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豆瓣 灵异豆瓣 286647家具

[转] 奇幻贵公子(又名恶灵猎人)

喵公子。 2010-07-22
第一卷 尽是恶灵!?

--------------------------------------------------------------

序章

漆黑的房间。昏暗的手电筒的灯光,对于照亮整个房间来说勉强了些。拿着手电筒女孩的脸浮现在灯光里。
外面正下着雨。在寂寞的雨声里,女孩的声音轻轻地啃噬着寂静。
「……这是以前听我叔叔说的。
叔叔在夏天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了山里,两个人朝着一座山顶走去,」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
「……那天天气很好,那座山也是去过好几次了的,但却迷路了。
本来花上三小时就可以登上的山顶,无论怎么走都到不了。
叔叔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继续走着,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山脊,彻底迷路了。于是他们决定总之还是回去,返回来时的路。走着走着,却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走了好几次都是这样,回到了那个山脊。这个时候太阳落山了,没办法只好那那里搭起了帐篷。」
没有人说话,静静听着。
「到了晚上,在篝火旁边聊天的时候,传来了人求救的声音。叔叔和朋友两个人找了一下,没能找到,呼唤那个人也得不到回答。
以为是听错了的时候,声音又传来了。这次比上一次近。他们又找了一遍,但还是没有人。
这样重复了好几次。那个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像就在篝火旁边一样,连呼吸、脚步、衣服摩擦的声音都可以感觉到。...
第一卷 尽是恶灵!?

