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艺|poetryart  去小组页 > 诗艺|poetryart 50个成员

王天武

凤凰 2018-06-29 18:54:51

│ 爱在爱你 刚刚,整个地惊醒了 发现她在一旁哭,满目失望 我盯着十字架 冬天在窗外建造冰冷的房屋,在深夜也建造 突然想到 不是你在爱人 是爱在爱你 │ 夜行列车 我在火车上,穿过一个 巨大的省。火车满身雨点 我想起一个死去很久的女孩 苍白,平凡,目不转睛地看过外面 (寄罗伟)

死神和我 我的朋友们想让诗更有力量, 他们每天练习生存的本事。 我每天练习的是躲开死神的本事, 自从他上次来找我。 孩子们从四面八方来,又向四面八方去, 就像潮流一样。 我能强作镇定。 死神也不喜欢小地方。 他不会把我忘记, 但也脱不开身,那么多大城市, 那么多让人无奈的人, 我祈求:您先去忙吧! 但他每天敲着我的血管, 就像下水管道:我没有忘记你, 我只是脱不开身。我对此很感激。 我赶紧再喝一口酒,再爱一个人: 爱情就像行星,在广袤的夜空里无声无息, 丢掉一个人,就失去两个人的重量。 2017-10-31

天空 我那些研究尊严的朋友 最后都死于崩溃。我也想知道我能不能幸免 但在追问中,我就死了 安静得像一张桌子 我想追问死后的世界 我的朋友们 他们以为自己只是孤坟 是的,他们只是孤坟 在死后你不会想到别人 你的表情消失了 你这样郁郁葱葱的一个人 只能在地下用力 你改变了土壤的结构 相信他和你一起疯过 那些流逝的 也改变了天空 现在我承认 我一直在凝视他 我一直在土地上找寻 天空在地下 2017-10-25 悲凉 想到要在上帝的唇上找我的诗, 要听你的消息,我闭上眼睛,还不算坏, 至少有一个目标,有一个目的, 不会让我堕入迷途。公园的长椅上, 雨下着,落在椅子上,在上面休息。 2017-4-11

解忧杂货店 东野圭吾说:如果 把向我咨询的人比作迷途的羔羊, 那么他们手里通常都拿着地图, 都没去看。 2017-8-20 爱 我想起站在燃烧的甲板上 练习爱的男孩 维茨玛·贝尔瑟维卡关于爱的比喻 卡瓦菲斯从汽车的后视镜中看到的爱 是傍晚时的太阳 在他心中举起手——现在是傍晚 地球缓缓而行,请你让它进来 ┃胜利 又一次,他觉得 对自己温柔就是对现实的最大胜利。 他还能沉下心,在自己想在的地方。 还能想,如果这就是未来, 我已经到了——我在未来, 和现在的我一起。 2018-2-10 ┃褪黑素 我的朋友每天吃一片橘色药片。 这样他就能和白天告别。 他要睡到自己的影子里。 他接近这一点了, 因为他可以参加自己的 告别仪式。 2018-2-10 和蒋振宇

┃他太聪明了 他的聪明已经超过了智慧, 透露出人在一定程度上 依赖本性。“我就是 深深迷恋权力。” 这没有错。就像动物 把生殖器露在外面,获得 交配的优先权。 他的聪明打倒了他的德性, 智慧像踏脚布,那需要沉静、 敏感,和爱心才能得到的, 他永无可能。 2018-2-10

