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r est vitae essentia Amor est vitae essentia 80AMOre

音乐——马勒 C小调第2交响曲‘复活’ 歌词新译

忘川 2017-09-25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烛光前🌈(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8684049/

罗逍然

个人劳动成果,欢迎推荐,转载请注明作者

早在1888年,马勒就已经完成了第2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并为之冠以“Totenfeier”(葬礼,或者我认为更准确的译法是“纪念亡魂的典礼”)的标题,可是直至1893、94年才最终完成后三个乐章。这部作品试图达到的目标与效果在贝多芬第9交响曲之后无可企及;作曲家动用了无数不同种类的题材,真正在自己的作品中创造出了大千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中的一切究竟该如何被推上顶点、归于和谐,并获得真正的升华?正是这个问题让马勒思考了六年的时间。
直到1894年,汉斯·冯·彪罗(Hans von Bülow)去世,在一次纪念仪式上,马勒听到了克洛普施托克(Friedrich Gottlieb Klopstock)所写赞美诗《复活》才真正找到了灵感并下定了决心。

我在连续听过两次这部作品的现场演出之后(我以前从来没有现场听过同一套曲目或剧目两次,但是这部作品现场演出的力量实在无可比拟),深深感受到了声乐在其中起到的超凡效果,歌词的内容更是至关重要(这个时候稍微懂点儿德文派上了大用场)。在结尾女中音与女高音的重唱响起时(苦痛啊,你把一切穿破,...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烛光前🌈(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8684049/

罗逍然

个人劳动成果,欢迎推荐,转载请注明作者

早在1888年,马勒就已经完成了第2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并为之冠以“Totenfeier”(葬礼,或者我认为更准确的译法是“纪念亡魂的典礼”)的标题,可是直至1893、94年才最终完成后三个乐章。这部作品试图达到的目标与效果在贝多芬第9交响曲之后无可企及;作曲家动用了无数不同种类的题材,真正在自己的作品中创造出了大千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中的一切究竟该如何被推上顶点、归于和谐,并获得真正的升华?正是这个问题让马勒思考了六年的时间。
直到1894年,汉斯·冯·彪罗(Hans von Bülow)去世,在一次纪念仪式上,马勒听到了克洛普施托克(Friedrich Gottlieb Klopstock)所写赞美诗《复活》才真正找到了灵感并下定了决心。

我在连续听过两次这部作品的现场演出之后(我以前从来没有现场听过同一套曲目或剧目两次,但是这部作品现场演出的力量实在无可比拟),深深感受到了声乐在其中起到的超凡效果,歌词的内容更是至关重要(这个时候稍微懂点儿德文派上了大用场)。在结尾女中音与女高音的重唱响起时(苦痛啊,你把一切穿破,/从你手中我却已被抢夺,/死亡啊,你将一切征服,/现在却已被胜过!/带着双翼,在爱的奋争里,/我为自己获得了胜利,/我将腾空而起,/直至光明,无人视线可及!),音乐与歌词中感人至深的积极力量把我整个心灵穿透。我居然连续两次在这里开始抽泣不止,到结尾都没力气鼓掌叫好了。实在没想到听了这么多年音乐第一次真正哭泣不是因为哀愁或伤感,而是因为和谐、积极与升华带来的激动!

歌词的内容在这部作品中实在太重要了。不过,我能找到的无论是英译还是中译都实在糟糕,几个中译版本都过于潦草,似乎都是转译自英译,而且也都没有遵照句法,错漏甚多。英译文又都过于追求字对字的直译,既没有考虑诗作中的押韵,更重要的是,没有投入任何感情。(西雅图交响乐团演出中所给的英译字幕居然把Schmerz翻译为“死亡”,简直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所以在此,我将这部肯定生活、肯定信念的作品歌词重新译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虽然克洛普施托克的原诗是基督教赞美诗,虽然马勒在作品中使用了大量来自于基督教音乐的意象,但是这部作品是普世的。人们称马勒为“寻找上帝之人”,但他的“上帝”不是基督教的创世之神,与我们所说的一神论宗教里的神也非一个概念,而是所有人的、超脱于渺小的我们之上的积极力量。在这部作品中,“神”代表的是信念,坚信灵魂必会找到归属,坚信一切绝非无谓。

