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史 野史 23074历史八婆

北京“小混蛋”简介

BS听音乐不插耳机 2010-07-22
所谓的“混蛋”,“顽主”转一篇重耳的博客:

楼主[转载]血色并非浪漫 谈60年代的顽主

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那个王朔扮演的小混蛋在莫斯科餐厅被身穿绿色军装的顽主们高高抛起,在他的背后,是毛主席和五十六个民族欢聚一堂的彩色壁画。然后,按照王朔的说法,这个名震京城的小坏蛋就被几个要取代他的孩子扎死了。这段“小混蛋”的故事,我们曾经从王朔、姜文、叶京、王山、都梁和陈凯歌的嘴里听到过。无法想像的是,这个曾经名震北京的“顽主”,为什么会在这些出身军队大院男人们的心中留下这么深刻的影响?
  上世纪60年代,“顽主”是指那些游手好闲,到了工作年龄还没有正当职业,但又不愁没钱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终日游荡在胡同和街头。同时北京城还有另外一群青年,他们大多是干部子弟,不是住内务部就是住在组织部、统战部、机要局、空军大院、海军大院和公安部大院。将校呢的旧军装,将校靴还有军挎是他们的标准配置。这些人根红苗正,但也都闲散无事。这些军区大院孩子们的父母大部分都在外地训练,而其他社会阶层的人则在按部就班地上班搞生产,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北京是座孤岛,是个空城,而在他们看来,他们才是北京名正言顺的主人。

 
血色并非浪漫

  尽管都是打...
所谓的“混蛋”,“顽主”转一篇重耳的博客:

楼主[转载]血色并非浪漫 谈60年代的顽主

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那个王朔扮演的小混蛋在莫斯科餐厅被身穿绿色军装的顽主们高高抛起,在他的背后,是毛主席和五十六个民族欢聚一堂的彩色壁画。然后,按照王朔的说法,这个名震京城的小坏蛋就被几个要取代他的孩子扎死了。这段“小混蛋”的故事,我们曾经从王朔、姜文、叶京、王山、都梁和陈凯歌的嘴里听到过。无法想像的是,这个曾经名震北京的“顽主”,为什么会在这些出身军队大院男人们的心中留下这么深刻的影响?
  上世纪60年代,“顽主”是指那些游手好闲,到了工作年龄还没有正当职业,但又不愁没钱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终日游荡在胡同和街头。同时北京城还有另外一群青年,他们大多是干部子弟,不是住内务部就是住在组织部、统战部、机要局、空军大院、海军大院和公安部大院。将校呢的旧军装,将校靴还有军挎是他们的标准配置。这些人根红苗正,但也都闲散无事。这些军区大院孩子们的父母大部分都在外地训练,而其他社会阶层的人则在按部就班地上班搞生产,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北京是座孤岛,是个空城,而在他们看来,他们才是北京名正言顺的主人。

 
血色并非浪漫

  尽管都是打架斗殴、吃佛嗅蜜,但他们的心态是不一样的,顽主们是真正的边缘人,而那些干部子弟(分为军队大院子弟和部委大院子弟两种)则带着一种理想主义色彩,他们迫不及待等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准备建功立业,。伴随着六十年代末期,政治空气紧张,渐渐地干部子弟们的家庭也都受到冲击,很多干部子弟都带着一种理想破灭感,他们的行为也渐渐出格,这些从小就被军事化教育,一直以为自己会死在世界大战的战场上的青年人,开始和顽主们争夺成为北京这个江湖的统治力量。

  这两大势力的碰撞以1968年6月24日“打小混蛋”战役为高潮和落幕。小混蛋叫周长利,据说是单亲家庭,家住在西单。小混蛋的职业是吃佛。什么叫“佛爷”?公共汽车上专门溜钱包的。这帮小偷偷完钱包都要给这些吃佛的人进贡,否则吃不了兜着走。部队子弟也有“吃佛”的,当然是少数,因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根本不缺钱。部队子弟和顽主还有一个区别就是喜欢扎堆,一个干部子弟拍婆子看电影约会,结果发现整个场子都是他的哥们。所以在60年代早期顽主不敢轻易招惹干部子弟。小混蛋和干部子弟之间的对抗应该归结于草根阶层和特权阶层的天然对立。

  实际上,正是小混蛋的出现,这些胡同的小混混才有了正式的称号一一“顽主”。而小混蛋这一伙反抗力量出现,让双方的实力对比有了变化。那时小混蛋是北京顽主里最猖的,他手下叫菜刀队,有上千人,他们从来不怕干部子弟,有时甚至追着这些军区大院的孩子们打到长安街上去。几次大的战役都上了国内的“内参消息”,而这些故事也让小混蛋在北京城扬名立万。有一次,小混蛋他们三、再个人存地安门路口聊天,有十几个部队子弟—直憋在北海后门,不敢过去,就等着他们散。