┃奥登 唱佛机里有地藏王菩萨 专栏里有奥登 一个是慈悲,一个是真理 我只有用欲望接近他们 也许我的欲望 真理一样年长 你要知道这点 2018-2-8 ┃一条鱼 昨天,我吃过的一条鱼突然找我 用一张老人的脸。他的眼睛是灰色的 脸庞塌陷,胡子遮住了上唇 他一半是疑问,一半是吃惊 为我还能完整 我说我知道是你 可你怎么找到我 他说你身上有我的一部分,鱼的组织 你是不是偶尔用奇怪的姿势走路 是不是用最大的眼睛看人 我表示赞同,我的确有抑制不住的悲哀 觉得我的国不应该这样 原来是想念大海 他说自由不知道自由的意思 他在橱窗里 他的世界在方格后面 2018-2-6 ┃强人 二姐夫以前是个强人, 有很多钱,用来娱乐,到了晚年, 得了脑血栓。 他像我一样走路,小心翼翼 维护自己强人的名声; 他仍然能一口喝干杯里的酒, 走路,越来越糟。 他和我说他如何牛逼,那里面 是他全部的人生所在。 他认为生命的构成就是年轻时有女人, 有钱, 有势力; 晚年了,他必须躲避年轻的势力。 酒使他渐渐圆满起来。 在各种日子里,在各种回忆里, 他又一次握拳,觉得得胜的是自己。 2018-2-5 ┃昨天 昨天聚餐的时候, 我、老哥、二姐夫三个人在一起。 我们到了老年, 使用的杯子像《惶然录》,前后都是灵魂。 我无诗可写,老哥无女人, 二姐夫不能再赌博, 我们都在孤独中寻找自己的扶手。 今天想起卡瓦菲斯,我的同性恋朋友, 把手搭在我的肩上: “你这样庞杂,心都是漏洞。” 2018-2-5

┃雪地 他看到很多地方下雪,因此 写道:蓬松似少女。 万事万物,取消了影子的侵入。 但雪,比《荷尔德林文集》还要丰富。 他四十多岁,一事无成, 想到那么多冷漠、麻木,无边无际, 像最初的纯粹灵魂,也是 毫无感性。 2018-1-29 ┃ 吸血鬼 吸血鬼 过去的十五分钟 橙色的烛光和黑夜的战斗还在继续 它们纠缠着 黑夜不宽恕烛光 烛光里有黑夜 我们在阴影里说话 不是要帮助谁 主要是天黑前吃的东西 和明天早晨吃什么 现在吸血鬼睡了 其他人还没有睡 因为没有那么多床 就像星星在夜空里 没有那么多夜空 它们才挤在一起 如果多几个夜空 星星就会变得稀疏 彼此离得很远 要喊很大声,才能听见 你如果路过,可以摘下一颗 当明亮的哨子 一会儿我也睡了 我们睡着的刹那 梦向身体里倒灌 2018-3-26 给林曦 ┃ 塌陷的唱片 今天早晨,我望向窗外 亡故的昨天也是今天 太阳又转动一圈 地球又转动一圈 布考斯基张大的嘴巴闭上后又张开 他想吃什么呢 我的邻居死了 他的母亲被悲伤钉在木板上 她的悲伤在我们中循环 月亮表面 很多环形山口 像塌陷的唱片 2018-3-22

┃ 地球的启蒙 我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有三年 我们常常在清晨做爱 后来我看着她的眼睛 那里面 没有一点痕迹 但我能看到伤心 眼睛是一个做梦装置 把眼睛合上,梦就会停止 当她把眼睛睁开时 如同两座孤岛 我不知道怎么走进去 我想那需要地球的启蒙 2018-3-22

