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夏咒 西夏咒 76成员

雪漠:谈《西夏咒》中的男女双修

matilda 2010-07-22
在我的长篇小说《西夏咒》(作家出版社)中,苦行僧琼和空行母雪羽儿的双修是最惹眼的内容。对它,有人读得如痴如醉,如颠如狂;有人却如堕云雾之中,不知所云;更有人视为大逆不道,而口出恶声。老有读者问寻这部分内容,我只好在这里略做介绍。

时下,很多人对双修内容多有误解,更有人视为一种骗术,认为它是骗色的某种伎俩。确实,世上有许多以双修为名的骗色者,但不能因为太阳中有黑子,便否定了太阳;也不能因为地球上有苍蝇,就否定了地球上的所有生物。

双修是密乘修炼到很高境界后的重要内容――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修行者都能达到能够双修的证量。密乘中对它的要求很高,只有在完成了生起次第的修习、达到圆满次第的某种要求之后,才有双修资格。按密乘说法,要是以双修为名而行淫欲之事,是要堕入金刚地狱的。这“金刚地狱”,是“万劫不复”的另一种说法。

真正的双修其实是一种很高级的禅定――是禅定,不是泄欲。正如我在《西夏咒》所说:“他们用一种看起来很像世俗的男欢女爱的形式,修炼了一种很高级的禅定。”

在密乘文化中,男女双修是凭借大爱和智慧的力量、清除细微所知障、打开一些不易打开的脉结、开发究竟智慧的重要手段。但它不是唯一的手段,用其他方...
在我的长篇小说《西夏咒》(作家出版社)中,苦行僧琼和空行母雪羽儿的双修是最惹眼的内容。对它,有人读得如痴如醉,如颠如狂;有人却如堕云雾之中,不知所云;更有人视为大逆不道,而口出恶声。老有读者问寻这部分内容,我只好在这里略做介绍。

时下,很多人对双修内容多有误解,更有人视为一种骗术,认为它是骗色的某种伎俩。确实,世上有许多以双修为名的骗色者,但不能因为太阳中有黑子,便否定了太阳;也不能因为地球上有苍蝇,就否定了地球上的所有生物。

双修是密乘修炼到很高境界后的重要内容――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修行者都能达到能够双修的证量。密乘中对它的要求很高,只有在完成了生起次第的修习、达到圆满次第的某种要求之后,才有双修资格。按密乘说法,要是以双修为名而行淫欲之事,是要堕入金刚地狱的。这“金刚地狱”,是“万劫不复”的另一种说法。

真正的双修其实是一种很高级的禅定――是禅定,不是泄欲。正如我在《西夏咒》所说:“他们用一种看起来很像世俗的男欢女爱的形式,修炼了一种很高级的禅定。”

在密乘文化中,男女双修是凭借大爱和智慧的力量、清除细微所知障、打开一些不易打开的脉结、开发究竟智慧的重要手段。但它不是唯一的手段,用其他方式如光明大手印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按一些大师的说法,双修是一种很有效、但同时也是很危险的密法,它像一根管子,进入者只有两条路,非上即下;要么升华,要么堕落。

据说,只要得到真正的传承和善知识,双修无疑是最有效地认知俱生智慧、证得究竟智慧的妙法。这一点,宗喀巴大师在其著作中有过精辟的论述。

按一些经典的说法,几乎所有修行者,无论他如何苦修,要想破除最后一分细微的无明和所知障,必须凭借空乐双运。因为所知障是很难破除的一种执著,只有凭借人类本有的那种俱生智慧,才能超越概念和知识对人造成的障碍。在人类本俱的所有能量中,爱情和性能力是无与伦比的一种生命潜能,最具有建设性或毁灭性。关于这一点,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谈了很多。

在密乘中,有许多关于双修的故事。我在《大手印实修心髓》中,就记载了空行母司卡史德的故事:大成就者毗如巴利用双修的方式,让六旬的老女人司卡史德一夜间证悟,最终成就了虹身。

《西夏咒》中琼的原型是盘唐巴,他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为了寻找智慧空行母,他不远万里,从尼泊尔到中国西部,才找到了金刚亥母的化身,以双修的形式,证得了究竟佛果。

不过,密乘中对双修的要求极高,必须有清晰清净的传承、很高的根器、相应的证量,等等。一些密续中有许多具体的判断标准。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

一是双修必须得到传承内的灌顶和授权。这是铁门槛。在密乘中,要是没有灌顶,一切密法都没有意义。没有传承内“电流”的输送,所有的“灯泡”都仅仅是摆设,是发不出任何光明的。一些未经专门的灌顶授权的所谓双修者,肯定是骗子无疑。他们既不可能有证量,也不可能懂方法,其所谓的双修,只能是一种骗色伎俩。