译文注释:1)第四乐章Urlicht(原光):这道“微光”或“一丝光明”(ein Lichtchen,第四乐章最后一节)所指的是灵魂的最终归属在尘世间的朦胧映像,绝不是《圣经·创世纪》里的“fiat lux et facta est lux”。一定要将这部作品从一神论宗教的语境中脱离出来进行理解。
2)“原光”压尾韵AABBCCCXDD(X代表不押韵,也就正是作品中最为强调的那句中心思想,聆听时可进行参照),本译文保留此韵律。
3)第五乐章:事实上,克洛普施托克的原作共有五节,马勒只选用了前两节(在原作中,这两节使用AABB尾韵,并且在节后有一句“哈利路亚”),剩下的歌词都是作曲家本人的创作。在第2交响曲中,马勒改变了原诗中的分句,让韵脚变成XXXAA、BBCC。本译文保留此韵律。
4)马勒自己创作的歌词部分,本译文尽量保留全部尾韵(在押尾韵的地方通篇都是-en或-eh’n)。我除了倒数第二段押一七辙(也就是女中音女高音重唱的最后一节,但是在音乐中,这一节的韵脚与之前是否相同并不重要),都押娑婆辙(昨天晚上从音乐会回来之后翻译的,居然挑了这么个难找韵的辙也实在是醉了...)。
5)在聆赏时,请一定要注意“Lieben”(生活、生命)这个词;这部交响曲的重点在于向尘世中人传达信息、传递力量,而尘世中人的重点仍是“生活”,而非来世。
6)标点符号我并没有完全遵循马勒乐谱中的标示(也就是那些惊叹号),而是以音乐的表达与文字的逻辑(当然,还有汉语的标点符号使用习惯)为参考标准。
7)音乐中有时会将一个诗行进行重复,本译文进行保留。
8)为了防止有同好担心我为了押韵而牺牲了译文的准确性,在下面我给出原文对照。(不过对照的原文中并没有重复音乐中所重复的诗行。另:字对字的英译可在这部交响曲的英文维基页面上找到。)

第四乐章:原光(出自《少年的魔法号角》)
(女中音)
O Röschen rot!
小小的红玫瑰呀,

Der Mensch liegt in größter Not!
Der Mensch liegt in größter Pein!
Je lieber möcht' ich im Himmel sein.
人类身陷巨大的贫乏,
人类身陷巨大的苦痛,
我多么愿意就在天国之中,我多么愿意就在天国之中。

Da kam ich auf einen breiten Weg:
Da kam ein Engelein und wollt’ mich abweisen.
我行至一条道路开坦,
一个小天使降临想要让我回返。

Ach nein! Ich ließ mich nicht abweisen!
Ich bin von Gott und will wieder zu Gott!
Der liebe Gott wird mir ein Lichtchen geben,
Wird leuchten mir bis in das ewig selig Leben!
啊,不!我不允许自己回还!啊,不!我不允许自己回返!
我来自于神也将回归于神!
神的慈爱,神的慈爱将给我一丝光明,
它会指引我进入永远幸福的生命。

第五乐章:
复活
(合唱)
Aufersteh'n, ja aufersteh'n
Wirst du, Mein Staub,
Nach kurzer Ruh'!
Unsterblich Leben! Unsterblich Leben
wird der dich rief dir geben!
获得重生,是的,获得重生,
你即将复活,我的微尘,
只在暂歇之后。
不灭的生命,不灭的生命,
他召唤你,他亦会将其赐赠。


