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诗社  去小组页 > 星期一诗社 22个成员

白鹤林:世界的早晨从高处开始

星期一诗社 2018-05-10 18:43:01

白鹤林,本名唐瑞兵,1973年生于四川蓬溪,现居四川绵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诗集《车行途中》、诗歌赏析集《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等。有诗歌入选《70后诗选编》《中国诗典1978-2008》《打破新天:中国当代诗歌选》(英文)等国内外数十种选本。曾获四川十大青年诗人、全国鲁藜诗歌奖诗集类一等奖、骆宾王青年文艺奖等多种奖项。

◎旅行

我刚开始旅行,面容光滑, 从雨水充沛的南方来。 有什么奇怪?我刚吸烟成瘾, 开始变声,唱让人难受的歌,说谎, 学习推销青春、巫术和安眠药。 我刚从城里回到乡下, 肩上落满繁星,听见夜半蛙鸣。 我刚醒来,在晨光的抚慰中, 臆想一生的幸福与过失。 我刚出生,已虚置金钱和光阴。

◎诗篇

诗篇自北来。它是谁 遥寄的小礼物 令人赞叹的美书刊。带着 老博尔赫斯的汉语诗,和南方庭院里的 幽密雨点—— 途经了整个人间四月天 持续的低温与阴霾 为了感谢陌生友人的馈赠 我给山东的石头兄,发去了一封 虚拟的致谢函

◎最小的诗集 ——致海子

晚间你的纪念诗歌朗诵会,在下午 我就于心中默默完成 或预演了一遍

我为你做了一本薄薄的诗集 一本纯手工制作的诗集 它仅由十九次死亡,和四个爱情构成

一本最小的《海子诗选》 在这个春天,只发行了三本

一本寄给渣湾的村庄 一本赠予你二十年前的友人 一本留给我—— 你祝福过的每一个陌生人

◎迷途

当我醒来,在长途汽车上 世界微微晃悠 陌生人们在车上列坐,只有背影 我不知道是返回还是奔赴 后脑勺一一宁静 我仿佛看见窗外,一只扶摇的大鸟 正穿越—— 移动的玻璃天空

◎站台

站台边一堆银杏树叶,每一枚都黄灿灿的。 它们是被昨夜的寒风,吹扫到这里的。 它们是从一排银杏树上掉落的。而那些银杏树, 也仅仅是去年,才移植到这里的银杏树。 仅仅一夜,这些树叶们就纷纷在寒风中老去, 每一枚都浸透着历经风雨后,阳光般灿烂的沧桑。 现在只等着环卫工人,把它们接送去别处。 就像我每天也在此,等候着一辆车, 把自己正悄悄衰老的身体,接送到别处。

◎石榴炸了 (悼西默斯·希尼)

石榴炸了!像一颗悬空的手榴弹 那样炸开了!像是谁在无声地呐喊: 秋天已经来临!残酷的夏日终于过去了! 而我从门庭抬眼望去,看见园子里 那棵孤立的石榴树,它也像一个 跟生活较劲太久的人,终于开始老了。 风中的姿态和动作愈见迟缓, 只剩下满脸纷繁、奋争的思想。 而正是一颗果实的离开,如一个自然主义者 在这个初秋的死亡,宣告了诗—— 这颗巨大的、无形的石榴树, 从此具有了一种普遍而伟大的象征。

◎展览中心

我已不记得那些被标注了名号 和不菲价格的艺术品, 它们都出自谁谁谁之手,而是对一位 年轻而无名的记者印象深刻。 因为她在进入梦境一般曲折的展厅后不久, 便丢失了自己的身份—— 一直都在向人们提出同一个问题: “请问,您看见了吗?”。

◎夜读庞德《诗章》

极端之午夜,寂静如一艘飞船 划过未知星球或后山的松林。有电流专注的歌颂。 你破碎的诗章是人类之心的密码穿越 象形文字的天空而来。赠我一夕会意的秋风。

◎天亮了

我们曾看见过蓝天白云, 在逝去的年代。 现在,它是一个奢侈的梦。

五月的某个清晨, 在王朗白马风景区旅游接待站 夺博风情园山寨里。 当我被白马藏族姑娘 “吃饭了”的吆喝声唤醒, 几位早起的兄弟, 已从对面的山坡上散步归来。

他们带回灿烂的微笑 和阳光,映照着对面寨子房顶上 白色的大公鸡头顶, 那片蓝得像刚用雪擦洗过的天。

世界的早晨从高处开始。

◎途中遇雨

首先遇到雨的,是河堤上的一排垂柳。 但它们经验丰富,早已做好俯身恭迎的姿势。 不像我,因措不及防,差点变成落汤鹤。

然后是湖心小岛上的一群鹭鸶,和野鸭。 它们不慌不忙,正好来一场盛夏的集体冲凉。 比西湖还大的三江湖,恰似个鸳鸯大浴室。

对岸南山的青山与白塔,原本是一幅不错的古画。 只顷刻间,被来了灵感的天师,改为泼墨山水。 而我举墨绿雨伞过大桥,貌似陆海空总司令——

一路检阅那被堵的长车队。往日性急的汽车们, 都齐齐地眨巴着雨刮器的眼睫毛,因免费洗车而欢心。 好比是,人人都在上班途中,参演喜剧《雨中曲》。

0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