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写作  去小组页 > 小说写作 54576个成员

长篇小说连载《我的“战国”时代》第三章:小胖(中)

HJP郝建平 2018-06-29 20:02:26

姓名:张XX

性别:男

年龄:二十七岁

兴趣爱好:读书,听音乐,看电视连续剧,玩单机游戏

最崇拜的偶像:SHE(台湾女子偶像团体),欧阳修,司马光

最喜欢做的事情: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最讨厌做的事情:拉小提琴

最亲近的人:老妈

暗恋的对象:暂时保密

座右铭:人生就是一场游戏,成为主角的机会只有一次。

目前工作:某公司办公室小职员

人物设定结束,请按确认键。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是一位普通的煤矿工人,母亲在一家普通的外贸服装厂上班。我每天过着普通人简单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多的奢望。祖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印象中他是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头儿。

我家住在一幢灰色的小楼内,水泥墙壁上挂满了墨绿色的爬山虎,每到深秋时节,它就成为一片深红色。走廊内没有电灯,楼梯很窄,阳光从回字形的天井漏了下来,照在漂浮的灰尘上面。

打开防盗门,会听到领居家传出一声声的狗叫,屋子里地板砖光可鉴人,木质沙发摆放在客厅的正中央,对面电视柜上架着一台五十五寸的彩电,电冰箱旁边是一排褐色的书柜,里面排满了各色书籍。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搬着板凳翻看里面的连环画和小说,遇到看不懂的字,就翻看字典。同龄的小屁孩儿们在玩泥巴、堆雪人以及丢沙包的时候,我已经偷偷翻烂了半本《连城诀》。里面的刀光剑影,花里胡哨的武功招式以及人性的险恶与善良令我着实感到震惊。这个秘密很快被父亲发觉,他没收了那半本《连城诀》并给我买来了《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

我曾经拉了三年的小提琴,只练习考级的几支曲子,除此之外一无所知。小学毕业之后,课业变得繁忙,我逐渐丢弃了这项值得炫耀的技能。

上初中的时候,我开始迷恋历史,立志要啃下整部《三国志》。我曾经幻想自己就是神勇无敌的赵云,银盔银甲,手握长枪,在长坂坡前七进七出,杀得曹军心惊胆战,亦或是猛将张飞,立于桥头,大喝一声:吾乃燕人张翼德也!顿时吓破了夏侯杰的胆囊。彼时的同窗们正在迷恋《流星花园》中道明寺兄弟与杉菜的恋情不可自拔,我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

中考失利之后,我灰溜溜地来到了小小的Y城。

生活简单而乏味,每天除了学习、吃饭之外,娱乐活动少到可怜。一些不上进的学生开始出没于录像厅或者游艺室,班主任屡教不改之后,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间变得绵延而悠长,我瞧见它越过了窗棂,留下了一个个灰色的足迹。

傍晚时分,我路过一家租书店的橱窗,阴错阳差地看见了SHE的巨幅海报。租书店通常暗中倒卖盗版的磁带,也许会有SHE的专辑,我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屋门。

屋子内布置得非常简单,贴墙跟立着一长溜的书架,上面摆满了破破烂烂的书,大多数包着牛皮纸封面,用潦草的行书写着书名。书架旁边是两张小茶几和几张烂了窟窿眼的沙发。老板坐在墙角的藤椅上,手里捧着一杯茶,眯缝着眼。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没有任何磁带的影子,我失望地撅着嘴。我的目光沿着书架流转,仿佛皇帝挑选宠幸的嫔妃。在一堆破破烂烂的书中,我发现了一本保存完好的小册子,取出来封面上写着“等待戈多”四个大字。

“这是什么玩意儿?”我翻了几页,剧本里面两个流浪汉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像脑筋缺了一根弦儿。我瞧了瞧扉页上印着的“汉译文学名著”,轻声叹了一口气。

在我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位可爱的天使:她上身罩了一件米黄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短裙,光洁的小腿尽头是一双俏皮的黑色皮鞋,闪着亮光。黑色的披肩长发,别了一枚精致的蝴蝶发卡。姑娘轻巧地从我身边走过,我的鼻尖嗅到了一股茉莉的花香。

