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州嘻哈壹笑堂 苏州嘻哈壹笑堂 27成员

谈谈《卖挂票》中的京剧常识

大春 2010-07-22
传统相声《卖挂票》是相声大师马三立(1914——2003)的代表作,电台也经常播出他1986年和王凤山先生(1915——1992)合作演出的不带“烧骨记”垫话的版本(见文末转贴的实况录音)。当时马三立先生72岁,王凤山先生71岁。虽然内容较整理本有所变动,但处处体现出马老擅长刻画小人物的艺术风格。鉴于这个段子中有很多京剧常识,可能有的朋友不是非常了解,下面据我所知,对《卖挂票》中的京剧常识做一个简略的介绍:

1 “宝森身体不好”:入正活之后,逗哏的说他给杨宝森蹬三轮,后来说“宝森身体不好”等等,这一点是确有其事。1956年天津京剧团成立,“四大须生”(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之一的杨宝森率其“宝华社”全体成员加盟该团,并任团长之职,于1956年8月28日举行建团演出,直到1957年7月7日,杨宝森因身体过于羸弱,申请离团长期修养,回到北京养病,1958年2月10日,因肺炎去世,年仅49岁。杨宝森早逝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事关系不团结对他的刺激,这也就是广为人知的“厉(慧良)杨(宝森)之争”,这里就不多说了。

2 富连成:京剧历史上最著名的科班,创建于1904年,原名“喜连成”,1912年因资方异主故更名“富连成”(此时本应是第三科“成”字科,因此变故...
传统相声《卖挂票》是相声大师马三立(1914——2003)的代表作,电台也经常播出他1986年和王凤山先生(1915——1992)合作演出的不带“烧骨记”垫话的版本(见文末转贴的实况录音)。当时马三立先生72岁,王凤山先生71岁。虽然内容较整理本有所变动,但处处体现出马老擅长刻画小人物的艺术风格。鉴于这个段子中有很多京剧常识,可能有的朋友不是非常了解,下面据我所知,对《卖挂票》中的京剧常识做一个简略的介绍:

1 “宝森身体不好”:入正活之后,逗哏的说他给杨宝森蹬三轮,后来说“宝森身体不好”等等,这一点是确有其事。1956年天津京剧团成立,“四大须生”(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之一的杨宝森率其“宝华社”全体成员加盟该团,并任团长之职,于1956年8月28日举行建团演出,直到1957年7月7日,杨宝森因身体过于羸弱,申请离团长期修养,回到北京养病,1958年2月10日,因肺炎去世,年仅49岁。杨宝森早逝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事关系不团结对他的刺激,这也就是广为人知的“厉(慧良)杨(宝森)之争”,这里就不多说了。

2 富连成:京剧历史上最著名的科班,创建于1904年,原名“喜连成”,1912年因资方异主故更名“富连成”(此时本应是第三科“成”字科,因此变故所以改排“富”字)1948年报散,班主是叶春善(1935年起由其子叶龙章接任),共培养了“喜”“连”“富”“盛”“世”“元”“韵”“庆”八科学生“庆”字科学生尚未出科,富连成即报散,因此也有说是七科学生的。许许多多京剧名家都出自这个京剧科班,甚至有父子两代同出于这个科班的。

3 雷喜福与“大师兄”:逗哏的列举“喜”字科学生,谈及名老生雷喜福时,捧哏的说“大师兄”。因为1904年,叶春善创办“喜连成”科班之初,在家中召收了六个徒弟:雷喜福、武喜永、赵喜魁、赵喜贞、陆喜明、陆喜才,后来被誉为“喜连成”的“六大弟子”,因为雷喜福入门最早、年龄最长、艺龄在“六大弟子”中也最长,所以后来被人尊称为“大师兄”。解放后在中国戏曲学校任教,培养了大批老生人才。

4 侯喜瑞:“喜连成”科班著名花脸演员,侯派花脸的创始人,攻“架子花脸”,代表作有《连环套》、《青风寨》、《牛皋下书》、《马踏青苗》等,与金少山、郝寿臣鼎足而三,是一位高龄的花脸演员,1981年年近九旬的侯先生参加名武生王金璐的收徒仪式,与王金璐合照了一张《连环套》“挽手而行”动作的便装照,可谓菊坛人瑞了。后面所说的陈喜兴是老生演员,康喜寿是著名武生。

5 魏喜奎、刘喜奎:前者是曲艺名家,以擅长演唱奉调大鼓著称,后来主要演出曲艺剧,与喜连成自然无关;后者是民国初年名噪一时的坤伶,能演出河北梆子和京剧(俗称叫“两下锅”),并编演了大量的时装新剧,声誉在老生大王谭鑫培之上,后为躲避恶势力的迫害,被迫告别舞台,隐居北京三十多年,直到解放后,由田汉、马少波走访,才重新出山,为中国戏曲学校“十大教授”之一。刘喜奎也没有进过“喜连成”科班(因为“喜连成”是只招男演员的,后来有些女演员带艺进科班深造,但也没发现刘喜奎入“喜连成”的记录),似乎是王凤山先生的口误。

6 李盛藻:富连成出科的著名老生演员,前辈须生高庆奎的女婿,富连成四十余年历史中唯一一个没挨过打的学生,悟性极高,代表作是《借赵云》中的刘备,此剧为马连良所不及。

