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爱讲冷笑话 我们爱讲冷笑话 678381企鹅

师兄说......

晴耕雨读 2010-07-22
师兄说,中文系就属北大最不好找工作了,因为别的学校都留自己的学生。古代文学就属明清这段最不好找工作了,因为这两年好多高校的明清都饱和了。
师兄说,南京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你去哪个?去南京师范大学就对了,因为这个钱多。同济是个好学校吧?七扣八扣,最后拿到手里的工资就一个月八百,连自己都养不活。上海大学税后八千,但那边不要明清。

师兄说,现在北京上海我都问遍了,工作连个影子也没有。我给苏州大学也投了,但它的明清留自己学生都留不过来。唐宋倒是有希望,他们给我的同学发试讲邀请了。

师兄说,北大中文系博士出去找工作一点优势也没有,学校就要求发两篇文章,导师也不在意你发不发文章。硕士阶段根本就不要求你发文章。有的老先生还说不发文章是好事,要等学问成熟了再发。结果其他学校的博士发文章都比我们多。人家读三年发三十多篇,你比得了吗?别问人家是怎么发的,反正人家发了。挑简历的时候没人管他发的文章是不是垃圾,看他列出来的篇目比你多,直接就把你的简历给扔了。
师兄说,你问怎么发文章?我看《文学遗产》这样的地方就不要投了,没戏的。《北京大学学报》也不要考虑了。可以往不出名的期刊去投。你说那些期刊发的文章都很垃圾?...
师兄说,中文系就属北大最不好找工作了,因为别的学校都留自己的学生。古代文学就属明清这段最不好找工作了,因为这两年好多高校的明清都饱和了。
师兄说,南京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你去哪个?去南京师范大学就对了,因为这个钱多。同济是个好学校吧?七扣八扣,最后拿到手里的工资就一个月八百,连自己都养不活。上海大学税后八千,但那边不要明清。

师兄说,现在北京上海我都问遍了,工作连个影子也没有。我给苏州大学也投了,但它的明清留自己学生都留不过来。唐宋倒是有希望,他们给我的同学发试讲邀请了。

师兄说,北大中文系博士出去找工作一点优势也没有,学校就要求发两篇文章,导师也不在意你发不发文章。硕士阶段根本就不要求你发文章。有的老先生还说不发文章是好事,要等学问成熟了再发。结果其他学校的博士发文章都比我们多。人家读三年发三十多篇,你比得了吗?别问人家是怎么发的,反正人家发了。挑简历的时候没人管他发的文章是不是垃圾,看他列出来的篇目比你多,直接就把你的简历给扔了。
师兄说,你问怎么发文章?我看《文学遗产》这样的地方就不要投了,没戏的。《北京大学学报》也不要考虑了。可以往不出名的期刊去投。你说那些期刊发的文章都很垃圾?那没办法,人家手里攒着各种关系,还不一定登你的呢。
师兄说,我们找工作是很凄惨的。别的学校中文系博士要么直接留了,要么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消化了。而北大中文系一是不留自己学生,二是没有自己势力范围。北师大看上去好像没有北大好,但人家中文系博士比我们好找工作多了。他们自己学校可以留,再者,中央财经大学的中文系都快被他们把持了。陕西师范大学你愿意去吗?别考虑了,愿意去你都去不了。西安那边完全被西北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的学生垄断了。他们有势力范围的,走到哪里都有师兄师姐接应着。而别的学校在接收北大学生的时候,最多要一两个就打住了,绝对不会连着要,他们怕我们形成北大帮,而且去了还要先打压你。

师兄说,北大中文系号称不留自己学生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避免学术近亲繁殖。这是很一厢情愿的。因为别人都留,你不留,别人只会觉得你很奇怪。我的一个同学是研究两河流域楔形文字的,全国只有北大和东北师大有这个点。他在东北师大读完硕士以后,考到北大来读博,完了留不下来,想回母校。结果人家那边说:“我们已经留自己的博士了。你既然去北大了,为什么不能留?是不是跟导师关系不好啊?”
师兄说,要不你去边远地方吧。我们上两届有个师兄去了石河子大学,毕业一去就是副教授,还给房子。现在去了才两三年,已经评教授了,还是学术带头人呢。不过估计你不愿意去,我们也不愿意去。

师兄说,现在北京上海房子都天价了。幸亏你家不是农村的。如果家是农村的,父母不能资助你,反而要你资助,那你就完了,压力可大了。好在我父母自己过得挺滋润的,以后还可以帮我付首付。
师兄说,硕士是最好找工作的,比本科有优势,人力成本又比博士低。现在一个硕士一个博士去竞争同一份工作,只要硕士做得了,人家铁定不要博士。因为付给硕士的工资可以低些。

师兄说,你说去出版社是吧?可是那样专业就废了,硕士毕业就可以去了。何况出版社压力很大的,不但要负责出书,还要负责卖书。销量和你的待遇是密切相关的。想去北大出版社?那个地方现在进去都是没编制的,连北京人都不算,什么保障都没有。你说你是博士?博士在别的地方可能稀罕点,在北京可是多如牛毛。
师兄说,考公务员?我没听说哪个博士去考公务员。要考公务员你硕士时干吗去了?现在再去考,你的专业全废了。

师兄说,要不你去新加坡吧。新加坡今年在我们这儿招人呢,钱也多。不过去了以后是当汉语老师,研究环境跟这里是不能比的,主要是没有书,恐怕你的专业也得废了。

师兄说,我看理工科院校就算了,好多地方连中文系都没有,你去了就是被“倡优蓄之”,要你教大学语文装点一下门面,其他什么资源都不给你。你的专业就全完蛋了。
师兄说,我刚才问过《文学遗产》的编辑了,很遗憾,人家说了第一条就是不要女生,第二条才是要名校。你说什么?违反《劳动法》?人家又没写在规章制度里,你上哪里去告?

