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美诗歌 最美诗歌 8成员

最美诗歌:米沃什

生为初陌 2017-09-25
夫妇雕像

你的手,吾爱,此刻冰冷。
天之穹顶最纯粹的光
将我的全身烧透。现在我们
像两个寂静的平原躺卧于黑暗,
像世界裂缝中一条冰冻的河流
漆黑的两岸。
我们向后梳的头发以木头雕刻,
月亮走过我们黑檀木的肩膀。
远处一声鸡啼,黑夜逝去,静寂。
爱之霜雾丰饶,枯萎的妆奁。
你在何处,居住于时间的何种深度,
吾爱,涉身于什么样的水流,
到底,何时我们无声嘴唇的寒霜
不阻挡它们接近神赐的火焰?
在云雾,泡沫,和白银之森林
我们活着,抚摸着我们脚下的土地
我们挥动黑色权杖之威武
以求得忘却。
吾爱,你被凿穿的胸膛
对过去的情形一无所知
对黎明时的云霞,破晓时的怒火,
对没有记忆的春日之阴影一无所知。
你引领我,如天使曾引领
托比亚斯,走上伦巴第②褐色的沼泽。
但那一天来临 一个征兆使你感到害怕,
一个黄金尺度的圣伤。
伴着一声尖叫,伴着你纤弱的手中紧握的恐惧
你掉入放置骨灰的深坑,
那儿的北方枞树和意大利紫杉
都不能保护我们古老的情人之床。
过去怎样 现在怎样 将来会怎样——
我们以哭声和呼喊填满这世界。
黎明回来,红色的月亮落下,
此时我们可知晓?在一艘沉重的船上
一位舵手莅临,抛出一根丝绳
将我们紧紧地捆在一起,
然后他在朋...
夫妇雕像

你的手,吾爱,此刻冰冷。
天之穹顶最纯粹的光
将我的全身烧透。现在我们
像两个寂静的平原躺卧于黑暗,
像世界裂缝中一条冰冻的河流
漆黑的两岸。
我们向后梳的头发以木头雕刻,
月亮走过我们黑檀木的肩膀。
远处一声鸡啼,黑夜逝去,静寂。
爱之霜雾丰饶,枯萎的妆奁。
你在何处,居住于时间的何种深度,
吾爱,涉身于什么样的水流,
到底,何时我们无声嘴唇的寒霜
不阻挡它们接近神赐的火焰?
在云雾,泡沫,和白银之森林
我们活着,抚摸着我们脚下的土地
我们挥动黑色权杖之威武
以求得忘却。
吾爱,你被凿穿的胸膛
对过去的情形一无所知
对黎明时的云霞,破晓时的怒火,
对没有记忆的春日之阴影一无所知。
你引领我,如天使曾引领
托比亚斯,走上伦巴第②褐色的沼泽。
但那一天来临 一个征兆使你感到害怕,
一个黄金尺度的圣伤。
伴着一声尖叫,伴着你纤弱的手中紧握的恐惧
你掉入放置骨灰的深坑,
那儿的北方枞树和意大利紫杉
都不能保护我们古老的情人之床。
过去怎样 现在怎样 将来会怎样——
我们以哭声和呼喊填满这世界。
黎明回来,红色的月亮落下,
此时我们可知晓?在一艘沉重的船上
一位舵手莅临,抛出一根丝绳
将我们紧紧地捆在一起,
然后他在朋友——曾经的敌人——头上,
洒下一把雪。
(维尔诺,1935)
(李晖 译)


一对夫妇的雕像

你的手,我亲爱的,此刻冰冷。
天穹最纯净的光线
完全覆盖了我。此刻我们
像黑暗中两块寂静的平原,
像冰河的两道黑色的堤岸
在世界的裂门。

我们梳向后面的头发用木头雕成,
月亮踱过我们乌木的肩膀。
一个遥远的黎明,夜晚逝去,寂静。
富足的是爱的结晶,枯萎了天赋。

你在哪,活在时间怎样的深处,
爱人,踏进怎样的水中,
此刻,当我们无声嘴唇的严霜
无法抵御神圣的火焰?
在一片云,雾,银色的森林中
我们活着,爱抚着脚下的土地。
我们正运用着黑暗王杖的威力
去赢得遗忘。