--------------------------------------------------------------

序章

漆黑的房间。昏暗的手电筒的灯光,对于照亮整个房间来说勉强了些。拿着手电筒女孩的脸浮现在灯光里。
外面正下着雨。在寂寞的雨声里,女孩的声音轻轻地啃噬着寂静。
「……这是以前听我叔叔说的。
叔叔在夏天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了山里,两个人朝着一座山顶走去,」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
「……那天天气很好,那座山也是去过好几次了的,但却迷路了。
本来花上三小时就可以登上的山顶,无论怎么走都到不了。
叔叔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继续走着,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山脊,彻底迷路了。于是他们决定总之还是回去,返回来时的路。走着走着,却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走了好几次都是这样,回到了那个山脊。这个时候太阳落山了,没办法只好那那里搭起了帐篷。」
没有人说话,静静听着。
「到了晚上,在篝火旁边聊天的时候,传来了人求救的声音。叔叔和朋友两个人找了一下,没能找到,呼唤那个人也得不到回答。
以为是听错了的时候,声音又传来了。这次比上一次近。他们又找了一遍,但还是没有人。
这样重复了好几次。那个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像就在篝火旁边一样,连呼吸、脚步、衣服摩擦的声音都可以感觉到。就是不见人。觉得害怕的叔叔他们念起了‘南无阿弥陀佛’。那个可怕的声音像是受了惊,停下了。
那天晚上完全睡不着,两个人等着天亮。天亮后,他们在帐篷的旁边,前一天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发现了石标。」
「石标?」
「恩。在山里,有人死去时,作为坟墓的代替,在那个地方堆起石头。就是石标。
——那个石标有人那么高,前一天不可能没看到。但叔叔他们确实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叔叔说,一定是死去的人觉得寂寞,所以才会在晚上叫他们的……
叔叔直到现在还说如果那时他们没有念‘南无阿弥陀佛’的话,那会发生什么呐——」
佑梨沉默下来,周围一片安静,传来冷清的雨声。
她静静地关掉了手电筒。
房间里只剩下两盏手电筒的光了。
「接下来轮到麻衣了。」惠子在黑暗中催促。
我吸了一口气,开始说道,
「这是我小学时听到的故事。
有个女人,在秋风渐冷的日子走夜路回家。半路忽然想上厕所。正好经过公园,就去了公园的公共厕所。
晚上的公厕不是很可怕嘛,照明也很暗。
那个人觉得有点讨厌,但还是进去了。里面传来了类似人的声音说,」
我用微弱的稍稍颤抖的声音继续说下去,
「‘要不要套上红披风……’」
「啊!」
有谁惊叫了一下。
「那个女人吓了一跳,慌慌张张想逃出厕所。
但是,不知为什么厕所的门就是打不开。
摇着门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要不要套上红披风’。那个女人使劲地锤门,门还是不开。然后,在第三次听到那个声音时,女人回了句‘不要’。这时门很顺利地被打开了。」
没有人说话。能听到的只有稍显荒凉的雨声。
我继续道,
「那个女人手忙脚乱逃出了厕所,怕得不敢再一个人走夜路回家了。正好看到两个巡逻的人,
于是女人就叫住了他们,希望解释一下情况后他们能陪自己走回家。但巡逻的人却说‘是厕所里躲着色狼吧,不抓住不行’,于是决定去看一下厕所的情况。
到了厕所,巡逻的人叫女人进去,并说‘如果再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就叫一声是’。
女人再次站在门口,过了一小会儿,厕所里面又传来了‘要不要套上红披风’的可怕声音。女人回答了一声‘是’。下一个瞬间,传来了非常悲惨的尖叫。
巡逻的人马上打开了厕所的门,那里躺着女人的尸体。」
雨滴的声音。雨滴的声音……
「那个女人,就像是套着红披风一样,
血染红了全身。像是被圆规那样的小针刺到,全身布满了小小的洞……」
大家都惊叫起来。
「啊!」
「不要!」
我不顾她们的惊叫,关掉了手电筒。
只剩下一盏手电筒的灯光了。
被最后一盏灯光照着的小满开口了,「我来讲讲这个学校的传说吧……」
小满的头发覆在白白的脸上,发出幽蓝的光。
「麻衣,你知道旧校舍的传说吗?」她转头问我。
我摇摇头,「不知道。旧校舍是指操场对面的那个木制的建筑吗?倒塌了一半的。」
「……对。
那不是倒塌,是当初想拆掉的时候,工程进行到那里就停止了……」
「为什么……?」
小满露出了一个幽灵般的笑容。
「诅咒……」
「诅——咒?」
「对。……说起来……
使用那个校舍期间,这个学校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每年都有老师学生死掉……而且,火灾、事故之类的也经常发生,真的尽是些讨厌的事……」
看到旧校舍是在刚开学不久,倒塌了一半的旧建筑。碎掉的玻璃、缠绕在墙上的爬山虎……的确是一座可怕的建筑物。
「新校舍大约是在10年之前一点造好的。
那个时候,想拆掉旧校舍,但工程一开始就发生了奇怪的事。机器突然停止、工人生病或是遇到事故。但还是努力把西边的墙壁拆掉了,拆掉的时候,屋顶掉了下来。大约掉了两层楼的高度。一楼的工人全部遇难了……」
生病、受伤、事故……
「于是工程就暂且被搁置。长久以来,就保持西侧坍塌的样子。
所以讨厌的事才一直持续着。附近的孩子在旧校舍里死掉之类,进去过的老师在三天后自杀之类……。
……为了重建体育馆,拆除旧校舍的工程去年又开始了。但是拆到一半就停止了。和以前一样,机器坏掉,工人又……」
……静
「有一次,工程用的卡车突然失去控制,冲到了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地方,那个时候,二死七伤,都上了报纸。」
……这个……真讨厌啊
小满用低低的声音说了下去,
「部里的前辈的朋友还说在旧校舍看到了人影……
白色的人影从旧校舍的二楼往外看。晚上,在学校附近徘徊……对了,旧校舍旁边不是有条路嘛,据说前辈的朋友在那里溜狗,感觉到奇怪的视线,回过头去,就看到半废的教室窗口有白色的人影……」
「怎么可能……」惠子插嘴。
「是真的。……然后,那个人影还把手举起来挥手。
看到那个景象,前辈的同学觉得有必要进旧校舍去,糊里糊涂要往那边走去,」
「然后,然后呢……?」
「就这样了。刚想走,狗就大叫起来,前辈的朋友清醒过来。再看的时候,那个人影就不见了……」
「呀……」
「……消失了」
小满静静地说着。房间里又恢复了平静。
小满关掉了手电筒,发出细小的声音。四周被黑暗和雨声包围了。
惠子在黑暗中轻轻数着,
「一……」
声音有点抖。据说这样讲着怪谈并逐个关掉灯,数到最后,就会多出一个人。那个多出来的人,就是幽灵。
佑梨的声音,「二」
我,「三」
小满的声音很低,「四」
我们一共四个人。能听到第五个人的声音吗?
我们留神听着。雨点是声音。雨点的……
「五」
啊~~~~~!
周围变成了惊叫的旋涡。惊慌失措,痛苦惨叫。
什,什么?刚才的声音是?
惠子她们慌张地抱在一起。
「不要——不要——!」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突然亮了。
是房间的门旁边的紧急灯。
在微弱的绿色灯光下,可以看到毫不亲切可爱的桌子。这里是学校地下的某个语音室。
我们朝门那边望去,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站在那里。
帅气至极的脸,比夜色还要深沉的头发,比黑暗还要深邃的眼睛。合适得无话可说的黑衣。(插花:这段描写让我忽然想起涉谷有利,拥有「双黑」之魔王,话说他们都姓涉谷也---)微微透明的衣服像是要溶化于黑暗中一般,只有脸和手宛如月光般皎洁。
不是制服,是转校生吧。(插花:喂~你根本是反应错误)
惠子开口了,「刚,刚才说‘五’的,是你吗?」
「是的……打扰到你们了?」平静的,响亮的声音。
小满弯了弯僵直的腰。
「哈——吓死了——都快站不起来了……」
「对不起。因为没开灯,我还以为没人。但突然响起声音,不知不觉就……」(插话:涉谷大人,你的随机应变能力还真是强!)
「原来的这样的啊——!没关系的哦——!」惠子用一反常态的声音欢呼着,「你是转校生吗?」
他思考了一下,「……差不多吧……」
怎么回事?他们两个?
「你是一年级?」
「……今年,17岁」
这家伙的回答还真的奇特啊。
「那就是,比我们高一届的前辈呢」
惠子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这个家伙,就只看重外表喜欢帅哥来着啊。
的确看上去是不错。个子高,脚也长。再说一次,人很帅。
……但是我总觉得他有点险恶。虽然只是直觉,我和这家伙合不来。虽然只是直觉呐……
小满也是,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我们才应该道歉呢,吓到了你。……其实我们是在讲怪谈。」
「哦——」他说着,然后笑了笑,「能不能让我加入你们?」
大家发出了喜悦的尖叫,「欢迎,欢迎,请坐。」
小满拉着他是手臂,「你叫什么名字?」
「涉谷……」
惠子的眼睛变成了心状。
「涉谷前辈也喜欢怪谈吗?」
「还可以。」
他笑了。
大家兴奋地说着,但是我果然还是觉得有种险恶的气息。到底是什么?真惹人讨厌。
「涉谷同学?」
我叫道,他转过头来看我。
恩?他露出询问的笑容。我这么想着。这家伙,隐瞒着什么。眼睛里没有笑意。
「为什么,你会在这种地方呢?」
「正好有点事情。」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回去了。」
「哎——?」
惠子和小满发出不满的声音。连性格稳重的佑梨也拉着我的制服,「啊,麻衣真是的。前辈,请不要介意。对了,前辈是有事要办吗?我们也来帮——忙吧!」
「……不用,只是录音带的复制而已……」
涉谷前辈又露出了仅限于嘴角的笑容,「其实,如果不赶快是有点不好办。但是,下次讲怪谈的时候麻烦叫上我。」
「那,明天放学后!」惠子讨好地说道。
「恩,好啊。在哪里?」
「我们的教室里!一年F班!」
他笑着,抬起手微微点头。
「那我们走了,再——见。」小满很淑女地起身道别。
「路上小心。」
「知——道——了。(心状)」(插花:这个「心状」不是我加滴~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群女生眼冒爱心的画面~)
在大家欢快的声音以及掩饰不住喜悦之情的惠子她们的包围中,我难以释然地走出了语音室。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52条) 只看楼主