师兄说,有一个师兄去年找工作,面试一开始的时候人家就跟他说,你能来面试是很幸运的。我们收来的简历都是分两堆放,男生一堆女生一堆,然后直接把女生一堆给扔了,再从男生里挑出两个来面试。
师兄说,你说去国图?去年我的一个师兄去参加过他们考试,考试要考五六轮,很折磨人的。结果考过第二轮以后,他听说有一个关系很硬的人根本没有考试,直接空降到岗位上了,然后他就放弃了。

师兄说,刚才讲的那个师兄去某地方面试的时候,有一个同班女生也去面试。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想来干什么工作?”她说:“我想做学问。”然后就直接被撵出来了,人家说不要做学问的。所以你以后去找工作的时候,记着说:“领导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师兄说,我前几天听说上海社科院招人呢,结果打电话过去,他们说要英语六级证书,而且要三年以内的。我不相信哪个博士毕业生能拿出三年以内的英语六级证书来,我们为了保研,不都是大二大三就考了。可是我又不能直接说你们怎么这么bt,只好说那我可以去补考一个。然后人家说算了,来不及了。

师兄说,我的一个同学听说国图的某部门有五个编制,而现在只有四个人在岗,于是很高兴地去打听。结果人家说,剩下的那个早就内定了,内定的人在外头读博呢,等读完回来就直接上岗了,其他人都靠边站吧。

师兄说,有时候你看到招聘启事,似乎自己的专业挺符合的,别忙乐,可能后头有一个比你更符合条件的人在等着,而这个启事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因为这是学校早就内定了自己的人,然后根据他的情况出的招聘启事。比如上次中山大学说要戏曲史的,我想我们搞明清的总还沾边,结果导师很敏锐地跟我说,全国只有中山大学有专门的戏曲史专业,他们搞不好就是为了留自己的人。我托人去一问,果真如此。所以关系才是王道。

师兄说,我认识的一个博士是从东北师大考过来的,现当代文学,跟他同时考的还有一个同学,他考上北大了,那个人没考上,然后那个人很郁闷地去四川大学了,三年后毕业直接回了母校。可是北大中文系是读四年的,等他毕业了,母校的位置已经被占了。所以考上北大博士其实不见得是件好事,搞不好考不上的话,你将来找的工作还好些。
师兄说,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我跟人去PK,我输了,那我心服口服。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对手。我们专业已经饱和了,各个高校都不要人,直接把你给拒了。要么,人家直接留自己的人。你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师兄说,找不到工作我就去读博后了,再缓冲两年。你问博后是不是一定能找到工作?那可不一定,要看运气的。看那时候有没有位置空出来,更重要的是看位置空出来后有没有关系户和你竞争。
师兄说,我们导师那一代确实被文革废了十年,刚工作的时候物质条件也苦,但那个时候大家都穷,而且不用找工作,又不用买房子,也不至于过不下去,拼个十年八年就改善了,至少还看得到希望。我们现在一套房子就得搭一辈子,还未必能找到工作,连苦尽甘来的希望都没有。
师兄说,当初我也是怀着梦想读博的啊,哪里知道这么多门道呢。现在我导师听见有工作的人想考他的博,就跟人家说,你读什么博啊,有工作不是挺好的吗。

师兄说,你说怎么还有那么多人考我们系的博?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我们出去以后一没有关系,二没有机会,文章也不多,除了一块北大的牌子,别的什么都没有。何况这个牌子又值什么呢?
师兄说,做学问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要有钱有闲才行。坐冷板凳我是愿意的,问题是现在没有冷板凳给你坐。就算以后有了,这个冷板凳还没有地方放。
师兄说,我告诉你吧,找工作,关系是第一重要的,其次是运气。至于你个人牛不牛,那是最不重要的。你问为什么你读博之前我不告诉你?因为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

4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9条) 只看楼主

  • 麻瓜瓜瓜瓜瓜瓜
    恩,是冷组
  • AL
    老文章了
  • 晴耕雨读
    是啊,都已经被和谐过了。
  • 忆荷
    默默支持一下吧= = = = = = = = =
  • 蓝天白云
    我也默默支持
  • Ants

    悲催~
  • bopomofo
    ......
  • [已注销]
    一句都不是我说的
  • 逗逗豆豆
    一个小伙子到理发店理发,他问:“理发得等多长时间?”理发师看了一下店里的顾客说:“大约两个小时。”小伙子走了。

    几天后还是这个小伙子来理发,他一进门便问:“理发得等多长时间?”理发师看了一眼店里排队的顾客说:“大约三个小时。”小伙子走了。

    一个星期后这个小伙子又来了,问:“理发得等多长时间?”理发师看到店里已经满是顾客说:“大约四个半小时。”小伙子走了。

    理发师望着店里的一个朋友说:“喂,比尔,跟着这家伙,看他去哪儿。他总是来问他理发得等多长时间,可是却从来没有回来过。”

    不大一会儿,比尔回到店里,歇斯底里地笑着。理发师问:“他离开这儿去了哪儿?”比尔扬起头,笑出眼泪还挂在眼角:“去了你家!”
添加回应

我们爱讲冷笑话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