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诗社  去小组页 > 星期一诗社 31个成员

梁雪波:我接受那孤绝四周展开的辽阔

星期一诗社 2018-05-10 18:33:41

梁雪波:1973年3月生。1990年开始写作并发表作品,主要写作诗歌、评论、随笔等,作品发表于国内各大文学刊物,被收入“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年度最佳诗歌”、“年度新诗排行榜”、“中国新诗年鉴”、《江苏百年新诗选》等数十种诗歌选本。出版有个人诗集《午夜的断刀》。2007年加盟非非主义,为“后非非写作”代表诗人之一。2014年获首届江苏青年诗人双年奖,2015年获第九届金陵文学奖,2017年获第二届李白诗歌奖提名奖、第四届海子诗歌奖提名奖。现为先锋诗歌民刊《非非》《湍流》编委。

◎孤石记

通往孤绝的路是迂曲的。 如同弯弯折折的石桥 为巨石送来多余的热情; 我们依着铁栏,隔空而望, 并将自己谨慎地锁在赞美之中。

于是孤绝之物更加庞然。 几乎构成这片海域中唯一的阴影 ——以其不动区别于 那些偶尔斜过头顶的黑尾鸥。 而除了遗忘之火,有谁 能够拨动困在你身体里的时间 与浩瀚星空对应的密纹唱片?

是的,我愿接受这样的教诲: 垂落于精神断面的火焰 为羞愧增加了重量。 我接受那孤绝四周展开的辽阔, 接受一枚脱颖而出的金针——

“累累乱石如碎语杂糅。”

◎惶然录

回溯早年的河流,重构之愿如此湍急 玻璃漩涡中,依然 有簇新的金菊野蛮绽放 我抽出的草芯那么嫩那么甜 饱含多少浪荡的回声 从树端撕下的落叶像一场断翅的初恋 没入无言的山坳 当我从惶然中起身 一个不断后撤的芦苇岸 已将无数个我荒废

鸽子在另一面镜中更白地燃烧 为了给捕梦者腾出深渊 而我将服膺于沿途的苍凉,伏向 草木子传授的秘密篇章 喧腾的运河壮大着季节的镰声 草尖上跳跃的飞行器 复眼与词性 已饱饮下最后一页露水

◎苦楝树

我将从苦楝树的凉荫赎回孤独 像一粒弹珠的青果 在没有砸痛大地之前 保持对季节的敏感,对未知的迷恋

我将捡起脚印、沉疴与膝盖 从集体的七月灌向枝头 这个过程,并不比情怯更为简单 一株被修饰的树如何用微颤 将命运刺穿?

多少年了,我折断的身体 还扛在那个少年的肩上 像分不清对错的初恋 被大雨押往异乡的是谁的头? 漂流、生长,比果核 更紧地锁住一道冰冷闪电

◎春天的载重卡车

经过春天的炮筒,血潮中涌来的是 喘息的载重卡车 ——刺破皮肤的花朵 在销魂的假日夺眶而入的是 集体的载重卡车

为哀悼一个吉他手而呜咽的广场 拖曳着 一个倒挂的着火的时代 从脑海不可阻止地横过

啊,这哭声中有水银的声音 野菊的声音,断头的声音 花岗岩下腾矗的精神灰土 将二十四个节气的群怨 蒙盖在上面

这悲伤的载重卡车,粗野地驶过 在翻浆的春泥中涌动着 如不安的遗骸 在一场仪典中哑默的 将在风旗低垂的哪一刻敞亮

碾过变乱的云杉、尖叫的蝴蝶 从修辞的急行军隆隆推进的 载重卡车,驶过 曼德尔施塔姆大街的卡车 哦,那么多的卡车、卡车和卡车 满载着 春天的行刑队

◎南方的雨

雨,在南方的七月弹了一夜 我从梦中醒来,虚持空杯

呼吸沉入黑暗,堆积的书 还保持着纸的厚度和词的秘密

屋外传来的蛙鸣 持续而急促,像一封记忆的电报

对应于陈旧时光的孤悬的雨滴 不知何时弄湿了耳际

其实什么也听不清:车站、梦呓、树的眼睛 其实一场七月的雨

只是滑过黑色琴键的微凉的指痕 切近内心气候的玻璃碎片

在雨中一切都慢下来了 低鸣的货船,皇帝的呵斥,与时间的白骨

在雨的褶皱里,年幼的马仍在熟睡 在渐起的鸟鸣中

他朝我的脸喷着热气 他翘起的足尖嵌着昨夜轰响的泥

◎虚无主义的夜莺

在高热的掌鸣中,翻无尽的筋斗 一个接一个的圆弧 把背后的山水旋转,旋转的夜空 溪水漂走几只酒杯

在灰白的灯光下,摔打着身体 一遍又一遍的痛 加剧着失血的不驯,钢夜莺 把技艺练成凉月的回声

在句子的中央,撕裂彩云 一个词和另一个词 虚无主义的落日,痴醉的舞者 向着镜中的空地翻了过去

◎游观术

船泊在二楼,云下有荒废的词典 行到转弯处雪就落了 松下闲谈的人,面目微红

那白翅膀的钟声,多像我笨拙的 舌头,在最后的天空闪耀之前 它还要含住苍莽孤山

俯身于命运,像铁屈身于黑漆 扶杖罗汉长眉低垂 雪中的人默默无语,手握着冰

◎致幻术

我在漫长岁月里的漂泊,如一枚龙鳞 在人肉浑浊的尘世 在语言的废矿与新雪之间,漂泊 在亿万颗群星哺之以可能性的祭坛之上

漂泊无始无终,如 悬垂的孤胆

我长发飘飘的仇敌正奔赶于另一条道路 持久的寻找令她夜夜高潮 春深如墨,我听到剑鞘里一阵 不可控的躁动 像刀劈锦缎的裂响 ——它已饮下这冲涌的血气

而我要做的无非是透过泪水 朝向那白刃的纵身一跃

◎夜火车

一列火车在夜行中停了下来 像某个喝醉的人 扶住一棵倒向秋天的树

火车停在一个荒凉的小站 黑暗中,我听到它的喘息 似乎比昨夜的雨水多了一份惆怅

每当火车停下,无边的寂静 就像贼一样溜进生活 钢轨上,黑暗在迅速堆积

如同远方的朋友,火车有着冷峻 坚毅的外表,而在锈色的月光下 焦虑与不安开始上演

火车的驰留取决于对远方的理解 当它停下,另一头巨兽正呼啸而过 带来风、震颤,平行而未知的命运

◎无头骑士

春天,饮酒。铸剑。刮骨。

像一枚尖钉站在黑色的磁石上 又把双手直举向天空

平原上,起伏的屋脊是一匹匹骏马 马背上的雨水闪闪发亮

檐下的铁器发亮 炉膛发亮 绿树上悬挂的一盏盏灯 启向光的海洋

春天,从我的眺望里冲出一匹惊马 马背上,无头骑士 的刀口发亮 在复仇者的家乡,一枚青铜胸章 被泥土埋藏

他的空躯填满了雨水 孤月下,他手臂上的刺青闪闪发亮

春天,高视阔步的马骨立于磁石 这秘密的火光 我饮酒,悬腕,在雨中祭奠 我焚烧肝胆,没有人像我一样 扎根 并深爱着树杈上的姑娘

0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