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喇奴学坊 推喇奴学坊 661成员

基督徒的塑造:采访傅士德和魏乐德

乐盼读书会 2010-07-22
2010-07-02 10:39:00)转载标签:傅士德魏乐德灵命塑造杂谈 分类:延伸阅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25b4800100jvp7.html

采访:Agnieszka Tennant,译者:黄登恺/白恩拾
来自:海边土沙,编辑:陶土阅读

祷告、上帝的话语、属灵的恩赐、圣礼、社会公义、追求圣洁、基督徒的纪律。这些原属于基督教传统的众河流,已流入了一个叫Renovaré(更新)的跨宗派海洋之中去了。想要知道全世界有几个像这样强调灵命塑造的团体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组织的领导人说,如果有人想要去一个一个的数算,他“一定会失败”。他们不会被列入在任何一个有组织的成长数目之中。

不过无论如何,您都应该听说过他们。


Renovaré的创始人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是贵格会(Quaker)的会友,也是《属灵操练礼赞──灵性增长之道》(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 The Path to Spiritual Growth)的作者,这本书被《今日基督教》赞誉为二十世纪的十大经典之作之一。在Renovaré里的另外一位风云人物则是魏乐德 (Dallas Willard),他是加州美南浸信会的会友,也是美国洛杉矶南加州大学哲学系教授。他的著作「天外谋略」(The Divine
Conspiracy: Recovering Our Hidden Life in God)曾在1999年荣获《今日基督...
2010-07-02 10:39:00)转载标签:傅士德魏乐德灵命塑造杂谈 分类:延伸阅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25b4800100jvp7.html

采访:Agnieszka Tennant,译者:黄登恺/白恩拾
来自:海边土沙,编辑:陶土阅读

祷告、上帝的话语、属灵的恩赐、圣礼、社会公义、追求圣洁、基督徒的纪律。这些原属于基督教传统的众河流,已流入了一个叫Renovaré(更新)的跨宗派海洋之中去了。想要知道全世界有几个像这样强调灵命塑造的团体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组织的领导人说,如果有人想要去一个一个的数算,他“一定会失败”。他们不会被列入在任何一个有组织的成长数目之中。

不过无论如何,您都应该听说过他们。


Renovaré的创始人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是贵格会(Quaker)的会友,也是《属灵操练礼赞──灵性增长之道》(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 The Path to Spiritual Growth)的作者,这本书被《今日基督教》赞誉为二十世纪的十大经典之作之一。在Renovaré里的另外一位风云人物则是魏乐德 (Dallas Willard),他是加州美南浸信会的会友,也是美国洛杉矶南加州大学哲学系教授。他的著作「天外谋略」(The Divine
Conspiracy: Recovering Our Hidden Life in God)曾在1999年荣获《今日基督教》的全年度最佳书籍奖。

最近,这两个人的合著《更新灵命塑造圣经》(The Renovaré Spiritual Formation Bible),又邀请了《信息版圣经》(The Message)的作者毕德生 (Eugene Peterson) 以及旧约学者布鲁格曼 (Walter Brueggemann),一起做了该书的编辑工作。

在一次,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Renovaré会议中,《今日基督教》的副编辑Agnieszka Tennant很荣幸的能够有机会采访到傅士德与魏乐德。以下是访问内容:

问:何为《灵命的塑造》(Spiritual Formation)?
魏乐德:灵命的塑造是“人格特质”(Character) 的塑造。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灵命的塑造。就像受教育一样,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受教育,差别只在于你受的是哪一种的教育。

在基督徒的传统中,灵命的塑造是要去回答一个人生的问题:“我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人的特质要“变得更像基督”的过程,如此而已。在跟随主耶稣及做他门徒的过程中,并在圣灵与上帝的话语的引导下,你会吸取到基督的特质。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我们基督徒永远都是在这一点上竭力追求。不是所有的人都把它称为“灵命的塑造”,但是这个词很早就出现了。

问:“灵命的塑造”与“门徒训练”(Discipleship)是否一样?
魏乐德:“门徒训练”这个词,在今天已经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而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提到它的缘故。我希望能够为这个词重新定义,而我也认为这是可以做得到的。你必须让它跳脱出现代的模式。