我的爱,你被一把凿子穿过的胸脯
对它过去的一切一无所知。
对黎明的云,对破晓的愤怒,
对春天的影子,它都无从记起。

而你带领着我,像从前天使带领
托比亚斯① ,走进伦巴第褐色的沼泽。
可有一天来临,一个征兆使你害怕,
一种黄金尺度的圣伤。

伴着一声尖叫,伴着你纤弱手中的不变的恐怖
你落入一个放着骨灰的坑中,
那里北方的枞树和意大利的紫杉
都不能保护我们古老的情人床。

它曾怎样,它正怎样,它将怎样——
我们用喊叫和呼唤充塞着世界。
黎明返回,红色的月亮落下,
我们可曾知道?在一艘巨大的船中

一位舵手出现,抛出一条丝绳
把我们彼此牢牢地捆住,
然后他在朋友——曾是敌人——身上
洒上一捧雪。
维尔诺,1935
(张曙光 译)
① 托比亚斯:《旧约》外典《 托比特》中的人物,曾受天使拉斐尔的引导,娶妻并治愈了父亲的眼睛。


夫妇雕像

你的手,吾爱,现在冰冷。
天上穹窿最纯粹的光,
烧穿了我,而现在我们
像寂静的两片平原躺在黑暗中,
像冻河的两道黝黑的河岸,
在世界的深壑中。
我们往后梳的头发雕刻在木头上,
月亮走过我们乌木色的肩膀。
远方的黎明,夜经过,静寂。
丰润的是爱的旋律,枯萎的,妆奁。
你在何方,住在何种时间的深处,
吾爱,逐步走下怎样的深渊,
说吧,何时我们无声嘴唇的冰霜,
能不阻挡对神圣火焰的接近?
在云的,泡沫的,银色的森林中,
我们活着,触抚着我们脚下的土地。
而且我们挥动着黑色节杖的大权,
以赢得忘却。
吾爱,你的胸脯被凿子刻穿,
对它过去的事一无所知,
对破晓时的云霞,天亮时的愤怒,
春天时的阴影,它都毫无记忆。
而你引导我,像从前天使引导
托拜亚斯,走到伦巴底的赭色沼泽。
可是有一天到来,当一种迹象使你惊吓,
一种金科玉律的圣伤。
以尖叫,握住不动的恐惧在你的纤手,
你跌入安放骨灰的坑里,
那儿,北方的枞树或意大利紫杉,
都不能保护我们古老的情人床。
过去怎样,现在怎样,未来怎样
我们充塞这世界以我们的叫喊和呼唤。
黎明回来了,红月已落,
我们现在知道了吗?在一艘重船上。
一个舵手来了,抛下丝绳,
将我们彼此紧紧绑住,
然后他在朋友,过去的敌人,身上
倾泻一把雪。
(1935年)
附注∶
托拜亚斯(Tobias)∶见旧约外内托拜亚书。托拜亚斯的父亲托比特,是虔诚的犹太人,目盲,请求上帝拿去他的生命。上帝听见祷告,派大天使拉菲尔去帮助。他父亲叫他到远地城市做生意,年轻的托拜亚斯和他的狗,由拉菲尔(化装成年轻人)引导到莎拉家中。(她受恶魔伤害,七次结婚,七个丈夫都在结婚日被害,求神赐死)他们结了婚,回到父亲家中,治愈了父亲的眼睛。
金科玉律∶指中庸之道,或指耶稣的金言∶"己所欲,施于人"。
圣伤∶指圣者身上颇似耶稣受难钉痕之伤痕,引申为记痕,特征,耻辱,瑕疵。
(杜国清 译)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