Wieder aufzublüh'n wirst du gesät!
Der Herr der Ernte geht
und sammelt Garben
uns ein, die starben!
你被播种,也将再次盛开,
那掌管收获的尊主到来,
把我们的魂魄,
如麦穗般收罗。

(以上来自克洛普施托克的赞美诗,以下的歌词则全部由马勒本人撰写。)

(女中音)
O glaube, mein Herz, o glaube:
Es geht dir nichts verloren!
Dein ist, ja dein, was du gesehnt!
Dein, was du geliebt,
Was du gestritten!
相信吧,我的心呐,坚信吧:
你一切都未失去,
你所拥有的,你的,是的,你拥有的,正是你之所求!
你所拥有的正是你之所信!
正是你之所拼!

(女高音)
O glaube:
Du wardst nicht umsonst geboren!
Hast nicht umsonst gelebt, gelitten!
相信吧:
你的降生并非无谓,
生活与苦难也绝非无谓。

(合唱)
Was entstanden ist
Das muss vergehen!
Was vergangen, auferstehen!
Hör' auf zu beben!
Bereite dich zu leben!
那获得创生的,
必将破落,
而那破落的,将会复活!
勿要再畏缩。勿要再畏缩。
准备自己!准备好去生活!(女中音将“去生活”[zu leben]这个短语从合唱团中穿透而出)

(女高音与女中音)
O Schmerz! Du Alldurchdringer!
Dir bin ich entrungen!
O Tod! Du Allbezwinger!
Nun bist du bezwungen!
苦痛啊,你把一切穿破,
从你手中我却已被抢夺,
死亡啊,你将一切征服,
现在却已被胜过!
Mit Flügeln, die ich mir errungen,
In heißem Liebesstreben,
Werd' ich entschweben
Zum Licht, zu dem kein Aug' gedrungen!
带着双翼,在爱的奋争里,
我为自己获得了胜利,
我将腾空而起,
直至光明,无人视线可及!

(合唱)
Sterben werd' ich, um zu leben!
我将死亡,才能真正生活!……(四声部卡农合唱)
我将死亡,才能真正生活!
我将死亡,才能真正生活!
Aufersteh'n, ja aufersteh'n
wirst du, mein Herz, in einem Nu!
Was du geschlagen
zu Gott wird es dich tragen!
复活!是的!复活!
我的灵魂啊,就在一瞬之际!
你所经历的灾祸,你所经历的灾祸,
向着神,向着神,都将把你领向神的居所!

Post scriptum:关于如何理解与诠释这部作品,以后有机会再写了,不过欢迎交流。(比如末乐章中看似芜杂的诸多题材,大多都是“震怒之日”动机的变形,比如第一乐章的第二主题其实幻化自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的第二主题,比如第二乐章的插段与贝九第二乐章有着何种关联,比如第三乐章中鱼和水是如何表现的,比如第四乐章的双簧管独奏与贝五第一乐章的双簧管独奏段落有何关系,等等。)
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维度,就是马勒如何怼贝多芬,尤其是贝多芬第9交响曲。举两个例子,1:贝九末乐章前半部分有一个巨大的高潮,歌词是“vor Gott”(上帝面前),而马勒第二最后一句词中得到三次重复而且最为感人的动机(标记是wieder zurückhaltend[再次节制,大致就是突弱的意思],然后是渐慢[ritardando],最后是极强[fortissimo])所对应的歌词恰好是“zu Gott”(向着神、向神去)。2:贝九声乐部分进入之前有一个大约七分钟的器乐序奏,主要目的是将前三个乐章的片段短暂召回,然后让它们最终归于伟大的“欢乐颂”主题,并没有为后面的大变奏曲的内容剧透什么,而马勒第二的末乐章则有着大约20分钟纯器乐的部分,把后面加入声乐的终曲(13分钟左右)全部剧透了,却依然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实在是神奇。
举报
© 本文版权归 烛光前🌈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原址:https://www.douban.com/note/638684049/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