在教会里,我们最常听到三种讯息。第一个是“罪得赦免”;另外则是“对你的教会忠心”,也就是说,如果你好好的去管理及照顾你的教会,教会也会好好的照顾你。有时候这样就被称为“门徒训练”,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一种“教徒训练”(Churchmanship)罢了。最后一个讯息则是跟社会问题有关──耶稣赞成解放,而我们也该致力于此。其实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真理的重要元素,你不能否定它们。但是如果我们只把这些定义为门徒训练的核心,则会把“门徒训练”与“人格特质的转变”这之间的关联性抹煞掉。

问:这种对于门徒训练的误解造成什么影响?
魏乐德:在我们这个国家,这样的误解造成了两个极端。在天秤的一边,也就是属于神学的範畴,门徒训练的意思是要训练人去赢得灵魂。在天秤的另一边,则是对社会问题采取行动──如抗争,服事饥民,参与社会活动等。可是这两项都忽略了人格特质的塑造。

问:不过很多的基督教学校及学院不是都把“人格特质的塑造”当作是教导的一部份吗?
魏乐德:坦白的说,很多时候这些基督教学院所教导的并不是使人变得更有基督的特质,而是教导人在外表上要服从,意思就是,如果你没有学习到基督的特质,那没关系,但是如果你不守法,你就要倒大楣了。

我们必须了解,人格特质的塑造不等于行为的改正 (behavior modification),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都误解了它的意思,所以都把它列为是属于“戒酒无名会”(Alcoholics Anonymous)的範围。但是对于“灵命的塑造”,我们不是在谈行为的改正。

傅士德:我觉得达拉斯(魏乐德)想要指出的就是,很多的基督教学院都有一套系统,来让你看看你是在门内还是门外。有时这是一些规定;有时候这是一种信仰体系。

你可以去看看那些所谓很健全的家庭及婚姻所呈现出来的东西。他们真的会去爱他们的仇敌吗?如果他们做得到,那太好了。可是如果你只是一方面很会背颂一大堆经文,或是知道一些问题的标准答案,可是另一方面你的心中却是充满了苦毒或骄傲,这样绝对不是灵命的塑造所应该呈现出来的。

“骄傲”某些福音派文化的角落中,还是一个可被社会接纳的罪恶,像是光明正大的主张自我满足。例如:我的名字是否有被刻在建筑物上,我的名字有没有上了电视或是报章杂志里等等。

问:那么请问我们要如何培养一颗谦卑的心呢?
傅士德:我们不能为了能谦卑而去做谦卑的事。但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然后期望上帝会把谦卑的灵浇灌在我们身上。不是这样!要有纪律,像要服事,要守本笃教规 (Benedict's Rule)。他的十二个使人学习谦卑的步骤,几乎都是关于服事上帝与服事人。这会在我们的生命中产生一个眼光,就是把谦卑的恩典做成在我们里面。

问:请问耶稣是如何说明灵命的塑造?
魏乐德:耶稣对此有类似的教导,不过通常他的教导都是跟道德有关,像是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之类的话。老实说,你其实找不到太多有关于如何去实行的教导。因此我们到了一个地步是,我们假设不用再去实行了。不久之前,我到了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Belfast),在这个地方,你的敌人可能就住在对面
的街口,然后可能随时就会把你的小孩给射杀掉。我曾对这里的牧师及教会领袖,谈论过有关于耶稣教导人们要爱仇敌的课题。会众当中有一个人站起来,说:“在这里,当我们谈到要爱你的仇敌,这是有很深的意义在的,而我们不能确定是否能够做得到。”

我问道:“你们这里的教会有没有教导人如何去爱你们的仇敌?”这些人沉默了片刻。没有人在做这样的教导。

所以,我们都应该扪心自问:“你知不知道有哪一间教会在教导人如何去爱你的仇敌?如何去祝福那些咒骂你的人?”这会是一个很极端的话题,因为这关系到我们行为的根源。

问:在这一次的会议中,我听到一些参与讨论的人在批评大型的教会。我想知道您对于那些针对慕道友的聚会有何看法。
魏乐德:这些聚会好的地方是,在福音的号召下,他们在社会上建立了一个形象,并且吸引了非常多的人。这些聚会都是被一些已被上帝呼召来事奉,而且又很有能力的人所带领的。

在很多“顾及未信者所需”(seeker-sensitive) 的教会中,他们所强调的重点都是在于向基督悔改,为的是要能够进入天国。对于这点,我不会去抹煞它的重要性,因为你死后进入永恒的日子会比你在世上活着的日子更久,所以你应该对此做好预备。