  1965年8月后,在北京全市范围内对青少年犯罪团伙和流亡民骨干分子进行了一次扫荡式的打击。这次打击持续了半年之久,近千名顽主相继被捕。审判程序简单而迅速,被捕者几乎全被判处徒刑,并远远地发送到青海、新疆等地服刑。打击结束时,北京几乎成了一片净土。66年上半年的刑事犯罪发案率,降到了历史的最低点。直到文革烈火率先在北京城燃起。

  两种力量对比开始失衡,部队子弟们这时已经成长为北京最活跃的力量,孩子们都已经长大,又不到参军的年龄,这些穿着崭新军绿的男孩儿被荷尔蒙驱使着,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浪荡着,寻找一切刺激

  的方式。于是小混蛋无意中威了整个北京千部子弟心中的肉刺,为了干掉他,几乎整个北京的军队大院、部委大院的子弟都出马了,几百人对7个人。这简直就是一场围猎,像清朝八旗的木兰围猎,众多鹰犬把兔子驱赶到角落,然后人人得而诛之。

  关于怎么打死小混蛋的,这段历史有好几百个版本,几本书比如《天伤》系列《动物凶猛》都提到这个故事。这几乎成了一个谜,甚至他死的地点,都有3个版本,有人说是西直门,有人说是颐和园,还有人说是先农坛。


原帖地址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585158/
58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6条) 只看楼主

  • BS听音乐不插耳机
    “小混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至今无人说得清楚,但那时关于他的传言不少。有人说他是练摔跤的出身,有两下子。还有人说他是“佛爷”(小偷),有钱,是“拍婆子”的高手,而且专门找革干、革军出身的女孩子下手。“小混蛋”还经常神出鬼没地出手,用“刮刀”扎“老兵”。总之,“小混蛋”成为了“老兵”的眼中钉。“老兵”们成群结伙,每天在北京城里游荡,寻找“小混蛋”。

    那时候,“老兵”和北京流氓有两个“兵家必争之地”。一是北海公园;二是北京展览馆所在地。北海公园就在中南海的对面,与中国的“权力中心”近在咫尺。谁“占领”了北海公园,当然就意味着谁是北京的“老大”。“老兵”们经常呼啸着出入北海公园,在公园里面放“二踢脚”,或者把抓来的“小流氓”带入公园“审判”,实际上就是暴打。当然,北京的流氓们不可能这样招摇,他们三三两两地散落在北海公园的各个角落,专挑落了单的“老兵”下手。据说,有一对谈“恋爱”的“老兵”被北京流氓“围攻”,男的被扎了三刀,扔进了湖里,女的被扒光了衣服,捆起来放在了北海假山的山洞里。“老兵”和北京流氓“争夺”北京展览馆所在地,更多地是为了“拔份”,因为那里有北京著名的“莫斯科餐厅”。那时,能够在“莫斯科餐厅”吃上一顿西餐,无疑属于“高消费”,平民百姓只能望而兴叹。“老兵”们经常在那里聚餐,以显示自己的“富有高贵”。北京流氓当然不可能象“老兵”一样经常出入“莫斯科餐厅”,但“小混蛋”是个例外,他经常出没在北京展览馆附近。据说他曾经带着两个“婆子”到“莫斯科餐厅”吃饭,碰见了一帮“老兵”,花的钱把“老兵”镇住了。那次由于“老兵”人少,没有敢动手。

    以王小点为首的“老兵”们掌握到了“小混蛋”的踪迹,开始在北京展览馆附近布下“口袋”,让两个漂亮的女孩子连续几天在北京展览馆附近转悠,最终“钓”来了“小混蛋”。1968年夏季某天,“小混蛋”跟踪两个女孩子进了北京展览馆电影厅,“老兵”们蜂拥而至,堵住了电影厅的进出口。“小混蛋”也算有本事,居然混出了电影厅,但还是被“老兵”们发现了。“小混蛋”向西直门火车站方向猛跑,二三十个“老兵”紧追不舍,在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抓住了“小混蛋”。以下的情景是极为恐怖的,“老兵”们轮流上前,一人一“刮刀”将“小混蛋”刺死,最终“小混蛋”身上有了二三十个窟窿。这件事情立刻轰动了北京,而人们最初的反应不是为如此残忍的做法感到愤怒,反而是对王小点的“军事天份”赞不绝口。也许那时的人们看到过太多的暴力,已经麻木了,人反而在兽性的驱使下,对杀人的手段倍感兴趣。王小点甚至成了成长在北京大院里的孩子们心中的“英雄”。