  • 喵公子。
    第一章 气压低下

    1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沿着校门而种的樱花树像是漂亮的白色隧道。
    天气一好,不知不觉我的心情也会好起来。早上醒来,一看到晴朗的天空就马上来了精神,比平时都要早到学校。
    穿过樱花树的隧道,朝着校舍走去,我忽然想看看旧校舍。
    旧校舍在隔着操场,对面的地方,木制的毁坏近半的建筑。有着可怕传说的校舍。无论怎么看,都是货真价实的幽灵屋。
    传说是真的吗?
    望着旧校舍,我这么想着。
    说不定是真的。长期被闲置。积了厚厚的灰的窗户。从倒掉的一侧可以看到微暗的校舍内部。
    昏暗的窟窿对着窗户。窟窿,还是说——是通往与这个世界不同的另一个世界的隧道。我这么觉得。
    扭曲的瓦片屋顶。建筑的一半被蓝色的薄布包围。布原先漂亮的颜色有些脏了,更显荒废的气息。
    我稍微走近一些。
    玄关旧式门的玻璃碎裂了,积着灰。门上贴着透明的树脂,越发显得荒凉。
    我透过玻璃朝里面望。
    玄关里面浸在黄昏的颜色里。微弱的光亮中,鞋柜摇摇晃晃倾斜着,像墓碑一般。积灰很厚。还有蜘蛛网,网上也满是灰。完全是一副破屋景象。
    玻璃的碎片散落在地板上,和老旧的皮球、垃圾混杂在一起。荒废。破屋。幽灵屋。有着可怕传说的旧校舍。
    看得出神,我无意中注意到里面有个奇怪的东西。
    是什么呢?