┃ 零 无数个零加起来也不是一 无数个一加起来也不是零 可能,有另一个我 我并不知情 我照过无数遍镜子,都不能成为别人 无数个镜子照过我后 没能留下一个影子 今天我看着一个零 他会变成人吗 像我出生时那样被母亲爱着 零不知道他将来会度日如年 那颗晶莹的卵子 眼睛一样凝视 也把握不了它的去向 2018-3-22 │ 眼神变成的地方 我们成为这座城市的一份子 大概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 成为一个墓地的好住客 要先把自己的人生过完 你的眼睛、鼻子、嘴 她常亲吻的五官 她常抚摸的五官 你的五官变成地方 需要两到三年 或更长一些时间 之后所有部分 都是告别部分 手,身体,亲吻 她凝望过的变成地方 她的眼神变成了地方 路边的长椅、柳枝 喷水的池塘…… 2018-4-15 │ 爱情说她不想认识人 人是奇怪的物种 而爱像水像空气是不稳定元素 爱是流动的,你可能爱过 但她走了。你发现身无一物 如今你说,这是眼泪 这是恋人,我看到一只鞋 围着我跳舞 我的悲伤是空中的电线 上面停着两只鸟儿 她们唱歌,一首又一首 我听出那是情歌,但不是人类的情歌 2018-4-2 ┃ 雪 那天晚上 风裹着雪,扔到墙上,玻璃上 但一下子,我心里忽然清凉 我知道是雪来看我 七岁和八岁的雪,带着寒冷回来看我 2018-4-13 ┃ 变奏 你脸上的皱纹是一张地图 你的严肃是无处可投递的信 朋友的消息在你的眼睛里 把眼睛闭上 悲哀正好装在里面 还有爱情 是嘴角的一撇 心蹲伏在你的唇边 还在抽搐 像是怜悯一个孩子 你的下颚像教皇 端正、肃穆 鼻子在中心 两个鼻孔 是丢失的省份 2018-4-15 给李建新 ┃ 钟表 我的心中有一块墓地 有纠缠在一起的编织物 我的眼睛里有一个女人 是二点三十分 我总是记得时间 母亲去世的时间 混乱的生活里的时间 她等待我醒来的时间 我的眼睛也是时间 两只圆的钟表 一只是顺时间 一只是逆时间 2018-4-13 给李建新

┃ 阿童尼故事 阿童尼花园里的玫瑰是粉色的小说 你读一页 会被吸引 我的眼睛是玫瑰 是刺 梦是你的路 一天那样长 一生那样短 你总是被粉色吸引 为自己喜欢的名字吸引 远在西班牙 有一个名字是搪瓷马头 你在它的眼睛里 它闭上眼睛的刹那 釉面会短暂晕眩 像一个盲女人 2018-4-5 给林曦 ┃ 晚安 昨天你在看我 你回头看了一眼 你的眼睛、鼻子、嘴唇 像夜空落在我眼里 我在喝茶 深夜像茶杯 你用褐色的眼睛望着我 茶杯里的月亮有失眠的症状 2018-4-4 给林曦

┃ 岔路 惟有岔路让人相信 有一天我会真的走失 惟有笔认得纸张 惟有爱后才知道爱是伤害 所有诗行都是挖心完成 因此你看到我的心的漏洞 像一个巨型漏斗 你要在深夜时开窗说梦话 我常常这样在床上疾行 我以为能追上一张面孔 有时把他的脸蒙在我的脸上 我是一个人面部的行动 2018-4-12 给林曦

┃ 房间 每天有两个夜间 有一个白昼 像一个三居室的楼房 一个房间里住着儿时的你 一个房间里住着现在的你 另一个空着 你的孩子总问你他是谁 他弹钢琴他哭泣他沉默无声 他是你的父亲 也是你的兄弟 2018-4-5 给李建新

|丧钟(给林曦) 有时常常看到丧钟类的东西 在海滩、街上、学校 总是被人的表情惊醒 总是有人拿着照片寻找遗容 有时我看着桌上笨重的物体 它们沉静、肃穆,偶尔是神圣的 不像我们,太阳蒸发下 休克般的丧钟 上升到头顶 |雨诗 我想起一个雨天 在街上,艾伦在他淋湿的衣服里走着 他的脸在便帽下面 雨水顺着帽檐向下滴落,溅到其他水里 他走进人群 有很多雨水从他的帽檐向下流 经过他的衣服、皮肤 汇入他脚下的河流,这时他已经和世界不分彼此 他走着,有别于雨水的样子 用他后来回忆的样子 │ 善意 我每天写诗 感受他给我的。他告诉我 他喜欢有人写他 他喜欢慢慢有形体的善意

