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s+ - AppStore搜“Yummy愉悦” les+ - AppStore搜“Yummy愉悦” 32199我们看LES+!!!

13岁的我和38岁的她。。。(7年前的事)

[已注销] 2010-07-22
再看了一次洛丽塔,97版的。当年看的时候,更多的是觉得羞愧和厌恶。甚至不知道结局是什么样子。
却让我带起了那些尘封的记忆,比如她。我从来不敢把自己比作洛丽塔那么精灵的,让人魂虚梦绕的女孩。
只是那年,我恰好13岁,开始长个子,开始抽条,变得瘦高,喜欢游泳,有了自己太多的心思。喜欢看隔壁班的那个带着紫色丝绸带的女孩,总是对着我甜甜的笑,而我总是仓皇而逃。假装没有看到,之后在拐角,一点一点地偷窥着,暗自美好着。
也许人都喜欢纯洁的事物,哪怕根本是在意淫也没有关系,哪怕只是自己想象中的天堂也无所谓,只要里面的人儿那么美好纯洁就足够了。
遇到她,是在一次集会上,她的男人搬迁请宴,我的父母都在其中。我们去到他们家5层楼的大居室,像一个小型的PATY,这对于出身保守家庭的我来说,让人兴奋有趣。我装模作样地表示自己已经能够担当大事,一边按捺不住地偷偷观察着放在茶几上的各种小吃,闻着厨房里飘来的香气,看着那些闪着光的小玩意。很想去碰触,却怕被认为幼稚和不庄重。所以,做一个孩子,是很累的事。
吃过饭后,大人们开始长篇大论地说一些无聊又不关己事的所谓社会丑闻。小孩只有我一个,还有一个就是比我大一届的男生,我本来想要和他讨论...
再看了一次洛丽塔,97版的。当年看的时候,更多的是觉得羞愧和厌恶。甚至不知道结局是什么样子。
却让我带起了那些尘封的记忆,比如她。我从来不敢把自己比作洛丽塔那么精灵的,让人魂虚梦绕的女孩。
只是那年,我恰好13岁,开始长个子,开始抽条,变得瘦高,喜欢游泳,有了自己太多的心思。喜欢看隔壁班的那个带着紫色丝绸带的女孩,总是对着我甜甜的笑,而我总是仓皇而逃。假装没有看到,之后在拐角,一点一点地偷窥着,暗自美好着。
也许人都喜欢纯洁的事物,哪怕根本是在意淫也没有关系,哪怕只是自己想象中的天堂也无所谓,只要里面的人儿那么美好纯洁就足够了。
遇到她,是在一次集会上,她的男人搬迁请宴,我的父母都在其中。我们去到他们家5层楼的大居室,像一个小型的PATY,这对于出身保守家庭的我来说,让人兴奋有趣。我装模作样地表示自己已经能够担当大事,一边按捺不住地偷偷观察着放在茶几上的各种小吃,闻着厨房里飘来的香气,看着那些闪着光的小玩意。很想去碰触,却怕被认为幼稚和不庄重。所以,做一个孩子,是很累的事。
吃过饭后,大人们开始长篇大论地说一些无聊又不关己事的所谓社会丑闻。小孩只有我一个,还有一个就是比我大一届的男生,我本来想要和他讨论讨论篮球或者游泳或者枪支弹药都可以,但他似乎不屑和女生玩。我百无聊赖地四处转,趁大人没有注意我的时候,我偷偷跑上楼去。还没有上楼的时候,我就注意到3楼那颗香气四溢的茉莉,我非常喜欢茉莉,总觉得这么小小的花儿能够散发出清澈的,悠扬的香气,是多么让人怜爱喜悦。
我判断着那株茉莉所在的房间,门半掩着,我轻轻推开房间,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鞠着身子,在给茉莉浇水。拿着一个塑料的小杯子,也许那天的阳光太亮,照在女子的身上,我的心脏有一瞬的停止,白色和黑色确实是很好的搭配,直到现在我依然忘不了那种完美。长长的头发,虽然挽了起来,却因为丝带不是很稳,有一半的头发滑落在胸前,贴在她白色的裙子上,像黑夜下的明珠。她的皮肤很白,是苍白的白,不是完美的富有弹性的雪白,只是那白色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一点点蔓延出来,让我开始心疼。她似乎察觉到来人,她转过身,很温和地对我微笑,有人说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她只是美丽却不和善,也许我不会深陷其中。可是她恰好美丽,温暖,忧伤,我不由得无可自拔。
她笑着看我,说:“你是谁家的小孩?”我很讨厌别人说我是孩子,可是从她的口中听到这样的称呼,似乎都带着宽容的,暖暖的气息。我羞涩地笑,使劲摆出我自认为最好的姿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大方而不失礼数。告诉了她我父母的名字。我记得那群大人的身影中,没有她。也许她是这家人雇佣的保姆或者亲戚。我这么想着,她只是说:“想不想吃绿豆糕?”我傻乎乎地点头,她走过来,拉过我。我能感觉手心出汗,她并不嫌弃,哪怕邹一邹眉。
1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72条) 只看楼主