    黑色的机器。
    很大,好像是摄象机。被安放在三脚架上。
    为什么这里会有摄象机?我觉得不确认一下不是我的风格。
    我想都没想就把手伸向了门把手。
    满是灰尘,粗糙的手感。
    门发出难听的摩擦声,打开了。
    就在门的入口。果然是摄象机啊。是有人忘在了这里?不可能吧。
    我凑上前看着摄象机。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摄象机啊?
    中了狐狸的妖术就是这样的吧。就好象去朋友家,看到客厅正中间停着车的感觉。
    恩,这个,是什么呢?
    正要把手伸向摄象机的时候。
    「谁在那里?」一个锐利的男人的声音。
    在不祥的旧校舍微暗的玄关里,我被这完完全全的破屋里的古怪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这种时候突然被这么一叫,要我不要吃惊是不可能的吧。
    理所当然地我吓了一跳。吓了一跳也没什么。如同字面意思,我跳了起来。我往旁边一跳,不小心撞到了歪斜着的鞋柜。
    就在这时,鞋柜剧烈摇晃起来。
    根本没时间去看在视野边缘,门口站着的男人的样子。
    为了躲开倾斜着突然倒下的鞋柜,我再次往旁边跳着逃开了。
    因为绊到了什么,我摔倒了,鞋柜掠过制服的裙子倒了下去。摄象机也受到牵连直接被砸到。我不由倒吸一口气。……吓死我了……
    太好了,还以为会被夹住呐。
    松了口气,我想着要至少要抱怨一下那个把我吓得半死的男人,于是朝门看去。
    糟糕。
    原先坏得差不多的鞋柜现在完全坏了。那个男人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我边跑过去边问。
    「出了什么事?」
    一个男生的声音。
    昨天那个感觉险恶的转校生出现在门口。是涉谷。今天也没穿制服,还是一身黑。
    他看了看我和倒下的男人,跑了过来。
    「林?」
    是认识的人吗?他叫了一下那个男人,又用严厉的眼神看着我。
    「发生了什么事?」
    「啊,那个什么……」我刚想回答,那个男人 坐了起来。
    「受伤了吗?」涉谷问他。
    「唔……」含糊不清的声音。
    从长得几乎要遮住侧脸的额发下面,滴下了红色液体。(插花:林~很疼吧?心痛ING)
    我的声音不禁都变了,「……哪里被割到了吗?」
    血从他的下巴那边滴落,在地上形成黑色的图案。
    怎么办!
    「真对不起!我,因为吓了一跳……」
    涉谷拦住了慌乱之中的我。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下伤口的情况 ,「稍微割到了一点……。还有其他的伤口吗?」
    「没有了。」
    男人试图站起来,重心移到脚上的时候,他皱了皱眉头。
    「能站起来吗?脚怎么了?」
    「……没什么。」
    虽然这么说,但他的表情相当痛苦。额头上冒出了汗。
    我不知如何是好,快要哭出来了。
    「真是对不起。但是突然被叫住吓得……」
    「不要找借口了。」涉谷冰冷的语调让我把话咽了回去。
    他用凶狠的没有温度的眼神瞪着我,「你是昨天那个人吧。」
    「是的。」
    不要用那么严厉的眼神看我好不好。我也是吓了一跳,还摔倒了,也是个十足的受害者啊。
    「找借口不如先找医院。这附近有医院吗?」
    「出校门笔直走就有……」
    「帮我从那边扶他一下。」涉谷一边说一边让那个男人扶着自己的肩膀。
    我也想帮一点忙,刚要拉起那个男人的手,却被甩了回来。
    什么嘛,这个家伙!
    他瞪着我,「不用了。不需要你帮忙。」
    ……混蛋,什么嘛,什么态度啊。说起来还不是因为你突然叫我才会变成这样的啊。人家现在是好心想帮帮你啊。
    「林,能走吗?」
    「能,没问题。」
    涉谷盯着我看,「你叫什么名字?」
    「谷山……」
    「那么,谷山,这边没事了,请你去教室吧。」(插花:很客气的一句话,为什么我觉得好冷啊~)
    「但是」
    「算是好心告诉你,刚才铃响了。」
    切。
    这么早起来居然会迟到?
    早起然后被狠狠吓到,接着又被阴险2人组盯上,而且还迟到?
    啊~,不该接近什么旧校舍的。
    旧校舍果然是个不祥的地方啊!


