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历史,历史。  去小组页 > 历史,历史,历史。 1310个成员

历史博士的新宋

华文经典 2018-06-29 19:02:33

大宋朝翰林学士石越的婚事,终于以这样的方法遂了当事人的心愿。赵顼见到石越后,把他笑骂一顿,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是石越、韩琦都是品官之家,石越与韩梓儿的婚礼便自有一番讲究。龟筮之后,皇帝亲择佳期,就选中五月初一,下旨赐婚。所以诸如纳采、问名、纳吉、纳成、请期,诸般礼数倒也简化了。但饶是如此,也是相当烦琐。韩琦作为女方的父亲,就有特旨回京,为的不过是站在台阶上,穿好吉服,对韩梓儿说一句:“往之汝家,以顺为正,无忘肃恭。”

石越也不记得走了多少道程序,才用花轿把韩梓儿迎回石府,拜堂成亲。此时石府已是宾客盈门,苏辙、程颢做媒人,自当上座,这已不消多说。宗室外戚,除英宗的兄弟们只派了使者之外,至昌王赵颢、乐安郡王赵頵以下,朝中大臣,自王安石、冯京、王珪以下,无不亲临到贺。唐甘南早已从杭州赶来,帮忙打点一切。便是唐棣之父唐甘楚,早知消息,也从蜀中兼程赶来,专门道贺。此外白水潭学院的学生,或三三两两,略致薄仪,或数十百同窗,共办贺礼。这场婚礼堪称轰动汴京,开封府的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以石越之受宠,韩琦之望重,天下势利之徒,有谁不想攀结?因此,虽然石越本意不想铺张太过,但直到吉礼已成,迎宾使还在门口高声唱名。石越穿红戴花,笑容满面,周旋于宾客之中。他虽然平素里不太喜欢这种交际应酬的场面,但人逢喜事,又另当别论。

就在一片喧嚣喜庆之中,忽然听到迎宾使高声唱道:“柔……”之后,便没有声音了。众人正在奇怪,忽听到有个稚嫩的女声高声说道:“你到底念不念完?你若不念我自己进去了啊!”

石越听到这个声音,头立时就大了……

赵颢和赵頵嘴边露出古怪的笑容,王雱、晏几道这些知道底细的,无不幸灾乐祸地望着石越。大家都知道来者必是柔嘉县主!果然,可怜的迎宾使结结巴巴地喊道:“柔、柔嘉县主驾到……”

石越哪里敢得罪这个小姑奶奶,连忙快步迎出,见柔嘉背着双手,一步三摇,左顾右盼地走过来,心里也不由好笑,嘴上还得说道:“柔嘉县主驾到,有失远迎,得罪得罪……”

柔嘉见石越迎了出来,也装模作样地抱抱拳,努努嘴说道:“石学士,恭喜你和韩家小娘子夫妻恩爱,百年好合。我今日来,只为看看新娘子的模样,你不会反对吧?”原来柔嘉心里气不过石越为何不娶清河,也不娶王昉,偏要娶个什么桑梓儿。她小孩心性,便以为定是桑梓儿貌若天仙,否则为何如此美貌的郡主不娶,如此聪敏的丞相千金不要。好奇心起,便想来看看桑梓儿长得什么样,到底怎么个好法?于是找了个借口溜出府,跑这儿看新娘子来了。

但这等事情,石越如何可以答应?结婚这一天,新娘子岂是可以随便看的?但是对方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去和她计较,未免有点儿说不过去。石越赔着笑说道:“那自是没有问题,待下官给县主安排雅室,晚上行礼之时,便让贱内给县主请安。”他说的“行礼”,是指揭盖头一事。

柔嘉心思一转,笑道:“新郎官,你这明明是哄我。”

石越笑道:“岂敢,县主言重了。”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进了礼堂。

“既不是哄我,那为何要等到晚上?我又如何能待到晚上才回去?”

“这……既然县主不能久留,那么改日石某必和贱内一同去邺国公府拜访,到时候贱内一定很高兴认识县主的。”石越口里说得客气,心里却是实在巴望着她能快走。

“你又何必如此小气?我不过是看她一眼,有何要紧?”柔嘉却老大不愿意。

这时候众人已经知道柔嘉此来是为何事了,满座的王公大臣,官职低微者,自然不敢开口,而位高权重者,有些存心想看石越的笑话,有些却是顾忌到柔嘉的性子,若被小孩子没大没小地抢白几句,自己以后难免传为官场笑柄。所谓“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既然是石越结婚,就让石越操心好了。

石越此时哭笑不得。他自是不能让梓儿受这种难堪,结婚的红盖头,不是由丈夫来揭,却由一个不相干的女孩来揭?日后定当传为笑柄。到了这份儿上,他也没有办法,只得沉了脸道:“县主,这恐怕于礼不合,恕下官难以从命。”

柔嘉本无恶意,只是心中不服气。石越有点儿作色,她却是毫不放在心上,反问道:“何必这般小气?新娘子有甚看不得的吗?我今日偏要看一看,最多你让官家把我关几天。”

昌王和乐安郡王相顾苦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两人和石越关系虽然都算不错,但毕竟亲王与大臣不得擅交,反倒还不如与桑充国、晏几道情谊深厚。二人轻易也不愿意得罪这个堂妹,若惹恼了她,谁敢保证她以后不会把自己的王府搞得鸡犬不宁呢?

石越见柔嘉这般胡搅蛮缠,一时也束手无策。新娘子自然不能让她见,但也不能对她用强,讲道理又说不通,难道眼睁睁看着她把自己的喜事搅了?真是左右为难。那在场与石越关系交好之人,亦不免替他着急,却一个个苦无良策。

潘照临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忽然看见田烈武从旁边经过,不由大喜,一把拉住,在田烈武耳边嘀咕几句。田烈武的身份既低,又是个武人,自不足以在这里相陪贵宾,不过是帮着石府打理一下杂事,偶然从此经过,对这礼堂中间的事情并不知情。潘照临故意不说柔嘉身份,只说有个小女孩不懂世故,想要强揭盖头,石越不好和她计较,让他出去解围。

田烈武向来感激石越对自己的赏识,此时未遑多想,便挺身而出,走到柔嘉面前,道:“你是哪家的小娘子?如何这般不懂规矩?新娘子的盖头向来都是由新郎官揭的,你要看新娘子,不在此时。”

柔嘉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抬头一看,却见一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在和自己说话,语气还颇为不逊,当下叉着腰喝道:“你是何人?怎敢和我这般说话?”

田烈武见这个小女孩这般刁横,不由有点儿生气,却又不便太凶,便弯腰道:“想看新娘子,日后你嫁人时照镜子就行了,别在这里捣乱。来,跟大叔走,大叔给你买点心吃。”说到后面,已是哄人的语气。众人听到此人居然自称柔嘉的大叔,便连石越都忍俊不禁。

柔嘉鼻子都气歪了,厉声喝道:“我是柔嘉县主,你是哪来的野人,敢这般无礼!”

“什么县主乡主的?”田烈武一时不及多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夹起柔嘉,就往外走去。柔嘉何曾见过这般大胆之人,一面拼命挣扎,一口狠狠地咬在田烈武手臂上,痛得田烈武几乎叫出声来。

就这么一折腾,便听到大门那里高唱:“蜀国公主、驸马都尉王公讳诜亲临到贺……”

石越顿时松了口气,忙向田烈武说道:“快放下县主。”救兵终于来了,那个温柔贤淑的蜀国公主是少数几个能管住柔嘉的人。

……

2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