│ 夜行列车(寄罗伟) 我在火车上,穿过一个 巨大的省。火车满身雨点 我想起一个死去很久的女孩 苍白,平凡,目不转睛地看过外面

|写作课 写作使我的骨骼弯曲 头低着,专注于词语从不知名的地方出现 像小石子硌疼了神经 无故地凸起,在地平线上 或是某次日落的边上 我的双眼爱慕她 我爱眼前的一个,也爱未出现的一个 未来的每一个 她们会给我最好的生活 突然,我就会年迈,在黑暗中醒着 我问一个南方人 沟渠上是金盏花吗?如果是 青苔会像薄雾和云母 假如我还能写,当然写我多么年轻,勇猛 我没受过良好的教育,热爱大海 假如,我慢慢地想,又回到日落的边上 我应该往回走了 喷泉会在适当时候出现 我得到的要一个一个归还 如果未得到 就去归还零这个奇迹 还有风、落叶、再见、告别曲 还有吻 每归还一次 就年轻一年

|感谢信 津渡,自从我得病后 语言的使用能力大不如前, 后来又被人缠着, 陷入他们的斗争里, 不知他们怎么看自己的点点滴滴。 我也一样, 我又比他们好在哪呢? 写过的诗都不要了, 我是第二次活, 以前的都是前世。 韩东说, 一些人活得就像墓碑(一样坚硬)。 我还有柔软的部分,还有羞愧, 还有怨恨, 我是不纯粹的鹅卵石。 你的邀约我答应了。 我一直说少读书,或者不读。 有的人想要告诉我几个名字, 相信不是他们想要告诉我, 是我自己要听。 你的邀约我答应了。 我缺少全力一击! 是因为对手。还有几个人 在诗的国度 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拳击赛? 你的邀约我答应了。 我已经忘记了所有人。 击倒我是可以的, 用你的语言, 击倒我是可以的。 想想那些活着的意义! 用你的语言! 我们最终是无名氏和无名氏。 你的骨头没有肉, 却抠进了我的骨头。

|那个人 下了一场小雨 觉得自己像歌手一样松散 看着车窗流下来的闪光的一滴一滴 就像我也流下来,已经是铁轨旁 荒草里站着的那个人

|消亡(给许梦熊) 从童年时躲着我的死亡开始来找我了 上次它得到我的答复后这回又找到病因 像是我母亲脱下的外套 披在我身上,从此我会一直披着 在不同季节,也不在意它是否合身 如同它是工作,是结实的事实 是我随时危在旦夕了,死在我身上 如同书籍在书架上。我现在是老年人 流淌着生、死、叵测,悬疑几种鲜血 我是一个随时准备消亡的民族

|聚焦 《聚焦》这件事说明美国报界良心 《环球报》的独立调查小组在调查天主教牧师 骚扰教区里的孩子时发现背后是一系列事件 涉及上百名受害者 教会私下做了赔偿 派人掩盖这些罪行 电影用传记片的方式拍摄 没有大场面,流血、上床 只是采访、调查,在街头和大厦里 一个个有头脸的人做中间人 各种势力向他们施压 要是我们碰到这样的事 就会拍得很激烈 没有什么,才会证明什么 或者干脆无声无息 因为上面不让你说话 你和别人说这些,他会说你不爱国 伊坂幸太郎说人类这种生物 转眼就会把誓言和决心忘得一干二净 好像只是在说中国人 我想写诗反击他,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连最初的信仰都没有 继承和质疑的心灵就别提了

|雨 想到要在上帝的唇上找我的诗 要听你的消息,我闭上眼睛,还不算坏 至少有一个目标,有一个目的 不会让我堕入迷途。公园的长椅上 雨下着,落在椅子上 在上面休息

|名字(给林曦) 我们每天只能提及的几个名字 其他名字像书中的名字 你只有翻到了才会想起他 有的名字不动了,变成无关紧要的名字 有的名字像宗教和美学 有的名字像静物画中的静物 有的是藏在音乐里的名字 有的名字是恨,有的名字是爱 有的名字已经有了白发 但有一个名字 是绷带

|白马 正如我们爱白马 我们还有很多办法让白马惊动鸽群 正如我们爱散漫 我们还能让散漫跑得更快,像 身下的火车开动 我可以爱你了。因为我能提供精确 单纯,像马群专注于吃草一样 我专注于写梦 从佛陀降世时做过的梦 到白马闭上眼睛。今生有很多事我无从辩解 也不想辩解,只能像马吃草一样守着耐心

|雪 那天晚上 风裹着雪,扔到墙上,玻璃上 但一下子,我心里忽然清凉 我知道是雪来看我 七岁和八岁的雪,带着寒冷回来看我

0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