  • 喵公子。
    2

    尽管急急忙忙一路跑,但还是迟到了。老师不断地挖苦说我是最后一个。心情糟透了。
    一整天都是。
    终于,放学了。
    我很想回家,但惠子她们聚到了我的桌子旁。
    「哎?麻衣是要回去了吗?」
    「有什么不妥吗?」
    「那——个,昨天那个转校生不是说要来吗?」
    「涉谷?」
    「是啊。不见见他吗?」
    别开玩笑了。我不想再看到那家伙的脸了。
    「回家。」我宣布。被惠子她们白了一眼。
    「为什么?麻衣有点奇怪啊。」
    连小满也点了点头,「奇怪的家伙。不想再一次看到那高贵的身影吗?」
    不——想——呢。
    但是,惠子她们吵着说我「怪人怪人」。
    我才不像你们一样,只要帅就什么都好商量。
    小满在把凄惨的我归为怪人之后,「算了。情敌越少越好。」
    「说得对。现在,能够有幸见到前辈的,就只有我们了哦。太好了。」
    惠子看上去真的很高兴。
    「到底会不会来呢?」佑梨呆呆说着。
    「当然会来。昨天,很感兴趣的说。」小满心无杂念地理着制服。
    惠子也毫不示弱地拿出有色唇膏,「说起来,昨天真的吃了一惊啊。很有气氛不是吗?我差点以为幽灵真的出现了。」
    「我也是」
    「今天要把压箱底的故事拿出来说」
    「但是,在那里讲呢?这里没有气氛,还是去语音室?」
    你们啊,真是清闲啊。
    「果然,如果不够昏暗的话就不行呢。体育馆的调音室怎么样?」
    「恩,不错的样子」
    ……她们这么说着的时候。
    一个声音打断了她们,「等等」。是堂堂班委黑田直子。
    有点神经质,难以接近的人。开学半个月了,我还没有和她讲过话。
    「啊,黑田同学,再见」,佑梨对她露出天真的笑容。
    「不是说再见的时候。你们,刚才说了什么?」黑田女史心情不好的样子。(插花:嘛,总之,女史这个称呼是在讽刺黑田吧)
    我们又不是在说你坏话。
    于是我说,「今天我们打算讲怪谈,就这样。」
    刚一出口,就感觉到惠子戳了戳我。
    黑田女史使劲地瞪着我们。
    怎么回事,这家伙——
    就在这时,涉谷出现在门口,「谷山同学在吗?」
    黑田女史转过头去,「几年级的?有什么事?」
    「啊,和她们约好了……」
    「约好了?讲怪谈?」
    「没错……?」
    听了涉谷的回答,黑田女史又使劲地瞪着我们,「我说过了不要做这种事的!」
    ……啊?什么?你这家伙?
    她翻起眼,「难怪今天早上我一来学校就头疼。」
    「哈?」
    我歪着脑袋。怎么回事?
    「谷山同学,我有很强感应力。灵一聚集我就会头疼。今天也是一整天头疼。因为灵聚集在一起。」
    「……啊……」
    「你不知道吗?一讲怪谈灵就会聚集。这样的灵基本上是低级的灵。但低级的灵聚集起来的话,就可以唤来强大的灵。那样的话就糟了。」
    「……啊——」
    ……什么啊,这家伙?
    「所以说……不要觉得怪谈很有趣,我都那样讲过了。」然后,她回头看着涉谷,「你也是,身为年长者还这样。首先,我来除灵吧。」黑田女史自以为是地说着。
    涉谷手插胸前抱着肩,「你不觉得是你想太多了吗?」
    「所以我说没有感应力的人让人困扰啊。」黑田女史的语气还是那么苛刻。
    涉谷注视着黑田女史,「既然你说自己有感应力,那关于那旧校舍能感觉到什么吗?」
    「旧校舍?啊,那里啊,好象是聚集了因为战争而死的人的灵啊。」黑田女史简单地回答道。
    「因为战争而死……?」
    「对。我看到过好几次有人影从旧校舍的窗户里往外看,像是战争时期的人的样子。」
    「唉?什么时候的战争?」
    「当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啊。那时候旧校舍那里曾经是医院。因为我看到了像是护士的灵。那里遭受了空袭。有些灵还缠着绷带。」
    「哦~好厉害。」涉谷的脸上浮出挖苦的笑容,「我可没听说过大战时这里有医院。虽然是听说过这所学校战前就有了。以前这里有医学部之类的吗?」
    ……这家伙,性格恶劣啊……
    黑田女史撇着嘴,脸唰一下红了,「那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总之我是看到了灵。没有感应力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黑田女史死撑到底。
    「校长因为无法顺利拆掉旧校舍而头疼,一直发着牢骚。你来除灵怎么样?」
    「……不要说得那么轻巧。能做的话我早就做了。」
    「哦」,涉谷冷淡地回了一句,回过头来看我们,「这里不太妙啊,要不要换个地方?」
    「你们又想做那种事吗!」黑田女史几乎要冲到涉谷面前。
    涉谷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我旁边的惠子她们被搞得很不知所措。
    「那个……」佑梨提心吊胆的说,「今天还是算了吧。」
    「是啊。……我也提不起什么兴趣。」连惠子都消沉起来了。