  • 小公子要爆发
    哦,直播,杀一个。
  • 赵小赵
    重口味~继续杀
  • 小公子要爆发
    相当重的口味啊,嘿嘿。坐等直播。
  • [已注销]
    重口味
  • 马自挂
    啧啧啧啧
  • [已注销]
    …又有故事了
  • 且聽風瀛
    人呢。。。。怎么没后文捏
  • [已注销]
    之后怎么回家,我已经不记得了。那已经是暑假的事,之后没有机会再见到她。她似乎很少出门,哪怕一个女人会做的卖菜甚至逛街,都没有她的影子。我很想问问母亲,却仿佛模模糊糊知道这是什么感情,说是感情,似乎又可笑至极,那不过出自一个少年时代欣赏美丽的阶段。或者,只是情窦初开,而恰好她走了进来。
    偶尔的一次机会,得知她有个女儿,而且很巧的,她的女儿是我隔壁班的。我在101班,她的女儿在97班,就像97这个数字一样,她的女儿与她完全不一样,个性且开朗。我出于某种自己也不清楚的目的,去接近她的女儿。那时候,我刚开始长个,抽条,高瘦喜欢游泳,所以皮肤一直很黑。又理了短发,只是为了方便游泳,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T吧。、
    也许因为我介于异性和同性之间的外表,她的女儿很乐意和我在一起,自从认识以后,我们放学后经常一起骑着自行车回家,这样,我就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是她女儿的朋友,我可以随便走进她的居所,甚至她的视线,她的内心。80后的女孩,不知道什么叫同性恋,不知道什么叫LES,没有那么分明的差别,只是单纯的,明白自己的与众不同,小心翼翼地拿捏着自己的情感,害怕着被发现,期待她能察觉,恐惧她的讨厌。
    彼此熟悉了之后,即使她的女儿不在家,我也可以打着这样那样的借口去找她,她似乎很喜欢我,也许因为寂寞。我慢慢发觉,她在那个家里不怎么受欢迎,她是女主人,却得不到女主人应该有的尊重,不管她的儿子还是她的女儿,甚至她的丈夫。我从不去试图和她探讨这个问题,我只是假装天真孩童,藏着这卑鄙的心思,接近她。和她讲在学校的趣事,假装自己很烦恼,说关于月经的初潮和所谓的初恋。至今我仍然记得,她用一只手臂支着下颚,微微地侧着身子,穿着一件米白色的绸缎半袖衫,长长的,闪着迷人的光彩的黑发便顺着她的腰际垂落下来,她穿透我,去看她的童年。她说:小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例假(她从不用通俗语),大概12岁的时候,和你差不多大,有天早上,我总觉得下体不舒服,却没有多想。直到上完第一节课站起来的时候,旁边那个男同学很惊讶地说,你受伤了吗?怎么一屁股的血?
    她笑道,摇着头,亮光笼着她的脸庞,我可以看见她苍白的脸上细小的,晶莹的绒毛。“后来呀,我是哭着回去的,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所以,你是幸福的。”她移动视线,与我的眼神对视,我惊慌失措地几乎跳起来。“啊,啊,是的。我,我妈妈早就告诉过我了。”我慌得要命,生怕她看出了什么。
  • [已注销]
    她叫我阿灵。我喜欢她软软的,像吴侬软语的声音,她对我的喜好,像母亲对女儿一样。偶尔的,她看着我,是那么寂寞,我明白她只是将我当做她女儿的替身。我曾经想过劝告她的女儿,对她母亲好一点。但是我贪心的希望她只对我一个人好,就算不长久。
    她喜欢香的东西,比如茉莉,她是个有情调的女人,会把凋谢的茉莉收藏起来,晒干,用一个薄纱的小包装起来,就变成了小巧的香料包。她曾经送过一个给我,却因为我后来的年轻气盛,丢在了记忆的琐屑中。总想为她做些什么。曾经在一个细雨的季节,去采了满满一袋子的缅贵花,不管手臂上被划出的深深的伤痕,送去给她。却又羞涩地,只是趁着她不注意,偷放在她的枕下。她还是发现了,笑着将我搂在怀里,说:“阿灵,谢谢你。”我涨红了脸,语无乱次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身上的香气让我恍恍惚惚,她柔软的胸膛令我几乎窒息。“小灵,你们在干嘛?”一声惊雷,我慌得大脑一片空白,被发现了,被发现了。她的女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她镇定自若地:“阿灵送了我们一些缅贵。”她女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我一眼,“小灵,你不是来找我拿参考书的吗?怎么上这里来了?”拉住我的手,便走了出去。她女儿的无礼,她只是宽容地笑笑,对我点了点头。
    她的女儿将我带回卧室,狠狠说道:“这个女人最讨厌了。”我惊诧地看着她。“她就是个狐狸精,小灵你少接近她。”我想要问,却天生是个口拙的人,或者我本能地屏蔽关于她的一却污点。之后我想要告别,却因为她女儿的不乐意,只好作罢。只是走出大门的时候,我一直看着那扇窗子,她藏在半透明的窗帘后,不知道是面对着我送别,还是背对着我难过。
  • [已注销]
    说实话,我的故事确实非常多。只是这个女人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至今难以忘怀。
查看更多回应(72)/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