雲肉圓化),李安「賣色」(從喜宴到斷背山到色戒),屁股與圓月共舞,口水與洪水橫流。人被性交化,性交被市場化,失去了「性感、情感、美感」三位一體的神聖性,也就失去了藝術的神聖性。他好「賣色」而不懂「色」!因為「藝術」就是生命色感的表現。黑格爾叫它是「理念的感性表達」!佛陀叫它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中庸說:「君子之道,造端乎男女性交,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尼采說:「藝術,無非就是藝術。它乃是使生命成為可能的壯舉,是生命的誘惑者,是生命的偉大的興奮劑。」

  色就是性感,萬物都有性感,惟人能感覺到美感。性感是美感的起點,可不是美感的終點。故,性交是美感的起點,可不是美感的終點。性交就是「中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和也者天下之達道。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把性力叫做「愛樂實」(Eros,厄洛斯),會追求美,但它不是「美」。佛洛伊德叫它是「本我力必多」(id-Libido),它受到壓抑能昇華為創造意志和愛國精神,也可能是「殺人狂」和「賣肉的」和「賣色的」,以及陳水扁型的歇斯底里,或是馬英九型的不作為。「色戒」有沒有作為?還是只停在「色」中?色只是工具嗎?色還是透過色而表達了生命的張力?--不論是苦的,還是樂的,還是苦中之樂?或樂中之苦?剎那即是永恆,永恆即是剎那,我經過,我死過!我才有我,我才是我。尼采說:「藝術的衝動,乃是直接滿足的。一方面經由夢之意象,個體藝術上之感受度,其完整的一次性,是和知識階層無關的。另一方面,經由一種激盪心魂之真實,又再度否定了個體,甚至將之吞滅。再不然,就是經由一種神妙的『大我』之集體經驗來補償他。……」色戒在此處可以找到它的定點意識,尼采早已提到它有三層境界。

  李安不懂「色感哲學」,怕被評為「色情導演」,這是他的無知性,以無知為知,看低了觀眾!李安又說:「藝術是不問歷史的!」這更是以無知來掩飾藝術,以藝術來掩飾其無知了!「一切藝術的,都是生命的!一切生命的,都是歷史的。」這是「永恆的輪迴」。歷史就是個體生命的集中表現,藝術也是個體的生命或集體的生命一角之表現!在此輪迴的過程中,藝術只抓住某一時、某一地、某一人、某一事態的不同角度,表現其不同的特色而已!「色戒」就是歷史中的小故事,而且是政治鬪爭和民族戰爭中的大故事,何可脫離歷史?藝術是對歷史的批判,即對個體生命及集體生命之批判!使藝術自身也成為歷史。這是「目視藝術」,也是「心視藝術」!李安只知有「目視」,而不知有「心視」,是心盲。他用鏡老到,哲學與美學卻是空白,是很可悲的!要加深美學、哲學、神學、歷史的知識,運思於「色、空、中、和、超人、凡聖」之中,壓倒伊利卡山和羅塞里尼,才有希望!色不是噱頭,而是美學與哲學的形上學。性交夜夜有,何必放大它?中國唐寅的春宮畫是心視美學,色戒性交市場化是目視美學。「裸」也有三層意義,李安是無知的。把色市場化,就是「賣色」了!俗稱「賣淫」或「賣屄」!李安你在賣什麼呀?是賣Sex-politics嗎?「色戒」在Caution而不在Lust呀!

  別爾嘉耶夫(Berdyaev,1874-1948)說:「愛是實現人格的一條途徑。愛有兩種形式,一種是通往奇偉秀絕的世界之超昇的愛,即 Eros;另外一種是介入於罪與苦難悲憫的愛,即Agape!」但「人是一項性存在」(a sextual being),「色欲」不可避免,「愛戀」不可避免,「性交」不可避免。但若是一個「愛戀肉欲的少女」,碰上一個「濫情主義者」(sentimentalist)如希特勒或丁默邨、胡蘭成,則必將被其「昏迷」不已!會把一切「道德價值」送到床下,進入自我吞滅的境界,因為「大我」(民族主義)是一種奴役「形式」,以「普遍」壓抑「特殊」,而性交又是直接的「個別」行為,就會受到性力所壓倒。這就是尼采三層境界中,第二、三層的矛盾與衝突。色易被毀滅,也會像一粒麥子落地生根那樣,死而復活。「愛即是死亡」(普魯東)。「死亡即是復活」(耶穌)。這是哲學與神學的境界,李安是不懂的!張愛玲也未必懂得。「色戒」在「戒」(很難自守),而不在「色」(自然而然)。以色破戒,是「色迷主義」。色迷必將帶來毀滅,毀滅的實體就是死亡。死亡也有其偉大的意義,因為它「引起了我們無法表達的敬畏!不但因為它是惡,而且因為在死亡裡見偉大。」看到耶穌復活。別爾嘉耶夫說,人在死亡時才是最美的!連最惡暴的流氓也向死亡者致敬。色是死亡,戒是敬畏。色戒,既是美學的,又是倫理的,也是歷史的!死亡使得過去淨化,死亡使得未來高尚!生命的過程及其意義,只有在死亡裡才表現出來!死亡充滿了生命,生命充滿了死亡!死是可敬的,生是可喜的。--「生生之謂易」,性是主動力。性愛的最高峰就是死亡!死亡也意味著死去活來。「死鬼」就是女人最高的滿足,「戰死」就是英雄最高的滿足。

  尼采說:「女人的魅力和至強的效應,用哲學家的話來說,乃是向遠處的輻射力,一種Actio in distans。與此相關,首要的是保持距離。」(快樂的科學60)尼采母愛超強,戀愛不足,所以他了解女性,又不完全了解。因為,受到生理的影響,女人是「性的完全,愛的暴君」。而男人不是要與女人「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乃是:「性的一杯水,愛的游擊隊。」傷透了女人的心。動物是以雄性為美,而以雌性為愛。而人類,則是女性為美為愛,男人是弱者,只會偷竊女人的丁字褲。漢奸也是男人做的!哲學就是練習死亡。(美麗島作家老綠樹侯立朝07.9.26夜於台北)
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尼采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