    怎么回事?这可是和还没引来狂蜂浪蝶的前辈亲近的大好机会啊。
    但是,小满也放弃了,「……涉谷前辈,对不起。好像……」
    「哦。」涉谷点点头,「那,下次再找时间吧。」
    他边说边挥了挥手。然后盯着心满意足样子的黑田女史,用很沉静的声音说,「你也适可而止吧。」
    「……你什么意思?」
    「不明白的话也没关系。——谷山同学,你过来一下」,涉谷叫我。
    惠子她们向我投来惊讶的视线。
    「什么事?」
    「我有事情要问你。」仅限于嘴角的微笑。
    惠子她们没有注意到涉谷的险恶眼神,只是羡慕地目送我走出教室。

  • 喵公子。
    3

    「刚才那女的是谁?」涉谷目不斜视地快步走在前面,是要去哪里?
    「不清楚,我也是今天第一次和她讲话。有点危险的人物吧。」
    「……是吗。她真的是灵能者吗?」他露出沉思的样子。
    「既然她本人这么说了,大概是真的吧。——对了,今天早上的那个人,不要紧吧?」
    「要紧是不要紧,」涉谷回头用冷淡的表情看着我,「左脚严重扭伤,暂时没办法站起来了。」
    「……真是……真是非常抱歉……」我一边说着一边想着自己干嘛要道歉,「你们……互相认识吗?」
    「看不出来吗?」涉谷投出鄙夷的视线。
    「……那认识到什么程度?」我试着问了一下。
    好奇怪啊。那个男人至少有25岁了吧。他对年仅17的涉谷说话很客气,但涉谷却对他说话很粗暴。颠倒了吧?
    涉谷以不以为然的平静的语调回答,「助手。」
    哦—-真是了不起的助手啊。对老板还用那种语气讲话。恩——
    「真是严格的老板呐。」,我挖苦道。
    我可是不会忘了不知他是扭伤了还是骨折了,自己想去帮忙搀扶他的手被甩回来的一仇的哦。
    「不过,你老板的伤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哦,是因为你老板吓了我一跳……」(插花:类似的话麻衣你说了多少次了???)
    「反了」
    反了……什么反了?我可没有去吓他啊。
    涉谷冷淡地说道,「老板是我,他是助手。」
    什么!?
    你说什么!
    ……怪不得你那么神气的样子啊。
    17岁,就雇佣一个大人做助手吗?这家伙什么来头啊。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涉谷。
    涉谷无视我的眼神看着我,「助手不能行动了让我很困扰。你不想负起责任来吗,谷山同学?」
    「拜托,别开玩笑了!我先说清楚,我也是受害者啊,被吓得半死,还迟到。」
    涉谷的视线好冷,「但他受伤了。……你呢?」
    ……那是因为,我身手好。
    「摄象机也坏了。」
    哦,那台摄象机,彻底摔倒了,又是精密的机器,也难怪。
    「林说……他本来是想制止要去碰摄象机的你。结果事情变成了那样。」
    「那是……非常……」
    非常紧急的情况,不可避免的说。不是我的错。……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啊。
    「要你直接赔偿摄象机的损失也可以……」
    赔偿!?开什么玩笑!
    「我又不是故意去弄倒它的!」
    「妈妈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碰别人的东西的道理吗?」
    ……可是……可是我只是觉得那种地方有摄象机很奇怪,才……
    「赔偿的话,大约多少钱?」
    涉谷随口报出了一个梦幻般的数字,好贵。
    「太贵了吧!为什么摄象机要那么贵啊!你耍我的吧!」
    「因为是在西德定做的,你想看保修证吗?」
    外国。定做。
    ……我眼前一黑。
    怎么办!
    涉谷又说,「如果不想赔偿的话,」
    ……什么?可以不赔偿的话,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暂时来做我的助手怎么样?」
    「你是说……要我做你的助手?」
    「没错」
    「我接受这份工作。」
    当然接受,无论是做助手还是做女佣。
    涉谷点点头。
    这时候,我忽然有个疑问,「……对了,涉谷同学是在做什么工作?」
    高中2年级,17岁的学生,雇佣助手,还使用天价摄象机,到底是做什么工作呢?
    「GHOST HUNT」
    「哈?」
    「直接点说,就是幽灵退治吧。接受这所学校校长的委托,来调查旧校舍。隶属‘涉谷PSYCHIC RESEARCH’。」
    「PSYCHIC RESEARCH 是?」
    「你没有上过英语课吗?」
    当然上过。真对不起啊,反正我英语很烂就是了。
    「心灵现象调查事务所,我是所长。」
    什……什么
    所长,就你,区区17岁!
    而且还什么调查旧校舍?心灵现象调查事务所!?
    你骗人的吧!?
  • PERSEPHON
    这个不是动画片么
  • 喵公子。
    2010-07-22 11:17:30 A破 (什么都不知道,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这个不是动画片么

