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诗社  去小组页 > 星期一诗社 34个成员

梁晓明:各人各拿各人的杯子,各人各喝各的茶

星期一诗社 2018-05-10 18:36:24

梁晓明:中国先锋诗歌代表诗人。1988年创办中国先锋诗刊《北回归线》。1994年获《人民文学》建国四十五周年诗歌奖。2009年5月出席德国领事馆邀请主办的《梁晓明与汉斯.布赫——一次中德诗歌对话》。2011年出席韩国首尔举办的《第二届亚洲诗歌节》。2014年参加上海民生美术馆主办的《梁晓明诗歌朗读会》。2016年7月出席东京首届中日诗人交流会。2017年出席成都首届国际诗歌周。现居杭州。

◎各人

你和我各人各拿各人的杯子 我们各人各喝各的茶 我们微笑相互 点头很高雅 我们很卫生 各人说各人的事情 各人数各人的手指 各人发表意见 各人带走意见 最后 我们各人各走各的路

在门口我们握手 各人看着各人的眼睛 下楼梯的时候 如果你先走 我向你挥手 说再来 如果我先走 你也挥手 说慢走

然后我们各人 各披各人的雨衣 如果下雨 我们各自逃走

◎漫游

我身上落下了该落的叶子。 我手下长出了该长的语言 我歌唱 或者沉思 我漫游, 或者在梦境中将现实记述

我已经起飞 但飞翔得还不够 我低下头 我在褐色的泥土中将水份清洗

钟声不响,我的歌声不亮 正如一轮太阳使夜晚向往 我跟着一只鸟,我观察一群鹰 我在过去的传说中展开了翅膀

是告诉你的时候,我在说着故事 是繁盛的开端,我在倾听着寂静 好像是一种光 我在光中回想

◎风铃

我喜欢风铃 我喜欢风铃叮叮当当一片空荡的声音 我喜欢风铃左靠右晃屋檐下一种不稳定的身影 我喜欢风铃被斜阳照亮闲暇说话或干脆一言不发 我也喜欢暗中的风铃、门廊下紧张的风铃 宝塔上高挑寂寞 和孩子手中被拎着的风铃

路上的狗、沙漠上难看的骆驼颈项下倔强的风铃, 风沙越大,它说话越响 声音是它的命。

我喜欢风铃 我喜欢敲打宁静的风铃 坐在孤寂的家里,停下来和岁月相依相伴的风铃

应该听一点声音、应该有一挂风铃 应该有一些眼睛从风铃出发 或者与风铃结伴而行 在最大的风中我轻轻启动着双唇 没有字,没有让你领悟的通道

已经落下了叶子,但落得还不够 在应该生长的地方 我的飞翔在飞翔中静止。

◎冬天

出门外,庭院洁白,我出的早,抬头见乌鸦 高枝上高叫寒冷的冬天

白霜湔雪,也溅靴。除非不动,你就在湿冷中 如墙内的青砖。

湿冷也湿透我的内心,一个人要走 大概是冬天见不到明月

人人都仰头,人人奢望入怀的明月,但一个人要走 像一段生命被宴会扫除,残杯剩酒 老去的岁月,你我从愤怒中 渐次走开

冬天来了,天暗、低压、苍白、灰烬闷在火焰的下面.....

我这样四处乱走的思想是哪几片落叶? 一片落在他家,一片掉在门沿 哪一片刚巧跌你手边?

◎大雪

像心里的朋友一个个拉出来从空中落下 洁白、轻盈、柔软 各有风姿 令人心疼的 飘飘斜斜的四处散落 有的丢在少年,有的忘在乡间 有的从指头上如烟缕散去

我跟船而去,在江上看雪 我以后的日子在江面上散开 正如雪,入水行走 悄无声息……

◎书

书带着我离开木椅,门楣,书带着我飞 死亡与一件袈裟住在山上 我的回忆居住在影子倾斜的楼中 沿着黄昏衰老的人 向空中说出了姓名和一把灰

在诗中,我爱着一块布和蒙眼的走驴 我飞起或者跌落 总是在人类的碗筷之外 我低垂眼帘和时间并着肩在街上走 我将我的马献给光,将我珍藏的手 献给被黑夜禁锢的星星 给可怜的冬天一碗水

我在我细小的眼睛里坐下来,他里面有天空 我的灵魂是一棵树和一把土 我把自己疏忽在桌子上 灵魂带着我飞,他使我的脚离开大街 他带着早晨在每一个城头插秧

◎进入

那在风中久藏的,风必将使他显现, 正如一滴水 他来自大海 他的归宿与泥土为伴 我经历过风,我深入过最早的语言 在风中歌唱的 风将最后为他而歌唱

我领略过这一切。我沉思的手 在不可升级的高地上停留 在闭门不出的庭院中开放 或者布种 好像是最好的梦境为眼睛打开 为城堡打开 为最迟的旅行者卸下了负担 我与风一起深藏 与歌一起高唱 在棉花地里我深入过季节 旺盛的季节 为落叶而鼓掌 为丰收而站立畅饮黄酒

最烈的黄酒也是我最不可忘怀的回想 我一点点记叙 我一点点遗忘 我一点点走入我生命的中途

◎好消息

好消息被你带进明天 我风尘的战袍再一次黯淡,再一次退色的 我的眼睛 向胸前收拢高飞的翅翼 我降下来 在急促的钟声里将灰烬掸净

我穿过石头,黑烟和高塔 永恒的旗杆上 我浸透了冰霜 我降下来 我降得还不够 好消息深埋在各户人家

馨香的好消息是低矮的灯盏 我降下来 背后我盖住了明天的光芒

◎读鲁迅书

鲁迅坐在我面前 鲁迅把手 放在我的手上 鲁迅的手很重 那是一个阴天的下午 鲁迅坐在藤椅里 他依然 抽他的大烟斗 他皱着眉 他总是皱着眉 他很少有笑得轻松的时候 鲁迅坐在我面前 慢慢讲他的话 鲁迅转身掸烟灰的时候 眼睛也从来不忘 看着我的脸

鲁迅把我的手拉过去 握在他手里 鲁迅很忧郁 鲁迅很瘦了 好多年来鲁迅一直没有开心过 鲁迅坐在我对面 慢慢对我讲他的话 我听着,真不相信 他已经死了……

现在,每天下班 我就坐在桌子前 读读鲁迅 想想鲁迅

有一次 好多朋友到我家里来 我说起鲁迅 他们都说 好多年不见他了

◎想一想,觉得应该歌唱月亮

月亮翻山越海来到中国,它也去西方 它从小照着我的头顶,我长大 它依然照耀 它照耀广播分隔灯光 也照耀非洲和我的青瓦 在钢炮对峙两国相争的边境线 它依然优雅地 来往照耀 照耀谈判 握手后贴出来的布告 也照耀一个黑人向大海微笑 它照耀一个山东老汉面对城市 诅咒他的麦苗被污水损害

月亮在我写诗时照耀,我死后 它来看我,依然翻山越海 离开西方 看过我,它就呆一会东方

0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