二是要求主要的一方必须完成生起次第的修持证量。按香巴噶举对生起次第的要求,行者要自成本尊、五轮清晰地生起本尊、层层递进微观契入、深入七层内观、安住于所缘境不动不摇达七天七夜,毫无妄念才算完成了生起次第的修习;在此基础上,才有资格进一步修圆满次第,否则是不可能达到双修要求的证量的。 《西夏咒》中琼的生活原型盘唐巴闭关修持生起次第达21年之久,才俱足了密续要求的相应证量。其中的许多要求,必须要经过严格闭关才能达到;未经多年的严格闭关者,是不可能俱足相应证量的。即身成佛的窍诀是得到密法,毕生苦修。世上没有不修的佛。便是上根智慧如惠能大师者,开悟之后,也必须有十多年在猎人堆里的苦修保任。现代人仅仅是自我安慰似的修炼,是不可能证得究竟佛果的。

三是主修者必须明白空性――就是说他或她至少是能明心见性的菩萨――这明白空性不仅是理上的明白,更是事上的受用。而密乘事上的开悟,必须有摄气入中脉之后的许多症兆。关于这一点,也有专门的证量要求。在香巴噶举的法脉中,只有完成生起次第,进入圆满次第,进而修宝瓶气,生起拙火,修得幻身,证得光明,才算真正明白了空性。拙火不生,幻身不成;幻身不成,光明难证;这光明,才是密乘所说的空性。光明之后,才算真正进入修道,才谈得到真正的双运。

四是还必须能守持明点,不漏精,懂得散点之法。此外,还有一些要求,大多是铁定标准,是底线。

按传统说法,任何没如法完成生起次第要求证量、没有气入中脉的诸多证量、不明空性、不能守持明点者,若要进行所谓双修,是必然会堕入金刚地狱的。

除了以上要求外,尚有许多传承内的仪规和方法,有许多凭借爱情和性能量打开细微脉结、改善内分泌、认知心性、摄气入中脉、散明点法等诸多耳传窍诀。它其实是一种生命科学,是利用人类心理和生理能量中最强大的力量――爱情和性能量,来破除生命障碍,实现终极超越。这跟借双修为名、行淫欲之实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里,我用一句非常形象的比喻来说明双修跟一般行淫者的不同:在净相中看来,如法双修者是两尊禅定的佛――修者至少做到安住所缘境达七日七夜以上,其目的是为了升华生命和智慧;而行淫者则是两个动着的生殖器――其目的是为了泄欲。

其高下之别,有云泥之隔。

在《西夏咒》中,有许多充满诗性的文字,对双修进行了形象的描绘,但那描绘,不乏艺术处理,也仅仅是个指月的指头,永远代替不了那修炼本身。

在笔者传承的香巴噶举大手印文化中,将这部分内容,称为“宝盒”,也叫和合大手印,它是方便和智慧和合而修的一种形式。这方便,代指大乐;这智慧,便是空性智慧。用一种现代话语来说,双修其实是凭借大爱大乐和空性智慧来升华自我的一种方式。

不过,在密乘中,不是所有的行者都一定要用双修的方式来实现超越,香巴噶举的光明大手印便无需进行这类双修训练。按传统说法,当你打破了某种执著,达到一种境界后,你的交流对象便不一定是人间女子。你也可能在法界的空行母如金刚亥母――这也许便是科学家所说的那种暗能量――帮助下实现超越。十多年前,笔者便于净相中契入这境界。为了给当代心理学和宗教学提供一点有用的资料,笔者曾在《大手印实修心髓》(甘肃民族出版社)记录过那种觉受,在《西夏咒》中也引用了一点,有缘者可以看到的。

在那种境界中,是没有欲望的,有的只是慈悲、智慧和光明。其中有许多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它属于传统文化的范畴,我们要取其精华,剔其糟粕。其实,无论道教、还是佛教,都有无数我们至今仍能借鉴的属于生命科学的内容。关于爱对人体和生命的诸多益处,西方科学有很多理论和证据。

当代科学认为,这世上,我们看到的物质世界,只占4%,有96%是暗物质和暗能量,而它们至今仍是当代科学解不开的谜团。

也许,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便能找到能够揭开那些暗物质和暗能量秘密的钥匙。 

我们不能将所有不了解或不能解释的现象都视为迷信。

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是盲人,便否定太阳的光辉。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5条) 只看楼主

  • 小虎
    我的理解,“双修”是针对下根修行者的一种方便,以全身心性爱中“我无”刹那得境界体验表象“禅定”中“乐空”的境界。
    如果以“双修”作为解脱的修行,与道教的“双修”有何异?
  • matilda
    也许还没有证悟空性的人是无法理解吧?
  • dannywu
    学习学习
  • 金刚无我
    世人以邪恶观念诽谤双修,然而他们做的邪事倒不少,有的诽谤后揣测自己如何双修,更有邪魔特点等死待时.计时的方式害人装作上师.有的自因魔拽灭害人而逃到印度,还在自因魔害灭大地狱!什么江楚也是如此,藏地都出了名了!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我于今昔皆忏悔!我忏悔我所说的,唯愿上师加持护佑执着于成就不共无为!
  • 金刚无我
    象我这样的不修双修就完蛋了,上师加持双运救我命的功德我悉皆随喜,而且往昔未完成双运的破戒罪业我悉皆忏悔,唯愿空性菩提不退转,愿上师加持,嗡玛尼贝美吽!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