    ————————————————————

    是小说改的动画,动画不全
  • 喵公子。
    总有人没看过动漫和小说的阿鲁……继续转~装上马达中ing~~
  • 喵公子。
    第二章 暴风雨警戒警报

    1

    「想听的话,我可以简单说明一下。」,涉谷在旧校舍树丛旁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不听的话,是没法理解的吧。」,我的声音自己听了都觉得郁闷。到底,我是被卷进了什么事件里啊。
    「这里的校长大约在一周前委托我调查旧校舍,说是像被诅咒了。因为要重建体育馆,所以想要拆掉旧校舍。」
    哦,说起来,入学的时候发的小册子上好象是写着说不久要建一个超大的体育馆什么的。
    「过去好几次想拆掉旧校舍,但每次都因为发生事故而终止了。」
    「所以,想调查一下,就委托了你?」
    「就是这样。」
    「哦——所以为此特地转校过来的吗?」(插花:麻衣你的推理实在是……)
    他也真是辛苦啊。
    但涉谷以轻蔑的眼神看着我,「有人会为了调查什么的转学吗?」
    「可是……昨天,你自己说是转校生的。」
    「我只是含糊地说了‘差不多吧’。」
    ……确实是……
    「那是随机应变说的。」
    「骗子。」我小声嘀咕。
    涉谷冷冷地瞪着我,「那时你们在讲怪谈,所以我就那么说了。」
    「原来如此。讲怪谈的话,说不定会讲到旧校舍的传说。可以作为收集情报的手段。」
    「哦~看来你比猴子要聪明一点啊。」,涉谷感叹。
    你这家伙——不要把人家和人类的祖先拿来作比较。
    「我想收集学生之间流传的旧校舍的传说。昨天你们有没有讲到?」
    「恩,小满讲过。」
    「还记得她怎么说的吗?」,‘想必你老早忘了吧’的口气。
    「我还没有,糊涂到,记不得昨天的事的程度。」,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
    「大概是说……」
    「等等」,涉谷把手伸到黑色外套里,拿出一个微型录音机,「开始吧。」,说着按下了录音键。
    唉——真有趣啊。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开始说从小满那里听到的关于旧校舍的传说。


