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情小故事 纯情小故事 52纯的

小学初中的暗黑史记录

能能 2010-07-22
Menthae:
他妈的,初中欺负我最凶的女生前一阵还来套我近乎,说我们是好姐妹。好你妹啊!十几个班干部在我做值日那天撕了一地的纸屑。上课说话、考试作弊都是全班投票选出来的,一定会有我。你妹!幸好我是块大理石!


能能:
嗯 其实我特别不招同学喜欢 但是他们就要集体耍我 看我出糗的样子 明明一点都不想当班干部 故意提名我 然后就给我一票 然后大扫除的时候 总是有男人要找我单挑 麻痹 从来就是凳子扔过去 要是被指责破坏公共财产我也不怕的 打架就是要不计后果 后来他们就怕了 因为我实在是个疯子


Menthae:
http://kittysasa.blogbus.com/logs/51955314.html 还有我们的变态班主任,我已经写过她了。呵呵,其实就是几个大队长之类的联合了一大票同学整我呗。我看到那个姑娘写的,老师一骂就开始嚎啕大哭,像条件反射一样,我就特别难过。我真的是这样,只要老师找我谈话,马上就飙泪。小时候不这样,我就没法保护自己,意味着还有无止尽的检查,找家长。我们老师最喜欢说的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叮你妹,改你妹!我很大了做梦还会梦见我站在教室正中央,大家都在辱骂我,呵呵。童年创伤性记忆。

能能:
我小学老师老在同学面前拿我当典型 说我经不起批评 喜欢翘嘴巴 嘴...
Menthae:
他妈的,初中欺负我最凶的女生前一阵还来套我近乎,说我们是好姐妹。好你妹啊!十几个班干部在我做值日那天撕了一地的纸屑。上课说话、考试作弊都是全班投票选出来的,一定会有我。你妹!幸好我是块大理石!


能能:
嗯 其实我特别不招同学喜欢 但是他们就要集体耍我 看我出糗的样子 明明一点都不想当班干部 故意提名我 然后就给我一票 然后大扫除的时候 总是有男人要找我单挑 麻痹 从来就是凳子扔过去 要是被指责破坏公共财产我也不怕的 打架就是要不计后果 后来他们就怕了 因为我实在是个疯子


Menthae:
http://kittysasa.blogbus.com/logs/51955314.html 还有我们的变态班主任,我已经写过她了。呵呵,其实就是几个大队长之类的联合了一大票同学整我呗。我看到那个姑娘写的,老师一骂就开始嚎啕大哭,像条件反射一样,我就特别难过。我真的是这样,只要老师找我谈话,马上就飙泪。小时候不这样,我就没法保护自己,意味着还有无止尽的检查,找家长。我们老师最喜欢说的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叮你妹,改你妹!我很大了做梦还会梦见我站在教室正中央,大家都在辱骂我,呵呵。童年创伤性记忆。

能能:
我小学老师老在同学面前拿我当典型 说我经不起批评 喜欢翘嘴巴 嘴巴翘得可以挂油壶 也不知道她拿来的歇后语比喻 所以同学都老嘲笑我嘴巴可以挂油壶 奶奶个熊啊 所以我写作文就写真话 比如春游回来大家都写兴致勃勃 我就写垂头丧气 因为春游回来的确很累 每次老师都受不了我这么阴暗的性格 不过M 我发现我皮真很厚 老师以为我被批评哭了 问我认错没 我说:你等着 结果后来作文比赛得奖的就只有我 班里出手抄报最好的还是我 老师的得意门生全是我手下败将 劳资就是反学校反老师


Alwayssmile:
初中的时候,因为是外地转学过来的,又跟一个班里比较刺儿的女孩关系很好,于是有一天下午没有课,我被班里六七个女的拽到海边,先是指责我,然后就动手揪我头发,踢我。我就跟圣斗士似的。现在想想,他们现在有的结婚了,有的当妈妈了,而我也练就的能忽略任何极品,只是不知道他们想起来这些事儿,要怎么跟他们孩子说,你们的妈曾经是如此的傻逼。
4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4条) 只看楼主

  • 能能
    Alwayssmile:
    我记得特清楚。傍晚的海边景色还挺好的,我就跟一群恶魔誓死抵抗。有的人抓住我的头发,有的人就趁机踢我。我不会挠别人,也不擅长揪头发,就会用拳头还手,还用脚踢他们。反正我觉得自己是拼了,跟壮士似的。只是我不明白,我做了什么让他们这么恨我!我他妈的什么都没做!就是按照自己喜欢交了个朋友。他们不敢欺负我那个朋友,就趁她不在欺负我。

    能能:
    不过回忆以前还真是歇斯底里 打架打到最后就剩惨叫了 真血腥啊 我还会撞黑板呢 拿蜡笔把黑板全涂一遍 黑板就写不上粉笔了 被老师锁教室不给回家 我就砸窗户逃回家 后来爸爸就赔了一块玻璃就好了 但是回家被我爸爸赏了好几个巴掌 差点断气 还是老妈护住我 我爸就把我当男孩子管


    Menthae:
    哈哈,欺负我最凶的那个还来开心网问我,你在哪里工作呀?你有男朋友了吗?我也为她可惜,活一辈子还拿我当竞争对手,劳资根本看不上你!幼儿园起就跟着爸妈和隔壁邻居抢公用面积,读小学跟我抢课桌,读初中煽动班级同学围攻我。现在在街道做女警!你牛!劳资等你出息!
  • jason
    momo
  • 能能
    Menthae :
    @能能:你帅气,我从小被全家人洗脑。还好我有个老牛逼的爹!初中时别人以班干部身份为难我,爹就教我: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让我直接无视。我爹确实帅气!