    以后,“小混蛋”被草草火化了。据说,一些北京的大小流氓头目为“小混蛋”搞了一个送别仪式,给“小混蛋”穿上了一身“学生蓝”和一双“懒汉鞋”。以后这样的装束在北京的流氓中流行开来,以区别一身“国防绿”和一双“军球鞋”的红卫兵们。

    王小点一开始没有受到任何处理。然而,有谁知道“九•一三事件”以后,他的父亲王秉章被认定是***“死党”,王小点立刻就成了“狗崽子”,他指挥追杀“小混蛋”的事情被翻了出来,王小点被判了七年徒刑。真是三十年河西,四十年河东。文化大革命的狂潮中,又有谁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把这段早已封尘在角落里的历史拿出来说一说,留下的也只是一声叹息...
  • BS听音乐不插耳机
    再转一个:关于“小混蛋的死”--这可能是野史,不过我也听以前的混子证实过(晁注),有点儿演义,有点儿悲。

    中间有一段狠话,请关注:

    小混蛋’之死的民间流传版本,

    小混蛋的江湖地位是在死后才上生到无以复加的程度的,可能是因为死的确实有点“悲壮”吧!悲壮这词用在小混蛋身上,确实有点不太恰当但我真的想不到更恰当的词来形容。
      小混蛋本姓周,据说是孤儿,或单亲家庭,死时不足20岁。其生前曾说过“从没打算活过20岁”的‘豪言壮语’。小混蛋死前和七机部的干部子弟王小点兄弟有碴倍儿。传说王氏兄弟是七机部一把手王秉嶂之子,近来有人考证这一说法仅是传闻。小混蛋和王氏兄弟本来约的单练,但王氏兄弟不敢应战。但此碴倍儿不了随时可能发生遭遇战,碰巧小混蛋的一个原来的哥们儿与小混蛋反目成仇,由于原来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提供小混蛋的行踪。这人在江湖上的绰号叫“坛子”。有了坛子的帮忙,一场伏击小混蛋的阴谋悄悄地展开了。
      
      是日,小混蛋和他的一个朋友,绰号叫小秋子两个人在动物园附近被坛子带领的一百多人团团围住。坛子和王氏兄弟本不想出命案,只要小混蛋认栽服软就可逃生。但被团团围住的小混蛋虽然知道寡不敌众,但仍不认栽,据说他和小秋子当时各手持一把刮刀和退到一根靠墙的电线杆旁,对方人虽然很多,一时还没人扑上前去,当坛子威胁小混蛋认栽时,小混蛋把刮刀倒了过来,递向坛子说:

    ======

    “这茬倍儿,哥们儿一人盯,没有小秋子的事儿,今天你丫把哥们儿叉死,这茬倍儿就算了了,叉不死我,你丫就钉着点!”

    ======

    坛子一不做,二不休,接过刮刀就是一下,众人蜂拥而上,乱刀将小混蛋扎死,据说小混蛋身中数十刀而亡。而小秋子并未解除武装,仗刀奋力突围,在一解放军站岗的大门前,把刮刀扔了“大叫,解放军叔叔救命!”此时小秋子也身受数刀,仅以身免。在小混蛋死前,小秋子比小混蛋戳得还响一些呢!常穿一身海军灰。据说,此人仍在世,人已残废,在东单附近修鞋。
      
      小混蛋死后,在江湖上引起轩然大波,江湖上各帮派在小混蛋的幽灵下暂时地团结起来。他们为小混蛋办了他们以为最隆重的仪式。给小混蛋穿上一身国防绿军装,脚上换上一双崭新的白回力球鞋,腕上带上一块十七钻上海牌手表。数百人从复兴门抬棺去八宝山火化。当时用‘远飞的大雁’的曲子改编了一首誓为小混蛋报仇的歌曲,还记得其中一句是“誓把坛子扎成筛子!”而肇事的一方则迅速在北京消失。据说后来王氏兄弟到陕西插队。
  • 逍遥帝
    我听过的最可信的就是LS这篇儿

    是在动物园

    而小混蛋家在新街口积水潭边上


  • Lazy D
    北京人儿
  • zyyis
    牛逼。。。。
  • 差点没把小混蛋周长利看成周长江了!
  • [已注销]
    这题目真抓人!
  • [已注销]
    王秉章
    空军副司令员、国防科委副主任、七机部部长
  • [已注销]
    原来确有其人
  • RICHARD
    血色浪漫里也有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