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爱讲冷笑话 我们爱讲冷笑话 675736企鹅

白话文版出师表

[已注销] 2010-07-22
你爹出来混,半道上给挂了;现在地盘又分三块,益州好像咱也罩不住了,这世道眼瞅着要杯具了。但是你爹留下的保镖还很忠心,出去砸场的那些二杆子也都不要命了,这些都是看在你爸往日给钱给女人的份上,现在想报答罢了。
  叔现在就希望你丫放机灵点,完成你爹的遗愿,让兄弟们也扬眉吐气;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不值钱的葱,把弟兄们的心给屈了。
  你家里咱帮里,都是一起的,该批评谁该扇谁,一碗水要端平喽;凡是不好好干的,给咱整天惹事生非的,以及为人忠厚实在的,都交给保卫科,该剁手的就剁手,该奖励的要发钱,这能说明你对大家都一样,你也不要偏谁向谁,让大家有亲疏之别。
  小郭,小费,小董,这几个人都实在,事情办的很周全,你老爸特别看得起,叔认为帮里的大小事情就该交给他们去处理;二杆子老向,性子好得很,人也猛得很,能打能杀,你爸说过“能干”,你觉得合适就提拔一下,叔我觉得砍人的事就该交给他,肯定能给咱扩大地盘,保证以后没人敢惹咱。
  帮里开始为啥红火得很?还不是一直在拉拢实在人,撵走没本事的,后来为啥被别人逼得走投无路,还不是身边都是一群光会耍嘴皮子的人,你老爸每回跟叔扯闲拉篇侃大山的时候,能把个胸口能捶青。侍中、尚书、长史、参军,都是叔...
你爹出来混,半道上给挂了;现在地盘又分三块,益州好像咱也罩不住了,这世道眼瞅着要杯具了。但是你爹留下的保镖还很忠心,出去砸场的那些二杆子也都不要命了,这些都是看在你爸往日给钱给女人的份上,现在想报答罢了。
  叔现在就希望你丫放机灵点,完成你爹的遗愿,让兄弟们也扬眉吐气;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不值钱的葱,把弟兄们的心给屈了。
  你家里咱帮里,都是一起的,该批评谁该扇谁,一碗水要端平喽;凡是不好好干的,给咱整天惹事生非的,以及为人忠厚实在的,都交给保卫科,该剁手的就剁手,该奖励的要发钱,这能说明你对大家都一样,你也不要偏谁向谁,让大家有亲疏之别。
  小郭,小费,小董,这几个人都实在,事情办的很周全,你老爸特别看得起,叔认为帮里的大小事情就该交给他们去处理;二杆子老向,性子好得很,人也猛得很,能打能杀,你爸说过“能干”,你觉得合适就提拔一下,叔我觉得砍人的事就该交给他,肯定能给咱扩大地盘,保证以后没人敢惹咱。
  帮里开始为啥红火得很?还不是一直在拉拢实在人,撵走没本事的,后来为啥被别人逼得走投无路,还不是身边都是一群光会耍嘴皮子的人,你老爸每回跟叔扯闲拉篇侃大山的时候,能把个胸口能捶青。侍中、尚书、长史、参军,都是叔的拜把子兄弟,你一定要相信他们,咱这里发扬光大就有戏了。
  你叔我本来是南阳一个种地的,在那旮旯有一亩三分地呢,在这个人砍人的时代,叔不想砍人,只希望不被人砍。
  你爸不嫌叔怂,三天两头地往叔屋里跑,问我如何管理帮派,我感激得眼泪淅沥哗啦的,从此就跟着你爸四处砸场子抢地盘。
  后来咱这帮被人火并,你叔我死命抵抗,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
  你爹知道叔猴精猴精的,所以挂之前把家里的大小事情都交给了我,自从换了你当掌柜的,叔天天都睡不着,害怕把老大的心给屈了,所以五月份领着弟兄们开着船过了泸河,到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把该摆平的都摆平了。
  现在南方没人敢胡成精,咱的手下也个个兵强马壮,应该好好让兄弟们,放松一下。再把中原打拼回来,把那些没良心的,耍奸偷滑的统统拾掇了,把咱那些长老级人物重新扶起来。这样叔也就对得起死去的你爸了。
  至于啥事咋弄,好话坏话,就靠攸之、祎、允。这一回叔是去砍那些王八蛋的,砍不成回来你咋办都行。如果没人给你说好话,叔就找攸之、祎、允,还不信丫们能翻了天了。你也应该好好地想想你爹的事。你叔我这里肯定很感激。行了,叔马上就要闪人了,眼泪哗哗的,都不知道胡咧咧了些啥东西。

3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0条) 只看楼主

  • antwon
    ***
    O
    °爪°~
  • 比较喜欢巧克力
    求原文,看了这帖子忘了原文是怎样了- -
  • ***
    O
    °爪°~
  • Rainbow-shroom
    m
  • [已注销]
    《出师表》原文: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 kingsky
    眼泪哗哗的,都不知道胡咧咧了些啥东西~~~~~~~~~~~~~~
  • 木木木
    语言风格有些乱。。再统一一点就好了
  • [已注销]
    有湘楚人氏,姓曾名轶可,人称曾哥。幼时少有父母照看,自学成才,及至二八,已练就武林之绝学绵羊音。每事罢,听者无不闷胸长叹、七壳喷血,众曰:人皆唱歌为钱财,而哥唱为命所取。哥常叹英雄无用武之地,千里马无伯乐焉。

    一日,曾哥行至一处,左持西洋乐器,望远处一民房侧挂一神物,上书:生男生女一样好,女儿也是接班人。下有一神像,面像红润,慈眉善目,非西土耶酥可比之。问旁人,答曰:神人哥名御春,成都人氏也。非三言两语可道然,汝当亲往春哥处,拜入教,春哥平生喜好汝等变幻阴阳之人,定收之。

    不日,曾哥拜入春哥教,见春哥,乃瘫。曰:吾平生闻人无数,妄自称英雄。今见春哥,如井底之蛙,春哥形容伟岸,器具雄壮,世人称曰:“春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春闻之,喜曰:汝当为吾左护法,习爆菊之术,立天地之间。遂爆,曾试之,大爽。

    曾父献兵,官拜五品,旗下有烟王曰芙蓉,年入数亿,人皆称为国之重器。闻儿拜春哥膝下,喜及而泣,曰:吾儿终成为父毕生之愿,定成大器。遂谴左右招回之,府中日进百女,为奴役,有民闻曾哥习春哥仙术,自号“可迷”曰:“朝被爆,夕死可矣!”曾哥遂威名大振,不日可平台于春。

    夷洲有宋包公后人,名包小柏,闻曾哥绵羊之音,大怒,骂为妖孽。其友沈黎晖,闻之,曰:此音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此绕梁三日不绝之音,汝称为妖孽,非也,吾闻其拜于春哥门下,此人定为国之大器。柏曰:至此,吾与尔等割席断交,有他无我。遂游之。

    世人闻此,皆服之,曰:西土有一夕猛士号史泰龙,曾哥有过之而无不及,曾哥纯爷们,铁血史泰龙,信轶可,成正果 。
  • [已注销]
    http://www.iwenyan.com/archives/1737
  • 比较喜欢巧克力
    谢,有意思,顺便复习一下出师表
添加回应

我们爱讲冷笑话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