    能能:
    我们家也算有文化的家庭 当然不如M家书香门第 奶奶当老师 爸爸年轻时是文学青年 不过他们就看不起我这个野孩子 没人爱我的 所以我坐在痰盂上自己说故事给自己听 我爸爸说的那些有哲理的话都说给我姐姐听的 偶尔吃饭的时候我附带让我听两句
  • 能能
    Menthae :
    @能能:我从小就想着要逃离这个家庭,看起来严肃正经,其实有很多伪善的东西。我爹在精神上逃离了,我在行动上做得更彻底。反正怎么不循规蹈矩我怎么来。不过小时候背叛自己家庭的人,长大了之后还是会回来的。这是一个无可奈何的结果。所以我看《唐山大地震》也挺难过的,亲人永远是亲人,真是这样。


    naoko :
    当时那傻逼女人还跟我说“看我们谁先找到自己的Mr Right吧”,逼得我有bf了以后也傻逼一样在qq空间晒bf家世外貌学历,于是最近这女人彻底不来打听我现状了。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搞不好她初中爱我,才会那么执著地欺负我,后来还主动来联系我,紧密关注我的一举一动...


    能能:
    我初中同桌结婚生孩子了 每次总是在QQ上留言 她觉得我很苦的 还觉得我父母不容易 故意光临我家的洗车场洗个车什么的 我们家的工人还问我 那个漂亮的女人是谁 的确那女人穿得也就小镇上的男人觉得惊艳吧 好吧 初中同学不知对我是怎么的情感 总之她有点什么事都告诉我的 一直就这样 想不通啊 回忆起来因为我一直没胸,她还主动让我好好摸过她的大胸呢,所以我觉得她还是个好姑娘吧。


  • 胖旅人
    棒球英豪
  • 能能
    Menthae:
    @naoko:哈哈,不是有个傻逼前一阵在豆瓣上疯狂地给我各位友邻发诽谤豆邮嘛。我10岁起就开始面对这种尔虞我诈,早就学会无招胜有招,这种低段位的造谣我还会怕?!你这么一说我也要开始考虑是不是他暗恋我不成。。。

    能能:
    对啊 我也觉得 其实很多姑娘爱我吧 因为太骁勇了 因为太异类了
  • 坦克手贝吉塔
    我小学老师超级讨厌我的,无论我怎么做,贱逼都看不起我。当然,我除了学习之外,其它方面也确实不太行,体育差不能为班级争光,也不会来事儿,家里也没钱。
    但也不用对我这样吧,歌词里怎么说的来着,找不着凶手的逼事都往我头上按。劳动时脏的累的,都让我去做,好,我忍了;考试评语从来就没好的,无论成绩多么好,无限打击,挨留罚站,好我也忍了;无论谁做了事情,挨罚的永远是我,在全世界面前讽刺挤兑我,好,我懦弱,没问题;最可恨的是,同学的本子上被写了脏话,非说通过笔迹辨认了,证明是我干的。我就操你妈了啊!操一万年啊!世界毁灭接着操。直到天荒地老。
    不仅是她欺负我,当时跟老师交好的几个班干部也是,搞我啊,暗地里弄我啊,现在想想觉得有些可怕,都是小孩子啊,干嘛那么多心机。
    当然,也不用说别人,我心机也不浅。我被老师和班干部无限挤兑,但可能是我做事还算讲究,也不装比,所以其他同学都挺喜欢我的,人缘一直非常好。总的来说,虽身无长物,但有些江湖义气。义气有了,混混朋友当然也就不缺。
    所以咯。小学一毕业,我就安排一些朋友去“办事”,当然,收拾老师是不太敢的,不过有个一直跟我作对的男性班长,我当时觉得我不搞死他无法继续生活。他当时大概听到了风声,躲了好几天。不过,操你妈,你以为这就能算了么。
    在一个下午,终于让我的一个朋友在教室里逮到了一次,当然,打得也不严重,他跑得倒是真快。我在教室里的座位上目睹了全部过程。心情极度平静。
    我想,用拳头解决问题,总归是光明的吧。当然,我不亲自去做,这点不太光明,但我得维持形象啊,我还得继续跟傻逼玩下去。
  • 坦克手贝吉塔
    我们在不同的初中读书,我过得还算可以。转眼之间,初中也毕业了,那个假期的时候,男性班长居然邀我共同去看望小学老师,他们那帮人好像每年都去看的,真不知道看个什么鸡巴劲。
    好,当然没问题,我去就是了。到了老师家,笑脸相迎,仿佛以前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们相谈甚欢,我像个局外人一样。
    老师最后请了当年的这些“好学生”吃饭,结账的时候,跟饭店的服务员因为两瓶啤酒是否免费而大吵起来,那些班干部还去帮腔,引得其他就餐的顾客连连侧面。当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其实我根本就不用跟这帮人较劲的,他们终究会被自己搞死的。
  • 能能
    阿坦 超懂你 抱抱

    小学初中还流行拜年的时候去拜老师 真是洒狗血的要命
  • 坦克手贝吉塔
    高中毕业时候,他们再度邀我去看望老师。好啊,继续去看,老师的女儿已经10岁左右了,很调皮。我很想找个机会跟她讲讲,告诉她,她的妈妈当年是如何对我拳打脚踢的。
    场面上的一切和谐,阔别多年的师徒,亲热得好似姐弟,目光透露着关切,这一切都让我有点让我分辨不出来真假。跟当年的同学一起打牌,嬉笑怒骂,都是好兄弟的样子。
    提到打牌,当时不免感慨。初中毕业那次,我们也是在打牌;而六年前的那个带血的下午,之前我们也是在打牌。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