7 “海外天子,独树一帜”:逗哏的说他久占江南,然后说他是“海外天子,独树一帜”,这是旧社会戏院为戏曲演员贴海报时的常用词汇。尤其是上海这种风气特别盛行,按现在的观点,当然有商业宣传的合理性,但这种海报往往流于形式上的吹捧,而不是对演员艺术的客观评价。

8 把场:是指徒弟演出时,师辈为监督或鼓励亲到现场观看。比如“文革”后李荣威先生和陈永玲合演《战宛城》,李荣威的师父侯喜瑞就亲为爱徒把场。

9 打补子的:俗称底包,比龙套稍强的一种戏曲演员,解放前上海戏院流行“底包制”,戏院常年聘下会戏多且有名望的演员作为基本阵容,为的是使戏院老板约角时,只需约请一个演出小组即可。遇到剧院约不到名角时,底包也要独挡一面,维持戏院的日常演出。底包虽主要是演配角,但其中也藏龙卧虎,比如苗胜春、赵桐珊等名底包艺术造诣为内外行一致称道,裘盛戎、高盛麟在未享大名之前也有在上海充当底包的经历。

10 尚小云的班社:逗哏的说1945年“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的班社到上海天蟾大舞台演出,按此时尚小云的班社名为“芙蓉社”。在抗日战争期间,由于国难当头,时局混乱,交通不便,因此南北艺人交流很少,京剧舞台也是一种萎靡的状态,以“四大名旦”为例,抗日战争期间,梅兰芳从1938年春到1945年,蓄须明志,不登台演戏;程砚秋隐居在北京青龙桥,从事农业生产,而尚小云则开办“荣春社”科班,主要从事戏曲教育事业;荀慧生的演出活动也减少了,主要以教徒弟为主。这些举动都充分体现出戏曲艺人的爱国热忱。1945年抗战胜利,尚先生与诸多京剧名家在怀仁堂合作义演《龙凤呈祥》一剧(饰孙尚香)。

11 《连环套》:京剧传统剧目之一,又名《盗御马》。故事出自《施公案》一书,剧情为清朝康熙年间绿林好汉窦尔敦被黄三太镖伤后,愤而离开河间,到(张家)口外连环套聚义。十数年后,康熙帝敕命梁九公口外涉猎,并赐御马追风千里驹。连环套喽罗报与窦尔敦,窦尔敦得知后夜入御马圈盗去御马,并嫁祸于已归顺朝廷的黄三太(但此时黄三太已死多年)。事发之后,梁九公即命巴永泰押旨,调黄三太之子黄天霸前来问罪,幸亏彭朋与黄三太有旧谊,暗中庇护,令黄天霸限期访拿查盗马人。黄天霸乔装成镖客,来到口外连环套,想起黄、窦两家的恩怨,故只身入寨,探访御马下落,黄天霸报出自己真正身份,激怒窦尔敦,双方约定次日比武赌马。黄天霸挚友朱光祖,恐天霸比武有失,故夜入连环套,盗走窦尔敦的护手双钩,并将黄天霸的钢刀插在窦的桌案之上,以挫其锐气。次日双方会面,朱光祖说服窦尔敦献马归降。按此剧是根据清康熙时一个真实案例演绎而成,具体事件见乾隆时修订的《献县县志》及康熙五十六年《起居注》,窦尔敦最后的真实结局是凌迟处死。

该剧中窦尔敦以花脸饰演,黄天霸以武生饰演(有些擅长武功的老生也演此戏,比如李少春、谭元寿均能演此戏)朱光祖以武丑饰演,主要的场次有“坐寨”、“盗马”“拜山”“盗钩”四个,1962年武生名家高盛麟来京与花脸名家裘盛戎合演了此剧,留下了实况录音,已制成音配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欣赏一下。

逗哏的说尚小云来不了《连环套》,其实尚小云入三乐科班后,先学武生(他以青衣成名后还反串过《连环套》的黄天霸),后学花脸(曾演过《空城计》中的司马师),最后才改演青衣,所以尚小云应该学过《连环套》的花脸,而且他的三个儿子,长子长麟演青衣,次子长春演武生,三子长荣演花脸,也真是子承父业了。

12 《奇冤报》:又名《乌盆记》,京剧传统剧目,剧情为南阳绸缎商人刘世昌结账回家,行至定远县遇雨,借宿窑户赵大家。赵大夫妇见财起意,将其用酒毒死,后将其碎尸制成盆。鞋工张别古向赵大追索欠款,赵大以盆代款给了张别古。刘世昌鬼魂向张别古诉冤,张别古代其向包拯鸣冤,包拯断案杖毙赵大。

该剧是老生(饰演刘世昌)的唱功戏,其中有大段【二黄原板】(其中的“抓一把沙土扬灰尘”的“抓一把”用【嘎调】,见功夫)和【反二黄慢板转原板】,前面表演刘世昌中毒而死的情节时,老生有“吊毛”的技巧,也需要身段武功。赵大、张别古由丑角饰演。《卖挂票》中捧哏的问逗哏的“《奇冤报》您来谁”,逗哏的哼哼的一句唱词,就是剧中的【二黄原板】(“你休拿我当作了妖魔论”),该剧有杨宝森(饰刘世昌)1957年在上海演出的实况录音,已制成音配像(但杨先生的“抓一把”限于嗓音条件,并没有使【嘎调】),此外谭富英1959年也录制了该剧,大家可以比较欣赏。

0
显示全文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西法人
    受教了。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