她抱着两本书,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漫不经心地翻阅。我随手将那本《等待戈多》塞到手里,假装随意地坐在她的身边,阳光照在她的发梢,散发出一丝一丝的金黄。

我用书遮挡住自己的脸颊,眼角止不住地瞄向右边,姑娘全神贯注地看书,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我萌生出轻微的失落感。

“你在看什么呢?”姑娘突然转过脸来,我瞧见了一张略带愠色却迷人的脸颊:双眼如同水晶清澈,鼻尖微微起翘,嘴唇红润如同新鲜的樱桃,正朝上噘着,显得可爱而俏皮。

“没,没什么”我的脸颊发烫,害羞地用书将之埋了起来。

她眨了眨眼睛,戏谑地调侃道:“偷看人家为什么没有勇气承认?小屁孩儿不学好。”

我放下书,气鼓鼓地瞪了她一眼。我很讨厌别人称呼我为小屁孩儿,尽管我确实长了一张娃娃似的面容。

“呦,生气啦?”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她一把将我手中的那本书抢了过去,只瞥了一眼封面就丢了回来:“《等待戈多》不是你们这种小孩子看的。”

我的脸涨得发烫,如果照镜子的话,应该与猪肝颜色相仿。

这个家伙得寸进尺,越来越讨人厌了。

我板着脸,将书丢在茶几上,起身准备离开。在我即将推门的时刻,她笑着冲我喊了一句:“你看上去挺有趣的,愿意交个朋友么?我经常来这儿。”

我瞧着那副诡异的笑容,心里感觉到乱糟糟的,但是依旧点了点头。

事后,我和焦胖子、阿基等人聊起此事,他们一致认为我被姑娘赤裸裸地调戏了,用现在时尚的话来说就是:被撩了。

自此,我成为这家租书店的常客,口袋里经常准备着零钱,只为了能够与她邂逅。

我俩很快就变得无话不谈,她就读于XX省的一所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时常为我讲述大学里的美好时光,以此勉励我好好读书,努力学习;我隔三差五为她讲男生寝室的八卦新闻,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历史典故,逗得她合不拢嘴。谈话间肢体不经意地触碰,都会让我像触电一样颤抖。我认为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圣诞节前的平安夜,我忍痛花大价钱购买了一只正版的维尼小熊公仔,红着脸写下了一封磕磕巴巴的情书,我将它揣在羽绒服的口袋中。我在租书店的门口犹豫了半天,最终下定决心,推开屋门。

屋子里冷冷清清,窗玻璃上挂着简单的拉花,显示出一点节日的氛围,老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眼皮都没有抬。

她没有来,我的心情由紧张变得失落。

我找了两本书,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翻着,眼睛不停地向门口张望。

二十分钟过后,我怏怏不乐地将书归置原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今天装扮得分外漂亮,帽子上积了一层淡淡的雪花。我的目光看见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他的手正挽着姑娘的胳膊。

手里的公仔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他俩和老板打了一声招呼,就冲着我走了过来,我捡起那只维尼熊,苦笑着将它递了上去:“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祝你圣诞节快乐。”我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男子笑眯眯地拍了拍我的脑袋,说了一声谢谢。姑娘挣脱男子的胳膊,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我的大脑里是一片茉莉花的海洋。

走出租书店,我的心口像被油盐酱醋腌制了一般,五味杂陈。失落,痛苦夹杂着羞赧与兴奋混合成了淡淡的粉色,粉色的雪从天上落了下来。在我记忆中那是一个温暖的平安夜。

小胖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焦胖子和我凑趣地围了过来,我俩瞧着电脑屏幕上那个人偶的面容、装扮觉得似曾相识。焦胖子用手指捅了捅小胖的胳膊,不怀好意地说:这姑娘这么漂亮,是不是按照你初恋模样捏的啊?

小胖瞟了他一眼,嫌弃地说道:“这是系统自动生成的。”

本文版权归 HJP郝建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0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