  • cleo
    Mark~~~
  • 喵公子。
    2

    等我讲完,涉谷站了起来,「接下来,能不能跟我走一趟。」
    「到旧校舍?」
    「难道要去其他地方吗?」
    说的也是。
    「你觉得,小满说的有多少是真的?」,如果那些都是真的话,我可不想再走进旧校舍。
    涉谷再次坐到长椅上,从手里的公事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旧校舍在使用期间确实死了很多人。」
    「是吗?」,我问道。他翻过一页。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虽然我努力瞥了一下,但就像是医生写的病历卡。又全是英文,我看不懂。(插花:涉谷大人,能不能委托您来帮我考六级啊??)
    「在使用旧校舍的3年里……就是18年前,几乎每年都会死掉一两个人。」
    是吗。
    「新校舍造好后,预定拆除旧校舍。拆除西侧的时候,屋顶落了下来。据说是因为操作不当。」
    「是真的吗……」
    「一半吧。」
    「一半?」
    「你听到的故事里说那时有工人死了,那不是事实。确实是有五人受伤,但没有人死亡。」
    「是吗?」
    ……什么嘛。
    「工程也和当初的预定一样,拆到三分之一就停止了。」
    「哎?不是因为事故才停工的吗?」
    「很遗憾,不是。那之后,有一个小孩死在了旧校舍。就是最近几年的事,大概是6年前吧。」
    「小孩是指……」
    「住在附近的7岁的女孩的尸体在校舍里被发现。犯人在一个月后被捕。本来是想拐卖儿童的。
    也确实有老师自杀,但有遗书。原因是神经失常。」
    「……哦~好厉害。查得好清楚啊。」我真心的感叹只得到一句,
    「当然。不要小看我收集情报的能力。」
    ……这样啊。真是个没品的家伙啊。
    「为了扩建操场,去年拆除旧校舍的工程重新开始。」
    「那卡车的失控是?」
    「看这个。」,涉谷拿出夹在文件里的报纸的复印。
    『校舍拆除中 卡车失控 学生死伤九人』
    黑体的大标题。
    <装满瓦砾的卡车在驶出校园的时候失控,冲向旁边正在上体育课的排球场。七人不同程度受伤,二人死亡。>
    ……在报道的下方,登着两名死亡学生的照片。真不幸,我有点难过。
    涉谷淡淡地继续说,「那个司机午饭时喝得烂醉。是有因可寻的事故。」
    「……是吗」
    「那时工程不得不停止。有关旧校舍不祥的传说也是原因之一。」
    呜,背后冷飕飕的。
    「虽然是调查了一番,也都不过是些传言。尽管说不祥,但每个事故的原因都很明了。我认为旧校舍不是什么很奇怪的地方。」
    这么说着,涉谷站了起来。
    我不想去。旧校舍的调查?要我来当助手?
    涉谷回过头来看我,像是在催促我
    我,跟着走了。

  • 喵公子。
    3

    沿着树丛走到旧校舍前面,涉谷又绕到校舍的后面去。
    校舍的后面,从新校舍看过来不起眼的地方,停着一辆银灰的面包车。
    涉谷打开后车门。车子里没有座位之类,尽是些莫名其妙的机器。
    「搬一下机器。」,涉谷命令道。
    「搬这个……全部?」,你开玩笑的吧。
    涉谷冷冷地回答,「把要用的全部搬走。」
    呜……
    车内固定着管制的搁板,上面放着像是立体声音箱的东西,还有许多小型电视机,还有像打字机一样的机器,挤得满满得。
    对机器一窍不通的我只觉得一阵头晕。
    「这么多机器,涉谷同学一个人会用吗?」,原来的助手都不在了的说。
    「我和你脑子的构成不一样。」
    ……真是的,稍微谦虚一下不行啊。这家伙,真的超自信啊。
    「在搬器材之前,先回收话筒。过来。」
    是,是。反正我你的代理助手。反正不是因为旧校舍的诅咒死掉,就是因为劳动过量死掉。
    ……呜,这么一想,我真的害怕起来了。

    涉谷绕到旧校舍的背后。
    后面紧挨着墙有一条大约2米宽的小道。
    那里朝着旧校舍的窗户,布着一排话筒台。
    「话筒是指这个吗?」,我指了一下手边的东西。
    「对。把话筒拆下来。我来回收台子。」
    「知道了……这个话筒,是用来做什么的?」
    ……啊,涉谷轻蔑的眼神。
    「你不觉得话筒一般是用来收取声音的吗?」
    「这我知道。」
    ……真是的,这家伙。
    「没有查清楚就进入幽灵屋很危险。所以一开始,要在建筑物外面尽可能调查一下。」
    「哦~」
    「比如说从窗外收集声音,设置摄象机之类。」
    ……原来如此,好厉害。
    「幽灵屋,很危险吗?」
    「有过这样的例子。」
    「你不怕吗?」
    「没什么好怕的。」
    ……恩?不觉得害怕吗?
    「为什么只有17岁却要做这种事?」
    涉谷的回答很简短,「因为有人需要。」
    ……如果自信满满的话,就不会这么回答了。
    我抱着刁难他的心情,「那么,一定也有没能解决的事件吧?」
    「没有。」涉谷果断地回答我,「因为我很有才能。」
    ……真的超自信,这家伙。
    听他这么说,是人都会起反感。
    「哎呀,好厉害啊——又帅又有才。」,我用讽刺的语气狠狠说。
    涉谷目不转睛盯着我,「我……很帅?」
    「不好吗?弄得惠子她们吵吵闹闹的。」
    「恩——」涉谷若无其事地说,「她们的眼光不错。」
    你这家伙!
    什么跟什么啊?觉得你帅的人眼光就好,觉得你不帅的人眼光就差了吗?
    你这个!超级自恋狂!
    恩,以后就叫你小恋。

查看更多回应(52)/  添加回应

灵异豆瓣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