不过,这样做也有可能会让我们忽略了在我们所带进教会的人当中,他们的人格特质的转变,而我们应该在这两方面都要下功夫。

傅士德:今天福音派教会所面临的问题是,他们已经到了一个报酬递减的程度。我曾经和一些人谈过,他们都会说:“我会成为怎么样的人?我见过一些基督徒,但是他们和非基督徒却没什么两样”。你要有办法让人知道基督徒和世人是不一样的。

魏乐德:不论这些人是在经营一家银行或是学校,或是在政府部门工作,或什至是在军队里,我们很需要有更多拥有像基督特质的人,作为榜样。先知以赛亚则提到了当时以色列百姓“用嘴唇尊敬我”,但是“心却远离我”的问题;耶稣也谈过这个问题。灵命的塑造是要培养一种“与神共在之心”──不论你是住在一间很华丽的旅馆,还是睡在路边。教会的职责就是要触及到这个话题。

问:与神共在之心──这个要求会不会太高了一点呢?
魏乐德:我们并不是在要求完美,我们是说做得更好。我们不要去提追求完美。我们只是要学习去行出耶稣所喜悦我们做的事,而且是从那颗被改变得像他的心所做出来的。

问:你们两位已经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看见基督的特质在对方的身上如何被塑造出来?
傅士德:在七○年代初期,达拉斯(魏乐德)和我都是小组的成员,这个小组的成员每个礼拜都会碰面。当时我们都注意到达拉斯(魏乐德)所开的Volkswagen汽车已经非常的老旧不堪,而且还需要换轮胎了。所以我们就决定帮他买一组轮胎,但事先没有告诉他。

当时我们把这四个轮胎送到他家,而且也觉得我们做了一件好事。我当时心里想,哇,这不是太棒了吗,他一定会为此事感激不尽的。我在做什么?我在想如何让他欠我一份人情。当我们把这四个轮胎交给他的时候,他却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了一句:“噢,非常谢谢你们,我很需要这些轮胎。”仅仅这样而已,而他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他也没有那种“啊,我会把钱还给你们”的想法。他的反应让我免于玩“礼尚往来”的游戏:“一报还一报”。

魏乐德:至于理查(傅士德),他也有他直率的一面。这跟他出身于贵格会的传统有关,而且是如此的根深蒂固。这也是会议能够如此顺利的原因之一:他从来不装模做样。贵格会的作者福克斯(George Fox)──也是我们两位的良师益友──曾经谈到要把人的老我从身上脱下来,并且把基督穿在身上。你在理查(傅士德)的身上就能看到这一点。他并不在乎是否会有人注意到他,即使他会声名狼籍,他照样会关注别人。

问:Renovaré(更新)的灵性塑造是在怎样的情境中进行的呢?
傅士德:有时候他们是由教会举办的,而在会议当中这些会友们有时候就会碰面,然后就开始彼此认识。有时候他们会认识到一些刚好是在同一间教会的人,而有时候不是。另外,有些人则是连教会都没有去过的,不过这也没关系。

问:所以您并没有强调要和当地教会有所联系的重要性罗?
傅士德:我们祝福有组织的教会结构与他们的聚会。但是今天如果有一万个人,能够在这一类不属于教会结构的聚会中聚集,那也是非常好的。上帝国度的推展是有很多很多的方法的。

魏乐德:大型教会的限制之一,在于它没有办法无限大,因为你还是没有办法把所有的人带进教会。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有一颗为了基督的缘故,来把他的福音传向世界心志,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把教会──也就是上帝的百姓──完全的带进我们的社会当中。基督徒不能只是待在教堂里,而是要走进人群当中。教堂只是我们的一个起点:我们去教堂,是为了社会上福音的需要而去的。基督已经来过这个社会,并且要救赎这个社会。

问:目前教会对“灵命的塑造”的兴趣,一部份只是为了赶流行,另一部份则是会持之以恒。您觉得这种力量能够维持多久?
傅士德:我们还不知道这些基督徒会不会很严肃的去面对这个事情,而且到一个地步是,它在你的生命中扎根。你不能期望需要四十年才能做成的事,用四十天就能够做到。你必须愿意这样做,即使一天又一天又一天过得都很平凡,还是有一种意愿要尝试用新的方法来敬拜,还有新的形式来生活。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乐盼读书会
    《天外谋略》好翻译,我还准备翻成《神圣的渗透》类,哈哈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